叛徒

第981章 利息

第九百八十一章 利息

日本在印尼真有不少的侨民。

二战时期日本占领了印尼超过三年以上的时间,似乎这个国家应该对日本人的侵略表示愤慨对不对?其实历史有时候不是这样的。

日本人在印尼的土地上相当懂得区别对待,他们重点屠杀华人,扶持印尼自己的民族力量,当然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那位印尼的开国元勋是日本人从殖民者贺兰手中解救出来,扶上台的,可以说是日本人帮助印尼摆脱了殖民统治。

更深层次的工作是,日本煞费苦心的把天皇营造成了跟伊斯兰教先知相关的人物,把日本的神道教说成是和伊斯兰教类似的宗教,获取民心。

所以印尼对这个曾经侵略过自己的国家并不太反感,何况二战以后,日本人把控的亚洲银行刻意用援助贷款拉拢东南亚国家的民意,接着经济发达的日本游客也给东南亚带来不少收入,所以,日本在印尼是有过万侨民和随时流动的数千游客。

安藤三辉立刻就着手开始改变这个数字,从东京出发前往印尼的游客陡然增多!

齐天林展示给他的计划就是现在正在由印尼的重建公司找寻业务,重点关注印尼宗教极端分子的反政府武装,确定某个区域或者岛屿以后,就由重建公司的美籍退伍军人发起进攻,用纯粹的陆军作战形式解决战斗。

安藤三辉兴致勃勃的补充自己这边的工作:“第一时间我们就从本土出发,使用空中运输机和空中加油机,还有海面上的直升机驱逐舰进行战略补充,最终完成在离岛上的兵力投放,以保护侨民的名义完成这次演练!”

齐天林当然知道日本人那几艘号称直升机驱逐舰,其实都是半航母的高级东西,嘿嘿笑两声:“我不管,我把我跟美国人之间的计划协议透露给你,已经是看在我们关系还不错的份上,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操作,我自己都可能不会到现场,关于美国陆海空军之间的事情,我去搀和个啥?”

安藤确实比较激动:“我们一直受到限制不能派兵,这次是个好机会,我跟防务省和军部一提这个事情,就全面同意了!”

齐天林略微好奇:“国会呢?这种事情通知国会没有?”

安藤不屑:“不用!先斩后奏,这件事本来就是可以由外务省提出请求援救,等着吧!我们一定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用上!”

的确是,由于受到二战战败的日本宪法限制,不得向海外派兵是日本军方最大的限制,其次就是不得主动发起任何攻击,只能有自卫的权利,这些都是日本人千方百计想修宪改变的条款,现在做的最多的就是

用各种擦边球的形式试探国际反应,逐渐构成既成事实,最后不声不响的突破限制,从以前到南美援助,到阿汗富工程师协助,乃至安藤三辉的海上警备队到非洲,其实都是这个目的,现在假如在日本周围发生这样一件事,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完成一个护侨行动,站在道义的立场上,不就让周边国家没话说了?

安藤三辉很为自己的战略眼光感到得意!

齐天林这个领路人却没有一点贪功,摆摆手就不管了:“要不你先回国安排这件事?就算是只有日本自己出动,这也是个多方联合作战,需要协调各兵种和设备指挥的权力,你不回去照应一下?”

安藤自傲:“这件事我肯定会是现场指挥,但最高指挥会是政府方面的人!”又有点泄气:“武家不得参政……文民,哼!保罗君,我还是在您这边学习,现在我算是开了眼界,你们对于政变和政权掌控已经到了一个相当熟练的程度!”

齐天林谦虚:“哪里哪里,我们才刚刚开始呢。”

安藤三辉却是真心的搞技术讨论:“当年我们日本帝国在华国东部也建立了一个满洲国,甚至也往那个傀儡国移民了不少日本人,最终却失败了,我归咎于是整体战场的溃败,才导致这个已经算是成功的局部被连累……假如当年没有那么贪心想全面吞掉华国,而是只固守在满洲国和朝鲜半岛,我们日本是不是就获得了一个稳定的大陆地区?”

齐天林有点侧目:“百来年前的事情你还想这么多?什么环境和条件都不同的,那时候有现在这样方面的运输能力和通讯能力么?”

安藤是真的专注:“我们做战术推演嘛,总结得失,不能重蹈覆辙啊……”

齐天林心想老子难道还要给你们再来一次建立满洲国的机会?笑着找个理由就闪人:“这边刚控制下来,需要巡夜,我还是要去看看,这种军事谋略的话题你还是找个军事院校的人讨论,视频通话嘛……”

谁知道安藤满脸敬佩的树大拇指:“还是您经验丰富,又身先士卒,我也随您去看看!说起来我是真佩服您,作战技能就不用说了,在英兰格军事院校念的时间也不长,身边也没有什么谋略团队,但是却能有勇有谋的打下这样一片天地,我真想带着一批人过来投奔您!”

齐天林一阵乱烦,大晚上的自己回去搂着小老婆睡觉多舒坦,谁愿意跟你个矬鬼子一起逛夜街了:“我又不是山大王,你有兴趣倒是可以跟着我们……”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话语戛然而止。

安藤着急:“您说什么来着?可以跟着

您怎么?”

齐天林已经走出了帐篷,指指外面小声:“我老婆来了……”笑着就对蒂雅迎上去:“我得跟这位安藤先生去街上巡视一下……”眼睛却悄悄眨两下,做个鄙夷的表情。

蒂雅跟他多心灵相通的,嘴角一歪,高挑的个子伸手就挽住了齐天林的胳膊:“巡什么巡!陪我去海边坐坐,你说你跟那法西兰小妞鬼混了多久!”转头对安藤三辉更没个好脸色:“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上次还找个短腿贱人来打算干吗!好好的给我回帐篷呆着!半夜三更的,这边已经宣布全部宵禁了,不许出去,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的心思,又想出去寻花问柳,找个黑妞尝尝鲜么!”

啧啧,这英语喷得那叫一个犀利,齐天林都有点吓住,只敢给安藤三辉摆摆手,就被蒂雅提溜走了,俩黑妞似笑非笑的站在安藤三辉面前,低头看着他,高耸的丰满胸部顶着战术背心,一步一步把这日本佬逼回帐篷去,不过对齐天林有点惧内又花心好色的特点再次加深了印象,真有必要找个漂亮妞来控制他,好!那就视频通话给国内讨论这事儿!

惧内的家伙被拎着耳朵一转过角,恶狠狠的姑娘就又笑又跳的松了手,挂他脖子上:“要不要去找个漂亮的黑妞,我陪你去?”

嘁!什么叫极品小老婆,估计这就是了……

还好齐天林没这种兴趣,反手干脆把姑娘给背起来:“以前你还可以坐在我的肩头,趴我背包上,现在都成了个头比我还高点的姑娘了……”本来就在货场边,顺着岸堤给这边执勤的僧兵挥挥手,亲卫立刻绷紧了身体回礼,看看那边码头有不少小艇,齐天林也不管能不能开,随意的顺着栈桥上了一艘,两人靠坐在小艇里面,随着海浪拍岸,轻轻一荡一荡的,倒也舒适。

姑娘就只会哧哧的笑:“现在我还不是可以坐在你肩头……”不过一上艇她就灵活的翻到齐天林怀里,先帮他摘了步枪,都抱在自己怀里,再靠在自家男人怀里,别提多舒坦了,也不觉得齐天林战术背心上的十多个步枪弹匣硌着了?

气氛很符合这俩经常在野外的家伙,蒂雅要不是顾忌着周围护卫舰和高点狙击手,巡逻兵都有夜视仪跟热感仪,是真想在这荡漾的小船上荡漾一把的。

齐天林就觉得这个机会不错,偷偷摸出电话,开始跟麻桦腾鬼鬼祟祟的讨论目前自己挖坑的进展,他那边需要怎么配合。

基本搞清楚老板思路的狗头军师终于全身心的投入进来:“老板!我从没有像这一次这样期望您武运昌隆,顺利完成任务!”

齐天

林笑骂:“又没人给我钱!”

麻桦腾的声音很正式:“一生中我绝不会原谅的国家就只有两个,日本和印尼,就算是在苏丹被绑架被折磨的岁月里面,我的憎恶都没有超过这两个国家,所以感谢您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能够一解心中的闷气,而且从战略层面上,也有很大的益处,我代表华国,真心的给您说一声感谢!”很动情的口气。

齐天林没感动:“你吃我的,用我的,却代表华国感谢我?你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好好的把这件事给谋划清楚了,前后关联这么复杂,一个环节出错,老子就可能会暴露,华国也会沾边!”

麻桦腾被骂得乐滋滋的喳一声挂上电话退下!

齐天林靠在轻轻摇摆的的小艇上,眯着眼睛轻哼:“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只要做过,仇恨就放在那里永远不会消失!”

相对于华国人,昨天的昨天,也许有太多的软弱和错过,还有许多不愿忆起的耻辱,这些曾经的伤或是过去的疼会在华国人的记忆力渐渐的沉淀,慢慢变成不可多得的宝藏,珍藏这些过往,这些痛处和心伤,也许有些人会选择遗忘,但齐天林这样的人,却一定会铭记在最深的地方,直到有机会拿出来算算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