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82章 欠东风

第九百八十二章 欠东风

迪达苦心经营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能不着声色的拿下卡隆迈,拿下这个跟索马里几乎在同一纬度上的非洲著名国家,实在是相比他的家乡,这里太舒适了。

前面两位总统其实都没有把这里建设得怎么样,但是这里却依旧国泰民安,就是因为卡隆迈拥有很容易生存的自然条件和资源,全国半数地方覆盖茂密的森林,充沛丰富的水力资源,都让这里的国民大多能够保持原始生活方式,就生存得很好,所以不会太在乎国家领导怎么样。

当然随之而来的好处就是,政变也只需要解决了国际上的许可,重点集中在几座大型城市就好。

控制北部地区,并号称是在为总统训练并囤积军事力量,趁着自己挑起的各地发难顺势而下,一路攻城掠寨都没有多大的战斗发生,几乎就是平静的拿下了首都跟周边的大城市,最终齐天林再通过军舰的震慑力拿下港口城市。

看似复杂混乱的局面在迪达的精心安排下,按部就班的顺利拿下,后面急不可耐的德国财团和欧美公司一拥而入,一条即将是非洲大陆最快的铁路主干线立刻就开始宣布投资建立,初期是先从卡隆迈的港口城市到非中,然后到乍得首都,全长两千多公里,因为采用造价相对低廉的内燃机车线路形式,总造价四十亿欧元!

卡隆迈原来那点不成气候的铁轨线路抛弃不用,第一段开工铺就的就是从现在的首都到港口城市,齐天林在首都跟好几个国家的外交使节一起出席了开工典礼,才带着迪达和德让一起离开,前往东南亚。

当然齐天林过去是因为安藤反复不停的劝说,最后才“勉为其难”的成行,至于带上迪达和德让,纯粹是因为觉得这俩家伙在卡隆迈卧底谋划了一两年的时间,算是度假,因为迪达雄心勃勃的安排好卡隆迈的政治运作以后,就打算一股脑扎回索马里,再开始一个新的政变计划,德让又毫不放松的打算时刻盯着他也跟到索马里。

齐天林已经把所有参与了卡隆迈首都卧底工作的家伙放假到圣玛丽岛或者利亚比去放松了,看看时常喋喋不休吵个不停的俩冤家,干脆把他们一起带上到那个著名的旅游胜地去放松。

蒂雅估计是偷偷跟玛若打电话聊天,也知道了那个出去玩还是最好两口子一起的窍门,也不携带任何护卫,就跟齐天林一起,四个人,加上安藤三辉,乘坐圣玛丽号挨个儿停留非中、索马里、迪拜最后到达印尼。

这时候就真觉得喷气式商务机有多方便了,携带枪械,万一有遇见通关不顺,也可以放在自个儿的飞机上,走哪去哪,在飞机上跟人谈

个事情也安全保密得多。

除了安妮自己驾驶小飞机,玛若跟柳子越都觉得很有必要再买一架了,因为齐天林跨洲飞行的情况越来越多,总不能乘坐一架军用运输机来去吧。

齐天林不关心花钱的事情,把到印尼要跟美国军方进行演习作战的事情给迪达当着安藤讲述了一遍,德让依旧是一副老子不管什么事,只盯着人的态度,其实也支着耳朵把事情前后听了个明白。

安藤已经安排自己的百余名部下分成好几拨,以旅游团的名义离开索马里,直奔印尼,除了留下两三个联络官还在亚亚那里,全部都调过去了。

齐天林略微打听了一下:“如果从演练的目的来看,你们不应该是从个日本本土过去,而且不要有事先计划,突发的最好啊?”

安藤一个劲点头:“当然当然,这一次是由第一空降团负责护侨任务和快速反应,我们只是作为外围观测或者应对突发事件的后援力量,西普联也会随直升机驱逐舰小型舰队在海上和登陆方面做准备!”

日本人在做事情的时候,的确是有种能跟德国人媲美的认真劲头,和他们没什么隔阂的迪达还认真观看安藤打开的军用电脑上的本番行动计划书,不停的询问关于自己不太了解的细节,德让很不耐烦的代替作答:“第一空降团是代表日本空中精锐力量的特种部队,西普联是陆上自卫队的特种主力,这位应该是隶属于海上自卫队的特种部队,也就是海陆空都乘机出动了,日文你又看不懂,凑那么近做什么?”日本其实一共有六支为外界所知的专业特种部队,除了这海陆空自卫队的三支部队,还有三支分别隶属于海上保卫厅,也就是类似于美国海岸警卫队的特别警备队、国家反恐特种部队、以及属于警备厅的城市特种部队。

迪达也习惯于被奚落,难得跟这白皮帅哥猪置气,继续询问细节:“空中来的也就罢了,海上部队怎么进入领海?而且你带领的百多号人,枪械问题怎么解决?”他真没什么刺探的意思,纯粹是习惯于谋划,有点工作狂的意思,一旦接触这样的事情就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安藤终于感觉出来这位似乎就是齐天林隐藏的幕僚之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实也没有对齐天林他们有什么隐瞒机密的必要:“所有武器枪械都是由空降团携带投放,所以之前我的联队是没有武器的,只能以游客的身份观察隐蔽,但是具体的发动地点因为还要美国参战人员确定,所以我们算是配合行动,两边不用衔接的。”

一路上基本都是这样的战术推演游戏,只有齐天林满不在乎的经常

关了VIP舱跟蒂雅玩二人世界,要不就是看报纸看电视,蒂雅到机尾的厨房做点什么美食,假如有剩的,其他几位客人就能分享一点,不然就只有德让跟空乘服务员做点什么三明治了,迪达也不怕他下毒,吃得不亦乐乎,他这个草根派的参谋和安藤典型的学院派接触之下,和跟阿腾的感觉又不同,所以抱着学习的态度,讨论得很起劲,只是涉及到整个非洲战略和自家人内部的情况,就一言不发,德让居然还能默契的帮他岔开话题!

只有在迪拜停留的时候,蒂雅嫌这里阿拉伯女性歧视比较严重,懒得下飞机,于是就迪达跟齐天林进城去溜达了一圈,跟长官和几位亲王密谈了一番计划,迪达才算是全面了解了这一趟印尼实际上要操作的内容,回来看见安藤,态度更好了……

齐天林甚至都没有跟那个临时参加重建公司的美籍团体指挥官有什么联络,因为这名据说被寄予厚望的美籍退役陆军军官和马克莫森他们也都是匆匆交接一下,采用重建公司的名头,就自己跟美军系统以及中情局关联沟通了,连充当重建公司部门主管的几名美籍员工,原来都是美军特种部队成员的退役人士都没能跟他们有过多交集,迎接齐天林汇报的时候有点耸肩膀:“军种之间的隔阂蛮大的,特别是陆军,现在动不动就强调空海战,海军陆战队又抢了陆军一部分,再加上近几十年的特种作战理念,大军团大纵深机械化的陆军作战越来越没有地位,所以很想证明点自己,特别是在这种海岛作战中,这一次看来是很想表现出来的。”

安藤想插嘴,蒂雅很不耐烦的又搅合了:“我跟保罗就是来度假的,迪达你跟德让也啥都不许参与,都是来度假的……找地方吃饭!”

连莫森都听说过这个非洲小夫人的名头,笑着跟马克一起做东,邀请一大帮子人去吃海鲜,顺便在餐桌上把重建公司的工作介绍一下。

当然是无敌海景的大排档了,莫森都觉得自己过来当这个公司的老板实在是太舒服了:“原本说我每年过来三个月,现在我都不回欧洲了……”一边说还给齐天林做那种男人都懂的表情。

马克比他严谨点:“你倒是很喜欢去芭堤雅之类的地方度假,这周围的风俗区你也去得差不多了,还打算跟在泰国一样租个临时老婆,要不是我拉着你,没准你还得出点问题。”因为泰国的芭堤雅那边是公开的红灯区泛滥,很多欧美国家的老头子退休以后就过去消费常住,租房租车租老婆,类似莫森这样年纪比较大的白人很吃香,而印尼因为伊斯兰教的原因,当地人又有点彪悍,所以抱团比较厉害,别

看距离没多远,风俗差别还是蛮大的。

莫森跟齐天林关系好,不怕暴露问题:“男人的天堂啊……要是能跟芭堤雅重合就好了,那边是可以随便租,这边是可以娶四个……保罗不就是娶四个么,他比我还先搞懂!”

那几个美国主管更是嘻嘻哈哈的讲述自己这种近似于天天都在度假的工作,真是不要太舒服了!

所以听来听去,就总是在关于这个男女话题上纠缠,让认真的安藤同学老是参与不进来。迪达和德让就真的只顾着吃喝,看看周围跟非洲以及欧洲都不太一样的景色。

直到最后莫森才随意的用餐刀敲敲桌面:“我们都不搀和是对的,这次的事件不过是美军自己内部军种斗争,这位退役少校也已经跟印尼方面取得了联系,会借口帮助印尼特种部队一起戡乱,顺便培训一下印尼特种部队,所以他们可能是想把事情的规模做得大一点,然后把技术性的口碑留在自己身上,杀人流血的臭名声,扔给印尼特种部队,反正印尼这帮猴子的名声也够残暴了,无所谓!”

那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