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88章 猜疑

第九百八十八章 猜疑

这是一次类似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爆炸案的汽车炸弹袭击。

一吨多重的硝酸铵炸药爆炸时候,只要选择爆炸位置得当,足够把一栋巍峨的政府大厦卸掉半边体积!

在凌晨时分,几乎所有首都市民都感受到了这样巨大的爆炸震动!

等那些驾驶摩托车在街头巷尾跟特种部队军警捉迷藏的骚乱分子靠近爆炸区域,看见的场景让他们目瞪口呆!

整座银行大楼坍塌的面积还说不上很大,因为金融区这两天已经停止办公营业,除了极少数的警卫人员,并没有什么伤亡,但是,精心选择的位置把一个地下的金库硬生生的炸开来,如果是窃贼肯定不会选择这么暴力的方式,谁都不知道这样的爆炸之后会了带来什么,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清理废墟寻找财物,但是大量的市民,显然可以做这件事!

开始还是在街头巷尾追逐捡拾钞票,等呼朋唤友的大量市民聚集到这个半坍塌的银行大楼周围来,就好像密密麻麻的拾荒者一样,立刻就占据了这个区域,让接下来也赶到的军警立刻就和他们爆发冲突了。

如果说之前的那些冲突还带着意气之争,有些躲躲藏藏猫抓老鼠的游戏,现在这些民众已经好像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哪里还会松口!

抗议升级为示威,示威演变成为抗争,随着政治诉求也加入到其中,再这样加入金钱的诱惑,无政府主义就会迅速的蔓延开来!

所有人眼中美丽如同天堂一般的印尼,是个贫富差距群体数量很悬殊的国家!

不患寡,只患均,这句话在国家治理当中,永远是至理名言。

两亿多人的印尼,有一亿以上每天消费在两美元以内!

仅仅是上涨一点点油价,就可以让两百多万人从中产阶级掉进贫困线内,这就是天堂的现实!

所以撩拨起来的一颗颗火星,如同燎原之火一般的熊熊燃烧起来!

齐天林有点想撤退了,今天才刚刚是首都内骚乱的第五天,他觉得自己推动起来的乱局已经足够,正是因为这是个把日本人和印尼国家拖进泥潭的双雕计,自己并不需要从当中得到任何直接利益,才不会让自己暴露,召集莫森跟马克,还有一大票美国员工:“怎么样?是赶紧换个国家还是继续蹲守?日本人看来还会有接下来的动作,我是觉得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但显然莫森和马克却出奇的有不同看法!

莫森把这件事提高到跟二战一样的程度:“二战时期,日本对东南亚的进攻,正是因为英兰格放弃了抵抗,使这里从

香港到菲律宾、马来西亚乃至缅甸都被日本侵占,最终让大英帝国失去了东南亚地区的坚实基础,我认为这是个新的机会!”看齐天林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才细心解释:“你在军事学院上的是短期培训班,主要讲技巧比较多,我们长期接受军校培训的时候,关于历史跟传统这些东西灌输得就很多,这几乎是英兰格历史上最为惋惜的一段历史,不但在欧洲没有保住地位,连东南亚原来的一大片既有利益都丢失了,不然的话……哪至于此?”一边说还一边有点悻悻的看马克!

德国佬不骄傲,但也不纠缠在二战历史上:“我觉得这是个机会,乱局就是我们的机会,如果不乱,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现在这个城市混乱起来了,我们就要表现出自己的能力,我们有武器,您安排我们在郊外有武器训练靶场,刚来就购买了这样一家,虽然枪支大多数都是半自动的,但是完全能使用,也能自保,我们离开城市转移到市郊,然后每天主动去收揽难民,保护各国侨民……”

几名美国主管也劲头很足:“我们有这个能力,就应该这样保护别人,会有利益产生的!”他们是刚进公司,急于表现。

莫森的态度却是守在城里,城郊作为补给来源,然后利用这样的大楼收受难民和侨民,无论是欧美还是亚洲各国的都可以,只要不具备作战能力的难民都可以收,然后建议齐天林就应该乘这个时候调集人手过来帮忙!

一对比,齐天林立刻发现了自己的一个漏洞,自己也许是急于撇清,反而有点露出了马脚,这样的场面,不正是自己应该迎头而上去获取利益的时候,假如在这个时候不声不响的离开,那才是真的有点不对劲!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下意识的行为会暴露出本意,经不起琢磨,真真假假的反复交叉,说不定才更能迷惑人。

齐天林到这个时候,才终于修正了一下自己点完火就打算跑的计划,决定展开另一外番手脚,毕竟还是有很多华侨在印尼,假如这把火烧得太旺,受到损失的依旧是华侨,印尼猴子么,死多少自己都不会在乎的!

要尽可能的保住华侨……

当然,还是先打电话给几名美国大佬征询意见,欧洲各国就不用了,莫森和马克回过头都在主动给各自国家打电话,询问各自的使领馆是否需要他们的武装承包商保护,那些美国主管就开始联络东南亚周边各国的员工,尽可能的马上汇集到一起,准备用任何一种方式进入印尼!

齐天林依旧只字不提日本人做了什么,只表述目前首都发生了什么:“骚乱,一场我很熟悉的

骚乱,而且目前的政府明显应对有问题,这场骚乱可能会演变成为人道主义危机,重建公司在周边二十余个国家地区,有一千余名雇员,包括韩国华国跟印度都可以抽出所有人手来到印尼做救援!当然,得是美国政府允许,这些雇员大多都是美国人!”

齐天林总是先联系黑格尔或者特里的幕僚,把自己的态度传送过去,然后等待对方的回音,但是跟布鲁克林的电话就说得有点久:“您那边的登陆作战情况我们今天才开始派遣补给飞机过去,整个计划流程我都不清楚,但是现在印尼的国家形势剧变,这一部分人如果再搞陆军作战,可能有点不恰当!”

布鲁克林却考虑得最多还是陆军的利益:“那么这样的局面我能得到什么?印尼陆军的装甲车辆2010年以后的主力设备是德国装备!这是个主权国家,平叛也不可能随便由我们出手……”

齐天林询问那边的状况:“目前那支演习部队的状况您应该了解吧?”

布鲁克林显然有点失望:“没有了印尼本国特种部队的支持,他们现在的反馈是那些反政府武装突然就消失了,如果说占领,这种不费一枪一弹的占领有什么意义,这座岛屿基本都是原始热带森林,那些极端宗教组织都躲藏在山林里面,这么千人不到的队伍,如果没有当地军队的协助,只占领城镇有什么意义?说不定还会落下口实,变成类似伊克拉和阿汗富的局面!”有点讪讪:“这个突发的国内事件,一下就冲淡陆军行动的重要性,收回来可就有点丢脸了!”

的确是,原本相当高调的一次军事平叛行动,被印尼国内的首都骚乱一冲击,顿时就变得无人问津,难道就这么灰溜溜的撤回去?

齐天林提醒:“目前这个局面,印尼政府要平定国内的骚乱都会有一些难度,根本顾不了那些边缘地区了,就算搞定国内,注意力也在这边稳固政权和重建秩序,要不……您换个国家去菲律宾还是缅甸?”前者的反政府武装也跟印尼类似,在某些岛屿作乱,后者就是北部那些有华国影子的自治邦了。

布鲁克林很有点时运不济的感叹:“先看看情况吧,反正补给你先安排上,看看局势,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齐天林看自己的手机已经响起有另外的通话进来,点头同意就挂了电话,是布伦,中情局的头子:“白宫开了个临时情况说明会,国务院和国防部都提到你和你的公司在印尼,现在你打算做点什么?”看来那两位都把跟齐天林沟通的事情交给这个有些多疑的老狐狸了。

齐天林耸耸肩膀:“我是打算撤离了,

但公司里面的员工主管都认为应该抓住机会捞一把,他们觉得无论是各国使领馆还是旅游者,侨民都值得武装承包商出面。”想想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总之,您得相信,这里是东南亚,不是非洲,我没有任何希望伸手这些政权的理由,而且也不会为了一个也许数百万美元的乱局安全保护承包合同,来跟这样的乱局有什么关系,对我来说,在印尼撩拨作乱,还比不上我目前在非洲向南的攻势收益更大!我现在更怀疑是别的什么政府想在印尼获得利益。”

布伦笑笑:“亚洲组在印尼的人确实整理了完整的各种文件上来,现在反馈的讯息……最不太正常的是日本,接着是华国……只是你在哪里,确实让人觉得太敏感了一点,不过既然你去了,顺便做点什么也很正常……这样吧,你首先安排人手接管中情局的一个分支机构,那边有点乱,有当地员工也有美国员工,美国使领馆那边已经集中到大使馆,有海军陆战队在保护,你注意接收美国游客和公司人员吧,这些东西都可以跟大使馆联络,他们会给你一个完整的名单,这些事情你既然在那里就顺便做了,有什么情况,我们直接通话联系!”

说完倒是干净利落的挂上电话,齐天林还是听出了那么一点点的猜疑!

这情报界的老家伙就是难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