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89章 考究

第九百八十九章 考究

不过不管布伦到底是对齐天林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还是出于一个情报头子下意识的猜疑,齐天林都不会改变自己现在在做的事情了。

就按照莫森的意见,一方面马克带几名美国主管到郊外的靶场坚守,准备枪械武器和给养,自己带两名主管防守办公室,并跟各方面进行联系,齐天林当大老板的,出面跟印尼政府接触。

老实说,这个时候,印尼政府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对任何国外势力的进入都有些猜忌,齐天林很有点不情愿去触霉头,但是莫森就已经打着英兰格的旗号跟印尼方面通电话,说英兰格方面正好有政府要员在印尼度假,如果需要支援的话,尽可以开口!

这位是想为英兰格获得点政治利益的。

于是出乎齐天林的意料,一位英兰格内阁成员兼海外领地的总督,这样的身份还真能获得印尼方面的青睐,立刻就邀请他到总统府去洽谈。

蒂雅是一定要跟着的,所以换上一件黑袍,按照比较正式的阿拉伯妇女打扮蒙上面纱,跟齐天林一同前往了。

两人开着一辆的车刚离开大楼,就被印尼方面派出来的特种部队车队接到,直接送到总统府,以前贺兰人统治东南亚时的总督府。

齐天林给小老婆开车,结果两人在一队全副武装的特种作战人员陪伴下,居然没有接受任何安全检测就被带进去了,一屋子戴着锥形白帽的老者正在一间金碧辉煌的会议室议论纷纷!

看见居然是他这么个带有华裔血统感觉的大胡子被带进来,倒也不太惊讶:“科巴斯.保罗?真的很多次在新闻媒体上听说你的名字,看到你的身影了,没想到这么年轻!”

真是今时不同往日,齐天林已经算是有名的政治人物,需要各国留心了,也许只有缅甸太上皇那样的隐居人物才会稍微怠慢一点吧。

齐天林能用穆斯林礼节进行回应,加上他身后标准穆斯林打扮的蒂雅,倒是让气氛一下就有点融洽,在座的印尼统治阶层基本都是穆斯林!

齐天林一开口也是带着伊斯兰的口吻:“感谢真主,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跟各位见面,也算是荣幸了,现在我能够代表美国政府转达一句,这一系列的事情跟他们没有任何关联,他们也能保持克制并能提供任何方面的援助,同时这种态度也是英兰格、德国以及一系列欧洲国家的态度,你们需要或者不需要我们做任何举动,都可以……”

不得不说,多年在顶级人物之间的周旋,让齐天林说这种话的时候,委实没有一点扮神棍的感觉,很自然,口吻气度都掌握得恰到好处

,要是陪伴他来的是安妮,多半都会有一种欣慰的颌首而笑了!

这么一句话,立刻让整个会议厅的气氛一下变化过来,好几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开口:“真的没有欧美国家的影子?!”总统老神在在的没有开口,但是看眼神,肯定还是关注这个结果的。

齐天林很肯定:“我来,就是因为之前二十四小时内,跟美国国防部长、国务卿、还有中情局的局长通过电话,我本身跟英兰格和德国以及欧洲国家的一系列沟通就更不用说了,根据白宫刚刚开过的会议分析,他们认为目前跟一系列事件,最有关联的第一是日本,第二是华国……”

哄然大闹了!

如果说之前这些国家首脑还有点惴惴不安,以为会不会是欧美国家要在这边发动政变,现在完全是心里落下一大块石头,同时也对目前的局势有了新的看法,可以说立刻就分成了认定是日本又要搞侵略和怀疑是华国要拿印尼在东南亚杀鸡给猴看的两派!

齐天林不解释,不参与讨论,略带点淡淡的笑容看总统阁下,总统也看他,之前除了刚进来时候起身致意,总统就没说话了,现在一边看齐天林一边把目光在自己的内阁成员身上扫视而过。

印尼其实说到底也就是几个大家族在统治,所以贫富差距才会拉得这么大,而齐天林对这个国家的政权也确实没有什么兴趣,只有一个原因,距离华国太近了,自己靠这么近,太敏感,所以淡然点站远点,可能更好。

他这种态度终于让总统开口:“说点实际的情况,你现在能做什么?实在是你这样一位著名人物正好在印尼,让我还是有点……你明白的?”是忌惮。

齐天林点头笑:“位于马鲁古群岛地区的美方和印尼特种部队作战平乱演习,是以我的名义开始的,所以我才会过来,但那件事说到底是美国军方之间的军种论证,跟我都没太大关系,只是这边的事情一系列爆发以后,我本来打算离开的,美国和欧洲国家方面都要求我留下来尽可能保护相应国家的侨民,但我目前只有不到二十名的人手,同时我也希望那些在马鲁古群岛的美方人员不要搀和进来,他们完全是按照作战配备的团体,实在是不适合在这样的场面下进入印尼,免得引起贵国的误会。”

总统终于笑了:“二十个人?那你还能干什么?”

齐天林心想,老子两口子就炸了你的银行大楼,这么大的内乱还不是自己寥寥几个人挑起来的,嘁!脸上却还是安稳:“什么都可以,我有亚裔、非洲裔、欧洲裔和美籍的员工,都随时待命,可以为你们提供任何

形式的军事攻击和防卫行动,而且我的公司是拿钱做事,绝不掺杂政治因素,也让贵国不用承担任何国际政治风险……”看看这些老政治首脑对自己表述的东西没直观反应,干脆直接点:“譬如说街头叛乱,我们可以以外国游客的形式跟那些骚乱者作战,转移政治矛头,不过这个因为不能动枪,价格会比较高,然后就是目前出现在某些岛屿的混乱状态,我们也可以提供全面的肃清,当然我觉得最靠谱的形式是,我的美籍员工进入你们的军队,为各个分部做行动指导,你们可以派人监督这些美籍作战人员会不会煽动串联你们的士兵,他们只负责军事行动指导,不会有任何逾越的行动,如果有,告诉我,我马上开除并遣返!另外你们的装甲部队,我可以马上找来德籍员工全面替代,保证按质按量完成工作任务。”

齐天林太了解这些可能面临政变的国家领导人心态了!

嗯,套用商业上说法就是,深切了解客户应用感受!

对于印尼这样的国家来说,其实并不怕国内的动荡,因为政局都在几大家族手中握着呢,国家也就这么大,大不了大家玩个狸猫换太子,换个人上台平息情绪,怕的就是国外势力插手,怕的就是政治体制的改变,最怕来场彻头彻尾的革命,所以除了养得最好的特种部队,连军队都不太敢信任。

所以齐天林主动展示自己的作用,这不是外国军队,不会有损国格,就是商业化的雇佣军,指哪打哪,需要解决什么问题,都可以提供一揽子的价格,按菜单上货上人马,更重要的是,还坦诚布公,主动可以交出指挥权,并且把人手打散,防止策反。

所以原本有点国事外交的场面,顿时变成了商业洽谈,总统基本不开口,都是那些幕僚长官轮番发问,具体到很多事件的处理方式,齐天林简直为他们打开了另外一扇门:“其实城市内乱,欧洲还不是有,我们在北爱有丰富的处理经验,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用平民对平民,让你们的军队脱下军装作为拥护政府的一派,在街头跟这些抗议示威的压制下去,就不会有人对你们动用军队镇压非议了,多简单!”

连总统都有点频频点头的意思!

顺带齐天林也不白来:“首都的局势还是有点混乱,根据我们的专业评估,接下来可能还有一个更为猛烈的冲击,所以对外国游客和各种侨民,使领馆,外国工商企业都会造成冲击,假如不尽快平息事端,众多国家都提出护侨撤侨,那才是有辱国格!”

这就好像一个提醒,在座的人都想起了唯一一个急不可耐跳出来要求护侨撤侨的国家……

日本!

齐天林很不经意:“根据某些情报……似乎在某些岛屿已经出现了人数比较集中的的外国人……”装模作样的再看看手腕上的手表:“还有二十余个小时,日本的混成救援舰队就可以到达菲律宾和帕劳群岛之间的印尼外海了,我想假如不控制好这样的骚乱局面,还会有更多国家接二连三的提出类似要求,其中难保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

所有在座者都有些面面相觑,一名刚才还在怀疑华国的内阁成员皱眉:“日本方面提出的是用民航班机过来撤侨,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齐天林表情自然:“我不代表任何人的利益,判断都是各位自己做出的,我只是尽可能从一个专业人员的角度提醒,至于民航班机或者别的什么,你们大可以派遣专业人员前往检查嘛,日本方面的要求也是合理的,但是你们要防止别的国家趁火打劫!”

齐天林这番话,还真是有点考究!

因为不可避免这里的人肯定有跟日本方面关系比较密切,也有比较倾向华国的,他就不能把话说得太明,看着好像是在帮日本人说话,实际上却给印尼统治层指出了一个明确的讯号,一个限定时间点!

主动把华国拖过来垫背,实则是为了烘托出太不正常的日本,只是发现这个不正常,就要印尼人自己去做,齐天林不来当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