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92章 马屁

第九百九十二章 马屁

前排的廓尔喀娴熟的用手中防弹背心抵挡远处的石块,有些老廓尔喀已经习惯于只要作战就穿防弹背心了,现在扯下来倒是成了不错的盾牌,但是偶尔也有人被砸中,头破血流!

齐天林不愿意拖延下去,被动让石块砸可真没趣,单手提了狗腿刀在手里,大踏步的就分开部下,往对面冲上去,地上有很多瓦砾碎块,硬底作战靴踩在上面有很明显的声音和凹凸的感觉,但速度越来越快,步子越来越大,随着提速,浑身的血液就逐渐开始沸腾起来!

德让不做声的跟在他身侧后面,稍微低着点头,双手都是反握刀具,极端武力是意利大的一家刀具厂商,专门生产军用格斗刀具,一般人了解他们都是匕首战术刀之类的小件,其实这家工厂一样生产大刀,也是欧洲很多特种部队喜欢采用的产品。

德让的两把极端武力就是一把六十厘米长的支点,刀头是接近直角的方形,瘦长凌厉,另一把是尖头三十五厘米的捕鲸鲨短刃,尖利锯齿,而且全都是黑色带斑纹的,在夜色中根本不起眼。

卖相的确比齐天林那把好多了。

跟在这两位后面的就是一大群手持狗腿刀的廓尔喀!好像一大群跟在老板身后的野狗一般!

齐天林都不稀得用战刃和战锤欺负人了,目光锁定其中叫嚣得最为厉害的一个身材结实的大汉,肯定有从军经历的家伙迎身而上,胸口甚至还被砸了一块地石头,都巍然不动的锁定目标冲上去,对方也有些蛮勇,提着一把印尼常见的弯刀恶狠狠的砍劈过来。

不躲不让,手中的弯刀反身就迎上去,接近一指宽的刀脊被砍中,溅出火花,却把对方的弯刀一下弹开!

齐天林的手部力量有多大?几乎是单手应承了这一击,却借着对方的力量把整个刀身顺力挽了个花,刀口从自己的面前滑过,反手自下而上的提拉起来!

狗腿刀沉重的刀头自然的带出了一股势能,这个动作就好像打羽毛球时候的提拉一样,只是球拍打中的是羽毛球,这刀头锋利的刃口切中的就是人体!

粗壮的人体几乎瞬间就被刀口从**劈中,骨盆都没能抵挡住刀口的前进,略带弯度的刀口就像割开纸片一样劈开人体,从对方的左肋飞出,整条左腿连同一部分躯干就分离了!

拿着弯刀的大汉几乎难以相信,也许剧痛还没有传递到他的大脑,身体就分家!

单手提到高点的砍刀顺势横砍,重重的掠过对方肩部,直接砍下头颅!

狗腿刀的确在对付骨骼的时候,有难以言表的优势!

那前

面诡异内弯的弧度,加上厚重刀脊带来的势能,真能达到事半功倍的砍杀效果!

这非常血腥的当面第一砍,一下就把对方迎上来的暴徒们惊呆了!

所谓气拔山兮力盖世的势头应该就是用来形容这些观感的!

但是轮不到他们做出反应了,德让就好像一条鬼魅的影子一般从齐天林的身后冲出来,右手的支点横劈拉砍,右手的捕鲸鲨穿刺点应,就好像一头猛虎加上一条毒蛇的双重攻击方式,瞬间倒下两人!

齐天林的眼角是能观察到这点的,联想到迪达曾经汇报过,在卡隆迈首都的争夺战中,就是德让手持这两把刀冷酷无情的劈杀了好几名军方成员震慑全场,才兵不血刃的拿下,看来这几年这家伙的能力的确也提升不少!

因为那段经历,对枪支有种难以言表的忌讳以后,德让确实把太多的精力倾注到这样的冷兵器格杀中来!

支点刀的重量其实并不重,不能像齐天林的狗腿刀那样劈砍骨骼,所以德让讲究的更多还是技巧,通常都是用支点恰到好处的伤人,拉开伤口,尽量不用刀身砍中肌肉骨骼,要知道有时候一个身体健壮的肌肉群也会夹住刀刃的,没有齐天林那样非人的力量,还是别想刀刀重砍!

所以捕鲸鲨才会一旦对方中刀惊慌失措,精确的击中颈项心脏等高危部位,一击致命,效率非常高!

齐天林的劈砍简直就是在给身后的廓尔喀们做示范,砍瓜切菜的手法更加整齐划一,数十人一闪身就冲进了暴徒中间,动作慢一点的就只能补刀了!

蒂雅满脸不屑的提着刀枪指挥枪手们站得稍微高点:“跟着推进!保持好距离,注意那些黑暗的角落,别让人躲着打了黑枪!”

迪达就跟在马嘉的身侧,这俩才是多久都没看见了,一边做手势打招呼,一边倾听通讯系统里面的整体态势。

齐天林也能听见,但是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手中刀上!

用冷兵器作战的感觉和枪支还有很大区别的,这时候更倚仗个人战斗能力,更原始,也更血腥!

也许在开始的时候,还需要回想一下当年那些惨绝人寰的场面给自己鼓劲,但是刀锋一旦掠过,所有的专注力都在砍杀中来!

因为他冲在最前面,所以迎着他来的攻击也是最多的,经常狗腿刀这么一荡开,面前就是噼里啪啦的一堆金属物件的响声,要不是周围还有不少跟随者和德让一起分担敌手,双拳难敌十手,打起来也是颇为费力的!

所以齐天林这个时候就只需要猛力劈砍,大开大合的杀

出一条血路,其他的残局,自有自己的下属去收拾!

他就如同一台蒸汽机车一般,带着后面的车厢,直接碾压过去!

成群结队上街打砸抢烧的,基本都是底层的社会失意者,他们期盼在这样的乱局中获得利益,抢夺的财物都还堆在自己的摩托车上,有些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把金项链手镯戴在身上,作为全世界最大的黄金饰品消费国,印尼人对黄金有说不出的喜爱。

可是跟随齐天林作战的刀客们,对所有财物都能做到不屑一顾,如果是小黑多半就要收缴战利品了,但是廓尔喀就跟在老板的身后,就好像潮水一般,直接吞没了这些街道上的暴徒。

时间并不长,半个小时不到这个区域的暴徒就吃不住劲了,被这种无论数量,作战能力都占据上风的雇佣兵包围砍杀,哪里还有面对平民的耀武扬威?很快就三三两两的开始四散逃离,马嘉也不指挥人马追击,他们要的就是打出个场面来给政府看。

而齐天林的态度就是,既然自己把这股子事情挑起来,那就有头有尾的收拾下去,给印尼留下一个难以愈合的大伤口,却有效的遏制住整体局势的失控状态。

因为印尼还有很多华人,从内心来说,齐天林明白华国绝对不会提出类似护侨撤侨的举动,有些人认为这些在海外的华侨就不是华国人,国家没有资格或者立场来救援他们,却忘记了从上百年前起的任何一场民主革命开始时候,都是这些华侨为国内带来多少援助的资金,也是这些华侨,每逢国家遇见什么苦难的时候,争先恐后的伸手相救,就连整个国家改革开放,最先也是华侨回国投资建设,才带出了这么一片欣欣向荣的国家景象来!

需要华侨的时候就是侨胞,当别人需要救难的时候就是无相干的人?甚至还有一种言论居然可以说因为这些印尼的华侨中间有很多支持台独,就活该?

齐天林自问自己做不出这么操蛋的事情来!只要是华国的民族同胞,就应该同心协力,好像犹太人那样,永不放弃,绝不抛弃,同心协力的把国家民族推向高峰。

所以这样抛弃同胞不顾的民族,有什么资格说自己能立于强国之林?

就是这样的一次次明哲保身的放弃,才让齐天林这样的人心底越来越冷!

国家不来,自己那点人手护侨撤侨能保护多少?全印尼到处都有侨胞,除了安藤他们前往岛屿是自己再三挑选的,首都主要的侨胞被引走了一部分,现在还没有受到冲击,但假如目前的局面扩散开来,难保印尼政府又会把华侨拿来当做目前社会矛盾的替罪羊!

包括1998年那次惨案,几乎每到社会矛盾激化的时候,印尼政府就会明里暗里抛出华侨夺走了我们的就业机会,我们的财富,把民意带偏,激化民族矛盾,等风潮过去以后,又拉拢华侨搞活经济!

所以齐天林这一次,一定要把矛头引到自己身上来!

不惜让自己背上这个杀名,也要把印尼国内矛盾引到自己这个外国雇佣军身上来,反正PMC都是背黑锅的!

当然最好的结果就是能把祸水完全移到日本人身上,只是这个难度有点大,又不能暴露自己,还要让日本人恰好配合上,有点看运气。

剩下的就是收拾残局,把伤员和尸体残骸堆积到一起,军方会派车过来装载,伤员统一带到医院关押治疗。

然后才整体收队……

不过带着这样的情绪,齐天林这一路的冲杀,颇有些不管不顾,汽车钢板的狗腿刀,果然在淬火材质等等方面都不能跟德让的高级货比,已经呈现出卷口迸裂的迹象,但是齐天林不会在意这些细节了,单手提着刀,巡走在血泊和残肢尸体之间,慢慢的等待自己满身满脸的戾气消散……

德让不愧是来自浪漫的法西兰国度,双手提着同样滴血的刀具,浑身有点脱力的感觉,不停的喘着粗气,却把目光集中在齐天林的身上,口中用法语吟唱:“我们是武装到牙齿的杀人机器,当我们转身离去,你已经淹没在奔流的血河……”

能听懂法语的迪达大声鼓掌叫好!

换来死对头的一个白眼:“老子献给老板的马屁,要你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