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93章 虎视眈眈

第九百九十三章 虎视眈眈

比暴徒们更加暴烈的砍杀!

并不能让已经爆发的怒火跟对社会的怨愤消失,相反只会激起更多的愤怒!

印尼首都那些生活在底层的失意者原本就希望能在这样的暴乱骚乱中获得利益,反正都活得不如意,也许搏一下还有个希望,所以注意力真的就被转到这支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亚洲人队伍上!

以廓尔喀为主体的队伍个头一马平川的保持在一米六以下,连那些缅甸和华国南部的新手个头都差不多,于是齐天林和德让两人的个头格外突出,迪达和蒂雅因为被遮挡在后面,这第一次的交锋以后还没那么突出。

消息就好像被风吹着传遍了这些示威暴乱的人群中,无数的暴徒提着砍刀钢管到处寻找这帮人!

齐天林有意无意的引领自己的人马靠近了首都东城的日本人聚居区,这几乎就带动了暴徒们斗牛般的气冲冲的轨迹!

暴徒们寻找打斗的轨迹几乎就是一片狼藉,到处都跟扫荡过一般!

那一夜的砍杀以后,天色刚明,直接在街头露宿的廓尔喀们醒来,还没来得及洗漱吃早饭,密密麻麻的暴徒再次出现在视野里!

齐天林两口子当然是有部休旅车休息的,得到通报,提了砍刀出来的齐天林还被蒂雅叫住,给他戴上一张骷髅头巾遮住了半张脸:“白天估计就会有摄像头跟手机拍摄了,还是不露像的好。”

齐天林点点头:“你也注意安全,不行就先撤离回公司。”

蒂雅轻松的拍拍车厢后部的枪械箱傲然:“还有谁能威胁我?!”的确是,久经战阵的她哪里还是以前那个无助的小姑娘?

齐天林笑笑就下车了,马嘉和迪达登上这辆被作为临时指挥所的休旅车,德让已经叼着面包片随意的吃两口,就用吐司面包开始擦拭自己的刀刃:“老板!要不要我也给你订几把这种刀?”现在看上去,他这种上千美元一把的高级货,确实有不同凡响的地方,一点损伤都没有。

齐天林点点头却拍他的肩膀:“你现在开朗很多了,有没有想过重新回到法西兰去?”

德让大摇其头:“就这样!就这样就挺好……今天还是那样?”主动把话题岔开,他实在是不愿回想自己的伤疤。

齐天林就不多问了,看看自己有些崩口和卷边的狗腿刀:“不然还能怎样?这种野生民族,就是要杀得他们害怕,才能保住安宁,这不就是我们跟印尼政府签下的协议么?”语调很平静,透露出来的血腥味道却很清晰。

果然,站在还算干净的街道上齐天林带着百余人就敢主动

迎上去,对面上千的印尼暴徒简直有些匪夷所思,胆子这么大?

殊不知德让已经和另外几名队长带领好几个分队绕过其他街区,按照战术合围的形式包抄后路了。

齐天林没兴趣废话,单手提了狗腿刀,却出人意料的大吼一声八嘎,就冲上去了!

这个词几乎就成了齐天林在砍杀中的语气助词!

做体力活的时候,就好像喊号子一样,有个语气词,动作都要舒展很多!

跟在他身侧的廓尔喀那都是挑选出来最悍勇的家伙,有些还曾经做过他的侍卫,听了他这么喊,不明白什么意思,却能下意识的跟着一起乱喊!

于是好像一把锥子一般穿刺到暴徒人群中的刀手们,几乎清一色的狂喊着八嘎,留下一片片人仰马翻!

携带重型枪管自动步枪的枪手们爬上周围的高点,随时锁定外围有可能出现的持枪者,准备开枪,但是,真没有……

如果说正面齐天林他们挥动的砍刀狗腿刀就好像利刃一般让暴徒胆战心惊,突然从侧面以及后方的街道冲出来更多的刀手,就好像平底锅一般兜住了他们的退路,让他们顿时有些失去再度砍杀的力气!

这未经过训练的暴民从来都是只能欺负手无寸铁的平民,一旦遇见彪悍的专业人员,无一不是溃不成军!

齐天林在分派作战计划的时候,是指点过不能完全封死敌人,那样只会让对方困兽犹斗,自己比较费力,要留出适当的缺口,放这些家伙逃窜,然后乘胜追击,所以整个包围的圈子留出了一道朝向一片别墅区的围墙豁口。

多处受困的暴徒满难以招架,而且对面这些冷面冷色,只会高喊八嘎的刀手们几乎不留活口,不接受投降的狠劲让暴徒们最后如获至宝的接二连三翻越围栏逃进了这一大片以日本商会为主的别墅群!

简直就是驱赶着一群恶狗进了羊圈!

拉开阵型的廓尔喀们按照马嘉的吩咐,仔细清剿外面,数十上百人一队,把外面零星剩下的暴徒清理干净,才开始慢悠悠的进入别墅区,美其名曰保护日本侨民,开始挨个查找!

有些日本人已经在暴乱一开始就前往了日本大使馆躲避,但还是有相当数量的日本人固守在这个区域等待自己的护侨队伍营救,毕竟这里距离机场也没有多远,谁知道这些暴徒居然会攻击这一带,现在更是翻墙入户的到处乱窜!

作为专家,齐天林他们再清楚不过,一般来说,一个国家一个城市区域的示威如果能达到上万甚至数十万人,在对面还有军警的时候,演变为暴乱

,其实骨干分子也就数千人,对于一座城市来说,数千人的暴乱分子已经足够可怕,但要是能在这个阶段狠狠的打杀住势头,不让其他观望的示威反对人员加入进去,让更多趁势起哄的平民看到血腥,这数千人只会越来越少!

就是要用最狠辣的砍杀让这些家伙被震慑住!

顺带达到齐天林自己的目的!

直到中午时分,才有两三百名暴徒“侥幸逃脱”!

一具具拿着砍刀的暴徒尸体被拖到别墅区的空地上排列成行,而相对应的就是无数日本商人和妇女的尸体就横七竖八的躺在别墅里面!

草坪上面躺着的尸体无一不是衣衫褴褛血迹斑斑,区别就是日本人无论男女几乎都赤身**,一副被抢掠以后的惨状!

谁也说不清楚,这血腥的上午,这个还算高档的大面积别墅群里面发生了什么,那些逃窜出去的暴徒只会告诉自己周围的人,那是一群口中高喊八嘎的凶狠亚洲人,日方幸存人员寥寥无几,他们所能表述的也只有无数的持刀当地人冲进他们的房子,抢劫杀人,甚至对女性下手!

几乎所有的别墅内都被洗劫一空,日本人喜欢的那种带有禅味的宁静,完全被破坏殆尽,房间内到处都是血迹和砸得支离破碎的东西,让人惨不忍睹!

那些周边楼宇的日本人直到整个街区平静下来,才被允许出门上街,急不可耐的进入这个高档别墅区,也许就是各商社企业的员工去看老板主管的家里,大惊失色!

街头已经被收拾过,除了到处的斑斑血迹,只有少数尸体还在街头,数百具尸体已经被运走,而在别墅区里面的两三百具印尼暴徒的尸体跟百余名日本死者的景象毫不掩饰的就公之于众!

无数的照片被拍摄下来,辗转通过日本人的渠道传递出去。

传递到日本……日本人对于自身侨民在印尼受到的折磨和虐待惊呆了……

日本人和印尼方面相互间的仇恨度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口水仗顿时打开了!

印尼政府有点默认这样的行为,因为他们实在是需要为目前的状况和民意寻找一个宣泄口:“目前的状况就是,一部分日本游客和日本侨民在印尼的国土上,不遵守法纪,肆意妄为,挑起了这场民间矛盾,日本方面应该为现在发生的一切负责!我们不保证民众会对日本平民有任何过激行为,我们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尽快做出解释!”

日本方面就更加理直气壮:“作为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我们的商人和游客是带着良好愿望前往印尼,现在却得到这样的结果,我们

需要印尼方面做出正式道歉,并允许我国救援船只和人员进入,全面撤侨!”

双方都能展示出大量的图片甚至视频,日本人把重点放在刚发生在首都的这些对于日本商人侨民的屠杀抢劫上,印尼则集中控诉在东部一座岛屿上面日本人为所欲为的野兽行径!

两边的国民都找到了情绪的宣泄点,连印尼国内原本集中在因为燃油价格提升导致的谁矛盾都被放到了后面,所有人都在控诉那些日本人,肆意妄为的日本人,就好像二战侵略者一样的日本人!

齐天林还在电话里给安藤三辉请功:“我们在首都可是帮日本人保护了侨民,这里有很多暴徒对日本人发起了攻击!”把整个事件前前后后讲述一遍,颇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火上浇油也许就是形容齐天林这种行为吧,安藤一边咬着牙感谢保罗君在首都方面做出的努力,一边挂上电话,跟自己的军方联系,同时变本加厉的在海岛区域率部暴力发泄!

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两艘直升机驱逐舰和补给舰已经到达了印尼北部外海,现在正在准备进入印尼海域,不然这两边依旧有超过一千海里的航程,直升机救援往返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印尼海军的护卫舰跟潜艇已经虎视眈眈的守在了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