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96章 心眼坏

第九百九十六章 心眼坏

但更蹊跷的事情就接连发生了,747旁边的人并没有上车往这边来,那几名日籍官员在停机坪上就跟外交部的人员发生了争执,各自有些强硬的站在舷梯下方开始理论起来。

VIP厅的人都看着呢,内阁成员也带了秘书随从的,立刻跟那几名外交部人员沟通:“日方人员说信不过现在首都地区的安全形势,要求用自己的人手来保证侨民的安全!”

齐天林和指挥官对看一眼,来了!

任何一名外籍武装军人出现在一个国家上面都是对主权的极大伤害,这几乎是外交圈最不能接受的事实,但是又有很多国家都在通过各种变通的方式达到这个目的。

最典型的就莫过于美国的护侨直接上军队,根本不顾国际法,甚至干脆夺权的,比如格林纳达,比如巴拿马。

稍微委婉一点的,就是用维护安全形势,保证局部区域稳定的方法,比如只负责机场这里的安全形势,这种多半要取得落地国的允许,比如法西兰之于马里、齐天林之于乍得,还有以列色至于乌干达等等。

但日本人显然就又开创性的选择了一个居中的方案,他们要机场的安全保护,还要一条通向首都市内的安全通道!

国家间的这些形式其实从来都没有一个准则,所谓国际法或者联合国公约不过是做给类似喜欢嚷嚷的国家当厕纸用的,还是一句话决定:谁的拳头硬,就是法则!

就好像卢沟桥事变、918事变,无一不是随便找个借口就开始。

也许在外人眼里觉得日本人这种还有点疯狂或者摸不着头脑,有这个必要么?

那是因为不了解日本人对海外出兵已经急迫到了什么程度,他们急需用这种形式来突破宪法的约束,更重要的是,在日本人眼里,印尼作为一个曾经被他们占领过的国家,有一种天然的心理优势,有什么不敢的?!

就好像当年盛唐时期的华国看周边弹丸小国,有什么不敢的?

所以齐天林判断日本人肯定会动手,可这时候,他却没吭声了!

那名指挥官还急切的看了看他,齐天林轻轻摇头:“谁开第一枪最关键,狙击位,瞄准舷梯上口、下口,飞机货舱出口,分别为第一、二、三射击点!但必须要等到命令才能开枪!”指挥官忙不迭的把指令传送下去,不知不觉,齐天林居然在对他的部队发出指令,他也心甘情愿的服从齐天林的指挥了!

实在是外交无小事,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官,在这种时候贸贸然随便开枪都可能最后成为背黑锅的人,难免有些忐忑,保罗先生多厉

害的,又熟谙这些国际事件,听他的,没错!

齐天林没说的是,假如是他的兵,就会要求直接射击,不用请示了!

很简单,他现在要的是一个均衡的局面,日本人能在这边和印尼方面折腾的局面,要是一面倒的一下就把日本人赶走了,自己还有什么搞头?

但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先动作的是远处的C130!

因为距离实在太远,两千米以上,早已超出一般7.62毫米狙击步枪的射程,那边几乎是首都机场的一片空地,周围没有任何建筑,只有草坪,那两架C130的动作居然是没法阻挡的,起码得有重型枪械才能触及到那边,所以齐天林和几名拿着望远镜的家伙眼睁睁的就看着那边行动!

C130首先打开的是机尾的后舱门板,然后从两架C130屁股鱼贯而出,各自一辆小型装甲车,然后两辆油罐车,接着才是各自一群作战人员!

怪不得这两架运输机这么重,自带油料呢!

也对,万一有个啥事儿对抗起来,这边的地勤很可能会不给日方飞机加油,看来早就做好撕破脸的打算了。

但是就这么点人,也不至于敢来跟印尼对抗吧?

齐天林能看见油料车躲到了C130的后面,两部轻型装甲车就径直朝这边过来,士兵们倒是没有动,都在C130周围扩展开一个警戒圈,趴下隐蔽了。

所有人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两辆轻型装甲车大摇大摆的开到这边距离候机大厅大约500米外的停机坪,停在了747客机的旁边,一名没有系腰带的军官跳下车,拉拉自己的军装下摆,挺直了胸膛才转身朝着印尼外交部的官员们走过来,脸上傲慢和兴奋的表情,让齐天林觉得简直和安藤三辉那家伙如出一辙!

窗前的一部电话已经打开成为免提状态,能完全听见下面的对话:“我是日本航空自卫队西尾大佐,正式提出用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武装人员保证日本侨民的安全,我们一定谨遵印尼本国法律,绝不主动攻击任何目标,以完成本国侨民安全撤离作为主要任务,请……允许!”最后一句,伴随着相当恳切的命令口吻,带伴以响亮的脚后跟靠紧立正动作,右手非常硬朗的行军礼!

齐天林注意到那两部轻型装甲车上安装的摄像头正在对着这个场景拍摄,也许就是日本人典型的装腔作势吧,自己是礼貌待人的,至于对方如果不接受,那就是不识抬举,怪不得我用强了!

果然,外交部的这名官员刚摇头:“绝对不可能!我们印尼政府已经能够控制事态……”

看上去只站了两名空姐的客机机舱门口,突然就换了人,空姐不见了,换成一名全副武装的军人,脸上甚至还涂了油彩的那种,真以为自己是兰博么?

就在所有人把目光都集中到这名同样满带傲慢神情的军人身上时候,机腹一个大型货舱门突然打开,简直就是一窝蜂的日本军人挤出来!

但是,挤而不乱,显然是有反复演练过这种从货舱口绳降的战术,宽大到三四米见方的货舱口在机体尾部后侧方,就好像一块弧形壳板掀开以后,还没有完全打开,仅仅是一条缝隙,这些军人就有条不紊的快速从里面扔出绳降带,然后快速的跃身而出,从六七米的高度落地,飞快的分成好几个小队开始奔跑!

方向毫无例外是朝着塔台和VIP候机厅以及机场大厅,就跟齐天林要求防守的这三个主要部位一样!

齐天林在刚刚看见后面货舱口打开,就用手指对那名指挥官做了一个1.

双方没有协同配合过,还是有点延误,就是这么一愣神的瞬间,日本军人就落地奔走,那名指挥官才几乎是用吼的声音:“一号射击位!射击!”

在VIP候机厅里基本上听不到狙击步枪的声音,多半也加了消音器的,消声让敌方不知道自己的方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效降低后坐力,所以精确度更高。

不知道是安排在哪个方位的狙击手击发的结果,就是那名身材在日本人中间算是相当魁梧的军人站在机舱门口,应该就是威慑并吸引注意力,方便其他人形成攻击力量的,现在只见头部噗的一下!

鲜血直接溅到背后的蓝白色机体上!

印尼特种部队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所以他们对齐天林这帮人在市区大砍大杀的行为也觉得理所当然,而他们的射击命令一般都是致命的!

与此同时,齐天林也对着面前的免提电话大喊:“外交部撤离!”

那名内阁成员也在高喊:“撤退!撤退!日本人已经采取武力行动了!”他手里同时还拿着跟总统府的电话!

可以说,就是一瞬间,形势急转直变!

又不是事先演练过的场景,也不是专业战斗人员,那些外交部官员的动作哪里能做得快速敏捷?简直就是跌跌撞撞,慌手慌脚的往车上跑,还好驾驶员一直在座位上,倒是发动了车辆往后退。

开弓没有回头箭,日本军人们已经发动,就不会停止,几名冲向这些外交部官员的军人一个半跪在地面,就用步枪朝轮胎射击!这是必须要拿下的人质!

齐天林看见的是朝轮胎

射击,但是在指挥官看来就是朝己方外交部车辆袭击了,愤恨到极点:“射击!射击!二号,三号射击点!”

那名西尾军官在货舱门打开的时候就一个跃身往后上车,几名西装官员也纷纷转身要上装甲车,但是动作没他快,所以狙击步枪的射击,立刻就带翻了日本人!

日本人确实没想到这边躲了狙击手!

时机,也许真的就是那么一瞬间,假如齐天林按照自己的习惯,在日本官员刚开始提出要自己派兵时候,就开枪示警,也许后面C130的行动就会顾忌一点,双方也许就会僵持,外交部的那几名官员就可以赶紧在对方还没有武力部署的时候撤离。

又假如说,齐天林这个时候不要求开枪,就等待日本人冲击塔台或者候机大厅,让对方劫持了外交部官员,控制机场,双方也会僵持,说不定双方政府沟通一下,印尼可能会屈服。

但是他恰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求开枪!

让双方就好像走进了死胡同,他就是那枚倒刺一样,卡住让双方的关系没法解开,只会越来越死!

还有一个很小的细节,几乎所有人都没注意到。

一般在这种涉及到国事问题的军警力量部署时,多半会遵循越醒目越好的原则,也就是狙击手或者武装人员的都是要公开展示,向对方表明一个态度,我已经有军事人员准备了,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这是威慑,这样的结果就是一般双方都会有所忌惮,打不起来。

可齐天林却要求狙击手都是隐蔽就位,这就意味着狙击手是按照作战准备,一条缝隙,一扇气窗,一道屋檐角落都可能隐藏这些印尼狙击手,首都机场这么大的建筑物,日本军人在飞机上这么观察,当然觉得这边没有多少准备了,所以必然对印尼方面一点没有警惕性的做法有些轻视,几套既定方案里面立刻挑选最简单直接的上阵就是了!

齐天林这心眼可真够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