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97章 夙愿

第九百九十七章 夙愿

被称为护侨之乱的这第一枪,事发以后很久,都还有研究者在讨论,为什么事情会这样突然就演变成了一场战斗!

因为在现如今的大环境之下,要在两个国家之间正面发生作战行为,不啻为宣战的做法,是极难发生的,在全世界都屈指可数,原本一个是还算合乎情理的护侨行动,实在是不理解怎么会变成枪战。

日本方面真说得上理直气壮,已经暴露出那么多针对日本侨民的暴行,无论是爆发在首都地区针对商人的“杀戮抢劫”事件,还是在海岛旅游区对“游客”的无端生事,他们都有理由派遣航空自卫队前往撤侨护侨,而且还是印尼方面首先开了第一枪!

印尼就更加问心无愧,我自己的国土,整体事态已经得到控制,抓捕凶手和惩治犯人的步骤肯定要等全国骚乱平息才能进行,何况日本游客在海岛上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严重的犯罪,这都是要追究的,这是国内的国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国来贸然插手事务了?保证国家主权不被侵犯,这是天经地义的抗击,日本已经越线了!

而且由于国家主权的问题,印尼当然不会说整个平乱过程中曾经借助了外籍雇佣军的力量,更不会说在机场发生的事情中,还有英兰格大臣的影子,所以齐天林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就被历史抹去了。

其实放在齐天林的角度来说,就算没他,这件事到这个地步也很容易擦枪走火,首先就是关键在这两个国家,日本本来就是有心外侵的一个张牙舞爪的国家,连带军队中鼓吹的军国主义思想就很严重,对于一个曾经占领过的国家,他们还真没什么心理负担。

而印尼,又是出了名的蛮横跟毒辣,特别是特种部队,俨然有点不把国内法律都放在眼里的味道,更别提在自己地盘上打外国人了,来劲得很,所以两方一撩拨,稍微有点火星子就会爆发。

更重要的是,机场上出现的全都是军人!

军人在处理有些事情上跟政客有很大的区别……

747在滑行到停机坪上的时候,是有讲究的,机场就跟草原一样,是个望山跑死马的地方,非常空旷没有参照物的结果就是,看着没多远,其实几百米距离开外了,这架747就一直保持在五百米之外,并不适合一般步枪射击,超过三四百米的有效射程,而且当机舱口有人倒下,就有人推开了舷梯位,机身开始慢慢的移动,更远了。

就这么个当口,都有一群日军士兵跳出来从舷梯娴熟的滑下来,直扑外交部的车辆!

远处运输机那边的士兵也有反应,一边迅速开始加添油料,

一边就扩展开来,相当一部分按照既定分配以散兵队形过来支援。

齐天林心中只差喝彩叫好:“成了嘿!”这边就快速提着枪支靠近登机口边的楼梯:“我们拖延时间,请官员撤离,然后要求机场工作人员快速撤离,尽可能的撤离,我去封锁跑道!”

对那名已经被迪达按低了身形准备逃出去的内阁官员还提醒:“这是合同之外的作战,我们要额外算钱的,您赶紧撤回总统府,如果需要我们那边的武装队伍成建制的投入警戒,都要重新拟定合同,我们一般不参与国与国之间的战斗!”

这边一个劲的点头,迪达和德让就护送这些人出去了,双刀客在这个时候面对专业军人,就不太够用了,还是当贴身护卫吧。

指挥官已经有些癫狂了,已经能看见,当几名日本官员被狙击手撂倒在地以后,日本士兵也有点发狂的把打停的外交部车辆控制住,推推攘攘的就把官员抓上他们的装甲车,这个过程还用印尼官员当做盾牌,防止狙击手射击。

“打客机!射击驾驶舱!射击机翼!射击发动机!用穿甲弹,用燃烧弹……!我不管!不管用什么枪弹,必须要把这架747留在我们的机场上!”

几支狙击步枪都把火力都集中在了体型庞大的客机上,连一些感受到长官急切心情的突击手,都用手中的M4步枪进行射击,但不得不说5.56毫米的M4步枪,无论是弹头重量,还是发射药的威力,都对五六百米以外的目标有点吃力,只能是根本不讲求精度,力争能在飞机上留下弹孔。

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多个射击位被枪口焰暴露,日本人在未关闭的货舱口、飞机下的地面、舷梯车的旁边,都已经趴下了多名狙击手,而且在这些狙击手之外,还有三分之一的突击手,都是使用加长加重枪管的精确自动步枪,立刻!真的就是立刻,就开始了反击,有印尼特种部队成员中弹了!

而且是极为暴烈的头部中弹,四溅开来的那种!

如果换在一支没有怎么实战过的部队,周围的战友多半就萎了!那种让人疯狂的场面,刚才还活生生的战友,居然就立刻死得极为难看了!

但印尼特种部队真的是在不停轮战中磨砺出来的队伍,有惊慌,但不混乱,很快调整节奏,不再盲目射击,开始防备那些冲近的突击手,准备把对方放近了了打!

但唯一能杀伤日本军人的狙击手,这个时候却把子弹都浪费在打747上面了。

日本人特别强调射击的精确性,这一点在二战就体现得淋漓尽致,著名的三八大盖步

枪,几乎有日本人个头那么高,长长的枪管带来了极好的精度,在平日的训练里面也格外注重这一环,而最重要的是,他们是有备而来,考虑到一开始的作战就有可能是在空旷的机场,所以携带重枪管的精确自动步枪比较多,而印尼方面的特种部队就是常规的城市近战武器,吃亏不少。

等于说是日本军人们趴在地面用步枪打得这边抬不起头,而且还逐一朝那些有可能隐藏狙击手的方位进行压制,让747最多挨了几发子弹,就滑行更远了……

齐天林的重枪管却基本没有开枪,看着上百名从747出来的日本军人散开队形依托倒退的舷梯车、装甲车慢慢靠近这边的楼梯,那边奔向塔台的更是在朝匆忙撤退的机场工作人员威吓射击,目的不是命中,而是恐吓这些机场人员不得固守塔台,让他们来占领,有些皱眉,远处还有上百人的日军武装人员在越过跑道接近,突然拉拉身边忍不住就想冲上停机坪和跑道射击的指挥官:“撤退!我们只有这点人,对抗只会造成更多的伤亡,没必要在这里死人,调军队和装甲车辆过来包围机场!”

印尼特种部队有指挥官身先士卒的传统,这个黑瘦的中年东南亚男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撤退?您怕了么?就算全部死在这里,我们都要守住自己的机场!”

齐天林看他一眼:“怕?嘿嘿……你可以走得慢点,看看我怎么做的……记住,撤退,保存实力才能消灭更多的敌人,而不是无谓的伤亡,意气之争!”朝蒂雅挥挥手,两人就从楼梯下去了!

指挥官有点愣住,一般贵宾是通过三层高的机场通道直接登机,而从内部下去以后就只能走上停机坪,这一对男女要自己迎上去抵抗么?

不是胆怯……那专家的话,才是正确的么?

指挥官稍微迟疑一下,就开始在无线电系统里面呼叫部下:“从狙击手开始撤退,逐渐收缩,带上伤员……和遗体,往我这边收缩!”这时才陡然发现自己没有跟齐天林之间建立任何通讯渠道,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自己能配合他什么?

做什么?

齐天林当然是要去破坏跑道,不让这三架日方的飞机马上有机会升空了!

刚才他就发现VIP候机厅的下方就是货舱还有工作间,外面停了一长排的电瓶车和摆渡车,冲到一楼,用步枪枪托砸开玻璃门窗,两人就翻出去,电瓶车不需要钥匙,但是齐天林要求蒂雅马上把能看到的车尽可能都串联起来,就是把电瓶车和那种拖货物的平板车,都挂连起来,一辆电瓶车,拖十多二十个空板车都不成问题的

,蒂雅看见墙角有小踏板摩托车,眼珠子转一转,抓了就扔到电瓶车上。

自己就用霰弹枪崩开旁边的工作柜,找到摆渡车钥匙,就跟公交大巴那种,还是中间带铰接的,只是车地板特别低矮,发动以后就开始招呼老婆:“跟上跟上!躲在我的内侧!”

顺着楼体,稍微开了一段,移动的大型摆渡车,就被远处和正在接近的日本军人发现了,当然就能明白这辆车的目的,立刻就朝着这边射击!

宽大透亮的摆渡车没有座位,都是站着的车厢,立刻被远处的子弹打得噼里啪啦作响!

蒂雅的电瓶车更加连车厢都没有,就跟高尔夫球车差不多,除了上面有个遮阳的棚,两边完全没有遮挡!

所以她也不迷信摆渡车能完全挡住子弹,完全就是把侧倾的踏板摩托车当成掩体,挡在自己一侧,还尽量挂在车体另一侧,用脚尖踩住电门就好,所幸摆渡车的车体足够大,隔着摆渡车,没人能瞄准她,注意流弹就好。

齐天林更是只能尽量蜷在驾驶座下面,勉强用霰弹枪撑住油门,然后侧身一边操控方向盘,一边用步枪还击!

射击日本人!

这基本上就是齐天林从小的夙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