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98章 螳臂当车

第九百九十八章 螳臂当车

不过纵然机场停机坪非常平坦,在一辆被打得噼里啪啦的摆渡车上驾驶移动,还想射击别人趴在地面的枪手,难度也忒大了点。

更何况人家还都在三四百米外,所以尝试了两枪,齐天林还是讪讪的放弃了,把主要精力都放到堵路这件很有价值的事情上面来吧。

同样是因为距离太远,射击他的枪支也没能把摆渡车留下,眼睁睁的看着这不要命的两口子把一长串车都开上了跑道,高处的指挥官也明白了齐天林在做什么,有些激动,但自己的部下已经三三两两的扶着回来了,得撤离了!

简直有点依依不舍,又有些敬仰的站在落地玻璃边的柱子后面:“你们把车辆发动起来,等待……尽量等待专家回来一起撤退!”因为看看这边的日本军人也还有段距离才能靠近。

电瓶车开上跑道以后,就好像铁索栏一样带着后面的拖斗横跨在跑到路面上,日本人也不是太在意,这种到时候推开就好,却未曾看到,蒂雅娴熟的从自己的战术背心后面掏出一枚手雷用扎带顺手就扎在车轱辘上,然后拉出一根线,骑上那辆小摩托,才招呼齐天林的摆渡车重新向前,等摩托车躲在摆渡车后面都走了好几米,才突然拉绳,加快速度离开,轰的一声,各种车辆碎片炸得跑道上到处都是!

如法炮制的还有摆渡车,开到另一条跑道上面,才用手雷引爆引燃,然后这两口子才蹦上小摩托车,呼啦啦的跑了,全靠宽大的摆渡车作掩护,等远处的射手们从火焰中看见这小黑点,已经有点无可奈何了!

其实作为东南亚地区最为繁忙的国际机场,这里并不止两条跑道,而对方拥有上百人的队伍,要清理跑道也不难,但是齐天林不过就是对印尼人做出一种姿态,我在尽可能帮你们抵抗的姿态,那就足够了。

而且这种必要的拖延也是有用的,起码一时半会儿之间,还处在其中一条跑道上的747就没法升空,高速起降的大型飞机,地面有点点不平或者物体都很危险,爆个胎就铁定翻覆了!

果然,等齐天林兜了一大个圈子,抱着蒂雅的腰,回到这边来,那名指挥官都满脸激动的在等他:“快!快!就在等您了!”

齐天林挥挥手,示意对方的车先走,自己的小摩托车就跟在后面,远远的能看见日本人已经冲进了大厅,机场被日本人占领了,他们的目的估计也是占领机场,所以跑得慢点估计也不危险。

路上就已经能遇见拉响警报的大批武装部队跟特种部队前往机场了,数百人的日本军队占领了机场,这已经近似于战争了!

风尘仆仆带有硝烟味的齐天林很让对方的白帽子们感到欣慰,两名穿着军装的将军也点头:“感谢你们的帮助,接下来你的员工是不是就能直接反击日本人?”

齐天林却一口回绝:“我们一般都尽可能避免介入国与国之间的战斗,目前的状况真不是我们应该参与的,只能是尽可能的提供一些建议。”

总统这个时候不吝言:“你有什么建议?”

齐天林坐在白色雕花镶金边的椅子上:“我的建议很简单,就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目前的状况已经很不正常了,按照惯例,是不是应该跟那些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们联系一下,寻求他们对这件事的意见了。从战略上,就要问为什么日本人会胆敢数百人就攻占机场,他们难道不知道调集数千上万的军队,就算是毁掉机场,都能够消灭掉他们么?”

一名将军听了就反问:“战术上呢?”

齐天林很满意这个捧哏的:“战术上当然就比较简单,围而不打,等国际社会来裁决是一种,因为发生在本国领土上,不计后果不计伤亡也要保住国家尊严的攻打,又是一种,这就必须要服从于战略上的意义了。”

政治方面,这些国家首脑和内阁成员比他熟悉,站得高看得远的习惯也比他更重,立刻就敏锐的抓住了齐天林提醒的那个点:“你的意思是说发生在东部岛屿的日本人作乱跟那个护侨撤侨特混舰队和现在的机场事件有关联?”

齐天林耸耸肩不说话,这还用说么,咋不是别的什么国家呢?

对方几人相互看的目光就比较复杂了,这代表了很多的意义,难道是国家侵略战争?

不可能吧?

又难道是某个国家在背后撑腰的推翻政权行为?

齐天林不是刚保证过美国跟英兰格肯定没有类似行为么?难道是华国?

但是华国会给日本人撑腰侵略东南亚国家?这比天方夜谭都还难以让人相信吧?

齐天林就坐那看对方几人忐忑不安的相互交流眼神,终于开口:“政治上的事情,我和我的公司都不会参与,我现在回公司,营地那边的人手你们看管,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需要我们支持的就开口,但是我还是能保证欧美国家绝对没有参与这件事……嗯,如果你们觉得吃力,也可以要求那支在马鲁古岛一带演习的美籍部队支援,他们有美国陆军的背景,在作战这个问题上……我想应该是能抵挡住的,只是不知道日本人究竟想干什么,从我们今天在机场看到的状况来说,日本人是有备而来的!”

对方却不想他走了:“

能不能就留在总统府?”

齐天林看看外面靠着墙边站着一言不发的蒂雅,无所谓的点头:“可以……”无论对方是监控防备还是希望自己能就近保护处理紧急情况,他都无所谓,还可以带小老婆住住总统府,也算是个不错的旅游项目!

于是迪达和德让俩王八蛋也跟着一起留在了总统府,这仨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的坐在总统府后院的一个二楼廊道上,乐淘淘的抽雪茄,这些行李都是特种部队成员回酒店去拿过来的,蒂雅对充满伊斯兰风情的大窗户很喜欢,靠在后面自己细细的擦拭两口子的枪械,似乎对下午的爆炸作战都不以为然,自己一枪都没开呢。

坐在外长廊的三个男人默契的不谈任何跟本地政治军事有关的事情,只看着前院灯火通明,整个总统府内部戒备森严,外部更是装甲车和巡逻人员来来去去,空中偶尔还有直升机巡逻经过,权当看热闹了,他们经历跟推翻的政权实在是不少了。

齐天林坐中间,悠哉游哉:“这趟回去以后你们俩再到圣玛丽岛上休假?”

迪达有上进心:“我回索马里!要争取拿下全境,您不是说要向索马里以南地区进发么?”那就基本越过了灾难深重的中北部地区,全都是资源丰富,生活舒适的富庶之地了,很感兴趣,颇有种北方鞑子南下抢地盘的感觉!

德让坐在老板另一边,更舒适的在欣赏雪茄,看着星空嗤笑:“你懂个屁,那些生活条件较好的国家哪有现在这么容易?遇到的阻力会非常大!”

迪达反驳:“卡隆迈怎么样?还不是自然条件不错,一样兵不血刃拿下了!”

得让更加嘲讽的鄙视:“没有军舰,没有老板花这么多钱培养这么多人,你来兵不血刃试试看?我看你刀都拿不起!”

看来这俩没事儿的时候就老喜欢这样争论,齐天林不参与,只怀疑:“你们两个不会是同性恋吧?我从来没听说过迪达跟什么女人有关联,德让呢,你之前不是也有个女友么?”

齐天林手下的黑白双煞对看一眼,都呸呸呸的大骂起来:“怎么可能!”

老板哈哈哈的大笑,一点没有被软禁在总统府的感觉。

确实不算软禁,连他们的枪械都没有收缴,还算是放心了,还能享受总统府充满当地风情的高级餐饮,舒服得很,不过吃了人的就嘴软,晚上刚过九点,就有特种部队的军官过来客气的邀请齐天林过去,语气却很紧急:“北部海域的日本特混舰队已经开始突破靠近领海,并且和我国海军对峙了!”

齐天林被带到一间作战指挥

室的时候,几面硕大的屏幕上同时展现了好几处场景,有国际机场外围的远距离拍摄景象,也有海面上的点点渔火,这俩是最大的,还有一连串小图像都是首都市区内部的,看来齐天林之前带人在街头砍杀时候,这里也是能实时监控的。

一名将军正在介绍海面的情况:“现在我军的潜艇已经到位,并且有一艘已经浮出水面警告日方特混舰队,如果再进入我国的领海海域,就发射鱼雷进行攻击!”

齐天林被客气的邀请坐在了后面的座位上,那名熟识的内阁成员还坐在他旁边帮忙介绍:“我们有三艘潜艇……新的由韩国为我们生产,还有两年才能投入使用,现在都派过去了!”

另一面就是一副巨大的印尼电子地图,那名将军还在地图上指点目前的防御态势,几乎所有的海军舰艇都派过去了,看上去密密麻麻的数十上百个亮点,煞是热闹!但是稍有点海战常识的人都明白,这些东西在两艘日本直升机驱逐舰面前,都是螳臂当车!

目前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旗舰!号称在全球海军中都能排进最前几名的这支三艘舰艇组成的舰队,只要反潜直升机升空,舰载导弹发射,面前的潜艇加护卫舰,巡逻艇的老式印尼海军舰艇只会望风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