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09章 祖国

第一千零九章 祖国

安妮到非洲去的目的,很简单!

之前她就在公开的媒体采访或者别的什么场合,批评过中非地区的部分国家正在利用外资修建高速铁路的事儿!

没错,是批评。

这就是欧洲人和亚洲人的不同,纵然她跟齐天林是夫妻或者别的什么关系,但是在某些事情上,她依旧会按照自己的思路来行动,索菲亚公主永远都是个具有独立人格的新时代女性,说到这一点,玛若跟柳子越都比较仰慕,蒂雅是纯粹不懂这有什么不同。

因为按照她的认知理论来说,这样的高速铁路,势必改变整个中非地区的野外生态环境,改变中非野生动物的迁徙生活方式,截断很多动物千古以来的迁徙路线,而且按照齐天林的计划,是几乎不会考虑这些问题的,他要的是多快好省的改变这个地区的经济状态,通过自己对这个地区的经济生活条件改变,打下坚实的群众基础。

安妮公事公办,上了飞机才跟齐天林正儿八经的坐在VIP舱里面讨论这个事情。

齐天林没觉得多惊讶,笑眯眯的靠在椅背上,听安妮也神态自若的跟他逼宫:“你这是在破坏生态结构,多少年以来原本就脆弱的生态结构!”

不过看了齐天林舒适的盯着自己表情,安妮也自审一下,服装很得体,没什么问题吧:“我在跟你说事情呢,你这么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干什么?我说得不对么?”

齐天林挠挠下巴才说话:“看你啊,其实你这种心态或者表现就跟当年在非洲,你要求我参与到非洲人之间的战斗中去,挽救某个族裔的老弱妇孺一个道理,现在我在介入这些非洲国家民众之间的事情,你又把视线转向了野生动物,你就是这么个姑娘啊!”

安妮似乎也能回忆起那段初识的日子,有点笑容赶紧拉住:“别讨好我!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那么多珍稀动物也许就会因为你这个鲁莽的决定毁于一旦!你这是不负责任的态度,你别指望我跟东方女性那样嫁鸡随鸡的盲从!”

齐天林耸耸肩:“你……应该会承认,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正确,什么是绝对的错误吧?”

安妮有兴趣讨论哲学:“嗯?你什么时候也能钻研这么深奥的东西了?”

齐天林阐述自己的理论:“我没觉得你是错误的,甚至我还很赞成你保护动物的做法,但是我首先要保证的是人,你是按照欧洲思维模式来,把非洲当成你们的动物园和打猎场,只要这个动物园能多姿多彩给你们观赏那就行了,但我不同,我是按照非洲的思维来,我要让非洲过上好日子,让非洲成为我坚

定的根据地。”

安妮有良好的辩论精神,等齐天林说完确定没话了才开始反驳:“你这种思路狭隘了……”

齐天林直接打断:“我所有的目标是建立在摧毁美国的基础上!”说之前只是轻轻的摆一下手,蒂雅就无声无息的把到后舱的隔音门关上,后面有几名随从,其实主要是安妮的人。

安妮高扬的下巴顿时就凝固住了,停了几秒钟才开口:“你拿定主意了?!”

齐天林点头:“你一直都知道我在针对美国,我所有的架构其实都是架设在为削弱美国基础上的,但是关于这个目标,一直不太清晰,我究竟在做什么,应该怎么做,直到最近才完全搞清楚。”

安妮不由自主的压低点声音:“跟华国有关?”

齐天林点点头:“有点关系,但不完全,能得到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巨大国家支持,肯定会让我增加信心,但我依旧是我,不会受到华国的控制。”

安妮就陷入了思考的神情:“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齐天林摊开手:“我依旧还是那个力争在世界之林,拿下一片疆土,控制一部分力量的保罗,只是要想在这个单极世界活得更自在,最好还是要摆脱美国人无处不在的强大控制力,不然总有一天还是会被美国人视为威胁和敌人。”

安妮认同这种说法:“那你的计划是怎么样?”

齐天林把自己跟徐清华的一些谈话内容做了分享,里面更是涉及到对美国战略的步骤和计划,安妮颇有些神色频动,却轻轻摇头。

齐天林不意外:“你觉得不妥?”

安妮笑起来,隔着桌面伸手摸摸齐天林的脸颊,一般正式谈话的时候她很少有这样的举动:“这么复杂而危险的计划,你却主动跟我说,还是考虑到你这个计划,一旦一步步走下去,假如你有跟美国公开对立的那一天,我会怎么办对吧?你担心我会因为你受到牵连对吧?”

齐天林不隐瞒的点点头:“你不是个嫁鸡随鸡的性子,我也乐于你这样,所以如果必要,现在我们就保持一些距离,当然是表面上的距离,我想对你更安全一些。”

安妮笑着摇手指:“我明白你的苦心,也许夫人或者玛若都不会有这样的烦恼,我有……我得说我觉得很温暖,虽然你在战地上呆的时间比较多,但在一起的时候尽可能在做好一个父亲和未婚夫,甚至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能为我考虑……可我要给你的忠告就是,计划永远比不上变化。”嘴上这么说,手却伸到桌面上,握住了齐天林的手,慢慢的摩挲,的确有深

情款,蒂雅伸长脖子看这边俩谈恋爱,安妮当着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应。

齐天林撇撇嘴:“我成天作战的,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安妮解释:“我的意思是,计划……也许是个好计划,但是你未尝不可以把计划朝着自己的方向调整,再完美的计划,一旦在关键点上拨动一下,或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齐天林有一只手是空着的,在桌面上把食指跟中指并在一起,做出双脚并立的感觉:“这是我跟华国之间的协议计划,我这样擅自对其中做一些改变,会不会导致最后的结果改变?”其中一根手指还屈了一下,似乎表明相互支持的平衡被打破了。

安妮先撇嘴:“两根手指本来就不一样长!”暗指两方面的实力本来就不均等,然后才摆摆手:“那就是你思考的问题了,我只是作为你的未婚妻,提醒你,跟任何政府,尤其是政客打交道的时候,别太实诚,你回头看看你的计划,究竟是谁最吃亏,谁是最大的获益者,华国是个庞大的国家机器,你不是,而在这个过程中你是否能保证你能拖到最后一步,我觉得需要打个问号。我不懂你这些具体的东西,我是按照规律提醒你,你要首先打好自己的小算盘,然后才能胸有成竹的跟对方打交道,相对省心的是华国,因为他们针对只是你这样一个人领导的组织,而你,你保证徐清华的所有的决策都能够在华国得到实施?就算能实施,你又能保证华国的执行力能够达到你这样公司化的干净利落?你需要的是冷静,把自己放在不吃亏的位置上,顺应计划和实际状态的发展,做出调整,然后我就是你最忠实的观众!”

得……看看安妮这水平,真要是能进政坛,没准儿还真能折腾出什么来,连蒂雅都能由浅入深的听懂一点道理点头,她可是实打实的在利亚比掌控了不少的权力,

齐天林也笑着靠回了椅背上:“唉……又被你给教导了一番,我,得承认,得到祖国的认可,还是让我有些操之过急了,甚至有些不惜代价。”

安妮随意的喝一口矿泉水才回应:“你做得没错……我说了,我只是提醒你,可以做得更好,何况你的目标是大多数人乐见其成,甚至心照不宣的,嗯,这种事情太大了,是我男人需要操心的事情,你在闲暇之余,还是松松手指,放过我关心的那些珍稀动物好不好?你知道我又不能从政,只有关心这些无聊事情。”

齐天林都忍不住鄙视她了,哪有这么胡搅蛮缠,精力过剩的娘们!

玛若就是这之后打电话过来的,所以安妮就推荐了空客A318作为家里

的下一架商务喷气机。

稍微熟悉点航空知识的人,都明白这个型号跟之前圣玛丽号的湾流商务机有什么不同,这是标准的客机,载人一百多的喷气式客机,虽然经过改造以后的商务机型,是四名驾乘人员加十八名旅客,但实际的空间以及载人数依旧可以到一百多人。

安妮分明就是在为齐天林未来的架构营造空间了,起码这也是接近美国总统空军一号的波音客机的分量,因为在未来的日子里,齐天林也很快就会变成拥有大量幕僚和随从到处飞来飞去的那种顶尖人物,寻常公务机哪里能装得下?

玛若似懂非懂的挂上电话,转述给柳子越:“她说是可以随时方便改造载客量,可多可少,百来人,难道我们家里随时走哪里都要带上很多人么?”

柳子越听了倒是轻描淡写:“这些事情听她的倒是没错,安排联系吧,我还多期待的。”

期待齐天林的,确实有一大帮人。

圣玛丽号刚在的黎里波国际机场降落,一大群僧兵就围上来,齐天林去亚洲,不能带着这些典型的异域人士,颇有些幽怨,见面以后以大长老为首的宗教团队立刻霸占了跟齐天林商议的时间,安妮根本不争,笑眯眯的让蒂雅带着她到处看看这座在战火以后重建秩序的城市,顺便帮蒂雅看看她安胎的环境。

因为蒂雅说自己就是利亚比的族人,所以自己的孩子也要在这片土地孕育出来,反正她也能控制这里的安全,这里反而比欧洲更适合自己。

其实谁都是有自己的祖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