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10章 补给点

第一千零一十章 补给点

迪达和德让已经经过阿汗富转机欧洲,然后在利亚比落地,彻底进入自家的地盘,消失在所有人的眼中,搭乘运输机前往索马里了,目前利亚比、乍得、非中、卡隆迈已经是全境属于绿洲集团间接控制的国家,尼日亚利、苏丹、埃塞和索马里则是半境,迪达认为既然已经解决了出海口的问题,卡隆迈能够按部就班的用商业化来归纳进老板的版图,他就要把重心转移到东海岸,通过索马里来解决这周边几个国家的问题。

毕竟这也是他的祖国。

所以德让经过利亚比的时候,是有把几个盒子要求转交给老板的。

齐天林坐在大清真寺的高塔地毯上,其实他明白就是坐在那枚洲际导弹的上方,眼前这几位显然还很觉得这个地方足够荣耀,大长老最先开始把四长老在东南亚方面的业绩做个阐述:“这一次他发动了对印度教徒的袭击,说虽然没有知会您,但是却应该能带来更好的效果。”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小心翼翼的看齐天林反应,巴厘岛的教徒屠杀,总的来说还是太残酷了点,也有悖于齐天林一贯控制对非武装人员下手的做法。

低着头打开纸盒子的齐天林点头:“目标和方向没有错,但是手法太过狠辣,罚他就地清真寺面壁思过一个月……下不为例,我确实不愿意看见这种针对平民的做法,虽然不可避免,也对印尼没什么好感,但这种事情的确要尽量少干。”他现在身份和地位都不同了,不能单纯的用善良仁慈或者心狠手辣无人性来衡量一件事,更多还是得通盘考虑,只是他必须要表达这个态度。

大长老有点喜不自禁的点点头:“但是伊斯兰教在印尼的纯洁性得到了提高,我们也资助了几个极端宗教组织扩大影响,帮助他们由暴力极端教派往政治教派演变,希望能在将来能够逐渐进入政坛。”一味讲求心慈手软的领袖是不可能走到最后的,作为拥趸,这是他希望看见的样子,其实四长老这么做,也不无有点试探和帮老板下刀的意思。

老实说,欧洲的这种带有手工艺产品的东西,包装真不怎么样,德让可是给齐天林附上一份三万多美元的报账清单,居然都是工业包装的纸盒,只是在角落上有个暗绿色的极端武力商标名称,齐天林一边听着点头,一边打开了盒子,一把四十厘米左右长度的战斧出现在眼前,他信手拿起来:“亚洲的国家,有些想法跟这边是不一样的,我更推荐的方式是别动不动就宗教立国,用强硬或者极端的教旨来作为国家法典,这样很不容易获得民众支持,就算是伊斯兰教为国教的国家,也别过分渲染宗教国家的立场,要进入政坛的

宗教更是要表现得大度和宽容,这才是伊斯兰教原本的意思。”

其他几人赶紧记录,齐天林的注意力其实都在手上的战斧,带有斯巴达风格的斧刃其实只有不到十厘米的宽度,按照华国的斧头习惯,另一头多半就是带有锤功能的平头,但是手中这把被称为印第安战斧的另一头就是尖锥,美其名曰可以用于登山,其实在格杀战斗中,谁都明白那一锥下去,通常面对的都是什么。

除了刃口是精光的银白色,其他部分包括精钢包裹有机软垫的斧柄,全都是沙色,看上去颇有些朴实的模样,但是齐天林在手里一挥,就能感觉到精心设置的前后重量,甚至中间几个为了握持增加的凸起,都有点类似于车辆轮胎上的动平衡块一样,都是为了调节整把武器平衡性的,的确是一把冷兵器血战的利器!

大长老在表述完印尼这一次的投入产出以后,才开始关于在印度的类似投入,以及是否需要把印度东北部邦的伊斯兰教往缅甸方向延伸,因为缅甸和印度之间的孟加拉,又是虔诚的穆斯林国家,这也是四长老的队伍会重点关注的国家。

齐天林已经把斧子卡进塑料做的斧套,这东西还能按照战术背心的标准织带,卡在背心上,实在是符合目前的战术装备习惯,接着打开的就是战刀的盒子,真的跟日本人的战刀习惯不同,这种来源于意利大,带有罗马帝国远古风格的系列冷兵器,虽然带着很多现代风格的设计元素,但是长度都会限制到四十多厘米左右,说起来意利大帅哥相当多,个头也很高,日本人矮那么多,却很喜欢把刀剑做成那么长,难道就是为了弥补身材的不足?

同样是一套两把,长短各一的战刀,带着塑料套,看上去很典型的工业化产品,但是却带有高科技跟工业设计的痕迹,拉开的刀刃让絮絮叨叨汇报情况的大长老和其他几名补充情况的长老都注目观察了一下,齐天林很满意:“缅甸是佛教国家,那里我会有别的方式去渗透,你们就不要越界了,尽可能在东北部邦把伊斯兰教经营好,也不用强行往印度内地发展,保持好伊斯兰教徒优良的生活环境跟祭祀环境,尽量把那边的自治邦控制权拿到手就不错了,我们也不试图去控制,但是要让穆斯林成为这些自治邦有分量的声音,印度是久远的古国,并不容易渗透,我们保持有力量就可以了。”

接着才是非洲本身的情况,如果说非洲这几个国家各自有自己的首都跟领导班子,的黎里波因为宗教的原因,俨然是这几个首都里比较中心的那个,很多讯息都汇集到这里来,而欧洲公司的很多物资和投资也都经过这里:

“炼油厂跟化工企业已经投产,特别是炼油,逐渐在恢复到战乱年代以前的水平,除了供应给欧洲国家,就是往非洲内部输送,支援这几个国家的生产生活经济。”

齐天林能高瞻远瞩:“相互支援是应该的,但是也不能一味的伸手帮忙,还是要尽量自给自足,有资源的开发资源,没有资源的尽量用工厂、农业、畜牧业等等方式来形成自己的生产体系,我们只是尽可能的帮助各个国家自力更生,而不是养闲人,还是那句话,不劳动者就没生存的权利!”

这句颇有点恶狠狠的领袖式语录,又被记录下来,齐天林也挨个把剩下的盒子中一套五把的飞刀、解腕尖刀、靴刀、腿刀甚至暗藏在皮带、后颈窝、手臂等处的各种特殊刀具,整整一套都兴致勃勃的看完,觉得还是物有所值,口头也跟长老们把当前的事情讨论个明白:“目前是会暂缓西部地区的占领跟战争,因为往尼日亚利就是美国的地盘,暂时别去挑逗美国人的占领,可以试着往尼日尔渗透,然后收编马里的极端宗教武装力量,让他们时不时的到尼日亚利美国人的地盘上作乱,但前提是要把自己掩藏好,别联系到我们身上来,尼日亚利是美国人在非洲最大的能源获取地,必须要搞得他们不得安宁。”

想想还是跟自己和华国的计划联系起来一点:“美国人要求我尽可能往索马里以南的区域渗透,因为那边是传统意义上华国营造基础比较好的地区,这是这两个大国家要在这部分富庶的区域斗法,我们争取从中获利,所以我近期都会呆在索马里,你们除了帮我盯紧西部地区,用捣乱分散美国人的注意力,就是帮我解决东部地区的埃塞跟苏丹,这两个国家的宗教民族矛盾和自然环境下的生存条件都是值得利用的切入点,怎么做我就不用多说了,还是那句话,尽量别伤害平民,摧毁政府,用劳动获取民众的生存,得到政权和国家!”

随口道来,已经俨然有种国家元首的气象,最后起身原本是要自己把一大堆拆了包装的冷兵器捧上的,一开门,一排跪伏在地面的僧兵就欢天喜地的接过了这些东西按照每人捧一样的分配,给他拿着了,让习惯了这些东西都在手中的齐天林还觉得有点空落落的。

最终这些东西是被转交给了蒂雅,这已经被要求不得过于靠近枪械,特别不要到呛人的射击场上频繁接受硝烟荼毒的姑娘,找出一堆尼龙伞绳,按照齐天林作战时候的习惯,细细的把所有刀柄、斧把都缠一遍,再把各种装具整理好,顺便连齐天林的枪械包都清理好。

然后在齐天林花了一周的时间,把利亚比各地的情况

视察一遍,着重在伯恩的狙击手培训学校和清真寺的僧兵培训基地观察指示一番,才在的黎里波跟安妮分头行事。

执拗的索菲亚公主会带着自己的安保团队跟慈善幕僚机构前往卡隆迈一带进行调研,实地勘察中非几个国家的经济建设,对生态平衡有什么影响,还霸占了圣玛丽号,一点不觉得大排量的喷气机对生态环境有没有伤害,齐天林这怕老婆的怂人就只好带着又是近千名狙击学校的黑人学员加黑人僧兵,搭乘军用运输机,直接飞赴索马里。

因为日本人已经循着之前的培训合同并没有结束,现在只是更换一批学员的借口,重新调集了一百余名军人过来,连同正在北非和中东访问的政府高官,急不可耐的想赶紧开始他们的新特种部队重建战略。

更何况他们的能源战略确实需要保证亚丁湾的安全,而跟印尼闹翻了的他们,基本上就等于是关上了从东南亚马六甲海峡一带,进入印度洋来到亚丁湾的航线,就连日本从中东地区返回的油轮、天然气轮,最近都频频受到“马六甲海盗”的袭击,这条能源补给线受到极大影响,同样无法通过东南亚顺利在亚丁湾一带补给的日本“护航”海上自卫队舰队,更加急需索马里建立一个补给点。

价格高低都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