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11章 斗争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斗争

齐天林在前往索马里的路上,给麦克全面阐述了自己在非洲地区接下来的行动计划,这几乎是他跟麦克之间,每周一次最基本的沟通,在有突发事件的时候,沟通就更加频繁。

应该说,从齐天林自己的判断来看,美国人对他倒也说不上怀疑,布伦的狐疑纯粹是因为一条情报界老狗那种发自本能的嗅觉,就好像齐天林自己对战场的职业看法一样,毕竟作为中情局来说,他最大的职能就是在全球范围内收集情报,评估对美国可能的威胁存在。

齐天林已经是个拥有举足轻重地盘跟武装力量的庞然大物,那中情局就不得不瞩目一点。

所以从麦克或者布鲁克林这些经常联络的军方人员交流中,齐天林不会感觉到有任何防备,别人能说的美军相关信息都在说,不能说的,作为将军,当然还是懂得保密。

但是齐天林还是稍微低估了一点,布伦在操作事情上的毒辣程度,当他率领为数众多的武装人员降落在索马里北部重镇的机场上,自己跟所有部下一样背着大型枪械包走出C17后舱门板时候,看见站在空旷的机场上,迎接他的几名身着T恤带着墨镜的美方官员中,其中一人赫然是亨特尔!

老鹰!

齐天林几乎是在电光火石就能把思绪锁定到布伦身上去,肯定是这帮情报界的老狐狸,用这条疯狗来钳制自己!

自己是曾经故意摆出缓和的意图,宽恕了这个一直“陷害”和怀疑自己的老鹰,但那一方面是自己在做戏给美国民众看,看看自己是一个符合他们价值观的美国英雄。

另一方面,齐天林也不会让老鹰舒坦的躲在监狱里面养老,虽然那样已经剥脱了他可能所有的荣誉跟精神,但自己还是要让他最后不得好死!

只是没想到,这种关系很快就被利用了,试问这个世上,还有谁对齐天林最刻骨铭心的仇恨或者不放过?那就是亨特尔了!

何况这家伙原本就是正经八百的美国情报人员,稍加点拨或者培训,明了他的工作职责跟工作范围,就会成为一把高悬在齐天林脖子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齐天林甚至自己都能想到,只要给予足够的荣誉感和使命感,老鹰这个极为热衷于权势的家伙,就会一定会疯狂的咬住自己,一刻都不会放开!

这时候,齐天林也才意识到安妮所说的,计划永远都比不上变化快,按照这种亨特尔几乎贴身上来的状况,说明美国人已经能够把对自己的全方位监控达到一个很高的级别,几乎所有的电子通讯都会在美国人的监听之下,甚至包括加密通讯,就算美

国人不能破解齐天林身边可能的加密通讯,但是只要有频繁的加密通讯被美国人发现,那不就说明有问题么?

就是从波纹钢板的机舱门踏板上走下来这么几步,到老鹰面前抬起握手的几秒钟,齐天林的脑海里就闪现出了这么多东西!

该死的!

特么这是谁想出来的毒招!

一个利用仇人监视承包商大鳄的千古老招式,但不得不承认,真特么的有用!

也许是稍微有点不适应索马里这样的气候,四十多岁的老鹰皮肤略微有些整体发红,但是在监狱里面养尊处优了一两个年头,还是让他的气色不错,在跟齐天林握手之前,他还特意的摘下墨镜,摆出一副格外恭敬的表情,这让齐天林心中更是暗骂不已!

如果还是那个傲慢而疯狂的老鹰,也许只要撩拨几次,让对方失去理智,就可以公开击杀,斩掉这条线。

但假如说这个家伙彻底走阴柔路线,就好像一个软沙袋似的,从不正面对抗,只是冷冷的吐着蛇信子在旁边观察齐天林的一切,想想都觉得背脊发凉!

这可跟中情局随便派两个专家或者联络员来自己身边,两码事!

齐天林没有摘自己的奥克利战术墨镜,伸手的时候也略显倨傲,演戏么?那就大家都来演吧,齐天林自问自己总还是占据了主动的:“没想到!能看见你!”

老鹰的手掌也很热情,握住齐天林的手摇一摇:“感谢你的重建公司……也感谢你,你给了我公开身份和被中情局注意到的机会,他们也顺应重建公司帮助退伍军人的计划,帮我做了一个心理辅导跟专业技能的培训课程,现在保释我出来为他们工作,由我来担任新成立的中非地区情报分部的二级主管,专门负责跟你的非洲公司配合联系!”

话语非常恳切,带着无尽的感谢意味,但是只有说话的两个人才感觉得到,实际意味恰好相反,老鹰几乎是在无情的嘲讽齐天林,老子出来了!正是因为你为美国做的一切,老子才出来了!在美国的各种规则之下,你也只有接受老子出来这个事实!

甚至这番话还明确的斩断了齐天林要追究老鹰为什么能出来的后路,这个被判刑入狱三十年的杀人犯为什么能假释,一切都是符合规程的,就算是中情局出面捞人,也是按照先做心理辅导,证明老鹰可能有心理方面的问题,譬如就是战后综合征之类的精神疾病,然后才堂而皇之的用中情局保释,这让齐天林事后用律师团去查证都有迹可循!

谁说美国人不会变通了,这一手玩儿得可真够恶心齐天林的!

齐天林几乎得忍住想抽抽的脸颊,拉起点成熟男人的笑容:“那就好……多看看吧,还是很有趣的!”松开他的手,跟旁边的几名美籍官员也挨个握手,这里面有亨特尔的同事,也有军方的人员,总之一个六人小组就会领导美国各方面的人员在齐天林的这些非洲地盘上巡视,保证齐天林的所作所为符合美国人的利益。

相比以前,美国人收在齐天林脖子上的绳索,要紧一点了,毕竟之前都是跟军方人员打交道嘛。

接下来,很快齐天林就领略到了这些被称为经贸顾问的家伙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麻烦!

首先就是日本人。

首批一百人的日本军人已经越过吉布提边境,和留在索马里北部的那十余名原海上警备队联络人员接上头,驻扎在了一起,齐天林前往接见的时候,几乎是原海上警备队的残余人员,十来人用白色布带涂着红团团,两边写上必胜二字,扎在头顶,几乎是满含热泪的带着新来的军人站在齐天林面前!

最典型的神风特攻队打扮,挺喜剧的……

老鹰则是寸步不离的站在齐天林身后,看着齐天林和这些日本人打交道,表情变化多端!

齐天林没那么悲切还得忍住笑:“安藤君与我最后一次联络时候还保持很乐观的态度,没想到直到我在欧洲才接到消息,他们葬身敌手……各位……加强自己的训练吧,战争总是这样的残酷!”伸手拍了拍面前最近的一人,这就是那名曾经目睹齐天林救回安藤的狙击手,这个家伙也因为是唯一一名和安藤一起活下来的第一批人员,所以被安藤委以重任,留下来领导十余人的联络组,没想到居然就成了海上警备队的元老了。

他满含热泪的跟保罗君汇报:“新的指挥官已经带领其他人员在吉布提边境期待与您的会面,还有政府方面的官员也希望能与您做沟通……请,前往!”最后几个字,就是带着日本人特有的那种腔调,一边说一遍行鞠躬礼,请字才开始低头,说完时候已经弯到七十度了。

齐天林看看这一百多人,思忖日本人总不会把这些家伙都当成人质交在自己手里,然后骗自己过去杀掉吧,自己又不怕杀……点点头就同意了。

带上这名联络官,把包含十名女兵的日本团队交给亚亚带领:“不要打散,让他们独立成团,看看最终有多少人,整编在一起作战。”

登上三部沙狐前往吉布提边境的时候,刻意要求日本人到第一辆上的亨特尔跟齐天林在一部车上,只有两名黑人僧兵在开车,自从这些僧兵补充过来,连齐天林亲卫队的身份,小黑

们都拿不到,僧兵太疯狂太忠诚了。

所以齐天林还要求前面放下隔音板才开始跟老鹰单独谈话,不是怕泄密,是怕前面的俩僧兵要是听见老鹰的口气不恭,会不会拔刀砍了他!

老鹰的语气的确很不客气,一点都不像在其他人面前那样:“日本人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跟日本人有这么多关联?!”

齐天林略微惊讶:“我做日本人的生意,这是我作为一个承包商的商业运作,不涉及到美国利益吧?”

老鹰有些摇头:“我觉得不妥!这中间有什么我们不了解的情况?”

齐天林也摇头:“我再次提醒你一遍,你没有资格对我的所有事情,我指的是任何一件事情,你都没有资格指手画脚,你只不过是中情局的一只眼睛,你可以看着我在做什么,但你不能指挥或者质疑我的任何事情,包括让那名日本人到另一辆车上去!”

没有戴墨镜的两个男人,淡淡的对视着,一场新的勾心斗角战争,也许开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