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12章 销魂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销魂

同样让齐天林吃惊的是第二张认识的面孔。

在吉布提和索马里的边境上,没有齐天林设想的可能危险场景,就是两名日本人带着一女性秘书跟他在商务咖啡馆里见面。

顺带说一下,日本女秘书的腿挺长的,长得也还不错,认真看或许还能看出点混血的味道来。

齐天林就没这么拉风了,他带着的是亨特尔这狗皮膏药,然后几名亲卫队散开在周围坐下。

这不过是个吉布提的边境小镇,带着北非风情的旅游小镇,有点美国西部片荒凉小镇的感觉,但没那么刀光剑影,咖啡的味道还不错,本来这一带就盛产高级咖啡豆。

这第二个认识的人就是这其中一名日本人居然是西尾大佐,还记得么?

那个在印尼国际机场搭乘军机过来的现场指挥官,就是西尾大佐出面跟印尼外交部人员交流,最后也是他当机立断,撤走了所有机场作战人员,扔下侨民不管的。

按照日本的惯例,安藤三辉在战死以后被追晋一级军衔,从原本的大佐升为少将,以少将的尊崇身份被安放牌位在靖国神社里面,而眼前这位西尾大佐是直接被晋升为少将的!

他几乎是本次日本在印尼行动中,唯一完成了之前的既定任务,然后又全身而退的指挥官。

所以借着这次武家崛起的机会,他也得到了晋升,以航空自卫队大佐的身份,直接调任为防务省主管特种作战部队建设的少将!

当然这位西尾少将,不知道齐天林认识他,更不知道齐天林也曾站在那片候机大厅的玻璃后面关注了他的言行,态度非常严谨的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以后,就用手掌指引秘书在咖啡桌上摊开一份文件:“这是我们日本军方提出的一份整体培训计划书……”中途还看了看老鹰,齐天林介绍这是自己的美籍主管,所以西尾略微皱眉。

因为日本说到底依旧是一个美国管控的非主权国家,特别是关于军事的一举一动,都应该在宗主国的管理和了解之下,一个美国人坐在旁边看他做这种逾越之事,本能的有点不舒服。

但亨特尔没吭声,也许他实际上接到的命令就是这样,就是一只眼睛,一只不会被齐天林收买的眼睛,不应该有自己的决断力,所以齐天林瞟他一眼,笑着伸手:“你说吧……”

计划是由女秘书来说的,英语发音很准确,字正腔圆,最重要的是口吐幽兰,还带点亲和的微笑,估计是真觉得齐天林这有好几个情人的非洲独裁者是个色胚,打定主意要走美人计了,这也是安藤三辉的功劳吧?

很清晰,这

些日本军人将会以一个营左右的四百五十人进入索马里,并且始终保持这个数字,无论战损、轮训都始终保持,这个营将不按照日本本国自卫队的编制来编成,而是完全依照齐天林的商业PMC来组建,也就是把所有人交给齐天林,连其中的官员提拔都交给培训方,在培训中用战斗来实际证明领导者。

这支近似于齐天林麾下的外籍军团完全听命于齐天林的战略指挥和整顿管理,日本国内只会自己判断训练程度调换人手,然后按照每人每天一百美元的培训费用外加两百美元的给养费用交钱上学,不过枪械是自带的,因为不能因此破坏日本军队内部的枪械使用习惯,什么枪都能用得溜熟的是针对个别人,军队还是讲究个从一而终,一开始练什么枪,一直都用,这其中细化到战术动作和军备习惯都很重要。

也就是说,齐天林收下这四百五十人以后,每个月就能收到四百万美元左右的培训费!一年就是几千万了,虽然相比之前安藤三辉等二十人找寻油轮分队每天就是数十万美元的价码,批发价已经跌了很多,但是这可是实打实提供给齐天林用的兵源啊,不但自己不掏钱,对方帮他打仗还要付钱给他,这生意也太好做了吧?

亨特尔说不眼热是不可能的,以前他跟罗伯特绞尽脑汁经营业务,也就能把几十百来号的沙漠鹰公司勉强惨淡经营,哪能跟眼前比?齐天林能从眼角余光瞟见他脸上的神情变化。

当然按照日本人细致的习惯,计划里面也罗列出了经过深思熟虑的各种条款,比如应该在每个月至少有多少子弹消耗量的训练或者实战,其中实战的比例不能低于多少,全部都是实战当然最好,然后需要达到哪些量化目标,其中找到两艘油轮也是目标之一,光这都价值几亿美元了,日本人还真是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齐天林不能糊弄人,来的都是专业人士,自然明白自己到底有没有学到真东西。

齐天林听着故意坐到自己这边来给自己详细解释的女秘书的低语侬声,笑眯眯的点头,最后靠在椅背上:“大体同意,但是战场上什么都可能发生,生死有命,我不会负任何责任,这点你们也在计划书里面提及了,但是另一方面,由此产生的任何费用,我也会额外收取,譬如如果用了常规武器之外的反坦克导弹之类,我会开出清单来的,对吧?请放心,绝对是按照国际行情标准价格,我们最多收点管理费,不会乱收费的。”

日本人觉得这也是合理的,一叠声的同意,西尾少将再次看看坐在那一言不发的亨特尔,有些欲言又止,齐天

林转头:“你去他们那边喝点茶?”指指自己僧兵的座位,亨特尔深吸一口气,还是不抵抗,起身过去坐了。

齐天林才解释:“我所有的工作都有中情局无处不在的观察,包括我前往印尼,中情局也认为我跟你们在印尼搞的那些事情有关联,麻烦可不少。”

这样一句话,就跟西尾拉近了关系,他不由自主的降低了声音:“您怎么跟美国人解释这件事?”

齐天林耸耸肩:“你们掏钱来做培训,我有什么理由不接?我在乌克兰的培训基地还不是承接了俄罗斯一些内卫部队的培训工作,美国人同样看在眼里。”

西尾才说自己的重点:“我是力主要让特种部队受到专业和实战的训练,而不是用高科技手段跟后勤保障堆起来的少爷兵,所以在这一点上我非常认同保罗君的特种游击作战理论,用游击对游击,特别是不同族裔的各种当地战士的培训,也许这种方式放到阿汗富或者伊克拉战场上,早就能获得跟美军不一样的结果了,所以我认为我的这批人员算是试验,能否不要走美式的特种兵路线,就拜托,保罗君,了!”最后几个字也是那种很恳切的一字一顿!

齐天林也正式一点的对客户态度多好:“行!一切先走着瞧,用实践来证明情况才是最真切的。”

西尾也不废话,指指刚才给齐天林解释计划书的女秘书:“秀子小姐将会在索马里建立一个联络部,负责您跟我们军部的联络,也可以随时跟我进行联系!拜托了!”还给齐天林皱了皱眉瞟秀子小姐那边,似乎在提醒什么。

然后就脸上带点微笑起身,到那边跟亨特尔一桌坐下,不停的跟对方寒暄闲聊,让一直在关注这边的老鹰无暇顾及。

说起来,老鹰在情报圈子里面混迹了那么多年,都没能爬上位,不光是运气的问题,个人资质也说不上太强吧,甚至连作战能力都比不过之前的齐天林更别说宝宝那样的前海豹成员了,所以在面对一名日本少将的时候,应对还是有点忙乱。

剩下的一名日本人这才开口:“我是来自于日本内阁官房下属的外政审议室事务官,田村次五郎,在这里是代表总理大臣的意见,来跟保罗君商谈关于在非洲以及中东地区的诸多合作意向!”

齐天林还主动询问了一下,这位口中的总理大臣就是指日本首相,而那个什么下属的审议室,几乎就等同于国务院秘书处下面的外交办,而不是外交部,也就是说这名官员是向首相负责,而不是在外交部向议会负责,这是有区别的,听到这些解释,齐天林才点点头:“关于找到油轮和建

立滨海岸的港口补给点和油气储藏中转站吧?这些工程工作有的已经开始了,有些目前还条件不成熟。”

的确是,之前安藤三辉他们就比较倾向于在靠近东南侧的哈丰角建立补给点,还在那里杀戮一番,而齐天林的公司团队则在更北面靠近亚丁湾的非洲之角建设港口,目前那里更适合吃水比较浅的货轮而不是军舰,所以这种事情就有比较大的分歧了。

谁知道这位次五郎先生却又是请秀子小姐打开手边的另一份文件:“这里有一份一揽子协议计划,保罗先生请先看看,我们希望的是从当前就立刻能够着手的一系列安保合同,到您刚才提到的这些大型建设项目,以及额外的能源开采项目,现在我们都能有一个由近到远的意向以及实际合同的签署,实在是其中有些部分必须要马上实施!”

齐天林翻动文件的时候,似乎有意无意的还跟秀子小姐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手给交错了一下,日本女秘书很细致的把文件目录页用涂着浅粉色指甲油的手指轻轻划过,嗯,可以想见,在男人身上这么滑过的时候,还是很销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