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13章 情绪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情绪

这份文件确实有点出乎齐天林的意料,相当厚。

一开始就把关于跟齐天林的合作分为三部分。

首先是关于日本在中东地区的能源购买开采项目的安保合作协定,这也就是刚才次五郎说的最紧要的事情。

因为日本自从上次的核爆以后,整个国内的核电站全面停止运转,国内对能源需求非常大,其中90%都需要从中东地区进口,而70%都集中在沙特、阿联酋、卡尔塔和巴林,特别是卡尔塔,其出口的液态天然气,占据了日本天然气进口的76%,前段时间卡尔塔国内的纷乱和后来对天然气运输船的折腾,让日本国内的天然气陡然吃紧,而且目前卡尔塔国内前后两任元首的暗流之争还在进行,齐天林都还留了一部分阿拉伯裔的员工过去帮助美军当外围安全防卫,日本急需一部分专业人手过去把跟日本有关的几个气田以及油井安全工作负担起来,这是非常现实的事情,目前在PMC界,能在中东地区维护好类似工作的,除了绿洲公司,真没几家能办到。

其实从卡尔塔政府的方面也需要这样的行为,美国对卡尔塔的能源需求并不大,而自己最大的海外基地身处在卡尔塔,传说这种两任元首之争的事情就是美国伸手捣鼓出来的,却又没有把手尾清理干净,所以这一次颇有些不太好伸手的意思,免得坐实了干涉中东国家内政的名头,惹恼了沙特和阿联酋,既然今天可以这么对卡尔塔做,那么明天就会沙特或者阿联酋等国这么办啊!

于是美军在卡尔塔颇有些自扫门前雪的意思,看局面让卡尔塔政府自己折腾。

这是一个要求齐天林先期派遣三百人左右的武装人员,前往三处气田两处油田执行安保工作,然后逐步增加日籍员工,最后起码有三分之二都是日籍员工来担任类似工作的局面!

也就是以绿洲公司的名义去拿下来,然后日本人逐渐在他的公司之下挂靠出一个日本人的PMC部门来。

齐天林笑了,摇头:“这不可能,这是我的商业渠道,譬如说我在中东或者卡尔塔地区形成的作战能力,维护关系,我凭什么带你们的人上路,然后我赚不到这部分钱?没可能的,你们给再多的费用,我宁愿不做那边的业务,也不会让竞争者到我的市场中来。”

如果是以前的他,齐天林多半会忙不迭的就放日本人进来,只要进了自己的圈子,无论在非洲还是中东,有的是机会狠宰,但现在,他有下一整盘棋的概念了,日本人不能随心所欲的到处伸手,必须要按照自己框定的范围来,必须让日本人把有限的人力物力都投入到一

起来。

次五郎对这件事根本不争:“先做,你可以先把人派过去,立刻就开始维护,价钱是很优惠的,然后再提供实地考察方案,你全权处理,我们只是要能安全生产,日本方不参与这件事都可以!生产第一!”价钱的确不错,各油气田是按照国际行情标准防御任务来制定价格的,每名员工都能拿到三千美元左右的周薪,数百人,还是蛮可观的。

齐天林点点头继续出往下看,接着才是索马里一带建立原油储藏中转站和船只补给港口的合作协议,日本方面承诺会投资十到十五亿美元,逐渐在哈丰角建立一个完备的军港补给站,油气中转站的投资没这么高,但是更靠近亚丁湾,理论上来说,以后日本在非洲开采的所有原油跟中东的油气都可以在这里中转,然后用自己的军舰护送回国,从而建立一条长长的从非洲到日本本土的军民航线,这条航线的军事意义和经济意义就不用说了。

日本女性的确有一种跟其他民族和国家女性不一样的地方,不是说娶日本老婆,请法西兰的厨子还有别的啥么,秘书秀子小姐能以温柔似水的目光静静的看着齐天林跟次五郎侃侃而谈,细心而快捷的帮忙翻阅文件和整理别的物品,间或还能帮齐天林的饮品做调整,最重要的是目光中始终包含那种很容易让男人膨胀的仰慕气息。

真是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尤物,齐天林心里都自问一句才用手指敲击着文件:“这是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只建立一个军港或者中转站,都无法让这里具备实际的效果,充其量不过是个空运或者海运的码头转换,意义不大的,如果日方的确有兴趣要在这部分占据点什么,最好是加大投入,跟随绿洲工程公司改善这个地区的民生条件,形成比较良好的环境,那才能为日方提供你们需要的这些东西,更何况目前我们还有一个掌控索马里全境的过程,等完成以后才能谈你们建立的这两处功能性设施,之前还是尽量做商业投资吧,战略上的投资,谁都看得出日本人的实际意图,太明显了,我建议还是隐藏一点好,免得早早的被察觉,后果很难预料的。”

这几乎是日本人的一个特点,非常现实,日本在国外无论是商业投资还是政治投资,都带有非常明显的目的性,这也导致他们在外交中很有点为人诟病。

次五郎没有立刻回应,只是带着思考慢慢点头:“关于在非洲投资,我们的确又有一些计划,您看看下一个部分吧。”

齐天林随口好像在泄露机密:“你们有想往非洲南部地区进行切入的战略思路……美国人也有,有什么关联么?”这部分就看得非

常快,可以说得上是草草的瞥了几眼就合上了:“内容做得很详细,你们在非洲南部地区想进行投资或者别的什么项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不隐瞒,我们在解决了索马里的国家问题以后,的确是有向南部非洲伸手的计划,这也是符合美国非洲司令部的要求的,这个过程也会是欧洲国家一起参与的大项目,你们……来晚了。”

次五郎有些皱眉:“您就这么否定?”

齐天林还是笑:“不是否定,这是现实,你们这些年在非洲投入了多少?根本就不能跟美国、法西兰等国家比,更不能跟华国比,现在最乱的中北部非洲被欧美联手梳理出一点端倪,我不过是那把梳子,现在才算是打好了基础,要开始向更有油水的南部地区进发,你们就来拣落地桃子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你觉得欧美国家会同意么?嗯,还要问华国会同意么?”

次五郎的脸色有点凝重:“但是华国人在这片地区的野心是最大的!”

齐天林耸耸肩:“那当然,不然你以为欧美国家和我的公司为什么要对这片地区发动点什么?”

次五郎有些咬牙:“我们是最了解华国人的!如果有我们的加入,这一场跟华国争夺南部非洲的场面会更有利。”

齐天林笑得有些阴险的味道,指指自己:“你难道忘记我还曾经是个华国人么?难道你还能比我更了解华国那个庞大而复杂的体系么?!”

哦……这个时候的齐天林很想有面镜子,看看自己的脸上是不是有那种梳着分头的汉奸模样!

次五郎好像就很熟悉这样的感觉:“从我们能找到关于您的职业生涯来说,您确实对华国不怎么感兴趣,但也刻意在回避跟华国交锋。”

齐天林理所当然:“华国虽然很不讨我喜欢,但是不可否认,这家伙的体量太大了,我现在是抱着欧美国家的大腿在操作,必须尽量避免跟华国正面冲突。”

次五郎狠狠心:“我们来!我们正面来跟华国冲突!”

齐天林张了张嘴,扑哧一下笑了:“你认为在南部非洲假如发生军事行动,我们需要跟华国人作战么?不过是跟他们的傀儡作战罢了,华国人还没有跨出国门作战的决心,我们也不会是美国人或者英兰格人去作战,都是黑人……我们要营造的是内战,突然冲一堆日本人来算什么事儿?我们是在掌握了国际话语权的前提下,运用雇佣兵,非洲雇佣兵去作战,其他族裔都不过是辅助配合而已,哪里需要你们那点人?”口气中的轻蔑不言而喻。

这就是齐天林目前的策略,他已经能把这种真真

假假的口吻语气神情用得比较娴熟了,并不会急不可耐的邀请日本人到自己的圈子中来,就好像钓鱼一样,咬钩的时候不是要再等等看么,必要的时候,还要顺着方向再放一点线,兜来兜去的让傻乎乎的鱼完全放松警惕,直到完全咬实了,才会最终拉起来。

所以这番颇有些撩拨的沟通,最终是以齐天林半推半就,不太心甘情愿的同意日本方面可以在索马里的战事之后,派遣极少数观察员在自己的团队里面,看看实际的南部非洲策略,寻找日本真切的能够在这部分中做出什么贡献,再坐下来谈后面的操作。

那本应该是历年来日本在非洲各国研究开发总结出来的战略计划书,就留给齐天林,希望他能好好斟酌一下,毕竟其中除了现在已有北非地区的资源合作项目,主要都集中在非洲南部莫桑可比,坦桑亚尼等一系列传统华国投入最大的国家。

齐天林刚才草草翻阅的目的就是因为这些文字当中透露出来的讯息,很多都应该是华国自己人透露给日本的,国家辛辛苦苦在非洲经营了这么几十年,却被一些行业和官方的蛀虫毫不心疼的送给了日本人,让日本人真切了解到这些区域的架构跟价值,现在就想取而代之。

齐天林怕自己忍耐不住那种愤怒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