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14章 相当良好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相当良好

如果说北部非洲,华国的投资还基本局限在利亚比和苏丹等地,而且都集中在能源资源项目上的话,南部非洲几乎就是华国人遍地开花。

不光是国家支持的基建、能源矿产开采项目,民间的各种商业贸易、通讯、软件业几乎是无孔不入,华国地大物博,各地人的习性不同,东南沿海一带民众习惯性的有向外扩张经商的传统,所以南部非洲可以说才遍布华国人,用各种合法非法的手段在非洲大陆上经营。

总的来说,华国就是本着国际政治地位和战略资源开采两个目的在非洲发展,为了这两点,不惜花费巨额的资金建立各种非洲友好关系,尽量跟友好政权保持密切关系,但是华国本身不能提供军事帮助的最大弊病,就使得这种关系就好像建立在流沙一样,非常的不稳固。

不但是欧美国家在背后操纵颠覆政府就可以颠覆掉华国苦心经营的局面,连那些吃干抹净的非洲国家,就好像得好处习惯了的穷亲戚一般,只会一味的索取,在非洲认为华国在用廉价商品入侵非洲,危害非洲薄弱民族工业的论调一直都存在,煽动民族情绪,抵制华国产品,甚至用蚕食华国工商业的手段没收华国资产比比皆是。

就好像一口无底洞。

但华国总归是在非洲营造出了比欧美国家更亲和的形象,说难听点就是人傻钱多。

所以齐天林并不介意对这个区域狠狠的敲打一下,让他们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入侵!

不过现在的齐天林,懂得考虑这对于自己的整体局面,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了。

几年前,当他还是个小兵的时候,他只懂得做手边的事情,根本不会从战略或者宏观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是苏珊的教导,让他逐渐成长为一个经营者,起码也是一个战斗小队的带头者,不再是什么事情都只要一人吃饱全家都不饿的状态。

那是他的第一个成长阶段,接着是安妮,欧洲公主习惯于高瞻远瞩看待事物的习惯也把他逐渐再度提升,这个过程中,欧洲各国情报机关、PMC公司再给了他很多学习的机会,他开始把自己当成一个领导,一个国家或者大型跨国公司的领导,应该算得上是首脑级的人物了,能够比较全面的思考自己的走向,开始有意的营造自己的空间跟网络。

再然后才是现在这第三步台阶,来得有些润雨细无声,实际上安妮都在承认,她在仰望自己的未婚夫,要做他的观众,也许是齐天林在印度随意的纵横沟通跟军方高层的关系,又或许他在缅甸对着那样一位执掌国家政权几十载的太上皇依旧驾轻就熟,更有可能还是

熟练而轻巧的挑动两个人口过亿的大国起纷争……

徐清华的见面不过是一个标志,标志着齐天林已经正式跨过了编织大网的阶段,开始学会运用这张网,来收获猎物了!

也标志着齐天林在重新回到非洲土地上的时候,不再是简单的打下一个国家或者一座城市,而是有意识有目的的在决定自己如何布局,如何下网,这一点从他给大长老的吩咐,就能不经意的看出来,他已经习惯于走一步,看两步了。

现在,齐天林考虑的当然是日本人在自己的整个战略当中,能扮演什么角色。

绝对不再是屠杀日本人泄愤的愤青思想,也不仅仅是灭杀日本人最精锐的部队,达到使日本人青黄不接的战术考量,他脑海里更多是自己要让日本人走向何方!

这几乎是不久前他跟徐清华讨论时候,都还没有达到的高度,可以说,安妮在飞机上的那一番谈话,还是给了他很多启发。

西尾少将作为日本新特种作战部队的倡议者跟第一任领导,负责的是总体事务,带领四百余人跟随齐天林从吉布提返回索马里的,是两位大佐,另外那位秀子小姐,居然也是隶属于日本防卫省,也就是等同于国防部或者军部的情报本部,也具有上尉军衔!

居然还是个女特务呢!

这位同时具备政治背景的防务省女官员俨然跟其他军人不太一样,三十余人的情报以及后勤联络本部由她率领,跟随齐天林等人一起,返回亚亚在索马里北部的大本营,摆下阵势来!

这个阵势,从返回的时候就可见一斑。

为了等待亚亚派过来接几百人的车队,齐天林等人就在吉布提这个红海边的旅游城市闲逛了两天,也算是跟西尾以及次五郎,还有秀子小姐等人沟通熟络关系,几个东方人携伴游览的场面,看上去也不诡异。

被西尾少将东拉西扯搞得头昏脑胀的老鹰,几次三番想找齐天林兴师问罪的盘问他跟日本人有什么交易,都被秀子巧妙的岔开,齐天林也乐得做出一副携美同游不理睬老鹰的态度,避开这家伙。

直到最后随同车队过来的两架直升机,让齐天林优先返回时候,亨特尔都只能郁闷的坐在机舱沙发上,看着对面齐天林跟秀子小姐高谈阔论,对北非的各种景色以及中东习俗秩事谈得颇为投机。

这个具有南美混血的日籍女子真是个察言观色的聪明人儿!

两架颇具旅游色彩的贝尔直升机花枝招展的就带着齐天林和秀子小姐的两名女性随从以及老鹰,在一众僧兵的伴随下先离开了。

亨特尔几乎随时都站在附近,在两三名亲卫的陪伴下,远远的看着……

日本军人成建制的到达,用民用货轮运载过来的武器装备用集装箱卸载在中部那个海港码头,非洲之角的海港还在建设之中,停船下货是没问题,但是集装箱装卸设备,还没有安装完毕,其实是齐天林在拖延时间,免得日本人过早进入这里,因为非洲之角就意味着已经深入亚丁湾,可以跟日本护航舰队产生关系了。

日本军人得到武器枪械,全面换装绿洲公司的服装以及宿营装备,看来是汲取了安藤三辉他们那一批的教训,跟小黑们同吃同住,从训练到巡逻放哨一视同仁,完全按照黑人员工们的做法来锤炼自己,只是到了晚间,小黑们下班以后喜欢聚在各处打牌,打游戏或者喝酒开派对,日本军人们就会认真的坐在一起开各种研讨会,也不避讳齐天林,经常通过秀子小姐来邀请齐天林现身说法,给他们讲讲这片土地上的各种作战案例跟理论。

一群可怕的好学者!

这就是齐天林给这帮人的定义。

当然,因为秀子小姐是军情人员,齐天林也要求她给自己提供了一份完整的关于印尼事件,日本方面整理出来的事件经过以及分析看法,他的说法也是需要剖析一下整个事件的得失,所以越详细越好。

这个合乎常理的要求,得到秀子小姐极高热情的支持,甚至请齐天林把整个事件搬到日军研讨会上作为课目解说。

齐天林关心的是日本人在这一事件中究竟怎么看待自己,结果发现美国人显然对日本人隐瞒了自己可能跟印尼方面的联系,所以呈现给日本人的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非洲军事承包商形象,日本人在军政情报方面还是有些缺失,所以才会继续投入这么大的人力物力来持续培养作战能力,退一万步说,日本方面就算隐瞒了什么,也最多跟美国一样,怀疑也许齐天林在印尼做了什么,但是绝对想不到几乎印尼发生的每一个步骤都跟齐天林有关。

所以齐天林才算是基本放下心来,把主要精力放到培养这些日本军人的作战事务上。

实在是在这个大本营,秀子小姐已经很明显的表现出好几次临睡前邀请齐天林喝一杯或者秉烛夜谈的趋势了!

齐天林觉得老是拒绝也不太正常,所以干脆三天两头带领各种人马出去作战!

长期的数个分队规模巡回游击战,已经在索马里形成常态,亚亚在这里已经领导了五千到八千名精锐作战人员,人数不固定是因为有相当数量是索马里本地的小黑,大家要轮班休假,作战只是当成上班

工作,丰沛的物资已经开始在北面局部那些临海横断山脉建立城市,这些小黑已经有自己的家园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第一个月参与旁观的日本军人,第二个月就开始逐步投入随队作战,接着频率越来越高,,规模也越来越大,作战目标也从部落村庄逐渐上升到集镇然后城市。

这些初期接受过日本军方挑选的优秀军人们终于开始感受到这些非洲作战PMC团队的不同了。

特别是其中部分其实是从其他特种部队调遣过来的精英人员,更加能直观的感受到不同,各种训练感想和论文式的作战思路文章,雪片一样通过秀子小姐建立的通讯网络渠道,传递回了日本本土。

齐天林一手收钱,另一边就竭尽全力的安排各种作战机会轮训,让这些日本军人反馈回去的讯息中几乎一致的叫好:“这才是真刀真枪的实战训练,相比之下,那些花费颇高的军演,完全就没有任何实战效应!”

客户反映相当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