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17章 追不上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追不上

推开厚重的沙狐车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特意挑选一早天不亮就发动奔袭,然后在太阳还没有完全升到当空时候就开始战斗,就是为了有个相对舒适点的工作环境,但是距离赤道只有两百公里的摩加迪沙,大清早就开始炙烤了!

挑选这个时间当然跟那次攻击海盗之城有同样的道理,赶早是很多人还在休息的时间,哪怕只有少部分人没有参与到作战当中来,也对作战可以减少很多负担,而不是和美国人喜欢利用自己有夜视优势一样,挑选夜晚行动,不但要耗费更多的设备跟维护人员,还极为容易出差错。

齐天林的头上戴着一顶沙漠色棒球帽,帽檐还是时尚的那种磨损破边的款式,深蓝色作战服袖子高高卷起来,一直露出粗壮的上臂,右手手肘和右膝分别戴了一个护具,这纯粹是因为右撇子的关系,会习惯于用右手肘落地跟右膝半跪射击,深蓝色的裤子没有扎在高帮战靴里,而是盖住了小腿脚踝处右边一把靴刀,左边一支掌心雷,不但有暗藏武器的好处,还能适当的起到保护脚踝的作用。

用手套揉揉墨镜下的鼻子,看起来破旧不堪的奥克利背壳手套却透出一股馨香,不用说,一定是蒂雅清理好以后,还做了熏香,哪里像外表看起来那么不堪,右手习惯性的撑在步枪枪托上,左手手指拨弄左边腰间的一支P226,看着面前几乎密密麻麻仰头看着自己的僧兵们,齐天林深吸一口气,忍住了说什么的冲动,因为能听见老鹰也在提着步枪起身,就把手掌对着两公里外的摩加迪沙做了个劈砍的手势……

一刹那,齐天林就听见自己两边的耳机陡然一下喧哗起来,无数个大队长、中队长乃至分队和小队同时爆发起来:“老板说,开始了!”

“开工了!”

“上班了!”

齐天林这时候的通讯是一枚耳机固定在指挥车上,另一枚只要他跟指挥车要求切换到任何频道,细化到某个小队,都能马上做到,技术难度其实很低。

几乎就是同时暴起,那些之前还在千米左右距离上逐渐构成包围圈的百来部沙狐突然开始急冲,有些混在中间搞掩护的皮卡车躲避不及,甚至都被撞开,但是没有一点慌乱,因为这个时候,要的就是迅猛,几乎就是以两部车一个路口的状态扑向那千疮百孔的摩加迪沙北部郊区地带!

几十个看上去密密麻麻的路口就这样被迅速占领,沙狐并没有大喇喇的冲进去,而是戛然而止的扎在路口,把最为坚硬的一个前角依着房屋探出去,就好像两名士兵在一个通道口守住两边墙角一样,车顶的

重型武器立刻就照应了这条巷道或者公路,车上的黑人们打开后门一窝蜂的冲出来,就地开始!

冲屋!

整个日籍大队还在千米之外的高点,他们能看到这些黑人PMC的做派,就跟他们在之前跟随这些人无数次的冲击街道小镇村庄时候的做法一模一样,平日里几乎每天都在做这样的事情,一个小队十个人,就能分成两个五人组,娴熟无比的挨个冲击房屋,踢门,扔震撼弹,突击,有反击就射击,不然找活口捆扎,拖出来排排坐在墙角下。

这些黑人员工真的堪称流水线上的熟练工,几乎每个人就只会做自己那一点点工作,熟练得都不用动脑筋,冲进房间,应该朝着哪些方向点射或者用什么姿势,都已经熟极而流,最后一名出来的还负责从腰间掏出喷漆罐在外墙角落喷上记号。

然后每冲击二十栋房屋,就换下来休息一两个小时,后面的预备队轮番接着上!

看着那些换来就在后面树荫屋檐下摆开防滑垫睡觉打牌的黑人员工,这才是叫把战争当做工作的典范!

有几个王八蛋甚至搜到一个破烂足球,换班下来就在后面一块空地上踢着玩儿!

距离枪声隆隆的一线只有两三百米!

齐天林经过的时候,就随便一脚把足球踢好远!嬉皮笑脸的小黑们一个劲给老板喝彩,浑不觉得上班时间踢球有什么不妥。

这就是碾压型的城市巷战街道推进格局,无论是在美国还是俄罗斯的城市攻防体系中,都有训练跟论述,但是无论亨特尔还是日本人,都得承认,绿洲公司是把这一套玩儿得最熟练的!

俄罗斯强调从外围形成包围圈,就跟齐天林现在的做法一样,两公里左右的火力圈,贴近郊区的作战圈,先全面封锁,保证内部没有任何外界支援以后,才开始蚕食。

美军则喜欢综合利用地面空中条件,控制主要进出通道和确定重要目标的周围地形,然后直接组织炮兵、战术空军飞机实施火力突击,用火力遮断,然后抢夺重点部位形成无数个环形阵地,多处开花,扩展阵地,直至胜利。

这和两个国家传统作战理念还有消费观有点关系,但都有一个共识,城市作战必须围死,只有让城市完全没有了外部支援,才能保证最终获得胜利。

齐天林汲取了俄罗斯人两道包围圈的特点,采用了美军多点开花占领制高点的优势,但是却只形成两道北面的厚重包围线……准确的说,就不能叫包围了,对吧,充其量算是一条两边厚,中间略薄的平行攻击线,从横跨摩加迪沙整个北面就开始

推进,然后所有后备队,外围火力部队轮番跟着前进……

这也许就是来自华国东方的悠久兵法传统吧。

围困其实是最容易让内部困兽犹斗,激发出超越常人的抵抗能力,而且旷日时久,围住的可不光是武装人员,还有大量平民,很可能会导致人道主义危机发生,无论斯大林格勒还是格罗兹尼的惨烈其实都是围困下的结果。

反而是让敌人觉得自己身后有一大片的西南方向完全是自己控制的地盘,就始终让摩加迪沙武装力量觉得自己有后路可以退,打起来就不计较一街一隅,火力上一被压制住就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想包抄么?几十部沙狐游弋在城市西面的外围,一旦发现任何动静就开始攻击骚扰,保证了重火力的侧翼安全。

作为东面滨海的摩加迪沙,多年的发展就形成了由北向南长条状的城市体型,大量的武装分子、平民都开始向着南边压缩!

当然,也可以逃进清真寺避难,但是只有一个条件,不得携带任何武器进入清真寺,放弃成为武装人员,就可以得到安全,那些原本各个清真寺的武装护卫,虎视眈眈的站在墙头,最大限度的保证了不愿抵抗的平民安全。

摩加迪沙的武装分子也都习惯性的遵从宗教信仰,不会对清真寺动武。

这个从一边推移挤压的战术其实在早期齐天林带队血洗拉达军火村时候就运用过,现在不过是把那种打法扩大了许多倍,但现在的黑人员工们纪律性和作战效率也比那时候强了太多。

随着突击的房屋越来越多,纵深也开始复杂起来,有些通讯不畅的区域,就开始利用烟雾弹指示,绿色就是那个区域已经清剿顺利,黄色是求援,红色是对方反击强硬。

齐天林抱着步枪听着耳机里面的各种播报,其实光是倾听外面的枪声就能判断激烈程度,因为绿洲公司的员工无论哪个分队,无一例外所有突击步枪和狙击步枪都安装消音器。

这也是汲取西方作战的一个优点,采用消音器的步枪,后坐力略小,精度就高点,然后敌人无从判断攻击方的枪声方位,也方便产生突袭效果,最后在室内作战时候,更能有效降低封闭空间里面回荡的枪声对作战人员耳膜伤害,更能把注意力集中,所以只要听见枪声,多半就是对方的。

狙击手们其实很少开枪,他们多点开花的占据高处,主要还是观测,只有发现特别容易对己方产生伤害的爆破手、指挥官、火箭筒手、战术组织者,才会有的放矢的打冷枪,这样偶尔的一枪,最大限度保证了他们的安全,也把整个

摩加迪沙城内的武装力量拆得支离破碎,始终无法阻止起像样的全面防御线来!

但总有某个区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集结起来一批人,开始占据熟悉地形反攻,所以齐天林看见左翼也就是靠近海边的市中心区域连续冒起几蓬红色的烟雾,就知道那边有点吃紧,对指挥车叮嘱一声:“我带人去c1地区攻坚!”

估计是指挥车立刻把这个讯号放出去了,即刻能听见无数的欢呼声!

齐天林平端步枪,立刻就顺着街道开始往前奔跑,不需要他指点招呼,两个分队近百人的僧兵默不作声的学着他的动作,把各自的步枪平放在两个肘弯之间,跟在老板的身后,潮水般的狂奔起来!

老鹰还楞了一下,才提着步枪跟着有些跌跌撞撞的奔跑……

最多一个街口,一百米左右的距离,百来人的僧兵就已经无形中变幻成三部分,一队主要的就跟在齐天林的身后以老板为箭头,呈锥形前冲,两支携带HK416短突击步枪的队伍就在两侧,靠着街道的两边,快速的检查轮番搜索前进,保证齐天林冲击的街道彻底安全,不过之前的清剿确实比较彻底,没有残余分子。

亨特尔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两名始终跟在他身后的僧兵不做声的伸手抓过他的步枪,老鹰甚至都无法做出抵抗,勉强拔出自己的手枪,提在手里,看着远处那个迈开大步前冲的身影!

真是拍马都追不上!

无论哪一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