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18章 潮水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潮水

端枪跑几乎就是武装越野跑,这是华国军队乃至很多各国强军的必修科目,齐天林这个动作绝对不是教材上的,但是纵观很多长年作战的部队,这是个最省力最有效的动作。

步枪一般的重量都在六七斤,加上装满子弹的弹匣,还有瞄准镜、激光发射器之类外挂十斤就有了,听起来好像不重,但是数公里一直端着跑,试试就明白了,脚酸手软都还在其次,气喘吁吁以后必须马上投入作战射击,手爪子都是抖的!

假如一直把手指握住步枪,手指肌肉僵直以后,扣动扳机的感觉完全都没有了,哪里还谈什么精度?所以有经验的老兵在进入战场前,都是把步枪横放在两个手肘弯里面,齐天林都多少年的习惯了,空出来的十指放松扣在一起,步枪呈三角形被固定在怀里,无论跑步还是出枪,都很方便。

别忘了,齐天林身上的枪械和弹药基数基本都超过别人一倍以上!

光是那七八百发子弹就几十斤重了,不是格外牢实的战术背心还受不住这样的折腾!

带着几乎有些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远远已经看见一些黑人员工的背影,他们之间的瞭望手看见背后增援,使劲的挥手示意,指示方位。

已经连续奔跑了五个街口,少说也有一公里半,齐天林是不会贸贸然允许把沙狐开进来的,进入城区以后的装甲车,基本就是被动挨打的铁棺材,现在沙狐只是沿着街口,一段段往里面排开推进,作为移动火力堡垒提供支援,不会用来作为机动,这是美军在伊克拉跟阿汗富巷战的一个最大败笔,他们总喜欢把设备放在生命之前,结果搞得自己反而很被动。

于是在齐天林身后大约三百米的地方,一个十字路口倒是有两部警戒的沙狐一直把榴弹发射器和大口径机枪朝着这边,随时防备通过路口的大批量武装人员,其他路口相信都能这样分割的防备住,所以齐天林他们才能放心大胆的在各个街区里面分割激战,而不用担心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

其实摩加迪沙是一座极为美丽的城市,拥有极其悠久的历史,几乎是北非地区最早的大型城市,上千年的建设,让这里充满伊斯兰风情,再加上颇有非洲特色的交融,又带着东方阿拉伯的气息,光是城区内到处平坦笔直的大道就让很多欧洲乃至亚洲国家汗颜城市规划能力了。

奔跑在这样一条大路上,不得不说,其实对作战人员是很有心理压力的,因为不知道周围这些普遍两三层楼高的住房里面,哪里会射出子弹!

唯有齐天林不顾一切的狂奔,带着他那些同样悍不畏死的僧兵,只跟

随他步伐的僧兵,一股脑的就扎进了眼前的这一片楼区。

之前的拐角处都还喷着绿色油漆,这个房屋拐角就蹲着两名小黑,转身给老板汇报:“赶出来二十多个人了,还杀掉十来个,这栋楼就已经清理干净,但是正要朝街对面冲锋,里面突然就开始射击起来,非常密集,我们试了三次,都没能冲过去!”指指街口,那边在石阶或者拐角巷道,多多少少还蹲了几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标准的搜楼小队,再看看这边的楼宇,果然是最典型的摩加迪沙建筑,一楼是黑漆漆的门窗破烂,二楼就被炸得没有屋顶,只有残垣断壁的开敞着望天!

因为这里的大多数建筑都是砖土混砌的,然后在顶部有部分木料加瓦片的结构,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联合国维持摩加迪沙治安的阶段,为了防止枪手隐藏在楼上,城区很多楼房都被掀掉了屋顶,方便直升机在高空观察,所以住一楼,空二楼就是这座城市最常见的样子。

齐天林勇猛但绝不鲁莽,稍微观察一下,就招招手,指点两个人,拿过来一门棒球棍大小的便携式迫击炮,对着前方指了一个窗户,嗵的一下,就是一发四十毫米炮弹飞过去,带着沉闷的气浪冲击出粉尘跟石屑木渣到处乱飞!

就是没看见人体或者听见惨叫声……

但是在六七十米外的齐天林皱着眉心,墨镜下面眯着眼睛,身边的小黑不敢打搅他,伸手指了几个方位表示刚才的射击角,就不吭声了。

齐天林回头看自己的僧兵已经逐渐靠近自己的身后,连亨特尔都满脸是汗摇摇晃晃的靠过来,就对两名带队包抄两翼的队长做个手势,各自带了二三十号人,就分开从齐天林背后的街区绕行攻击两边的楼房,齐天林把自己的意图传递给指挥车,那边再吩咐到负责两边的搜楼小队,很快两边在百米之外就有剧烈的爆炸声,齐天林能远远看见有一边的身影已经冲上二楼,偶尔在空洞的窗户边探出点手臂,对这边做手势,表明已经击杀了几名抵抗人员,成功上楼,然后两边就从他们的高点开始观察这个齐天林对面的集结点。

这周围没清真寺,所以没法让狙击手看什么,但的确是有狙击手汇报这里汇集了不少人,他们照顾不到。

两边的楼上也不能探出太多身体当靶子,回应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做手势表示有东西挡住了。

那齐天林就不啰嗦了,快速的开始分配目标,就是自己周边的亲卫开始,一人一扇门窗,细致到半地下室的气窗都有人负责瞄准,然后齐天林带领一个五人队,一二三的同步声一喊,几乎所有的一线枪械都

开始射击,很有规律的哒哒……哒!

三连发,就是标准的压制手法,每个人控制一个可能的射击点,然后为齐天林的突击队争取到一点点空隙!

似乎没有人觉得他这样的大老板就不应该冲在最前面,特种作战部队好像也都有这个传统,绝大多数部队的指挥官例如安藤三辉这样的,都会跟自己的部下冲在第一线。

齐天林当然是其中最凶猛的那个!

和据大多数欧美教官在培训中都强调需要一慢二看三通过不同,齐天林的作战风格一贯都稍显鲁莽,实在是不这样,真没法让他激发起体内的激素!

高度兴奋的激素!

双手已经握持住步枪,尽量大阔步跳跃着前进,两斤多重的高帮FSN战靴还是在洒满碎石子废墟的路面上踩出哗啦啦的声音,就算是在疯狂的枪林弹雨中,齐天林还是觉得这声音格外刺耳,更何况自己的部下基本上都用了消音器,有时候会觉得那些弹壳掉在地面的声音都比扑哧哧的枪声更清晰,而且人在这个时候,是很明显的能听见自己胸腔拉风箱似的加大氧气需求量的呼吸声,耳朵都有些发蒙的感觉!

很多新兵就是在这个时候觉得头昏脑涨,其实不过就是身体激素开始跟打兴奋剂似的猛烈冲击神经,还有紧张导致的不由自主紧紧闭住嘴巴,造成口腔耳腔的压力不平衡!

齐天林纵然异于常人,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会产生正常的生理反应,他简直爱死这种感觉了!带着这种强大的兴奋冲击力,把自己的身体重重的撞击在对面不满弹孔的墙面上!

其实就是横跨路面十来米的距离,右手下意识的一摸,步枪托上的单点枪带是挂住的,就松开手甩到腋下,既然这个阶段没有遭到任何压制射击,被抵近的话,就该看看自己的了!

那几名突击手也跟在他身后接二连三的撞在墙面,只有那种刻意不控制自己身体刹车的撞击,才会让自己确认自己还活着,那种兴奋感才会持续扩散,立刻后两名持枪低姿到墙面一头的拐角戒备,另外三人两人做梯,担起其中一人,使劲往上一抛,就在街对面的无数把枪口掩护下翻上二楼!

接着一人托起另一人,二楼协助拉上去,两人再拉起最后一人,动作娴熟得可以立刻去搞翻墙倒柜做窃贼,没有贸然的去搜索二楼,只是占领空间以后,跟平行高度的百米外的同伴做手势相互掩护,才开始让街对面的突击队一队接一队的冲过来!

密密麻麻的排在齐天林身后的墙面上,对准每一扇门和窗户!

齐天林已经反手从

左边卸下一支被马格西姆改装过的双管泵动霰弹枪,和一般的霰弹枪弹容量在六七发不同,这双管就能把容弹量加大一倍,最重要的是,可以跟拔出一根管子似的更换霰弹弹仓,非常快捷,原本是蒂雅的心头爱物,为了方便齐天林作战,还是忍痛配送过来了。

等待两名手持突击步枪的僧兵站到身后,拍拍老板的肩膀示意做好了准备,齐天林才猛的跃起,直接一下撞开破烂的木门,趁着用肩部撞击的力量,全身就往里面就地一滚,只期望里面不要是满地的水泥石块!

后面两名枪手猛然扑到门**叉枪口,只是看见一点纷乱移动的身影,就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齐天林扑在地面趴着,比他们看得更近……手指已经先于脑部反应,快速滑动霰弹枪下护木的唧筒,无托结构的新款KSG霰弹枪让齐天林第一发就方便的调转枪口,把一名距离他只有三米多距离的枪手仰面击翻!

一瞬间他就明白为什么之前有距离的抗击反应,然后等自己的大部队过来又沉默了,因为这后面就是一个广场!

一个类似集贸市场的广场,空中为了遮蔽烈日搭建的乱七八糟篷布同时也遮挡住了卫星图片和高点狙击手的视线,这里密密麻麻集中的都是枪手!

扑到门口的一名僧兵几乎是当胸立刻就挨了一枪,吭都没吭一声,纵然他穿了防弹衣,子弹还是猛烈撞击在他的胸口,不亚于一枚重锤袭胸,肋骨肯定是断了,一下翻滚昏迷过去!

如果换做其他军队,也许会被这种状况吓一跳……

但是齐天林没有回头,就几乎能猜到,这一面墙上所有的门窗一下就被全部撞开了,正在攀爬二楼和紧靠墙壁的僧兵看见老板已经冲进险地,立刻就是争先恐后的从任何能冲进来的缺口,疯狂的涌进来!

在他们面前纵然是悬崖,也会潮水般的涌上来!

两军相击,勇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