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20章 传家宝

第一千零二十章 传家宝

纵然戴了墨镜,齐天林还是感觉脸上接二连三的被石渣和碎屑打中过好多次!

之前蒂雅喜欢细心的帮他戴上头巾或者面罩是有道理的。

其实风镜和战术墨镜最大的用途也就是阻挡这些东西,真的弹头和弹片还是不能阻挡。

但是在作战当中,也许就是一个下意识的闭眼或者扭头躲避动作,都会让战机稍纵即逝!

宽阔的集贸广场,因为无序的摆摊设点,搞得结构混乱,现在打起仗来更加杂乱无章,齐天林再凶悍,也会下意识的选择靠墙靠边行进,利用各种自然掩体往前移动,只是他走过的地区,除了留下一地的弹壳,就是尸体!

初期的冲动跟忙乱导致了十数名僧兵中弹倒下,也许防弹衣能挽救部分人的性命,但是被撕扯开的血腥伤口还是证明伤亡出现了,如果不是齐天林怒吼着要求,估计是没人拖拽僧兵伤员下战场的,无线电呼叫来的救护队把人抬走,能听见直升机旋翼的声音,但起码都在两千米之外,这样的城市混战,齐天林是极为反对运用直升机的。

但齐天林的吼叫也让僧兵们逐渐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开始按部就班的展现出深厚熟练的作战配合,只是这支专为齐天林服务的弹药小队,齐天林就不知道是自己那个小老婆还是长老们琢磨出来的战术了。

总之他自己都有点需要适应的地方,打完就只需要把枪往后一扔,根据目前是开阔地带、小范围腾挪、密集区域的复杂场景,后面就送上一支装填好分别对应的突击步枪、冲锋枪或者霰弹枪。

十来米范围内,跟齐天林交叉前进的两个战斗小队也在不停的换人,火力交叉完毕以后,就有另一个队顶上,换下去的人在后面休整体力,调整弹药,顺便念个经祈祷一下,不是祈祷自己,而是希望老板武运昌隆!

所以回归正常的强力僧兵队伍顿时变成一台高效运转的绞杀机器,齐天林就是其中的加速器!

为什么齐天林在街区路口会紧急发动仓卒攻击?

这是需要大局观的。

整个平行推行的攻击线必须要基本保持在一条横线上,一旦某个节点稍慢或者稍快,都会导致错位,形成某个侧翼被敌人侧击,要是变成犬牙交错的状态,就很烦人,效率非常低下,只有全线保持平衡,才能多快好省的推进,这就是齐天林的城市战法关键。

所以预备队、强攻队就是留着看哪些节点受挫时候,赶紧拉上节奏!

现在这个靠近海岸边的集市俨然就是敌方抵抗的中心点,在其他街区也许飞快掠过空无一人楼

房的时候,这边却可能每一寸土地上,都有枪支弹药在倾泻!

齐天林耳机里面是能随时听到指挥车播报整条线状态:“老板,您的整个右翼都已经在前方五十米左右,速度还在加快,是否需要限制他们进攻速度!”

齐天林否定了,这就好像车辆已经提速,要求那些打疯了的部下分队暂停,不但有可能给敌人喘息的机会,也许这股劲头就会消失,要先重新达到这种效率跟效果,自己会付出很多代价:“让他们继续保持轮战冲锋!我跟上!”

手指离开通话线上的PTT开关,半指手套前面露出来的食指已经都有点酸胀的麻木感,都数不清已经打掉多少个弹匣,几乎是下意识的在步枪扳机上稍微磨蹭一下,能感觉到CNC改装过的航空铝扳机上几根细微的纹路,是为了让自己更有手感一点,但其实是在给自己一点枪械的存在感,两边的内藏式耳机还充当了耳塞的作用,不至于被接连不断的枪声搞得耳膜嗡嗡作响,深吸一口,看看对面靠墙的那名部下已经提着步枪开始探头,齐天林就不停顿了,横跨一步,猛然离开墙角,一个半身出去,就是快捷的单发点击,飞快的一个三十度左右快速平移射击!

五六发子弹就能在面前形成一个扇面,目的不是命中敌人,而是快速在街区或者房屋之间的空挡形成射击弹音,让也许埋伏在这里等待射杀自己的敌人有下意识的闪躲动作,只需要这么一瞬间!

专业选手压制的效果就让守株待兔的敌人顿时变成猎物,齐天林瞥见一张红色围巾般的布片闪过,接下来的两连发子弹就集中在那个区域,脚下的步子就已经跳出了墙角,进入这新的一个区域,获得控制权,后面的枪手鱼贯而入,扑向别的方向,战线前移。

齐天林脚步不停,追着刚才瞥见的红色布片扑向下一个转角,刚把步枪伸出一个火帽,噼噼啪啪的子弹就几乎擦着自己的前方二十厘米的地方飞过去!

这种转角遇到爱的细节,不用齐天林吩咐,后面一名服务队员就快捷的摘下一枚震撼弹,顺着墙根扔出去,嘭的一声闷响,齐天林还等了那么半秒钟才猛然低身侧翻出去,对方纵然是被攻击,还是朝着刚才看见齐天林枪口火帽的方位打了一梭子,如果齐天林依照原来方位前冲,多半就中弹了!

所以作战技巧就是这样在无数次的千锤百炼中,形成条件反射一般的变化,从出其不意的角度跟方位制造机会。

现在齐天林已经看见那个红色围巾的主人,一个最多不超过十三四岁的黑人少年,下面穿着大裤衩,上面的T恤都破得只

剩半截了,震撼弹的冲击波和闪光导致他眯闭着眼睛非常不适,但是依旧能半蹲马步似的,端着一支AK步枪射击,没有枪托的型号甚至让他枯瘦的双臂都无法稳定抗御后坐力的抖动,但是他依旧在射击!

齐天林的手指都已经扣动扳机了,扳机行程过半,突然就觉得有些烦躁,娃娃兵他不是没见过,还杀过不少,多了不说,自己那个小老婆和小管家都是小小年纪就扛起枪来,只是好像自己有了儿子,对这样……嗯,再不就是受了迂腐的公主未婚妻影响,齐天林下一个动作就是直接把手中价值七千多美元的高档定制马萨达步枪狠狠的砸了过去!

自己连身而起,因为服务队还在墙头那边,这么一刹那就只有齐天林自己一人赤手空拳冲上去了,右手一抹就从前胸拔出了P226手枪,因为随着步伐迈开,第一步就能察觉左手边还有对方同伙的红色头巾晃动一下!

重型枪管的马萨达步枪十二斤重,纵然后面的菜刀型枪托尾部有厚厚的减震橡胶垫,还是迎面一下就把这名少年砸昏过去!

齐天林已经探出身到下一个U字形转角,角落里一个更为瘦弱和弱小的孩子,勉勉强强的想举起一把FNL步枪,可是七八岁的年纪,脑袋甚至比身子还沉重的不成比例体型,还没有这支老式步枪高!

根本就没法抵肩射击!

齐天林同样已经搭在扳机上的手指定了一下,却毫不犹豫,接连一个滚翻就一脚踹掉了这个……只能叫儿童的手中步枪,朝着另一边正在背身逃跑两个成年背影开枪!

居然叫两个孩子来拖延时间,齐天林的子弹颇有些愤怒了!

在战场上齐天林从不迂腐,蒂雅的第一次对人射击也能从背后击杀一只海豹,所以他从不挑拣对手,只要在战场上所有的威胁都必须干掉,因为那才是保证自己能活下来的基础,但是在尽可能的前提下,还是有点人性最好!

那个被踢掉枪的儿童也许是觉得齐天林扑向地面要杀掉已经昏迷的那个少年,扑上来就抱住齐天林的腿,一口咬上去!

哦,还好齐天林的左腿上固定了一把印第安战斧!跟裤子同色的沙色把手,一口就被这小孩儿咬住了,略微人机工学的橡胶包裹居然镶上了牙印,凶狠的小孩儿不松口!

齐天林放翻了七八米外的两个成人,看他们的枪倒地时候都甩开了,才站起来补两枪,顺带哭笑不得的看着被自己饶了一命却锲而不舍咬住斧头把的小崽子!

服务队已经冲上来了,一边心疼的捡起步枪擦拭灰尘,一边就要用战锤直接砸掉

少年的头,齐天林叫住了:“绑起来!把这俩都活着给我绑到外面,老子要问话!”接过步枪,单手抓住兀自不松口的小狼崽用阿拉伯语喊:“咬错了!”伸手摘下锁扣固定的战斧,远离自己的身体,上面还吊着的小孩儿终于发现自己没咬对目标,松开了口,正要换个角度再扑上来咬,就被嘻嘻哈哈的服务队员一把擒住,包粽子似的就用小孩儿自己的红色披肩头巾把他给绑起来!

地上昏迷的少年更是单手就被提溜起来,手中破烂的AK步枪连缴获的兴趣都没有,直接就被一名服务队员快速的在手里分解掉,抓着最后的枪机部位使劲在旁边墙面上砸几下,也许是借着刚发射过的高温,就把枪管砸弯一点扔掉,把俩小俘虏拖出去了。

齐天林看看手中的手枪估计弹匣只剩两三颗子弹,就摁动弹匣锁钮,自动滑落弹匣,然后在右胸上的手枪弹匣座上一扣就装上新的,继续前冲。

后面一名服务队员却躬身捡起那个手枪弹匣,如获至宝的吹吹灰,擦都舍不得擦,直接小心翼翼的揣进自己战术背心里面贴身衣兜里!

老板用过的弹匣!意义上来说跟圣锤都没区别……

那就是圣物了,可以当成传家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