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21章 狗改不了吃屎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狗改不了吃屎

足足一个半小时,一直抬了十六名僧兵出来送到后方急救,齐天林才带着一身的硝烟味和作战服上遍布的沙石滚爬痕迹,以及基本湿透的衣服,跟一大群僧兵提着枪支退下来,据说是隶属于一个救国民主联盟的武装组织长期在这个集市旁边有个武器储备库,所以战事一旦爆发,三四百名该组织成员就带着人往这里集结,导致这里成为战斗热点……

俘虏不多,除了那俩小孩,还有七八十人,其他都是平民和女性,长年的战乱状态,让摩加迪沙的平均寿命非常短,所以老弱非常少。

步枪还挂在胸前,弹匣基本都腾光了,所以除了战术背心紧紧包裹在汗流浃背的身上有点闷热,齐天林还是轻松了不少,一手摘下棒球帽捏成一团擦汗,寸头头顶基本保留不住汗水,满脸豆大的汗珠滑过灰尘硝烟沾满的脸颊,形成一条条印迹,都是男人,没谁在意这些小细节,齐天林高声笑骂着接过亲卫递上来的雪茄点燃,一帮兴高采烈的小黑跟老板打着招呼,乱糟糟的行捶胸礼,冲进他们刚才打下来的阵地,还要继续往前面推进。

老鹰提着步枪站在街角,有些呆呆的看着齐天林这帮人,刚才他努力好几次,都没能提起劲头冲进打得热火朝天的那片街区,他毕竟这么大岁数了,也早就脱离战场好些年,不可能同日而语……

齐天林没嘲讽的意味,对他做个手势,指指方向,随着北面的城区被打下来一部分,清理出宿营地,十多架贝尔直升机开始轮番往这边运送后勤人员和医疗设备,运输机只能空投给养,因为飞机场在南面,打一开始齐天林的部队就没有优先夺取机场的打算。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针对摩加迪沙的攻城战才算是刚刚开头,但投入作战的突击步兵已经超过五千人,分成三班倒,现在不少人都在街头接受几辆沙狐运过来的单兵口粮吃午饭。

齐天林也不例外,本来亲卫是要给他单独携带一套烹饪器具的,出发时候就被拒绝了,齐天林宁愿选择跟部下一起吃那已经很厌倦的口粮,只要在战场上,那就没什么区别。

他的这种做派,早就被黑人部下们习惯了,马嘉、亚亚、迪达等人无一不是这么的,完全有别于欧美和非洲军队,所以终于按照分配进入城区的日本军人们看见这一幕场景,一个个大惊小怪的树大拇指。

他们是来向齐天林请战的,坐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强迫自己狼吞虎咽口粮的齐天林随意的点点头,接过一瓶水艰难咽下去才开口:“你们到西头上去,那边属于郊区,抵抗密度较小,但是受到突袭和外围包围的危险比较大,强

度没这边大,但更需要场面判断能力,你们有这个长处,去试试吧!”

日本军人们相当兴奋的接受了安排,但是提出能不能放几个人跟在这边观察学习,以便于比较有什么不同,齐天林不在意的点点头允许了。

亨特尔一直在外围看着,手里拿着分到的一瓶水和一包口粮,三番五次的掂量,都没有打开来吃,最后递给了旁边一名鏖战之后很有点饿的黑人大汉,自己提着水瓶慢慢的穿过遍地坐躺的武装人员,来到齐天林面前用英语开口:“你……就打算这样强攻拿下城市?”

齐天林的黑人部下是不会问这个问题的,老板叫他们怎么做,那就怎么做,就算其中有些其他国家的黑人其实很有些文化程度甚至留过学的,也不会问,他们相信老板。

日本人也不会问,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作战,只要能投入某个局部战斗,他们更喜欢从军事上来看待所有问题,而且有科巴斯保罗以及那个年产值多少亿的大型防务集团公司的信誉保证,让他们也不会思考整体的东西。

但老鹰这样的旁观者就不得不问。

数千人不停轮番攻击这样一座城市,看上去挺猛烈,其实分散到各个街道路口就很少了。

摩加迪沙极为平坦的城市特点,依海而建,狭长的城市接近二十公里的长度,宽度能有四五公里,现在从一头平铺往另一边推,数千人分三班倒,也就能保持一个班次基本摊平在三四米一个作战人员的密度上,其他外围火力压制人员、狙击大队是不参与这样的平推工作的,这数千人已经有近百名的各种战损退出战斗,至于挂彩的就更多了,就算是轮番上阵攻击休息,最多也就是两三天时间,就会把所有人员精力储备消耗殆尽。

到现在也不过攻下了纵向两公里的街区,这还是北部城郊地区,无论房屋还是人口密度都比市中心要低一些,等到城区中段,还有毕竟这是一早的突袭,等所有人都反应过来,这样的攻击正面迎上的敌人厚度就相当恐怖了。

作为老鹰这样起码的军校系统出来的人员就会明白,攻击这样的城市,没有十来万的军队外加重型装甲车辆和空中力量支持,是很有些不现实的。

更何况这是一座大型城市的首都,因为战乱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几十年,这里已经有一种战乱的规则,有枪支的比例非常高,就连国外驻这里的机构也能习以为常的驻扎在这里,而不是的黎里波那样新近战乱国家首都,还没有太过外国以及联合国机构,齐天林这样见房拆房的清理手段,是要连国外机构和清真寺一起清洗掉么?

周围的亲卫中间有能听懂英语的,哈哈哈的就毫不顾忌的跟着大笑,甚至连那几个留下来故意坐得距离齐天林比较近的日本人也在哄笑,或许他们还觉得秀子这秘书没搞定保罗君吧?

老鹰脸上有点青一阵白一阵,他实在是看不透齐天林的架构跟安排了,现在他似乎意识到,齐天林不是他想象中那样单打独斗的一个人,而是已经拥有一个比较完整的战略战术体系,深厚得他就这么赖在齐天林身边根本不知深浅!

齐天林毫不在意他的感受,就那么随意的靠在屋檐的遮阴处,旁边的亲卫立刻会意的翻出一个小气垫靠枕给他小憩,打个盹准备接受下午的战斗吧。

老鹰只能走也不是骂也不是的就地坐下来,浑身干净的T恤外面罩着的黑色防弹衣跟周围这所有脏兮兮的作战人员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到下午四点钟,整个攻击战线已经推进到了由北向南四公里处,整整四公里深度,十五公里宽度的十多二十平方公里摩加迪沙城区已经被完全控制,几乎没有一个绿洲公司以外的人员能留在这片区域,所有被驱赶的上万平民和少数缴械的武装分子都被带离城区,押送到郊外的空旷地带敲石子!

依旧还是自行铺就野战机场……

速度果然就好像老鹰判断的那样,开始减慢了……

第一个两小时就攻打下来两公里纵深,后面四小时才两公里,老鹰跟着战线也在往前移,脸上嘲弄的表情愈发浓重。

齐天林又上了两次战场,只是这两次的时间都在半小时内结束战斗,手臂袖子和裤腿上也开始褴褛起来,沾满血迹,但跟随他和僧兵一起投入战斗的日本人是愈发仰慕,那种战斗中的勇猛是可以感染到齐天林身边每一个人的……

伤员越来越多,随着一个野战医院用直升机送过来建立在城郊房屋里面,就不再用飞机外送,但两三百名伤员的状态还是说明了战斗的激烈程度和危险性!

齐天林依旧不为所动的乘坐在一辆皮卡车车斗上,被一大群亲卫簇拥着,由东向西把整条攻击线做了巡视,精神头还是很足,但是激烈鏖战一整天以后过度分泌肾上腺激素的状况也体现在几乎所有战士身上,一旦撤离战场,就东倒西歪得立刻找个角落都能躺倒一动不动,这种几乎半死过去的难受感觉,只有上过战场的人才明白,更何况还或多或少的挂点彩,随着夜幕降临,再也看不见嘻嘻哈哈还能踢球的轻松感觉了。

这就是人体所能接受的极限,能轮番上阵打好几场,已经是体力过人的小黑体质,假如是阵地防御作战可能可

以坚持更久点,但是这样生龙活虎的城市作战攻击,不知道要累多少倍!

连齐天林最后看见的日本培训团,都累得靠在墙边花坛里,随手拿着单兵口粮往嘴里送的力气都没有,但是看见齐天林带着人步行过来,还是在各自队长的叫喊下,勉力起身,表达对长官的敬意,所经过的每一个分队长和中队长也尽量用嘶哑的声音把自己队伍的作战状况做汇报:“H中队一百二十人,受伤十七人,无战损离场,击毙一百七十九名敌方人员,俘虏二十八人……”

齐天林在夕阳下借着棒球帽帽檐的阴影遮挡很有些皱眉,这日本军人果然是有些主动性的残暴,这杀伤俘虏比例是所有战斗队伍里面最大的!

真是有点狗改不了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