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35章 快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快

其实在卡尔塔的街头,白天摩托车很少,因为这里富产油气,收入又高,只有外地来这里打工的穷人才骑摩托车,而且只在起早贪黑的时候成群结队的出现,白天几乎看不见,寥寥无几的几部都是送餐摩托车。

所以在凌晨天色将明的时候,戴着头盔的两人把摩托车混在打工者车队里面的踪迹,真是无从寻觅,齐天林现在是越发的谨慎了。

卡尔塔首都因为是完全新建的城市,各个角落跟道路都是崭新的,只有在极个别的街道能看见上次拥护前后两代埃米尔的民众发起的暴乱冲突留下痕迹,但都不能影响整体的气质,而且这些海湾国家仗着有钱,一股脑儿的喜欢在海洋里面填海造地,从阿联酋过来的整条海岸线上几乎都在玩儿这个,卡尔塔首都的郊外海边,也不例外。

所以一般富豪能有个海边别墅庄园就很得瑟了,这边的达官显贵是硬填出一个海边小岛来修别墅,还很以此为荣耀,当然最大的好处也就是安全。

两个目标的距离并不远,相隔两三公里,都在海面上,齐天林选择单纯的格杀目标那位总理大臣放在前面,僧兵轻巧的就把摩托车滑过打工队伍,斜靠在路边的灌木丛一歪,齐天林就摘下头盔自己跳下来趁着不太清晰的朝色,窜到绿化带后面拉下面罩,快速的移动奔跑!

还有三百多米的距离才能到海边,齐天林估摸着应该有扩大的警戒圈,因为这些打工者的摩托车压根儿就不许靠近那个官邸的区域,现在绿化带旁边是部分还未上班的公务区域,再往后就是静悄悄的政府员工住宅,条件那叫一个好,到处都能看见在海湾地区最珍贵的草坪。

齐天林躲避着路灯,快速掠过大小通道,因为这些地区不可避免都有安装摄像头或者监视器,就算使用热感应探测的几率不高,他还是裹了一张锡箔毯在身上,顺便不规则的锡箔毯还掩盖了他的体型。

还避让了六七组警卫人员,齐天林才能越过最后花园般的海边观景台,毫不犹豫的投身跃进海里!

在卫星地图上是反复研究过奔跑路线的,不过他还是稍微低估了一点海边富豪们营造人造岛屿的铺张劲,靠近岸边都是固化的喷砂人工基岸,往海水里面延伸了好远的距离,哪里像一般的岸边那么适合跳水,差点没把他在一米多深的水底摔个大马趴!

其实就跟奥塔尔军团在阿联酋的那个人工岛一个道理,只有一条长长的栈桥和岸边相连,那么任何需要攻击岛屿的人不通过桥上,就只能泅渡或者驾船,那么被发现的几率就很大了,专业保安人员需要防御的海面状态也轻

松得多。

不过那是防备一般人,对于齐天林这种无限潜游的家伙来说,还是形同虚设。

这就是他为什么不携带枪支的原因,身轻如燕的在海底游窜,为了避让可能存在的声纳或者探测器,还兜了个圈子绕到人工小岛远离岸边一侧才靠近准备上岸,但是他这个虽然也是顶级富豪,却还没时间享受这一切豪华装备的假富豪,终于见识了一把人家是怎么消费的,就在海底他刚靠近海岛,就发现这边的海面上浮着三艘游艇!

最重要的是,在游艇的侧面,一艘小型观光潜艇静静的稳定在水面之下!

用一个水面下的密封通道连接侧面,随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室内下到地面以下然后登上这艘水面上看不见的潜艇离开!

齐天林大感好奇的游过去趴在密封通道的圆形水密窗边窥探,里面有灯光,能看见尽头就有房间和人员走动,刚忍不住要啧啧称奇就给灌了一嘴的水!

得,还是老老实实干自己的事情吧,等世界大业完成以后,老子也要去搞个这样的好东西在海岛边享受下半辈子……

当然这座人造岛屿的面积就很小了,小到就是类似一个独栋别墅加花园的面积,当然不能跟奥塔尔军团的人工岛比,后面的游艇也是那种柳子越买的几个人小游艇级别,卡尔塔的亲王当然不会是买不起大的,而是没必要,自己能操控的小游艇游玩散心的,真要出远门就是换乘类似迪拜号那样的百米级以上大游艇。

齐天林就是顺着游艇这边开始攀爬上岸原本就是选择的T恤加短裤,现在索性脱了湿漉漉的T恤扎在腰间,只有里面贴身的紧身背心,露出一身腱子肉,脚上却是被切削过的松糕鞋,只有这种厚底鞋才能彻底的掩盖脚掌带来的变化,不留下痕迹,齐天林是打算回家以后跟几位时尚的太太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鞋子的使用问题了。

背心两侧依旧挂着战刃和战锤,但齐天林却想尽量不使用,手中提着僧兵准备的长短刀,顺着走道前行,左侧临海的一面能看见海面上远远的有朝霞腾起,只是这边面向伊琅,可能看不见旭日从海平面腾起来的壮观景象,但是火红的朝霞已经镀在了他的身上。

只瞥了一眼,自己是来杀人越货的,可没时间感叹美景,循着阿联酋方面准备的详尽资料,驾轻就熟的在这栋漂浮海面,外部简洁大方又带点阿拉伯风情,内部却极尽奢华的别墅楼内穿行!

其实就两栋楼,主楼五层高,下面往上呈锥形变小,副楼三层居住安保人员和仆人。

齐天林连摄像头的位置都知道,

行进路线都是情报人员精心设计好的,最后索性直接从外面腾跃,利用锥形缩小的楼体特点,直扑四楼,用战刃好像一般的玻璃切割器那样切开临海落地窗的防弹玻璃一个圆口,伸手进去打开窗户,无声无息的走进去……

整个四楼就是一间卧室,四面看海,朝阳下,就算仆人们前一晚把窗帘都拉上,从缝隙还是透出一丝丝火焰一样的光线来,掀开门帘走进去的齐天林就好像被身后的朝阳织染上一圈光芒,故意让这些光芒照到**,看清只有一个人睡在那里,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房间中心大**的男人惊慌失措的就突然醒过来,只是瞥了一眼黑漆漆的齐天林剪影,就毫不犹豫的朝着大床背后的装饰隔墙跑过去!

齐天林有作为侦察兵基本的方位感,隔墙应该就是一部电梯,这里对下去就是潜艇船坞,脚下一撩,拨起一个座位锦墩,怕是得有三四十斤重,一下就飞过去砸在男人背上,五六十岁的老头毫无抵抗就摔倒在地,摔在厚厚的编织地毯上,锦墩掉在地上也没声音。

齐天林不害怕他拨动什么警报装置,但也不想啰里啰嗦的找麻烦,松开门帘,房间里面有恢复黑暗的朦胧,快步走过去,把左手的短刃含在嘴里,直接就一手抓住了对方的下颌,既防止了烦人的大吼大叫,又让疼痛促使对方放松身体不得不跟着他移动,仰面朝天的双手双脚不停的在地面很不带劲的慌乱移动,甚至连抓起手边的软垫或者圆枕反抗的意图都没有,从齐天林手上触碰到的皮肤就能感觉到剧烈的颤抖,剧烈的恐惧!

齐天林只是要把对方拖到窗前确认一下面孔,杀错了人那就太乌龙了一点,右手的长刃拨开一点窗帘,让光线投到手中男人的脸上,正是那一夜那个跟随前任埃米尔一起逃出来的外相,就是因为他的叛变,也许在那一夜有机会拨乱反正的计划被打乱,这位叛徒也得到了晋升总理大臣的机会!

因为长刀挑着窗帘,齐天林左手松开了男人往墙根的锦塌上一扔,就摘下口中的短刃准备结束了对方的性命,说不上怨恨,更说不上怜惜,这些翻滚在政坛上的人物早就应该有这种觉悟,叛乱监狱或者暗杀本来就是政治的一部分!

叛徒终于得到一个张嘴的机会,根本就来不及调整自己的腔调语气,能坐上这个政治地位的也绝不是傻子,断断不会利用这生死攸关的零点几秒种去徒劳的呼救,也许他曾经无数次的思考过这种局面,所以立刻冒出一句话:“五亿!五亿美金!”

所谓的用钱砸倒对方,估计说的就是这种情况,纵然以齐天林富可敌国的身家,也让右手的

短刃凝固了:“真的?!”

总理大臣脸上没有丝毫得意的表情,生怕激怒了面前的他:“马上就给您一亿美金的账户,您也可以马上转账到您的账户,马上能看见……只要放我一条生路,一定会给到您的账户……我没看见您!”一边说,还一边低下了头,似乎在装着没看见齐天林的脸。

因为马上就要杀掉对方,撩开窗帘的齐天林并没有遮掩自己的动作,但毕竟是隐秘活动还是戴了头套的,所以笑着用短刃拨起对方下巴,心里还在转悠这个动作要是对着个年轻姑娘是不是显得太流里流气,可惜是对个老头儿,不过有钱赚:“不用装,你认得我……怎么样,你给我个不杀你,又不怕你到美国人那里告发我的办法……”一边说就一边掏出一部手机递过去,示意对方输入账户,熟归熟,钱还是要收的,那么大一家子要养活呢。

总理大臣手有点颤抖,但是绝不慌乱的在手机上输入一长串账号,估计是救命账号,记得很牢,齐天林默算一下时区,这会儿伦敦才大概半夜两三点钟,没必要为了这点事儿打搅老婆睡觉,就不打电话叫玛若查证了,接过电话存储了就揣兜里。

抬起头来的叛徒脸上却完全没了颤抖:“这些日子是我最担惊受怕的时光,我知道埃米尔和你绝对不会放过我,感谢真主,你总算还是来了,我真心忏悔我的行为,带我去见埃米尔吧……我……我这些日子已经完全了解到塔伊姆的弱点所在,我一定帮助埃米尔推翻这个不肖子的非法统治!”

哦?这位叛变翻脸的速度可比齐天林还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