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36章 声音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声音

最终撤离的线路甚至都应该称之为战术移动。

因为齐天林原本打算干掉叛徒以后自己潜游离开,然后直奔几公里外的那名财相家中干第二票,可这位叛徒却摇头否定:“他是个花架子,才能平庸,如果才干过人早就找出蛛丝马迹了,我当了总理大臣立刻就发现埃米尔发动了反击,肯定是得到了什么国家支持,掩盖得也还干净,我怀疑是华国伊琅或者沙特、阿联酋都有可能,但是没吱声……”

所以计划就改变为两人直接乘坐电梯下到地下,通过通话器叫仆人和技师都不得出来打搅,两人径直自行登上操作简便的观光潜艇,前往数百米外的一个隐秘潜艇船坞,那里原本就是保留用来撤离的,浮出水面的潜艇其实就在一个大厅里,拿过旁边桌上的车钥匙,那里还放着现金跟证件以及手枪手机,齐天林毫不客气的都拿走了,总理大臣带路穿过走道,进入一间车库,一溜顺的几辆跑车和豪华越野车停在那里,从世爵到布加迪都有,齐天林看见让自己女朋友分外珍爱的恩佐也停了一部,大多数车辆的车钥匙都挂在钥匙孔上,可拿着车钥匙的老头却选择了一部最不起眼的雷克萨斯越野车:“你来开吧,到财政部大楼,取走并捣毁财政部的电子档案系统,他们就什么都找不到了!”

贵为几国操纵者,齐天林是估计从草莽起来的速度太快,还没有对方这种视豪车为粪土的纨绔精神,发动越野车的时候,从一排豪车边经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一直察言观色的总理大臣把他定位在超级杀手的档次,好意提醒:“这些车太招眼,不方便……车库遥控钥匙就挂在车钥匙上,随时可以来开走,没人知道的……”出门时候是感应的,越野车距离一长排的车库门还有十多米的距离,卷闸门就开始上升,要是那些低矮的跑车,估计急不可耐的在刚升起一个缝隙时候就能窜出去逃生了!

齐天林没这么着急,不用总理大臣的指路,就能驾驶越野车前往政府大楼,回头看那排车库的确也是很不招眼,看上去就好像一排没有开办什么店铺的空置门面房,再看看眼前已经天色微明的街道,他可没担心过那是不是什么圈套,无论什么情况下,他都有把握击杀身边这个叛徒,以这位前外相现任总理大臣格外惜命的性格,纵然有花招也有限。

通过电话用暗语通知了僧兵到政府大楼附近接应自己,还有三四个街区的时候,两部同样不起眼的轿车跟在了越野车后面,齐天林终于侧头看看一直低着头胡乱在睡衣外面罩了一身袍子的老者:“怎么样?你是决定先去见埃米尔,还是跟我一起进入政府大楼?”

齐天林哂然,这位见风使舵的高手只要不死一定还会万古长青:“你为什么当初要背叛埃米尔,现在又为什么想回到埃米尔身边,你已经是总理大臣了,你刚才说你大概知道埃米尔的去向,却没吱声?”

老者脸上没惭愧,表述得也很简单:“当时我们分开被审问劝降的时候,就许诺给我总理大臣,我鬼迷了心窍,觉得塔伊姆已经成功不可逆转,加上又回到我的地盘半岛电视台,所以我才选择已经拿下政权的不肖子,可是等埃米尔真的逃出去,又在别国的帮助下动摇了卡尔塔的经济基础,我就后悔了,更重要的是……这自从那一天以来,卡尔塔就再也没有平静过,塔伊姆就算有美国人的帮助,也从来没有完全掌握过整个政权体系,无法控制这样到处都在出事的局面,他……控制不住!”这种混迹在政坛的老手翻脸真的比翻书快,琢磨事态的能力的确也是很符合自身专业技能。

齐天林没想到自己一直在卡尔塔等地折腾美国人,制造不平静状态掩盖自身行动的做法还会动摇这个家伙的心态,在头套下撇撇嘴,毫不掩饰的伸右手给副驾驶的叛徒:“余款呢?”

对方从汽车扶手箱里面掏出纸笔,先写下两串账号,然后才又画了点东西,虽然歪歪咧咧,但是能看清是个平面图,指指其中:“这里有一台中央计算机,可以摧毁,然后如果可能最好是到这面的埃米尔宫办公室,这个位置暗藏有个保险柜,里面是美国军事基地的详细资料以及塔伊姆和美国人签订的各种协议,他的私人账户财产也都在这里有备份,如果能弄走,从政治上和经济上,对他的打击非常大!”

中央计算机中关于卡尔塔国民经济的各种数据以及资产流向,更多是阿联酋方面的请求,但现在显然后面有个极大的金元宝在招手!

齐天林觉得自己的瞳孔肯定都放大了一圈!

卡尔塔现任埃米尔的私人财产,可想而知,上次救走那个老埃米尔要不是想着还需要搞政治经济合作,早就下手搜刮了,结果只明着捞了一个一千多万美元的账户,虽然后来阿联酋方面通过兼并转移,给了自己一大笔分红,但肯定没有这样明火执仗的硬抢来得愉快吧?

就好像只看着账户上的数字变化,和看见一大堆钞票或者黄金完全是两种心理上的冲击感受。

所以接过这几张纸片,打个响指,伸出左手跟后面招招,一辆车就开到前面下来两个人跟齐天林低语几句,挟持总理大臣登车飞快的开走了!

劫持或者说转移一国总理,这件事只要那边家里发现人失踪了就肯定是大事,所

以还是赶紧离境!

窜上齐天林越野车的是两名阿联酋的情报人员:“我们熟悉政府大楼和埃米尔府邸!”

那就事不宜迟赶紧的!

大白天三个人就直奔人家卡尔塔政府机构一条街!

毕竟卡尔塔也就这么大,首都就是最大的城市,面积虽然大,本国人口也就这么点儿,还不到摩加迪沙的几分之一,不过的确繁茂漂亮程度就比那座战乱之都好多少倍了,只是目前摩加迪沙已经初步获得了和平发展的机会,而这边的首都即将陷入混乱,以后就不知道是什么样孰高孰低了。

城市小,政府机关都集中在一条主要的宽阔大街上,从财政部、国家银行、外交部、内政部、经贸部都在这边,最重要的是国家元首埃米尔宫也就在财政部的后面,咫尺之遥,实在是方便一气呵成。

一名情报人员坐在驾驶座上开车,顺便通过电话呼叫各种支援,齐天林坐在后排仰躺,那名特工开始给他脸上做各种各样的改装,特别是还弄了个中长发的假发套,就是类似阿拉伯人最喜欢的那种稍长带点卷发的感觉,打上发蜡,搞得相当油光水滑的模样,下巴的胡须修剪粘贴得更符合阿拉伯习惯,最后才换上跟上来的另一部面包车送上的西装,提着公文包,拿着在车库收起来的好几张证件卡之一,挂在胸前,大摇大摆的就朝着财政部大楼而去了,其实看上去很不起眼的一座五六层建筑,比起华国那些县乡镇修建的豪华政府大楼差了太多等级,却实际掌控了超过数百亿国家主权基金以及上千亿的油气销售收入,当然,这是在前任埃米尔时期财政部最鼎盛时候的权利,现在就被削弱太多了。

只是跳下越野车,穿过停车场的齐天林还有五六步就要走到财政部大楼的时候,透过阿联酋情报人员以及前任埃米尔共同串谋的地下抵抗网的某个节点,一只接到命令的手,拉下了电闸,整栋财政部大楼包括周围几栋建筑同时陷入停电的状态!

正是部分政府大楼工作人员较早来到办公区域的时间,倒不会怎么影响办公,不过所有的监控设备连同进出电子识别系统以及金属检测门都失效,拿着总理大臣办公室高级通行证的齐天林只是出示了一下,就被正在到处寻找手动金属探测器的警卫放进去了!

其实一般这种停电不会持续太久,各建筑自己的备用电源在几分钟之内就会启动,所以齐天林就只是打这个时间差,加上部分监控设备需要重启的时间,快步进入大楼楼梯快步往楼顶冲!

那台财政部掌控金融数据的超级中央电脑是安放在顶楼的一个封闭

空间,紧靠财相的办公室,那里的电源原本就是独立的,一般情况下就算停电也能通过防备体系暂时用电池坚持一会儿,自己的发电系统就会自动启动,毕竟是个小范围的计算机电源系统,比大楼的简单多了。

于是踮着脚尖,依旧是一双比较厚底儿的软底皮鞋顺着楼梯冲上去,专门在楼梯口的武装警卫刚若有所感的起身过来查看,就被齐天林一记掌托击在鼻梁处,酸疼加昏厥的感觉让他还没来得及叫喊和拔出枪支,就又被一掌砍在颈项昏迷过去。

齐天林连换下三下五除二就剥了他的军装和武装带,裤子都懒得换了,戴上大盖帽,重点是找到警卫身上的备用钥匙打开计算机房门……

推开门,快步掠过铺满防静电和防尘无声的地垫,戴上薄薄的手套,靠近一大排各种各样档案柜以及闪烁着数据通讯的机柜,找到总理大臣和情报人员都证实位置的那台中央电脑,其实也就是跟个五斗柜差不多大的机柜,趁着两名值班人员正在角落里摆弄应急电源检查备用发电设备状况时候,在背后突然抓住两人的头一撞,昏了放在地面,从兜里掏出一把莱泽曼多功能防爆钳,就开始拆卸机柜,断掉电源,寻找最重要的那几块数据储存芯片时,耳明目聪的他忽然听见有轻脚轻手靠近的声音……

这还是个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