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37章 跟上来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跟上来

从腰间拔出那支武装警卫腰间配发的锈迹斑斑手枪,齐天林已经好多年没用过这么糟糕的武器了,但还是慢慢的滑开套筒上膛,顺便看了看那粒顶上膛的子弹,不出例外的发现子弹铜壳尾部同样绿锈点点,装在弹匣里面估计都从来没有清理,也没有射击过,就当是个心理安慰吓唬人吧,齐天林还是慢悠悠的把手枪朝着这间计算机室的大门方向,只是从领口拔出了一小片飞刀,估计真需要攻击的话,这玩意儿还靠谱一点。

随着蹑手蹑脚的声音,从虚掩的门口探出来的先是头巾,接着才是一张惊讶得张开嘴就合不拢的艳丽面孔,从那张头巾搭在头顶往后翻起的样式,齐天林就能清晰的判断是女性,而且品质如此之好的头巾,嗯,根据他偶尔在蒂雅的衣柜里面看见包裹手枪的高级丝巾,这位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姑娘应该也是大富之家。

其实在卡尔塔特别是在首都,不太容易看见卡尔塔本地人,因为这座被誉为阿拉伯小联合国的城市里面,大半都是外国人,是欧美国家来的白领支撑起了这里的金融以及商业,又是亚非拉地区来的蓝领用辛勤的体力劳动建设起了一砖一瓦,本地人基本都是一尘不染的白袍,只享福不做事的。

连刚才齐天林砍晕的那个警察都带着点淡淡的咖喱味,估计不是印度就是南亚哪里的雇工,说到底也算是PMC,而眼前这个虽然因为张大了嘴导致一直面容变形,但肯定还是比较姣好的姑娘就多半是在政府部门上班的本地人了。

卡尔塔本地人除了享乐,就只在政府部门和关键商业机构有人,连半岛电视台的领导都是聘请外国人,一句话,卡尔塔人生来就是享福的,啥都不用做。

齐天林估摸着对方应该是在这里上班的员工?用枪口指指让她进来,如果对方要尖叫或者逃跑说不得就只有开枪抑或用飞刀辣手摧花了,这点他还是做得出来。

可这姑娘,居然眨巴几下浓厚眼影的大眼睛,继续保持张大嘴的动作,双手轻轻抱着头巾,蹲着就挪进来!

齐天林这才发现她刚才就是蹲着从门边露出头的,也是偷偷摸摸的样子,事不宜迟,用枪口指挥对方在自己的视野里面,就把手枪放在地面,自己继续蹲着用多功能刀拆卸存储器,老实说,多功能的意思就是啥都能做,但是啥都没有单独一把工具来得利索,所以效率不高,要不是不太熟悉电子产品,齐天林真想一把火把这里给烧了,又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眼角能瞟着那姑娘,都蹲着,这姑娘的嘴就慢慢的合拢了,看上去,真当得上用美丽这个词来形容,所以齐天林就

多看了几眼。

以齐天林匮乏的文化知识和审美观来说,美丽是个极为综合的词语,家里也就安妮用得上这个词,玛若那叫漂亮,灵动的漂亮,柳子越是端庄的气质,更符合亚洲人的审美观,至于蒂雅,这姑娘随着个头噌噌的窜,加上眉眼长开来,绿宝石一般的猫眼更有点魅惑的味道,而美丽,就一定得跟安妮似的,不光有雕塑般的五官搭配,还得有从眼神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流露出来的那种大家闺秀风格,说到这里,那位极力在模仿蒂雅的秀子姑娘就总有点说不出的偷偷摸摸味道,难登大雅之堂。

也许发现齐天林看她的眼神没什么**邪或者暴虐的气质,这姑娘抱着头居然敢试探着开口:“左边……左边那红色的下面那一片,你应该是在找财政部海外投资相关资料数据吧?就是那片!”

齐天林手里的工具刀都差点掉了,但还是稳定心神加快动作,最后一点干脆使劲掰下来,反正都是固化芯片,专业人员自然知道怎么拿去恢复内容,然后就准备和之前拆下来的一两片一起揣兜里离开。

那姑娘蹲着吱声:“还有旁边蓝色的,那三片也很重要,是关于国内建设以及油气资源的……直接掰下来拿走就可以,反正都是断了电的!”

齐天林刚站起来呢,差点踉跄一下摔倒,告诉自己这多半是蹲久了有点贫血,但还是弯腰伸手掰了三块蓝色芯片放进兜里,然后就开始用手中的工具开始无情的破坏剩下的东西。

可能因为蹲着压迫了胸部,那姑娘脸涨得有点红,怯怯的伸头:“没……没必要了,剩下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了。”其实价值数十万美元的财务部服务器,在卡尔塔人看来确实也不值钱。

齐天林真是一电脑盲,自己也觉得有点脸红,随意的点点头,整了整身上的警服和枪械,提了换下来的衣服,就打算转身走,姑娘又开口:“你是不是埃米尔的人?你知道埃米尔去了哪里?”

知道埃米尔去了哪里?

如果是询问现任埃米尔,那就在埃米尔宫吧,哪里需要询问去了哪里?按照之前那位总理大臣的称呼,这是称呼前任的?是前任的人?

齐天林出门前就多问了一句,原本打算打昏这位的,要是前任那一派就不用动手了:“你是什么人?”

姑娘还是蹲在地面,只是有点高个又圆鼓鼓的身材依旧很有看头,尽量扬起点上半身:“我是萨尔玛公主,哈立德萨米尔是我的父亲,塔伊姆是我的哥哥!我很爱我的父亲!”

哦……怪不得,头巾能看出身价,气质能说明身份,齐天林点

点头放弃了对这位下手的必要性:“嗯……”啥都不说的走了,既然她对自己父亲有感情,看刚才的情形也支持自己捣乱,所以不会声张吧?

只是齐天林刚走到楼道上,萨米尔公主就跳起来跟到门边探出半个身子:“我想念我的父亲,我……我和塔伊姆不是同一个妈妈!”

齐天林没回头,继续往外走,但已经把手枪装回油腻腻的枪套里面,脑子里一边转悠自己的几个孩子以后是不是跟人也这么介绍不是同一个妈妈,一边就在思考接下来冲击埃米尔宫的步骤。

也许就是看他收了手枪,觉得没了威胁,能当公主的姑娘胆子还是挺大,跳出计算机中心跟过来几步,侧身急切的在齐天林旁边跟着补两句:“能带我去见我父亲么?”

齐天林真心惊讶,自己这说难听一点就是武装恐怖分子,这姑娘不但不担心害怕自己绑架了她这公主干个啥,就算一般平民女性有这个长相也会防备劫个色啥的,这位还主动往上凑,难道自己脸上真写着好心人的字样,不吭声的加快步伐往楼下走,看看电梯通电,但是楼道的安全通道灯还是亮的,看来是应急电源接通了,自己当然不会进电梯当笼子里面的犯人,还是选择走楼梯,那姑娘就疾步跟在旁边一起走。

个头比安妮和蒂雅低那么一点点,但是绝对比玛若和柳子越要高,身材么,纵然是灰黑色的袍子,现在全面的瞟,应该还是名家制衣,嗯,公主嘛,其实按照玛若的说法,现在巴黎米兰的时装成衣定做有半壁江山都是这些非欧洲的显贵暴发户们支撑起来的,这才是那些所谓时装大师最爱的大客户,所以这件咋一看是中东女性常见的袍子,仔细一看绝对带了时装味儿的连身裙,真能烘托出婀娜的身姿来。

当然,这只是因为一个狙击手犀利的眼神,齐天林随意看看而已,家有贤妻的他绝不三心二意,只是眼瞅着楼梯下面走上来一些办事人员,看见萨尔玛公主,就赶紧行礼,自己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稍微落后一点萨尔玛,好像是萨尔玛走在前面的样子,不然就太不正常了。

还好这位公主的智商不至于跟她的安全感一样低下,微笑着点点头回应,加快步子走在齐天林前面,朝着一楼大门走过去,刚刚接近带有天井的大厅,门口就进来一大票人马,武装人员簇拥着一位白袍走进来,萨尔玛还故意顿了一下,擦过齐天林旁边说了句:“哈桑叔叔,现任财务大臣。”然后就突然加快步伐迎上去,笑着跟对方打招呼,财相忙乱的回应了她一下,就擦身而过,萨尔玛赶紧摆摆手指挥:“赶紧的!”

带着这

样的气势,齐天林低着头就跟在萨尔玛的后面出了已经恢复使用的安全门,他身上的枪械引起反应也没人来问,更没人要求查验他的身份证件,也不觉得他拿了件西装折叠起来有什么不对,这不过是因为齐天林现在愈发警惕,不敢在现场遗留任何可能找到他DNA痕迹的物件。

只是出了门,齐天林一边佯装摸大盖帽,实际上在帽子边做了一个手势,让那部一直盯着这边的越野车过来接自己,一边跟在萨尔玛的后面走进了停车场,看萨尔玛靠近一辆紫红色的阿斯顿马丁,见车灯闪了一下,就装着恪尽职守的武装警卫,伸手帮她打开车门,护送她上车,关上车门,送走这位有点天真的公主,就上自己的车……

可萨尔玛灵巧的一下就翻到副驾驶座那边:“你还不赶紧上来?待会儿他们就会发现中央电脑系统不能启动了,刚才我看哈桑叔叔的脸色也不对!”

齐天林摇摇头,关上车门,退开两步,他哪里有兴趣跟这位公主讨论事情,那辆很不起眼的雷克萨斯越野车一下就滑过来在他身边,情报人员推开车门让齐天林一步迈上去,车轮几乎都没有停顿,并不显得慌张,就是缓缓的滑过来又持续的滑走,就转头离开停车场,往后面的埃米尔宫去了……

低头换衣服跟情报人员商量等会儿细节的齐天林没注意到那公主咬咬嘴唇,翻回到驾驶座,发动跑车,跟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