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38章 劈砍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劈砍

阿联酋方面的情报人员还是有足够的警惕性:“那辆紫红色跑车跟上来了!”

正在往身上罩白袍的齐天林停了一下手,从后窗看了看,心生一计:“把车朝向埃米尔宫,停在路边!”

果然越野车刚在路边停下,跑车就加速稳稳的靠在旁边,萨尔玛那张又蒙上面纱的脸伸出来在车窗口:“你……你们不是去找埃米尔?你们往这边干嘛?”狐疑的目光在这边几个人的脸上到处转,两名阿联酋特工立刻就低下头去,如果说齐天林还要人家自报家门才认得是谁,他们就太熟悉这些比较著名的亲王公子公主了,所以其中一个已经暗暗的在腰间拔出一支手枪,既然被认出来,那就说不得要杀人灭口了。

齐天林没这么暴虐,轻轻把手拍拍这名给自己化妆的特工手背,拉掉白袍,露出之前的警卫服装,提着大盖帽推开车门走过去:“我还要去埃米尔宫的埃米尔办公室拿点东西,你能协助一下么,然后就把你带走,一起带去见埃米尔!”

刚才起码有两次机会,这位公主殿下可以告发自己,却协助自己躲过了,看来她的确是对自己的父亲感情超过了那个同父异母的兄长,那么……原定自己要翻墙从员工通道进入做贼的计划是不是可以稍微改换一下呢?

公主一下就推开了车门:“上车!”

齐天林转头对特工安排:“还是到之前的接应点等我!”灰扑扑的越野车没有啰嗦,立刻就驶离了这个区域,这里是在财政部大楼到埃米尔宫的街区,说不定到处都有监控摄像头看着这里的,实在不宜久留。

酱紫色的跑车……

一般来说,卡尔塔的民众是不允许用这个颜色的,因为这是卡尔塔国旗和王室的颜色,阿拉伯世界象征战争的颜色,齐天林都看了看这辆有些狰狞的跑车,腹诽家里的公主幸好没有这么暴力,才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却看见萨尔玛已经移到这边来坐下:“你觉得会有一个警卫坐在我开的车上么?”

哦,这倒是,齐天林估计也是太不在意家中的公主开车这回事了,有点忽略,点点头绕到驾驶室,启动车辆前进,于是剩下的大约五百米路程,一直到埃米尔宫的地下车库,畅行无阻,甚至连出示证件的必要性都没有。

可这时的齐天林就有点觉得自己宁愿千辛万苦的从员工通道潜入,因为这位年纪应该比安妮还小点的公主,简直就是话痨,不停的询问关于父亲的现状,在哪里,身体怎么样,自己又是如何思念他,询问齐天林属于哪个国家的什么势力,代表了什么力量,齐天林觉得比家里四个老婆还呱噪,脑

子都要炸了!

尽量控制情绪,轻轻的关上车门,做个往前的手势,请萨尔玛在前面带路,两人才通过无数监控设备和两名武装警卫看守的地下车库电梯上升,顺便说一句,这个埃米尔宫的地下车库一改齐天林对车库昏暗无光,柱头林立的印象,亮如白昼,跟个体育馆似的没有几根柱子,停满了各种豪车!

貌似中东亲王们格外喜欢购买这些欧美国家的闪亮玩意儿,不过他们花了这么多钱,中东地区依旧无法自己全面制造一辆车,从螺丝钉、发动机到钢材以及漆面全都靠中东力量建设的那种。

站在电梯里面萨尔玛还对齐天林做了一个动作,很谦卑的那种,齐天林了解,这是在教他,赶紧学着做了,双手互握在小腹前,膝盖微弯,低着头,总之比他的VIP护卫动作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奴才像。

所以走出电梯以后,低头跟在萨尔玛背后的这位穿着灰白色制服的武装警卫并没有过多引起任何方面的怀疑,宽阔的宫殿楼道上,两边每隔十米左右就相对站着两名穿着民族服装的警卫,原本虎视眈眈的看着周围,看见走在齐天林前方三米左右没有任何被控制自由迹象的萨尔玛公主过来,都低下头表示尊重,齐天林狐假虎威的跟在后面低着头小碎步,顺利通过。

不过这种情况也得是需要胆量的,就算脚下踩着的是厚绒高级花地毯,换个寻常人来估计也会脚软,只是齐天林悄悄的注意到,这些警卫都是紧身袍子扎宽阔织物腰带的那种,换句话说,更像是传统武士的打扮,身上无一例外的都只有一把阿拉伯弯刀,却没有携带枪支。

想来也不例外,刚刚通过政变方式夺得国家掌控权,国内现在还此起彼伏在闹事,对身边的护卫估计也会草木皆兵的感到怀疑猜忌吧?

这样的君王当起来有个屁的快感?

齐天林真有些嗤之以鼻……

就在他脸上表情还没完全收拾干净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自己之前的萨尔玛站住了,不能抬头,借着余光一瞥,前面一大票人马!

齐天林的右手食指都弹了一下,差点离开左手,去摸腰间皮带上的枪套了,多少年了,自打离开华国陆军,自己就再也没用过这种老式皮枪套,天晓得手指的灵活性还能不能在对方发难之前打开那个金属皮扣拔出手枪。

但萨尔玛的声音先于他的条件反射响起来:“娜莎尔阿姨,真主保佑您的平安……”刚才一路高昂着头的公主弯下腰,侧身靠到走道的侧面,齐天林低着的头能看见穿着灰黑色袍子的边缘一只小手伸出来在自己腰后,迅

速的摆动两下,示意齐天林跟着靠边!

齐天林当然是照着做,低头弯腰比公主更靠边,他以前做PMC的VIP任务都服侍惯了客户的,可不会觉得弯腰屈膝在战场上有什么难为情的,只要能降低任务难度,那又何妨。

不过这难度显然没那么容易降低,一把柔和的声音响起来:“萨尔玛?你过来干什么?你现在不是应该在财政部的办公室上班么?”

齐天林略微有点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公主本来就在财政部上班,所以才会那么清楚那台中央计算机的情况,但是听着这貌似柔和实则有些咄咄逼人的口吻,齐天林尽量的翻着眼珠,低着头用余光去观察对方……

和绝大多数卡尔塔本地女性都身着袍子,头上盖着头巾和面纱不同,面前七八米处的这位女性拥有完全不同的气质,就连萨尔玛的袍子都只能是在阿拉伯袍子的基础上加点小花样,带点时装味道,但是上车以后,也搭上了头巾拉起面纱,只有面前这位女性穿的一件灰黑色的连身裙,头上戴着跟浴巾裹起来类似的那种时装头巾,蓬开的A字裙摆有欧洲宫廷蓬蓬裙的味道,腰间同色的腰带更是凸显出时装的大牌气息,裙子虽然长及脚踝,但八分袖让小臂前手腕的地方完**露在外,圆领领口更是让修长的脖子和锁骨都露出来,再加上相当高挑的个头,接近蒂雅那种北非女性的超长腿比例,完全就是活脱脱的超模架势!

哪里还有半分阿拉伯传统女性的服装打扮了?

只是齐天林的眼力纵然是在翻白眼的状态下,还是敏锐的捕捉到脖子上略微松弛的皮肤和双下巴,再加上嘴角难以掩饰的皱纹,嗯,的确是位老阿姨了!话说阿拉伯语里面称呼长辈是只有性别区分,没有父系或者母系的区别,更没有年龄大小的区别,就好像英语称呼叔叔阿姨一样,不明白关系啊?

萨尔玛回答得毕恭毕敬:“正好有些关于海外石油销售的情况,我想过来给塔伊姆哥哥汇报一下。”

就在齐天林脑子里面正在转悠这位花枝招展的老太婆是谁时候,对方一句话就解释了:“塔伊姆还在休息,有什么事情给我说吧,我虽然是他的妈妈,对你可也足够喜欢吧?”这分明就是皇太后!

齐天林记得自己念书的时候就看到过一句话,妓院和王宫是人世间最肮脏污秽的两个地方,也是最勾心斗角跟锻炼心智的地方,也许安妮所处的那种欧洲君主立宪的王宫能够脱离这种意义上的王宫,但中东地区的这些王室家族,显然能彰显这个特点,他前方这位公主虽然有点对外界防范心不够,可面对自己熟悉

的宫廷内部状况,脑子和智商都是够用的,稍稍一停顿就开口:“事情有点重要,我想亲口单独对您说……”

皇太后气态雍容,唔了一声,就对旁边挥挥手,周围的其他人立刻就作鸟兽散,齐天林都在惊讶他们一瞬间就消失到哪里去了,萨尔玛却弓着腰上前两步指向前方:“能到塔伊姆哥哥的办公室给您说么,要借用他的电脑展示数据……”

皇太后依旧唔了一声,和萨尔玛转身往走道尽头行去,萨尔玛后退半步在旁边,用手掌做个跟上的动作,齐天林低着头学刚才那些人的动作弯腰跟上,目光只能看见皇太后的蓬蓬裙一摇一摆的往前,现在停下,萨尔玛解释了一句:“是这位财政部中央计算机部门的警卫发现问题的,我带他来作证……”

蓬蓬裙摇摆着继续前行,齐天林觉得这小公主的谎话也说得很溜嘛!

不过,这剩下的几十米距离走过去,萨尔玛还殷勤的上前帮忙推开了大门,斥走两名正在里面磨磨蹭蹭不知道搞什么的官员,才神秘兮兮的打开这间巨大办公室桌面的一台电脑,俯身给已经坐在电脑后面的皇太后打开一系列乱七八糟的财务、股市、主权基金等各方面的界面,输入密码登陆:“您看……现在有人在攻击中央服务器,登陆不上去了……”看着相当焦急跟专注的模样,其实不停的用小手在后面招摇!

估计是瞥着齐天林无声无息的侧身靠过来,突然一把就扯下自己的头巾捂住了皇太后的嘴:“控制住她!就是她怂恿塔伊姆政变的!”

小公主的动作很迅猛,齐天林完全属于不得不跟上行动的那种,重重的就是一记手刀劈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