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39章 冲刺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冲刺

有过在家帮欧洲公主换裙衫的经历,齐天林对伸手揽住皇太后的高档定制成衣也不算太难过,其实主要是怕有什么侍卫在门外听见倒下的动静,所以把皇太后放倒在地毯上,立刻不停歇的就从鞋袜子里面拔出一把防卫爪刀,倒转刀柄,掀起地毯在办公桌后面斜下方的拼花桃木地板上面挨个轻轻敲动。

萨尔玛蹲在皇太后的身边,毫不客气的解开人家的衣裳,到处**,齐天林估摸着自己那一掌,足够让个没有战斗经历的女人昏迷一两小时,说不定还有失忆症状,所以也不管对方的搜身行为,只是看这姑娘居然有动手扒了人家上衣,从袍子里面摸出个手机要拍照留念,有点忍俊不禁,一边倾听敲击声的不同,一边询问:“有意思么?”

萨尔玛有些惊讶:“你不认识她?你不知道她?中东最有名的王妃娜莎尔!哦,现在她终于是国王的母亲了,就是这个女人在背后捣鬼!只要她的这种照片登上网络,她就休想再有什么名望,父亲也就不会再宠溺她!这个浪荡的女人!早就不应该抛头露面,到处招摇……”嘴上继续叨叨,手中的快门声音不止,充满仇恨的女人真可怕!

齐天林鉴于自家的状况,探访一下心路历程:“你母亲是……埃米尔的第几位太太?”

萨尔玛咬牙切齿:“是王妃!我母亲是第三位王妃!最有名望的哈拉德家族最谨遵妇道的王妃,阿拉伯的女人就应该低调而沉默……”接着居然动手去解裙子,看来要扒光了对方拍全身裸照?

齐天林已经听见手中敲击出总理大臣提示的那个空鼓音,伸脚随便一踢就把手机踢掉了:“你可以杀了她,但是最好别随意侮辱人,你想想别人要是这样对你,该是什么结果?”

年轻的公主有些激动:“按照教义,这样招摇的女人就应该被羞辱而死……”

齐天林对这种有点极端教派的风格是觉得无能为力的,劝说根本没多大意义,这是根深蒂固的事情,招招手阻止她去拣手机:“你不知道这里有个保险箱?”右手已经在腋下拔出战刃来,重新包扎过,刀柄完全被蒂雅用各种捆扎带掩盖了原来阿拉伯风格,除了刀茎和护手凸起能保证接触到自己的皮肤,连刀刃上都被细心的贴上了黑色碳纤维磨砂膜,看上去更接近一把现代风格的刀具,直接就按照自己找到的角度开始刺下去,拼花木地板就跟豆腐似的,轻松破开了……

总理大臣只知道位置,说是有个什么密码暗藏开关,齐天林看看数百平方米的巨大办公室,有会客空间,有大量装样子的书架,还有祈祷室和喝茶的阳光房,光是那满满

当当的书架子就是藏机关的常用方式,真没那么多时间找,还是直接上最爽利。

年轻姑娘的注意力终于被吸引过来:“父亲……好像没有,塔伊姆搞的?”

其实一下刀齐天林就找到周围一圈,这个原来可以打开的区域面板轮廓痕迹,直接切削下来,然后就看见一个四四方方的密码保险柜被藏在地板下,公主兴致勃勃的看着他这号儿“特工”,满以为他会掏出什么高尖端设备探测密码,最不济也是拿张胶纸在密码盘上粘一下知道哪些键是经常按的吧,可齐天林还是那么一刀,就跟小时候拿刀片在泥土地上画框一样,直接切个大方块,就把保险箱的门启下来了:“你来甄别,哪些是好东西……”

因为有好几叠的文件,还有编号众多的电脑存储器,目瞪口呆的公主终于彻底把注意力从拍裸照的事情上面转移过来,蹲在地上赶紧拿出文件和存储器,果然在财政部上班的她还是比较熟悉内部事务:“这个……是父亲以前交给塔伊姆管理的油气井项目,是他自己的,这些是,那个贱人的产业,他们从父亲那里得到的产业可真不少!基金会、商业银行、半岛电视台都是她的,这是苏黎世银行账目管理,这是摩洛哥的银行账户,还有在直布罗陀的……嗯,基本每一个存储器管理的就是一个银行免税区的账目!”

齐天林伸手,这公主就毫不犹豫的递过来,真真是视钱财为粪土,齐天林真想叫自己那个钱串子女朋友来跟人家学学,不过玛若跟安妮在一块儿这么久了,都没学到一星半点,还是别指望了,把这些存储器揣自己兜里,顺手从右边腋下拔出战锤,开始垫着地毯砸切削口,只要砸烂了就不会影响到战刃的痕迹暴露。

公主终于开始翻看那些文件:“该死的塔伊姆,居然把西边的主要油气井开采权送给了美国人!他这是在卖国!卖掉祖先和真主赐予我们的财富!这个女人就是最无耻的见证者!”

齐天林在当打铁匠,随口回应:“这些东西就应该拿去曝光,可比你那些裸照什么的更有效果?”

公主气得有点发抖,还是齐天林指挥她去找了个文件夹把这些合同协议装起来,再看看里面有几个珠宝首饰盒,随意的拿出来翻看,原本是觉得自己多半已经搞了大收入,这些边角废料拿不拿都无所谓了,结果打开一看,几颗鸽子蛋大小的钻石,想想自己当年跟蒂雅千辛万苦从肯亚尼的密林深处,战刃的旁边找到那些小颗原钻,就笑起来,随手把这七八颗全都倒自己兜里,转头看见萨尔玛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才醒觉自己是在偷人家家里的东西,有点不好

意思的摸了一颗给她:“我们讲究个出手必须要收获东西的,那些油气田回到你们手里,产生的财富多了去,这点都不算什么,见者有份啊……”然后二话不说就整理一下地面的痕迹,盖上地毯,起身拉拉自己的着装,把皇太后拖到什么窗帘背后盖住,看看办公室里面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东西了,才招招手:“走啊!要真碰见塔伊姆,杀还是不杀就麻烦了!”

手里攥着单颗价值超过千万英镑的顶级钻石,纵然贵为中东公主,还是楞了一下,才赶紧捡了自己的手机跟上,直到靠近门口调整好表情,深吸一口气,又把自己的头巾展开搭在头上,正好把头巾有一块带透明面料的部分放在眼前形成面纱,才推开门,齐天林依旧低头跟在她后面。

出门十米左右,就有好几名男女官员专注的看着他们,这可不是之前那些守卫,皇太后身边鸡犬升天的人,对萨尔玛这个过气公主的态度就没那么毕恭毕敬,只能说是保持表面的谦卑,只是他们刚要开口询问,萨尔玛就凑过头去:“娜莎尔王妃对于刚收到的消息非常震惊,她希望你们暂时不要通知塔伊姆哥哥,等他自己过来,看看他自己的反应!”故弄玄虚的说完这句话,才带着齐天林往宫殿外面走。

当然在宽阔而幽长的通道上,伴着无数双注目的官员和安保人员的眼光,随着齐天林沙沙的脚步声,他身前几米处的年轻姑娘肩头还是有点不可抑制的轻微颤抖,紧张是在所难免的。

没有人敢这个时候去触霉头,甚至连偷偷通知塔伊姆的举动都不敢做,所以齐天林得以跟着萨尔玛尽量迅速而不慌张的穿过埃米尔宫的整个楼道,进入地下车库走到了那部紫红色跑车旁边,鉴于肯定有监控设备在看着,齐天林还能坚持住伸手帮公主殿下开门关门,自己再步伐稳定的从车后绕过去开车,萨尔玛从跳进座位上就全身瘫软,盖住的头巾都能明显看见有些贴着皮肤的部位湿透了,紧张导致了大汗淋漓!

齐天林连车速都在尽量控制不要表现出慌张,直到驶出了埃米尔宫,才突然加速,顺着埃米尔宫东侧的宽阔大道飞驰而去!

这部并不是最贵型号的V12超跑居然是手动挡的,齐天林驾车技术是不错,但是还没到竞速车手的档次,他更多还是擅长应急和特殊状态下的VIP驾驶,所以颇为手忙脚乱的换挡提速以后,才掌握到这架0~100公里提速只需要4秒钟的暴烈跑车缰绳在哪里,可刚刚绕过拐角,就看见一大队车辆迎面而来,其中几辆看见这部公主殿下特有的跑车,立刻呼啦啦的展开队形一下横摆在路面上,堵住了去路,跳

下为数众多的安保人员,齐天林一眼就看见后面一辆轿车上下来的居然就是那个之前擦身而过的财务大臣哈桑,接过旁边递过来的安保车喊话器:“萨尔玛……请立刻下车来,放下武器,你在财政部做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了……”

齐天林已经看见远远的地方,接应自己的两部越野车停在那边一动不敢动,阿联酋人员肯定不敢在这个时候暴露,其中一辆可能是自己亲卫的越野车刚刚打开车门就被同伴拉住了。

齐天林不紧张,也不愿意为了这点事情暴露亲卫和阿联酋方面,一边摸出手机拨打电话,一边借着跑车靠近道路上面封锁线的速度,突然加速,对着这群车队冲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齐天林只来得及对他们喊了一句:“到城郊的第二接应点去接我!”就扔了电话,左手突然拉动车门边的手刹,右手就好像DJ打碟一样飞快的拨动包裹紫红色麂鹿皮的方向盘,带着剧烈的轮胎摩擦声和强烈气流声,几乎激起一大片中东路面上特有的沙尘烟雾,陡然在宽阔的公路上一个甩尾,原地掉头,嘶吼着冲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