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41章 阔气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阔气

齐天林徐徐的关下折叠车门,透过门缝观察街面的情况,按照他的状况不可能在这里呆太久,他必须要尽快在自己的地盘上露面,可追击的车队刚过,接二连三的军车就开过来,大量的武装军人跳下车,开始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的在街道两侧排列开来,齐天林看看右边不远处更是如临大敌的闪着大堆的警灯,知道总理大臣失踪的消息也暴露出来,这条街……看看这些人的模样,就算是不会挨家挨户的搜索这些达官贵人的寓所,起码也会牢牢的守住这条街,自己本来打算等几分钟风头过了,换部车出行的打算只能落空!

还好……

这是个水陆两用逃生点!

齐天林转身还得注意扶住已经有点瘫软的萨尔玛,他能理解,在自己熟悉的宫廷或者财政部环境下,这养尊处优的姑娘或许能巧舌如簧,强打精神,可那种强烈兴奋和刺激带来的就是对心力极大的透支,等再经过飙车之类的过山车游戏以后,不由自主挂在齐天林身上的举动真没多少男女之情的味道,纯粹是浑身无力的生理反应。

卡尔塔的天永远是明媚的夏天,灰黑色的袍子是极薄的,齐天林手上只戴着一副防止指纹泄露的纤层手套,就跟没戴差不多,环抱在姑娘腰间的指尖入手腻滑,似乎能感觉到袍子里面这段腰间光滑上下的两道内衣轮廓,熟知阿拉伯风俗的齐天林当然知道阿拉伯女子那种被掩盖在木讷长袍下的火热风情,家有多位贤妻的他更能从偶尔触碰到的内衣边缘就反应得出是侧面打个结的性感小裤头跟货真价实的丰满胸围……

专业人员嘛,总是要在这种时候体现出专业素养的,齐天林当然不会趁火打劫那么急色了,搂紧点几乎就是单手把萨尔玛抱离了地面,那种有力的臂膀无疑也给了姑娘一种极大的信任感,伸手挂在他脖子上:“我已经彻底背叛了这个国家,我……不能被抓到!”

齐天林摆出承接护送业务的派头:“OK!没问题……”顺着车库斜坡走上几步一转角,就把姑娘放进破烂的阿斯顿马丁空车里,回到驾驶座这边,放下手刹,不打火,推着车往后面走,经过了一长排跑车跟越野车还有房车,齐天林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到欣赏这些车上,而不是看着萨尔玛一直希冀的注视他的热切目光。

他力气大,推动一吨六的跑车加个柔弱无骨的公主真不费劲,简直就是小跑着到了后面,这里有一个宽宽的几级台阶,后面就是那个跟室内游泳池差不多的潜艇船坞,邀请已经缓过劲来的萨尔玛下车,齐天林先暗自挥动了一下战锤,才半蹲下用力把破烂的跑车给推起来!

这样就算对方清查到这个车库,破门而入,也找不到什么联系……

其实他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光是从总理大臣那里收到的定金就足够买这些名贵车辆了吧,可齐天林还是打算尽量保留这里,不为别的,啥时候能带着女朋友老婆或者未婚妻来游览时候,也算是个惊喜不是?

不得不说,齐大兵这几年还是逐渐比以前有情趣多了……

反正自己也力气大嘛。

萨尔玛从看见大量的豪华车就有点惊讶,再看见潜艇游泳池,更是喜出望外,但是最惊叹莫过于看见去齐天林举重若轻的把自己的爱车搬动沉到水底,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吧?

齐天林顺手指挥她:“那边椅子上有衣服,赶紧换……”自己倒是抓过一件白色袍子给自己裹上,头上再戴一顶头巾箍就行,刚转过身,就发现萨尔玛居然还嘟着嘴在那堆各种平民服装中间挑挑拣拣,好像找不到一件名牌就不上身!

在这方面,索菲亚公主殿下简直就太平易近人了,虽然她是尽量把名牌做成平民样式,穿出贵族味道,齐天林习以为常:“要命就随便找一件罩上,不然待会儿上岸就容易被人认出来,你那件袍子太高档了!”自己就打开潜艇顶舱盖,开始往里面钻。

观光潜艇其实很小,说白一点就是个可以沉到十来米水下的几米长能容纳五六个人的游艇,上面是大大的水滴形观光罩子,于是蹲在艇舱的齐天林透过高透率的战斗机镀金观光罩,看见萨尔玛咬咬牙,看看这边,蹲在椅子背后稍微遮挡,就唰的一下就脱了自己的袍子,随便挑了一件白色袍子罩在自己身上,看她的表情,咬牙是因为穿自己不喜欢穿的衣服,而不是有可能会把性感的紫红色内衣和绝大部分浅褐色皮肤展示在齐天林面前!

齐天林想装没看见的,可看见萨尔玛已经迈腿往潜艇上走,不得不伸头出去喊:“带上你原来的袍子!不能留下痕迹!”他自己的东西都带走了,只要不下到水里看见跑车,不会联系到自己两人来!

萨尔玛赶紧转身拿了袍子跳上来,齐天林打电话给接应人手约定了地方,就慢慢的把潜艇沉下去,徐徐倒车,尽量靠近海底,别让清澈的海水泄露了自己的行踪,天晓得发现财政部中央电脑遭到破坏、总理大臣和萨尔玛公主失踪、埃米尔宫失窃的一连串事情以后,天上会不会有直升飞机或者侦察卫星到处搜寻?

但沉静的海底显然很容易让雌性生物感到安全和浪漫,刚才一度因为紧张安静下来的萨尔玛逐渐恢复了话痨本色:“这是……扎瓦利叔叔的潜艇,我知道!他在那?喂!那种胖头鱼我看见过,好像是我上次看见的那条!我有个水族箱就在我的卧室里面,打开窗户就能看见,就好像我的卧室就在海底,里面有鲨鱼呢……”还在轻巧的潜艇里面欢呼跳跃!

搞得袖珍潜艇不由自主的摇摆了几下,原本就不是专业驾驶这种潜艇的齐天林差点把艇身撞在海底,还好都是沙子!

齐天林抓方向舵的手都攥紧了!

要不是对方是个漂亮姑娘,真想一巴掌打过去安静下来了,不得已开口:“你为什么会去中央电脑控制室?”

萨尔玛改变了刚才抓住观光把手站在中间的动作,移动两步,过来抓住齐天林的腰,谁叫他里面有腰带呢,姑娘轻笑:“我一上班就看见停电了,立刻想着乘机过去捣乱,拆了那个中央电脑的金融数据存储芯片,因为最近国际市场上的波动我就知道是埃米尔做的,早就有这个打算了,我要帮我的父亲!”说不出的骄傲!

齐天林恍然大悟:“怪不得你这么熟悉那些东西……”

萨尔玛的确能有战斗精神:“父亲失踪的时候,我就坚信他一定会在别的什么地方战斗!扎瓦利叔叔背叛他逃回来,也私下给我说了他还活着的,所以我就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躲在财政部上班,总有一天,我得到机会就会帮到父亲的!”

从小没了父亲的齐天林从驾驶台旁边的观内镜看了看神采飞扬的阿拉伯公主,心有所感,点点头腾出手来从自己的兜里取出那几片财政部存储芯片:“你亲手交给他吧?他一定很骄傲有你这样的女儿!”

萨尔玛却不接过去:“这也有你的功劳!你……应该很需要这种完成任务的功劳吧?”

齐天林想想自己的那几个刚得到的巨额账号,再加上兜里的几颗鸽子蛋钻石,还有现任埃米尔的私人财务存储器,哪里还在意这种渣渣事情?摆摆头:“不用了,会有人接应你,送你到你父亲的身边。”

萨尔玛有点急:“你不一起?”

齐天林略微诧异:“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阿拉伯公主就不吭声的拿过芯片了。

齐天林心下甚喜,终于获得了久违的安宁!

不过潜艇驾驶的距离也不远,根据操控台上的GPS,大约二十分钟就顺着海岸线靠近了北郊的一个滩头,只是齐天林刚把潜艇徐徐的靠近水面,就透过海水找到了天空中盘旋的直升机!

该死的!真有这样的监控,摸出手机看看有信号,打过去那边的声音也有点急:“到处都有直升机升空在盘旋监视,我们已经

到了接应点,车辆躲在停车棚下面,您……步行越过海岸过来停车场?”

齐天林看看乱石嶙峋的岸边,原本就是希望这里能掩盖自己上岸的行踪,一两个人爬过去倒是不打眼,可这几米长的潜艇一浮出水面,可不就成了空中俯瞰的靶子?

说不得只好把潜艇沉下去,沉到十多米深的海底,靠在石岸边的阴影下,转头翻找观光潜艇里面,救生衣全都是要多醒目有多醒目的橙红色,氧气袋也全都是固定在救生衣上面的,原本是只要穿上救生衣,在这种潜艇能活动的几十米深度,迅捷浮到水面求救的东西,现在却完全不能用,不得已询问萨尔玛:“你能游泳么?”

姑娘点点头,齐天林把自己和她的东西都检查一遍,确定不会有什么遗留,潜艇里面有防水袋,分别把芯片手机文件之类的密封起来,给萨尔玛做个深呼吸的动作,一起调整好节奏,伸手就打开了侧面的舱门,巨大海水压力一下就冲撞进来!

相当于两架超跑价格的观光潜艇就扔海底了……真阔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