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42章 自拍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自拍

坐上僧兵亲卫驾驶的一辆福特轿车,看着被另外两名阿联酋情报特工带走的萨尔玛公主,姑娘不停的在试图回首张望,但急于把她带离卡尔塔的特工哪里给她这么多时间,同样毫不起眼的一辆雪佛兰轿车,一溜烟的就跑了!

唇边似乎还有一丝清凉的柔软,齐天林摇摇头,默念路边的野花不要采,特别是这种公主级别的,千万不要沾,摆摆手让亲卫加速返回营地……

齐天林还是过于按照自己的思维模式选择了登陆的方案。

驾驶汽车掉进水里是什么状况,十几米深的海底打开潜艇侧面舱门比那种情况,更加惊险十倍!

看着水从车门或者别的什么缝隙浸进车厢里面,绝大多数人都会惊慌失措得完全不知道干什么,最终窒息死亡率占了绝大多数。

只有齐天林这种长期在刀口枪尖惊险场景中转换的家伙,才会驾轻就熟的逃脱那样的险境,跟他所拥有的特殊能力无关,纯粹就是个会者不难,难者不会的适应能力问题。

首先就是不慌张,一把拽住萨尔玛,把她挡在自己身后,用自己的身体压住她,这时候齐天林的后背可没有闲情逸致去分辩触碰到凹凸有致的什么部位,因为只有那么一瞬间的刹那,海水猛然一下就冲进来把整个潜艇舱室填满,力量大得很容易让人慌乱,所以开门时候的冲击力全都由齐天林的胸膛抵挡住,而填满以后马上就内外压强一致,这个时候,就剩下人体上浮力,海底压强力以及潜艇艇身对人体禁锢的几种力量交错在一起,轻松多了。

惊慌失措的人在这个时候,只要呼吸混乱,张开嘴,一会儿就窒息溺水了,齐天林还有闲情睁大眼睛抓住了把两人服装都包起来的布包,然后满意的感觉潜艇内外压力平衡了,一伸头就穿过潜艇舱门出去,十几米的深度,海底压强也还不算难受,对他来说只要往上一窜,游到海面就算完成了!

真是最简单的隐蔽上岸方式,齐天林的选择是没错的。

但萨尔玛显然不是他,第一下的海水冲击因为完全被齐天林宽阔的后背挤压在艇壁上,她还没觉得有多难受,只是屏住呼吸感觉被海水包围,可齐天林突然离开她的身侧,那种原本紧靠的安全感消失,让她陡然就慌张起来,睁开眼看见的是那个身影窜了出去,更好像离开自己,就算两人的手还连在一起,她都吓得立刻想呼叫,于是只看见一串气泡……她最珍贵的氧气就这么丢失了,还手舞足蹈的胡乱挥舞,张开得像个八爪鱼似的,哪里能缩紧身子从舱门出来?

如果没有齐天林拉拽,萨尔玛就必死无疑

了。

没有呼吸问题的齐天林居然还在水中翻了个白眼,才松开布包,双手拉住水里面显得格外轻巧的女性身体,用力从肩头两边握住萨尔玛的上臂捏紧,让姑娘的上半身不由自主的收缩起来,才方便她从舱门口被拉出来,然后萨尔玛在清澈的海水中终于看清了齐天林的位置,眼睛一下就睁大了……

齐天林的双手顺着对方的肩头往下溜,一直到腰间臀部,大腿……真心不是吃豆腐,是急救中帮萨尔玛收紧身体,等于就是顺势下摸把她拉出来扛在了自己肩头,然后才娴熟的拿脚尖钩住布包,另一只脚就在海底柔软的沙滩上一蹬,往上升,只是肩头姑娘获得自由的双手忽然乱抓几下然后无力松开,齐天林知道是缺氧,说不得就抱住对方从肩头拉到身前,自己憋一口气,迎着那紫红色的丰厚双唇渡过去……

得到氧气的萨尔玛就好像打了强心针一般猛然苏醒,原本就搭在齐天林脖子上的双手,突然用力就抱紧了他的头,死死的压住他的嘴唇碾磨,不知道是急切的想获取氧气,还是乘机吃豆腐,舌尖都过来了!

齐天林还得抵抗呢……

不过十几米的海水升到海面也就几个呼吸之间,齐天林双脚蹬水,萨尔玛干脆把双腿盘在了他的腰间,等两人猛的一下把头冲出水面呼吸到新鲜空气时候,齐天林尴尬的发现,自己有反应了!

真不能怪他,谁叫萨尔玛的舌尖那么灵活的在他嘴里游荡了一圈呢,何况她也穿得太薄了,富有弹性的大腿跟双峰都紧紧的挤在齐天林身上,更为丰满的翘臀双瓣更是正好卡在他那部位上磨蹭,再加上他打水的动作一配合,没反应才怪了!

再看看近在毫厘的美丽容颜,中东阿拉伯女子那种带点浓艳气息的欧罗巴深邃眼窝鼻梁的结构却又有亚洲人细腻皮肤容颜的混合感,再加上轻轻咬住自己嘴唇的细齿,还有那变得格外迷离的眼神,有点……勾魂!

齐天林小心的把自己的嘴唇给拉回来,顺便把自己往下沉了沉,更小心的离开相互敏感部位,指指天上小成一个黑点的直升机:“有监视!顺着岸边游到背面再上岸!”

萨尔玛明显也是深吸一口气才恢复点神智,再深深的看他一眼,才转身开始游动,齐天林挑起脚尖的布包挂在脖子上,在后面跟上,稍微远点,实在是有点撩拨人!

等两人从一个角落缝隙偷偷上了岸,齐天林把姑娘托出水面,躲在乱石中间稍微滤干一下身上的衣服,哦,萨尔玛的白色袍子几乎就变成了透明装,里面紫红色蕾丝花边的半杯胸罩给撑得胀鼓鼓的和下面同样

性感万分的T字裤都没什么掩盖,这……不符合伊斯兰教义吧?

齐天林托她出水面就知道是这么个状况,一直扭着头假装打电话不占便宜,可萨尔玛浑若无事一般坐在他面前,不说话,拿深眼窝的长睫毛眼睛使劲看他!

等炎热骄阳下稍微烤一下不滴水,衣服也不透明了,齐天林才挂上电话:“走吧……他们就在上面越过路面那一头等着我们。”两个在空中直升机上用望远镜看也不过是小白点的白袍,不会引起什么注意了。

萨尔玛一边跟着起身,伸手让齐天林把她扶起来,之前都没这么娇滴滴的,似乎在试探点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齐天林要笑:“我结婚了……有老婆的,我这……不算自作多情吧?”他又不是傻子,都有四个老婆了,当然能看出点什么。

萨尔玛不笑:“没有,所以我很正式的问你这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的确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齐天林觉得要慎重对待美女的心,就凭他娶了四个老婆,总有万般说辞,其实都说明他是个好色或者贪恋美色的龌龊家伙,哪里有在战场上冷血杀戮的阵仗,何况这一心为了父亲争取战斗的姑娘,虽然有点小话唠,但肯定比秀子这样的毒蝎女人更可爱吧?所以态度还算配合:“姓名就不说了,我是做隐秘工作的,你看到的这张脸都不是我的脸,以后我们的工作生活也不会有什么交集,如果刚才之前的行动中有什么涉及到超越男女之间的接触,都是迫不得已。”

萨尔玛没有一般姑娘那种一哭二闹的做派,听了只是伸脖子专心再看了看齐天林的脸:“头发……是假的?脸上也化了妆?泡了海水都没有散?”

齐天林看看已经走到路边,上午时分已经骄阳似火,所以街头除了懒洋洋的树影,并没有人迹,远远的在那边拐角地方站了个家伙,正在给齐天林做手势,表示有两个方位有摄像头,所以齐天林稍微低一下头,往萨尔玛稍微靠近点,挡住她就开始过马路。

阿拉伯女性是不会在街上亲热的挽住男性的,但是萨尔玛用标准的阿拉伯女性对待丈夫的步伐,落后半步,轻轻拉下白袍背后的头巾遮住了头,这一次是头巾裹住眼脸之上,白纱遮住眼皮之下,也就是一张脸只露出了一根缝,然后才从袍子下伸出手抓住了齐天林的袍子侧面,慢悠悠的跟着走过去!

齐天林看得出这是持妻子礼,起码未婚少女是可以展示面部容貌,而不是这么刻意遮挡面容,趁着最后点时间解释一下:“我真结婚了,有四个老婆了!”

萨尔玛居然轻

笑一下:“哦,原来你本来就是穆斯林?那更简单了……”

齐天林顿时闭嘴,不跟这受了封建残余思想毒害的傻女子啰嗦,走上路基靠近接应人手,那边转身在前面带路,两人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几栋白色海边建筑之间,树影瞳瞳,有点难得的阴影,结果萨尔玛另一只手突然从白袍下面伸出来,拿着她那个抠掉手机卡的电话,迅速快捷的在两人侧面咔嚓几下,连续拍照,期间甚至松开拉着齐天林的手,勾开面纱,使劲睁大眼睛嘟着嘴,做个剪刀手,自拍!

动作还相当熟练!

不等齐天林阻拦就又娴熟的收回袍子下,拉上面纱继续拉着他前行,但齐天林灵敏的耳朵分明听见她在袍子下熟练的按动手机在干个啥,不过没手机卡,也不会泄露行踪,自己也最多就是被拍到个白袍头巾遮住半边脸的假样子,他就懒得吱声了。

转过去屋后,直到登上两辆车,再无任何交流,甚至连眼神都不曾对上,萨尔玛就跟着阿联酋的特工走了。

如果说大多数男人会为这家财万贯的阿拉伯公主倾倒,齐天林肯定是那极少数,上次阿联酋方面想让公主跟他联姻都没门,所以目送这辆车离开,齐天林收敛心神,换下所有衣物装备,笑眯眯的呆在了自己部下设立的一个训练场。

上午十点过,美军联络人员来邀请他前往美军基地继续讨论关于对外政策新概念作战模式细节的时候,看见就是他汗流浃背的跟一大帮部下在训练场上穿着背心摔打,就好像任何一个部队都会做的晨练一样。

没什么不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