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43章 碰头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碰头

“在符合我们定义的国外作战领地,通常包括如下四种冲突发生的状态:反抗我们实质性占领的武装力量、因为占领由此产生的恐怖主义、因为国家权力真空导致的武装叛乱、最后一种就是军阀割据以后争夺权力和生存的自治斗争,这将是我们在面对每一个以国家为单位的战场,需要解决的四个问题……”

齐天林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绿洲公司制服,同样穿着这种制服两名日军大胡子和两名僧兵分站在讲台的两边,纯属给他扎场子的,只是他们四个的大胡子是货真价实,齐天林的就是昨晚化妆刮掉以后,刚才往身上泼水佯装汗流浃背之前粘上的。

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的他对着讲台背后的大屏幕投影画面侃侃而谈,语调干净利落而富有感染力,感谢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给了他基本的演讲以及口才培训,最重要他无与伦比的眼界。

齐天林已经是可以挥洒自如侃侃而谈的阶段了,再不是那个磕磕巴巴的小佣兵,自身地位的提高,眼界的宽广,响亮的名头和丰富的经历以及足够分量的荣誉,让他自己都已经习惯于这种带有领导气质的演讲。

“而我们!与其说用敌对的态度去跟这些敌手作战,不如从一开始就领导他们,培养他们,帮助他们建立秩序,先培养军事力量,再培育政治势力,而不是去徒劳的帮助一个个已经拥有固有思维的政治力量为虎作伥,培养他们的军阀力量,搞到最后搬起石头砸了我们自己的脚!从商业的角度来说,怎么保证我们的利益最大化,平稳获得持续利益,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有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我们是可以放弃或者跟他们合作的……譬如帮助这些国家发展,解决民生问题,部分认同他们的宗教价值观和传统,而不是一味的谈西式民主,当然……我知道,有一种理论是要求在这些地方越是纷乱,我们才有更多的利益,但那是以前了!那是过时的政治理论,在现在这个任何人都能搭乘飞机在几天时间到达地球任何一个角落的时代,再用这样的矛盾地域论,只会是惹火烧身!这才是为什么美国的利益成为众矢之的的最大原因,亲善……不是端着枪的美国士兵陪当地小孩子聊天踢足球就叫做亲善,亲善是真切的帮这些人获得充足的食物,拥有干净的饮水,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能舒心的养家糊口……这样才能建设起,切实为美国利益,我们大家利益服务的国家政权……”

齐天林的面前,有超过两百名美军官兵……

后排有摄像机在拍摄,齐天林播放的一张张非洲几个国家的商业战斗照片以幻灯片形式闪过,

两边依次挂着的是美国国旗和美国陆军军旗,然后中央司令部以及驻扎在这里的相应部队军旗一同展示,用齐天林走上来时候的感觉就好像家乡唱京戏时候赵子龙背上那几杆旗帜一样热闹……

下面鸦雀无声,只有在说到美国利益时候的,才会群起而鼓掌,齐天林频繁引用我们这个词,把自己跟对方的距离拉得很近……

“战争就是地狱!(war is HELL),我从没有期待过作为一名作战人员能遇见什么阿汗富的漂亮姑娘对我温柔欢笑,但是我们的责任是避免更多的平民掉入这个地狱,只有帮助这些国家的平民尽可能逃离地狱,才能使美国民众活在天堂……这就需要动用更多地面部队完成这些传统的工作,而不是消耗那么多高科技高预算的装备……”

得益于安妮在家说话喜欢引经据典的风格,再加上半吊子军师迪达就好像暴发户很喜欢说成语表达自己有学识一样,齐天林没少听过什么名人名言,这句战争就是地狱,正是美国陆军内部相当崇尚的一位南北战争时期名将的名言,颇有迎合陆军官兵们的口味之嫌,特别是那些西点军校的士官生们,更是激动的使劲鼓掌,似乎美军的使命感就应该体现在这样的地方,何况齐天林还刻意站在了陆军这边,重塑陆军的使命感,的确值得鼓掌!

直到完成了演讲以后,端着不锈钢餐盘,齐天林才和陆军中将坐在了餐厅里面:“内容可是您安排引导的,我不过说说话,还有什么要我做的?今天外面可真够热闹,您不知道,自打我来了这里,汇报出事的电话一个接一个!”

中将也有点挠头:“是很纷乱啊……基地周围还好,听说你损失了几个人?”

齐天林点头:“有一伙武装分子准备从东面袭击空军基地,被我的外围人员拦截了,伤了好几个,不过也留下几个对方的人员,对方是没察觉到这种便衣外围才失了手,下回可能就会注意了,基地也要提高点防备等级。”

中将才压低了声音:“中情局那边给我的消息,今天上午总理大臣失踪,王室那边也出了点问题,政府也有人袭击过的痕迹,你那边相应的注意点,本来这些消息是要控制的,我觉得可能会有连锁反应,你小心点。”

齐天林偷奸耍滑:“那我回欧洲度假!”

中将哈哈哈:“估计你是暂时回不去了……”

齐天林小惊讶:“怎么?”

中将提醒他:“去美国吧……反正都是度假,一方面国防部认为你有必要参加一系列的培训课程,虽然你是商业机构,但是你现在负担的层

面和影响力都超出了之前的预想,你应该接受一些相关高等级的培训,另外就是国务院认为你也应该好好跟他们沟通一下,美国可是第一时间就承认了非洲几国的政权变动,现在他们有诸多外交方面的事情需要跟你协调,而最重要的是,这份新策略方案已经由国防部递交国会和总统府,需要有人阐述,你是最好人选……”

齐天林不反抗:“也行!等我把在卡尔塔的工作在这些天内完成就走。”

他的猜想是,自己实际掌控非洲五国,从明面上看的确是这种先军事后政权的模式,但自己隐瞒了宗教在其中最大的功劳,所以美国方面还是觉得有点不踏实,总要跟自己好好审查一番,至于那些培训,应该就说得上是美式民主领导培训吧?

坐在沙狐越野车上,齐天林有些缜密的思考着这些细节,眯着眼睛清理自己脑海中的脉络……

政权,齐天林从不在乎任何一个政权,迄今为止他也没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去控制过非洲的哪个国家,拿下的那五个国家更多是在他监管下,自行发展,遍布各国各地的安全执勤小队,已经占据了齐天林现在三五万军事力量的大部分人手,等于说是这些国家的地方财政在养活这些兵源,这就造成自己手中看上去也就索马里那几千到万把人,随着索马里的城市建设开始,这个数字又要被降低,同时也降低了自己的威胁感。

但最重要的是,齐天林在竭力避免成为美国人眼中那种用过即扔的傀儡军政府,避免成为美国以后随时可以打倒的独裁者,所以他不直接掌控任何一个国家,总不能因为他是直布罗陀总督就要推翻他吧,科巴斯保罗应该从任何角度看上去,更接近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而不是政客,一个有休假,有家庭,主要根基都在欧美国家的合法商人,而不是美国的对立面……

最大的隐患其实还是来自于中情局那种发自本能的怀疑精神,从布伦散发出来的那种怀疑一切的态度,老鹰亨特尔才不过是支在面前的棋子儿,该如何利用这枚棋子儿呢?

齐天林现在座位的对立面是名日军少佐,看见他睁开眼睛拿旁边的饮料,才端正的递上一份资料:“这是关于我国在卡尔塔地区的油气田项目分布以及绿洲公司安保人员的安排情况,这次我们的日籍PMC已经补充到各个队伍!”依旧是那种一字一顿很有日本风格的慎重其事口吻。

齐天林接过来却不看:“这些事情由各业务分部主管经理了解就是了,我只是去视察一下油气田的工作,毕竟在中东和北非地区,我们这样同类型的业务非常多,最近卡尔塔不太

平,你们要注意查漏补缺!”

齐天林真是摆足了生意人的模样,风尘仆仆的带着四五辆沙狐的车队,在卡尔塔半岛上的几个日本油气田甚至更多其他国家的油气田上奔走,不但辛勤的查看已经被绿洲防务提供了安保工作的油气田,还煞有其事的到其他几个英兰格、意利大和法西兰以及美国油气田公司参观寻求工作合作。

卡尔塔半岛真不大,横向几十公里,纵向两三百公里,但是丰富的油气资源星罗棋布,所以这一圈走下来,还是花了好几天的时间。

这些日子里,首都里面此起彼伏的不断有各种小冲突,小**,基本都是前埃米尔见到了总理大臣以后,再加上全面把持了财政部掌控的各种资源,调整战略,开始遍地开花的闹事,现政府颇有些摇摇欲坠的味道。

不过齐天林在酒店电视上看见这些消息,就跟他一直都不认为美军会像打伊克拉那样去打叙亚利,这个卡尔塔的政权他也不相信会这么轻易倒掉,毕竟美国还在背后支撑。

自己是不是应该反过来又去支持一把现任埃米尔呢?

看着电视屏幕上那个年轻而又有点慌乱的埃米尔,偶尔能看见他身后若隐若现的那个皇太后身影,正跟老婆女朋友通电话的齐天林,突然想起那个有点唠叨的暴力阿拉伯公主……

“嗯,就这样吧,我们一家都到美国去度假?”

重视家庭,是欧美主流社会的主流认知,齐天林额外在乎家庭的形象也许也是欧美社会比较认同他的一点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