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44章 不一样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不一样

所以在卡尔塔周游了一圈,拿下三个欧洲石油公司工作面安保合同,并跟另外几家公司达成友好协助协议,提供安保咨询和紧急情况互助等各种业务以后,齐天林风尘仆仆的回到卡尔塔首都。

一直有一位中情局的官员陪同齐天林,算是协助作为情报支援,其实也应该负有监视的责任,齐天林相信自己所有一路上对外联络的电话,都在对方的监听之中。

所以他从头至尾都没有跟阿联酋方面做过联系,但一回到首都,他就和这名中情局官员一起联名向中央司令部提出了一份新的战略建议方案,署名是他和这名中东局情报主管一起的,两人在回程路上一直都在商量这件事,负责把这份方案提供给中情局和国内机构的情报主管非常激动。

别把中情局想成个个都是007,绝大多数特工都跟汤姆那样的内情FBI类似,都是拿死工资,得出差外派津贴外加一点点积累工龄和资历才能升迁的,能参与什么大项目,绝对是捷径,这不算是贿赂,但齐天林已经俨然是大人物,顺手漏点拉一把,都能帮别人不少。

中情局的强项就是情报,行动力并不是他们在国外的特点,所以这位主管在不泄密的前提下,整合了卡尔塔的现状构成状态,指出之前的王室颠覆行动前半截是成功的,后半截由于有外力介入,导致情况越变越糟,中央司令部驻守的卡尔塔地区已经成为一个麻烦之地,所以尽快有力的控制这个区域势在必行。

根据中情局的分析,前政府埃米尔潜逃海外,遥控指挥的各种反抗力量,加上原本就在沙特卡尔塔活动频繁的极端宗教派别,以及美国情报机构认定伊琅趁火打劫,还有华国以及俄罗斯等国家也不干净的伸手,导致现在卡尔塔很不适宜管理。

最关键的是美国人虽然在卡尔塔拥有重要的军事和能源需求,但却由于中东复杂而敏感的局面,一来不好动用军队肃清,二来不敢再推翻一个重建,有点身在局中却转不过身的味道。

所以综上所述,绿洲公司也就是齐天林方面提出了一个新的计划,解散目前卡尔塔的本国军队,用绿洲公司的阿拉伯裔员工取而代之,但指挥权管辖权由公司内的美籍员工担任,也就是任由美国安插名义上的绿洲美籍员工掌控这支新卡尔塔国防军,改头换面以后,再全面肃清卡尔塔的纷乱局势,还给中央司令部一个安定的环境!

齐天林只负责提供阿拉伯裔人手,别的什么都不参与!

最大限度的降低了美国人对他的防备……

要知道卡尔塔本国的军队一共就一万多人,其中只

有两三千名军官是养尊处优的本国人,所有的下层士兵都是外籍人员,原本就是一支活脱脱的雇佣军,而且大多是南亚地区来充数的,几乎所有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明白南亚真的很多都是又懒又啰嗦的老爷兵,战斗力堪忧!

而就是这样一支军队在面对目前的乱局,什么都做不了,而那些本国军官又跟前埃米尔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错综复杂得齐天林都认为还是干脆一把全部撂掉重建比较靠谱,说不定现在这些乱糟糟的局面就是因为这些军方人员故意造成的。

可以说齐天林和这位中情局官员共同提出的方案显得极为高风亮节,他除了收取一点管理费,由卡尔塔方面负责这些雇佣军人费用以外,啥都不伸手,他很简单的解释了自己的动机:“我有这么多个卡尔塔的油气田安保项目,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更利于我工作,这些同公司的员工在必要时候也能增援我的安保项目,不是么?”

当然他似乎没考虑过要是真的卡尔塔国内环境恢复平稳了,他在卡尔塔就揽不到这么多活儿了。

解释完这个一揽子国防军方案,齐天林就自顾自的离开,搭乘民航班机到法西兰跟家人会合,准备经由直布罗陀,再到圣玛丽岛前往美国。

这也从一个侧面表现,他对卡尔塔的这件事,并不是很在意。

其实齐天林是想避免立刻就开始的跟卡尔塔政府方面谈判,天晓得自己面对面跟那个后来一查证才知道极为精明能干的娜莎尔王妃站在一起,刚过去几天的情况下,对方会不会对自己的体型有什么联想?

稳妥点好,用自己事情非常多作为借口,委派一名日本军曹担任自己在这件事上作为代理人,跟中情局一起会同中央司令部与卡尔塔现任埃米尔兼国防部长谈。

只是走下巴黎国际机场,迎上来的小管家阿里指挥一辆重型沙狐作为老板的座驾,前后各一部轻便版的沙狐作为护卫,低调而不简单的快速离去!

齐天林在法西兰的这部座驾之所以选择重型号,其实就是在外观看起来跟别的差不多,内部却做了复杂的加厚屏蔽,所有这部车内的无线电讯号都会先自行加密,然后才传递出去跟外界的加密频道衔接,保证了绝对的不被窃听,技术改造是利用奥塔尔军团驻扎岛上生产线,德国人和阿联酋方面共同完成的重要物品。

坐在其实里面只能坐三四个人的后舱,齐天林终于拨通了阿联酋方面的电话把自己在卡尔塔的新近安排阐述一遍:“美国人绝对不允许推翻现在的埃米尔,那是在打他们的脸,所以任何试图推翻现政府的做

法都是徒劳的,从经济上只能拿走卡尔塔之前的所有财富,从现在开始开采出来的财富还是会流进现政府以及美国人的兜里,所以,我决定改换方式伸手到这个国家里面,动用绝对忠诚的宗教部队前往卡尔塔组建军队,让这个国家的国防实际掌握在我们手里,等待最终的时机!”

长官多能听音,有点激动:“已经有了最终的那个临界点?!”

齐天林不否认:“应该不远了,再坚持一段时间,接连的战争和经济危机已经拖住了美国,再加上几把火,就可以爆炒起锅了!”

长官也许是没下过厨,更不了解齐天林家乡川菜的爆炒特点,只是听起来就觉得热血沸腾:“希望能在我的有生之年,参与到这场盛宴!”

齐天林讨论的就是细节:“可以派遣军情人员到利亚比清真寺的宗教武装培训基地去传授一些军情技巧,这部分人以后就要佯装跟我们没有关系的队伍过去驻扎,如何欺骗美国军情部门也是有难度的,毕竟有一万多人,清真寺都只能分批分批的甄选最忠诚的信徒过去,但放得太远,如何保证忠诚度,还不能被美国人发现这是群虔诚的穆斯林,就是情报部门需要研究的内容……”

长官也有自己的思路:“我们也有培养一批这样绝对忠诚的人,可以混在里面,成为两个体系,相互监督……卡尔塔的军事力量就这样能被我们掌控了,政治呢?暂时放过?哈立德可是非常热切的希望重返卡尔塔的宝座!”

齐天林哼一声:“他自己纵容了不该纵容的女人,被美国人抓到了空子,你跟他谈谈吧,短期之内肯定不可能返回,甚至公开抛头露面都不可能,不能让美国人发现他和阿联酋以及我的关联!”

长官也不是慈善家,嘿嘿两声:“这我当然能做到,严密控制在一座宫殿内,人手换成奥塔尔军团的人手,不过,你那位……太太怎么办?”既然提到了女人就问问。

啥?

齐天林还楞了一下,估计就是萨尔玛的事情:“她见到了哈立德?”

长官笑着开始聊家事:“我们也就最多算是软禁了哈立德,新的总理大臣也送过去了,我们在那边组建了一个复兴指挥部,这位公主我也接见过,的确漂亮,但你完全也可以跟我们联姻嘛……不过你这一招倒是对绑紧哈立德王室,以及萨尔玛所属的哈拉德家族都有很深远的意义,也很容易能安抚他们不认为现在是在囚禁他们,我们原本就是一体的,确实不需要再用联姻的手段的,不过要是你的家族能加入我们的血脉,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有点对齐大神的政治联

姻手腕玩得挺麻溜的赞赏,而且开了这个口子,再纳两房也不是难事吧?按照穆斯林的教义,阿拉伯男子的确是可以娶四房太太,也仅限四房,要是再增加,前面就得离婚一位,不过齐天林么,当然不会在这样的约束范围内?

齐天林滞了一下,男人嘛,对漂亮姑娘总是有占有欲的,脑子里面没有闪过那美丽容颜不可能,只是他好歹也还算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这事儿……不谈联姻什么的,我不可能再有妻子之类的,你们另外设法安抚善待,控制住他们不得暴露才是要点,这一步棋也许到关键时刻才用得上!”家里的太太起码有三位都会坚决反对,齐天林是没兴趣去搞这种高难度事情的,自己忙军国大事都忙不过来。

长官驾轻就熟:“那当然!这件事包在我们身上,准保处理得服服帖帖!”

也许那个美丽的容颜真的是一闪而过,齐天林的脑海里面思考的东西太多,既然交代清楚了就跳过不谈,专注到其他事情上,却没料到在思维模式上,久居高位的长官,还是有些跟他不一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