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45章 女特务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女特务

不光是跟阿联酋方面,华国的电话还要经过阿腾那边的设备中转,和徐清华关于索马里以及卡尔塔的事情都做了交流,因为在非洲接近东非一带,就算是实际上触及华国在非洲的利益,齐天林和他之前约定的这个时间点,索马里已经全面拿下,接着就要开始新一个阶段的行动,相互算是有个照会。

齐天林和徐清华之间的沟通,已经不可能是一个在外的华国人,跟华国政府之间由下对上的沟通,齐天林自身已经能代表一股力量,俨然是国与国之间的沟通,那么这个时候,那句最有名的政治术语就必须体现出来: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齐天林不会绝对按照华国的利益行事不计较自己的得失,而华国也不会完全配合齐天林的行动不顾全大局,这是由体制或者政治的本质所决定的,跟长官以及大长老他们那种掺杂了宗教因素的绝对服从,有很大区别。

这一点,其实跟齐天林和英兰格、德国甚至苏威典互动,都是一样的,双方都是在求同存异的前提下,各取所需,尽量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只是跟欧洲国家的有些交流是心照不宣罢了。

所以齐天林着重阐述了自己在卡尔塔的战略安排:“我决定从军事上控制这个国家的防卫,但不触及政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一击而中的全面拿下卡尔塔!”

徐清华依旧是那副举重若轻的腔调:“很有魄力!注意操作起来的细节,当然这方面你是专家,别太过于倚重阿联酋,说到底他们毕竟都是阿拉伯人,利益之外还有种族,你作为一个华国人,如果把自己跟他们或者利亚比的一些宗教力量倚仗太多,这或许是我们内部机构研讨中觉得你比较危险的一环!”

齐天林客气的谢谢了,他怎么解释这恰恰是自己最坚固的一环:“总而言之压住了卡尔塔,我才能有机会压住沙特,对沙特施加影响力和压力,让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或者敌人现出原形!”

徐清华同意这个战略安排:“沙特的确是最复杂的一个国家,一方面依靠美国获得国家权力,另一方面又极端仇恨异教徒的侵入,你千万掌握好分寸……”

关于非洲和中东的事务达成共识以后,并且再通报完毕有关日本人的那些事情,徐清华才谈论自己方面的情况:“现在国家的确是做出了一些局部战略调整,加大了向中亚乃至东欧的外交政治经济突破,需要你配合的部分项目,我会通过小麻同志传递给你,你酌情收费,可不要坑了老乡啊!哈哈哈……”笑声非常爽朗,很有领导风范!

齐天林在适

应和东方领导打交道的风格:“嗯,我会对中亚和东欧做相应的倾斜,也欢迎华国企业到北非五国来投资,必要时候我也可以做出一点反华举动,有些必要的戏还是得演……”他现在是无间道玩多了,真真假假已经习以为常的娴熟。

徐清华又是一阵开怀大笑,跟个笑罗汉似的。

也许他们更习惯的宏观战略看来,齐天林的小手段小伎俩是容易发笑?

可齐天林就是个演小戏的,不上大制作呢。

和德国人的沟通也很直接:“我的人手在索马里已经能全面掌控局势,目前是日本人加重了投资的比例,基础建设可以由他们来负担,你们直接进入城镇建设和南部的开发建设?这块的投入产出是比较显而易见的。”

本茨先生代表的德国财团显然并不太在意索马里那个贫瘠土地上能产生多少效益:“你跟日本人的合作,是不是有故意为之的想法,我看到一份北约情报机构关于你在这件事情上的评估,认为一个愿意跟日本方面大力合作的华裔,是绝对不会跟华国本身有关联的,这是个民族情绪的问题。”

齐天林笑:“英兰格人可从来都不觉得我跟你们的合作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生意嘛,我们是做生意对不对,不用考虑那么多的民族情绪,那不过是政治家们为了调动国民情绪制造的噱头!”

本茨很喜欢他这种论调:“不错不错,有点领袖的味道了!还可以再更进一层的培养一下,虽然我们觉得东亚黄种人绝大多数都不太可靠,但保罗你也许是在非洲和欧洲汲取了太多营养,算是其中的异类,真的有很大潜力!”德国人其实真不太可能对一个华裔倒头便拜,特别是这个自封为雅利安民族最高等级的隐秘组织,当年他们的元首可是认为黄皮猴子连进焚烧炉的资格都没有,看在齐天林日渐厚重的实力份上,双方更多还是狼狈为奸的互利互惠,德国人务实的特点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们要的是非洲大陆的资源,战略资源,就跟当年隆美尔攻占北非一样,所以跟随齐天林一起纵横在非洲各国之间,捞到的好处的确很现实,齐天林甚至还奉上一个新的资源点:“关注一下卡尔塔吧,我会在那边有一系列动作,如果我们的小俱乐部能先取得一些资源,会得到很丰厚的回报!”

这算是个内幕消息?本茨先生颇有些惊喜的跟齐天林沟通一番,才心满意足的去做准备,毕竟在中东,德国因为以列色的问题,一直都很谨慎,一方面因为二战的犹太人屠杀对以列色持补偿的态度,所以跟中东阿拉伯国家主流思想并不一条线,但另一

方面又迫切需要中东地区的巨大油气资源,于是在两者之间不停摇摆,假如齐天林能提供第三条线,或许对于德国人来说才是最实际的。

跟马歇尔的通话其实很少,因为齐天林不想让外界发现他跟这名美国商人有过多联络,假如因为自己导致影子被严格审查,在FBI和CIA的双重情报体系下面,难保不会出现什么纰漏,所以马歇尔一直都把自己藏在齐天林的团队当中又变成影子:“您要求继续把制药公司往东非延展?”

齐天林点头:“规模越大越好,必要的话我可以派出武装人员协助你,用暴力帮你扫清商业上的麻烦,金钱方面能解决的,如果需要,我也能支持你,重点集中在肯亚尼、坦桑亚尼到莫桑可比这东海岸的一线国家上!”

马歇尔毫不犹豫:“我有钱!钱不是问题……今年美国的毒品和戒毒药品销售都很好……”说到这里,这条不亚于迪达的变脸眼镜蛇还嘿嘿嘿的笑了几声:“然后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

齐天林指示也很简单:“就是形成网络,用办事处和工厂等方式,把部门延展到这几个国家的每座大城市和中小型城镇,用迪达那边准备的黑人员工。”

马歇尔不问结果,干净利落的好!

每一颗棋子,其实都有自己的用途,就算是小兵,到达底线以后也能化身为最犀利的后,这种国际象棋里面的常识,和华国象棋里面卒子过了河就增强能力,有异曲同工的道理!

把电话挂在侧壁上,五六个话筒分别对应不同的方面,这就是一个小型的加密室,齐天林看看外面,车队已经进入郊区庄园,守卫大门的是廓尔喀,驰骋在里面用碎石块铺就的庄园路径上,远远能看见,游荡的巡逻人员甚至在一片草坪上能看见进行训练的武装人员,密度远远超过一般的民用庄园,这种状况只能说明,几位太后的各自安保团队都凑到了一起!

太太们也都回来了。

给他一个调侃式拥抱的柳子越揶揄的亲吻一下脸颊:“哦,我已经不太习惯抱着你了,你说说我有多久没看见你?上次见面还是你在苏威典养伤的时候吧?”

玛若比她还是要年轻而外露一些,动作也更热烈:“想念我没?”齐天林才想起掏腰包,奉献上最新的收获作为礼物,人人一颗鸽子蛋,玛若最近几年是发大财了,但是也还没收到过这么大的单个礼物,颇有些土包子的拿远拉近的观察:“这么大?真的假的?”

安妮比玛若还惊喜一点:“这么大的切割钻?不会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能公开戴出去?”

安妮拿起一颗放在自己的额头:“嗯,可以拿去镶嵌在王冠上,等小亚以后当了国王,就送给他当礼物!”这句话影射的是当年世界第一大钻石在南非被发现后,最后是献给了当时的宗主国英兰格镶嵌在女王王冠上,安妮自己的王位继承权都在儿子之后,所以还是给小亚吧。

蒂雅瞧不起公主殿下什么都包涵内容的说法,不顾自己已经有身孕,跳起来扑齐天林身上,齐天林赶紧抖搂着把鸽子蛋袋子递给玛若,伸手卸力接过她,就跟她少女时候一样,单手坐在肘弯上,还不压迫肚皮,只是蒂雅习惯性的抱住他的头,现在个头太高挑的她显得很不合适,有点好笑。

柳子越就笑,招手进屋:“寒暄完毕,来给我解释一下这个航空公司旅游公司怎么能跟华国挂上钩?安妮说得神神秘秘的,我可不想莫名其妙挂上华国女特务的名头!”说就说嘛,眼波流转的模样实在是有趣得很,让齐天林都联想到从小看见那些革命电影里面的女特务。

边说还边捋一下大波浪长发,这么漂亮的女特务不用用美色计,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