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48章 习惯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习惯

缓解压力的最好方式当然就是度假。

处理完类似外交商业上的事务,齐天林一家先前往直布罗陀,毕竟那是自己名义上的正式领地,只是齐天林原本只是为了讨好英兰格方面的关系,主动邀请过来观看巴黎网球公开赛的亨瑞王子跟自己一同前往,之后还可以在圣玛丽岛小酌几杯,叙叙旧,但鉴于英兰格和西牙班在直布罗陀的特殊关系,他陪同英兰格王子前往的政治意味是不是浓了点,亨瑞主动提议叫上西牙班的王子殿下一起。

现在都觉得没必要为了直布罗陀那么丁点地方再发生什么口角,四平八稳的不引起媒体或者民众情绪就好。

玛若的空客A318专机已经装修好了,定名为绿洲号,所以浑身带着靓丽的荧光绿色跟浅蓝色的底纹和土黄色象征沙漠的机腹涂装描绘,齐天林觉得在空中要是跟别的飞机飞近了,会不会闪着人家飞行员的眼?

虽然算是二手机,而且是从民航转过来的,但安妮的评价是打理得还算干净,秉承了圣玛丽号的特点,清爽明快而不奢华,整体走简约的实用主义。

想想吧,一般的支线客机改装的公务机,圆筒状的机身,下面整整一半都是货舱,当然也设置了不少的简易折叠座位,容纳几十名全副武装的亲卫侍从是没问题的。

上半截原本容纳100余名乘客的机舱现在就寥寥几人,没兴趣跟王公贵族打交道的蒂雅坐在中后部的卧室娱乐舱看电视,顺便进行她一如既往的单人娱乐游戏,擦枪……

玛若难得跟柳子越到最后面的厨房亲手搞了点酒菜,阿里指挥几名空服人员端了一些到中间的会议舱,三名男士在那里对着大屏幕投出来的非洲地形图以及海量的照片高谈阔论,安妮笑眯眯的在最前面的VIP舱接过两位姑娘端过来的吃食,陪两位王子的女朋友一起聊美容跟时尚,宽敞得很。

不再是以前那家湾流公务机一个舱室接着一个舱室的紧凑结构,类似火车软卧的通道在一侧,每个舱室都是独立空间,互不干扰。

王子殿下们当然不会对这种专机感到陌生,王室的还要大,更豪华,只是亨瑞对自己刚才登机时候的惊鸿一瞥有点感叹:“你那些武装卫队,看上去都特别骁勇!”他是上过战场的,能有这样的感觉。

齐天林穿得格外休闲,T恤加棉质运动户外裤,靠在会议室的沙发上笑:“只要反复在战场上磨砺见血,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你有没有兴趣也一起到非洲作战?保证你的人身安全还是没有问题的。”

西牙班王子有点感兴趣,他没上过战场,但是

亨瑞就熟络得多,用熟人之间的那种口吻嘲讽齐天林:“你那是土不拉几的步兵!轻量级的越野车连轻骑兵装甲部队都算不上,我好歹也是指挥过一个排的装甲车车长外加武装直升机机长!”

齐天林也承认自己稍微有点落伍:“轻型家用直升机我还是能开的,回头找个地方学学,我那里有几架AW101和贝尔,迟早也用得上。”

亨瑞推荐他回母校去深造:“桑赫斯特就有这个专业,我可是学了好几个月才拿到证书的……不过你那边要注意分寸,过于招摇的武装直升机还是不要上马,看看你这三艘护卫舰吧,基本已经就是最高的临界线,私人武装还是要有个限度。”

齐天林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靠在舷窗边看着下面直布罗陀港口,接了西牙班王子过来,也就是抽根雪茄的时间就到了,能看见三艘小型护卫舰,整齐的排列在港口里,自从前往卡隆迈一击必中的展示了一下巡航导弹的威力以后,又回来静静的停靠在这里,就跟阿布他们的豪华游艇似的,齐天林也极力把护卫舰渲染为自己的玩具。

A318降落在直布罗陀那独具特色的公路机场上,出乎两位王子的意料,前来迎接直布罗陀行政长官的人中间,居然有两名日本人!

无论从身高,还是动作长相,刮掉胡须的日本人还是非常明显的。

齐天林轻描淡写:“我那个多族裔的混合作战部门,轮战以及轮流休假是惯例,其中一些优异分子给与他们接触上流生活的机会,激励作用是非常大的!顺便给我各处的府邸当当门卫嘛,无论在巴黎还是伦敦都有不少这样的情况。”

但显然两位年纪不算小的王子对华国人跟日本人之间的过节还是了若指掌:“你这样格外重视跟日本人之间关系的,倒是比较少见。”

齐天林推诿:“美军的太平洋战略会带来大量的业务,但是我现在不可能招募太多华裔进入我的公司,那太敏感了,既然日美同盟比较牢靠,我就多招点日本人,或者从日本方面获得业务订单,也算是能把东亚的关系以及基础经营着,有大投入的时候,不至于一点准备都没有?”

亨瑞颇有些悻悻:“MI6给你找的这个少数民族裔作战成员特点,倒是被你用了个透彻!”

齐天林笑着引导下舷梯:“我也在回哺英兰格嘛……”下来看见的两名日本军曹果然比较激动,自打进入了索马里的作战体系,一视同仁,轮番安排人手到直布罗陀、圣玛丽岛等地休假,当然廓尔喀和小黑们更广泛,反正齐天林那么多高级别墅,空着也是空着,也算是福

利,只是能前往迷雾岛休假的,就肯定是心腹核心了。

敬个捶胸礼,齐天林也没有过多交流,就跟自己的朋友家人登上行政长官府邸的专属车辆……

看上去相当歌舞升平的度假生活,巴掌大个直布罗陀,有屁的政事要打理,齐天林不过是跟这边本地自治的官员们聚会一下吃个饭,讨论自己能搞点什么投资搞活直布罗陀的经济,除此之外,就是轻松的游览风光。

只是别人最多能驾驶游艇出个海,这边就能挑一艘布伦瑞克级护卫舰出直布罗陀海峡口转悠一番,虽然90米不到的舰身长度跟迪拜号还有阿布的那些豪华游艇不能比,但是这可是军用级护卫舰啊,满载导弹的自家军舰啊,啧啧,这气派!

亨瑞王子还兴之所致,邀请齐天林和西牙班王子一起登上护卫舰舰载直升机,演示了一把难度颇高的行进间起降,换来女宾们热烈的鼓掌,实在是王子带着直升机头盔的模样帅气爆棚,搞得安妮和柳子越都相当赞成齐天林也去学个军用直升机驾照,什么时候也全套这样的军用飞行员行头带一家人飞一飞,多带劲。

有时候女人的审美观是比较奇特。

玛若甚至还建议把这三艘军舰都重新上个色,现在这灰蓝色的海军外表太呆板了,她估计是最近漆飞机外壳习惯了,反正自家的军舰嘛,用个花哨点的颜色也不妨碍谁……

不过等半公半游的直布罗陀转移到圣玛丽岛,气氛就变得更轻松。

齐天林在休假,亚亚就肯定要掌控索马里,但是在圣玛丽岛轮休的高级主管就有图安,这个当年只比亚亚稍晚一点出来的黑小子,带着小猫、阿棕一起来自家机场迎接,塔塔都有多久没有看见蒂雅和齐天林了,不管不顾脖子上的小链子还拽着大耳猫,先扑进齐天林怀里,再看见后面,蹦跳着就扑进来跳向新扎孕妇,把个可爱的沙狐勒得一个劲在梯步和地毯上东倒西歪的拖行。

蒂雅也多久没看见自己的宠物了,但怀孕了还是小心,顺便就是一脚踹过去,打算把绿猴给蹬远点,猴子嘛,多利落的,抱着她的长腿就哧溜溜的爬上去,蹲在肩膀上吱吱吱的乱叫,仿佛才表达自己的欢喜情绪。

好吧,看在它这么高兴,蒂雅就抿着嘴放过它了,提溜起给吊在一半翻白眼的大耳猫,沙狐可不擅长攀爬,惊恐的趴在女主人怀里才开始睁大了眼睛仿佛在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

塔塔的热烈情怀能这样轻松化解,小猫和阿棕那就非一般人能感受了。

绿洲号是标准的支线客机,要是用舷梯车才能落地,停机时候

苏威典飞行员就笑着提醒下面通知最好老板先下去,果然等王子情侣们刚刚钻出舱门,看见的就是一头矫健的成年非洲狮在机场上狂奔,直奔着舷梯而来!

后面还有一只体型比狮子还大的北美棕熊先摇摇摆摆的疾走一段,不耐烦被狮子甩下,也开始四脚落地猛冲,实话说,浑身流线型的非洲雌狮奔跑起来都没有这种每步落地都如同山河都在抖动的浑厚感,看看那一身的肥膘和圆鼓鼓的腮帮子吧,假如说小猫冲刺起来是一辆超级跑车,阿棕的动作就跟个重型卡车似的。

真叫人魂飞魄散!

连亨瑞王子都忍不住惊叫一身,就要把西牙班王子和几位女士往机舱里推,还算英勇和有责任心。

但他前面的齐天林就尽量展开点身体,挡住舷梯,好好的做了一下准备,才接受了小猫自认为撒娇的一撞!

能一下把三百公斤的非洲野牛都扑翻的勇猛之势哪里有娇羞的意味了,齐天林都只能顺势抱住小猫的脖子,在舷梯旁的跑道地面一滚,还得赶紧起身,因为阿棕以及哼哼着满带一嘴的白沫扑上来,可不能让它转移了注意力上了舷梯,亨瑞已经在低吼着叫舱室里的武装护卫递给他一支枪了,可廓尔喀和小黑们就只是嘻嘻哈哈的笑,直摇头。

哪次这俩胖货看见齐天林不得这么在地上滚几下?大家都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