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49章 雪中送炭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雪中送炭

在圣玛丽岛上的机场镇这边,最常看见的景象就是狮子佯装猫咪卖萌,棕熊认为自己也应该跟人一样直立行走。

因为其实随时都有驯养师跟在后面,拿着能控制电击的项圈遥控器防止意外,这俩基本就是放养的,当然大多数时候还是在自家院子后面用铁丝网圈出来的山野坡林上,也就是齐天林回来了,它们才会这样没有防备的被放出来。

连安妮都能抱着小猫的头亲热一下,亨瑞王子才终于让自己的女朋友紧张又兴奋的伸手去摸,不过小猫那种随意懒洋洋看一眼的神态,依旧说明它是一条体重在一百多公斤的悍狮,让外人不敢随意接近,见惯了大场面的王子女朋友们也能跳着脚激动的小鼓掌,还不敢尖叫,怕激怒了这俩大宠物。

对亨瑞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作为物质条件应有尽有,精神世界又处在全世界聚光灯下,早就精神疲劳,很少有这样紧张兴奋的情绪,这种不同的感觉让他们顿时有点喜欢上圣玛丽岛的生活,与世隔绝,又不过于清淡的生活。

不像迷雾岛本身是一个以带有防御功能的城堡建设起来那样,这里就是一个大西洋中间平静的岛屿,因为岛上的居民投票表决并不希望带来大量的游客打搅他们的生活,所以取得这座岛的使用权以后,玛若彻底关闭了仅有的两条旅游线路,只保留一条每天飞往主岛和隔天到欧洲的客货运混合飞行航班,岛上数百名属于葡萄牙籍原居民散居在三个镇子周围,大多过的都是农夫或者渔民的传统平静生活,整座岛屿只有中部略微凸起百余米海拔的山脉主峰,安静得似乎只能听见涛声和风声,偶尔能听见阿棕嗷嗷嗷的乱叫,那估计是要吃东西了。

因为不存在车辆被盗的事情,出了没有候机室的机场门口,外面停了十多部各种小排量旧轿车越野车,车钥匙都插在上面,过来休假的员工或者其他镇上的居民都能随便开,当然,如果想刻意追求环保,也可以骑停在旁边的一排自行车,环岛游也只有几十公里,这种事儿当然都是安妮比较喜欢标榜的,虽然她一次都没骑过。

齐天林刚打开一辆敞篷轿车的门,阿棕就摇摇摆摆的过来翻到后排座位上,幸好不是什么豪华车,它那么后腿随意在车身上一蹬,就是几道清晰的爪痕!

标准的熊爪!

对齐天林有种说不出的依恋感觉,小猫也一直拿头在齐天林的腰间蹭来蹭去,齐天林就把它也推上了后座,于是这辆猛兽之车没谁敢跟他一起,蒂雅想过去的,被柳子越温柔而坚决的拉住了,其他车辆跟在后面都能看见阿棕坐的那边车辆有明显的倾斜,这

家伙真该减肥了。

的确没有城堡,到处都是掩藏在绿树丛荫中的度假别墅,就连机场就被削减了原来的跑道,只保留了一条,美军原来驻扎的机场镇也越来越没有基地气息,持续的施工使这里已经带有浓郁的南欧建筑风格,更加和谐。

穿过主要是为了集中生活物资的镇上,就顺着环岛海边公路,穿过不少星罗棋布的度假屋,有些离路边近的员工看见招摇的阿棕,还使劲挥手,见到老板的更是笑呵呵的问好。

偶尔也能看见穿着体能训练衫的一队人马在跑步爬山,都是作战人员,越是中高层越懂得保持状态才能干得更好,留下命来享受这舒心的生活。

连直布罗陀都没有这边来得干净纯粹,当然这样的纯粹是需要有强大经济实力才能拥有。

真是神仙一般的舒坦日子。

每天一早齐天林都会带着小猫阿棕去爬山,亨瑞的体能不错,也能一起跑跑,西牙班王子就差得多了,但一起打打草地网球和高尔夫球还是没问题的。

然后不是在礁石之间垂钓,就是干脆驾驶小游艇到海面上海钓,有时候直接就在游艇上就着新鲜的成品烧烤烹饪一下,喝点酒,完全忘记那些纷繁复杂的政治和军事事件,别提多美妙了。

齐天林不避讳的带着两位王子去观瞻了绿洲员工的陵园,最近还是有伤亡,新的白色小方碑已经竖立成行,亨瑞很理解的点头:“整座岛屿看来你是当成了休假或者福利,没有什么军事用途,这样也好,免得各方面都觉得这个地方对自己构成威胁,别说美国或者葡萄牙了,就是我们都觉得大西洋中间不应该有这样的大型基地存在,太让人琢磨了。”

西牙班王子话说得更透一点:“美国前些年通过这里的基地可没少窃听欧洲的各种讯息……还好西牙班的国土上没有这样的站点。”

亨瑞不吭声了,功率最大,监听效果最好的超级雷达站就在英兰格的高地上,几乎覆盖了整个英兰格全境……

再怎么英兰格和美国同种同祖,价值观一样,这些年英兰格跟着美国鞍前马后的跑,只能说是喝了点洗脚水,但整体的态势还是在走下坡路。

齐天林驱散这种情绪:“新的非洲态势就要开始了,这些日子在巴黎我也跟各方都谈得不少,到底是巩固中北非,尽可能的利用中北非建设拉动经济,而不是仅仅是挖点石油回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开始折腾中南部非洲,大家心里都要有点底,我接下来就要去美国,美国人估计是要跟我谈点什么,也许他们的态度还是决定性的……”

亨瑞叹口气,表示理解:“随时沟通就行了,我是比较倾向在中北非先搞出点名堂,拿到实际好处再往南走,那边华国的利益很多,不妨等华国人在那边投入更多,找个机会拣落地桃子不更好?”这英兰格人骨子里的狠辣也是持续了几百年的。

西牙班王子就只能表示附和:“这草坪不错,你那草地网球场的草种没选对,应该再小叶一点,待会儿去打高尔夫?”

但是谁都没注意到整个陵园中那个和所有白色方碑迥异的无字黑色小碑,这个为老鹰预留的墓碑,这老小子果然在美国监狱里面呆不住,还是窜出来了。

就看到底什么时候,他才值得齐天林杀了祭旗!

不过齐天林都有点恶趣味的打算什么时候也给亨特尔轮休个假期,弄到这里来看看?

直到齐天林在圣玛丽岛的私家高尔夫球场跟王子们鏖战好几天,开发出在海面上用小艇设立发球台,增加难度的新玩法时候,才接到美国方面催促他前往华盛顿的电话。

齐天林要更加的和美国人走得比较近了,那么就得预先跟欧洲各国阐明利害关系,也搞好私交,免得顾此失彼。

用安妮的话来说,就是他现在就算玩个高尔夫,也是带着强烈的政治目的性,真不知道这种她都有些腻味的生活什么时候能完结。

但在这个阶段,她也承认,这是必须的,经济利益和私交感情的维系重叠起来才能产生更大的效果。

于是先用圣玛丽号把两对皇室情侣送回欧洲大陆,自己一家人才乘坐绿洲号前往美国。

不出意料,“恰好”被轮休到圣玛丽到的几名隶属于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少佐主动提出希望能以随从的身份前往美国,见证一下他们一起实践出的战略模式在美国军政界被检索的盛况,说这是他们从军生涯的一个庄严时刻。

这些日子,齐天林也没少在岛上跟员工们搞派对聚餐,关系相当融洽,日籍军人们更是抓住这个机会使劲跟老板套近乎,隔三岔五搞个军事研讨会,邀请齐天林一起探讨,然后喝个酒态度都恭敬得不得了,还特别注意不贪杯,这日本人喝多了失态的事情可真不少见,总之就是混熟好开口,看看那么大一架公务机,反正都要带二三十人的随行人员,齐天林“爽快”的答应了。

绿洲号直飞华盛顿,说起来比从圣玛丽岛到索马里还近不少。

只是进入美国降落以后,绿洲公司武装人员的权限就受到很大的管制,在非洲能携带的任何枪械,在欧洲在局部携带的手枪半自动武器,这边就一概不得带下飞机。

柳子越和玛若都是经常过来公干了,飞机把齐天林和他的人丢在华盛顿,她们会飞到纽约去,相比那边有公司有街逛,还有长岛的别墅,华盛顿太枯燥乏味了。

连原本想留下来陪陪的蒂雅,都被玛若一句话就带走:“你忘记了,在华盛顿逛的枪店和纽约逛的,哪个更丰富?”这姑娘立刻就对齐天林做个鬼脸跑了,不过也带走了战刃和战锤。

也好,齐天林就带着阿拉伯、黑人、廓尔喀以及美籍白人员工各两名,外加两名日籍军官,乘坐国防部派过来接他们的几辆政府用车,先前往五角大楼,参加军方关于陆军战略以及美国对外战略调整研讨会和听证会。

齐天林就是铁了心要跟美国军方走到一起,这个过程中甚至不惜得罪目前美国最当红的海空军,也要跟相对正处在困境的陆军搞好关系。

锦上添花人家未必理你,但是雪中送炭,就更容易加深感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