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51章 目的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目的

能给齐天林看的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机密文件,只是在为对外公布的时候,提前看看,知道美军下一步的动向,有点优先权而已。

在这一点上,美国军队还是有天朝上国的气质,大部分涉及到军事策略的东西都是透明公开的,有点得意洋洋到处宣扬压制对手的感觉,只有涉及到战术、科技、装备等细节上反而喜欢保密。

所以明知道跟随齐天林的随从当中有日本人,也无所顾忌的允许查阅相关资料。

齐天林当然也没安好心,他一方面要让日本人意识到自己有多高的地位,狐假虎威,另一方面也助长日本人那颗不安分的心,让他们有的放矢的蠢蠢欲动起来!

因为这是一场极为专业的军方内部听证会,和之前那些公开甚至会在电视上转播的听证会不同,这种决定军种发展方向的听证会只会面对军方高层以及相关的国会议员,总统作为武装力量最高领导,和他的策略班子应该也会关注。

所以准备了四天,这场就在五角大楼会议厅举行的“美国陆军联合作战2020概念”听证会就悄无声息的开始了,也许对于潜伏在华盛顿周围那些关注五角大楼的间谍或者情报人员来说,只是感觉突然一下将军和议员来到这边的密度加大了许多。

齐天林有气质,气定神闲的坐在会议厅后面的走廊上,靠在椅背里眯着眼睛打盹,双手肘放在雕花椅扶手上,十指交叉慢悠悠转动的两只大拇指表示他没睡着。

为了降低敏感度,只有一名日籍助手和一名小黑陪着他来参会,这些天他们都住在五角大楼附近的一家酒店,费用还是自理的!

芦田介一表情严肃的端坐在齐天林旁边,为表示等级差异,他主动找了个比齐天林的椅子低一点的马扎坐,但是后背挺得笔直,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因为就是这么一点视野里面就能看见无数的校官将领来去!

对他来说不啻为一种震撼。

他对齐天林的恭敬并不是纳头便拜的心悦诚服,而是日本民族的一种习惯,对强者的礼貌,就好像这个民族堪称礼貌的楷模是一样,他们在平时的工作、生活、学习中比绝大多数其他国家的人都礼貌。

但是日本民族的特质就在这里,有礼无体就是形容他们的专有写照,这种表面谦恭的礼貌之下,掩盖的就是他们那种狭窄的岛国居民,心胸狭窄,极为容易穷凶极恶翻脸不认人的性格,这一点在二战的各个环节都体现得淋漓尽致,可以一边和华国高唱大东亚共荣,穿着和服一起喝点小酒,另一边大肆烧杀**掠,也可

以跟美国文质彬彬的谈判,却突然偷袭珍珠港,他们从骨子里只会觉得自己才是最优秀的民族。

只是过去几十年,日本被打上太深的美国烙印,美国也就好像对待一条看门恶犬一样对待日本,可以给好饲料帮助发展恢复经济,但是要喧宾夺主爬上主人的头就会通过经济手段打脸教训,让日本一直处在半死不活的萧条状态,而在军事方面,更是严格限制了日本自卫队发展,畸形的全面压制攻击性武器装备发展,只是近些年为了制约华国,才松开点狗链子,允许日本在防御性功能外增加部分装备,然后就只能充当美国的高新装备试验田,花巨资检验美军装备,却不给日本能上得台面的机会。

芦田介一可以说是近些年能出席如此高等级的美国军方会议的日本第一人!

按照日本人特有的那种性格和责任感、荣誉感,早上他可是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默念数十遍武运昌隆,才能保证脸上的表情趋于平静的。

他们对齐天林这个战争贩子的定位无形中又拔高了一截,看看后来跟齐天林打招呼的美国人吧……

那名小黑就完全没这么多心理活动,蹲在齐天林椅子边,跟条黑色猎犬一般,动不动就露出满口白牙笑,只有发现有人看见齐天林,对这边有目光停留,才会轻轻的从扶手下面拿手指捅老板,齐天林睁开眼间或远远的跟别人挥挥手示意一下。

那是一个个他认识的议员!

也许美国将军他熟识的还只是那么寥寥几个,但是在上一次跟随黑格尔和特里进行美国立法辩论过程中,认识了不少州议员和国会议员,跟着在纽约和布隆伯格市长,更是混了不少脸熟。

芦田介一这些日子的吃惊真说得上是接踵而至了……

虽然最后黑格尔是在远处另一边进场,国务卿却特别走这边,跟齐天林握着手拍肩膀:“就是听说你来参加,我才过来旁听一下,索马里已经完全能够保证正常外交活动展开了?”怎么这些美国政客都喜欢这个动作,跟集体培训过一样,但的确是充满美式豪爽大气的味道。

齐天林就带点欧洲的端正气质,笑得也很含蓄:“行了,无论索马里还是卡隆迈,现在都能保证比较平静的态势,特别是后者,我重点推荐这里,希望能把非洲司令部放在这边。”他能明白这个外交部长问的意思就是美国是不是可以去抛头露面了。

特里居然毫不掩饰的大摇其头:“正是因为非洲司令部可能要在那边,我才不能去卡隆迈,那样会显得太过于重视那里,去索马里吧,影响力还更大一些。”那倒是,自

从美国败走摩加迪沙,现在终于可以风风光光的回去了,他这个国务卿肯定也能收到不少的好评。

齐天林没这么丰富的政治综合考量,恍然大悟的点头,特里帮他把接下来的事情安排了:“这边忙完了到国务院去一趟,我们准备设立一个北非外交办事处,有些相关的人员得安排交接一下,你也要了解一些外交流程和准备人手跟他们配合。”

齐天林也能理解,既然北非五国基本上控制住,美国不光是在经济能源领域要得到好处,政治上也要逐渐伸手,现在的他已经没了之前还有点抵触和躲避的思路,完全放开的全盘接受,满口应承下来。

重新坐下,招呼有些发愣的芦田介一也坐下,继续回复到之前的状态,芦田介一看了他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啥都没说,这是个军人,有些政治外交上的东西也不太懂,只知道齐天林接触的层面的确已经很高了,高出他们的想象……

直到有军官在那边门口传令,小黑又捅捅老板,齐天林才起身,让小黑帮他检查西装和领带衬衫,摸摸花白的寸头,还有终于不用粘连的假胡须,刮得干干净净,却故意在上唇留下点浅浅的胡痕,有点适当的成熟味,再看看又提气凝神的芦田介一全身绷得就好像一张日本长弓一般站在自己身后抱着各种物件,笑着拍拍他的胸口,让他松弛一点,才迈步进入,小黑就欢喜的跳齐天林刚才坐的椅子上,轮到他来打盹了!

有些嘈杂纷乱的过道上来来去去的人很多,真进入了听证会现场,却突然一下就感觉很安静,建筑隔音做得非常好,周围一改上次齐天林类似法庭有主席台和听众席的听证会格局,变成了圆形包围,所有的倾听者都在周围跟个体育场看台一样的圆形坐席上俯览下方的证人,相当有压力感!

特别是只有两三百席却紧密的围在周遭,带着各种审视的目光!

齐天林能瞥见跟在自己身侧的芦田介一都顿了一下,估计还是受到这种气场的影响,身体下意识的又紧绷了,笑笑轻快的走到底部中心,朝着听证会主持人行个礼,就站在了中央的听证席后面示意自己做好了准备。

听证会主持人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整个美国军方的二号人物,可见这次听证会的规格。

稍微解释一下,美国总统是三军最高统帅,不管他身边乱七八糟的什么顾问团队,军事方面一文一武两个头头就是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国防部长负责作战指挥和行政管理,参联会主席略低于防长,负责实际军事管理和战术战略,是总统和国防部长的首席军事顾问

,也是地位最高的美国军人。

这就是美国政治中煞费苦心层层防止军人干政的最高体现。

齐天林不管这些政治军事结构,看所有人把注意力都放到自己身上,就驾轻就熟的直接抛出自己的证词:“赢得与保持进入!这就是我向各位先生需要表达的现如今陆军作战体系的关键……”

这几天,齐天林可是又接受了军方专业幕僚在演讲和辩论时候的培训,身为一个领导,这几乎是必备的功夫了,更何况齐天林已经拥有了一个领袖的底气,这个一半有他自身看法,加上另一半陆军苦心打造的新概念改革之道,娓娓道来……

“首先是保持美军已经拥有的全球范围内,向任何地点投送和保持力量的能力,然后才能解决夺取和攻占军事要点,提供战略性的持久力,为总统先生和各位的政治诉求消除地面威胁……”

“所以在我所负责的非洲战场上,我建议陆军应该做如下调整……作战部队小型化……作战部队模块化……作战部队特种化……作战装备现代化……”

没有复杂晦涩的专业术语,只有实际例证,在齐天林论述作战部队调整的四个方向时候,芦田介一就开始快速的操作平板电脑连接大屏幕、架构看板、甚至好几件小型陆战装备,从单兵C4电脑到小型无人机还有个人智能化装备,忙得不亦乐乎!

不是枯燥冗长的陈词滥调,换来的是政客将领们对作战人员在摩加迪沙战斗视频照片的关注,漫天遍野沙狐排列的震撼,以及那些使用频繁,磨损严重的装备好奇。

陆军部的目的就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