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52章 安静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安静

齐天林从未奢望过自己会去误导美国什么政策战略,也绝不会自不量力的尝试去挑拨军种矛盾或者军政之间的矛盾,他知道,自己还没那个能力,美国的体制也决定了只要是在美国利益前提之下,都不会越界,所以他只是顺着陆军部的要求尽量发挥。

这个过程是真心实意的为美国军政方提建议谈改进,目的只有一个,获得更高的信任感。

以此来抵消中情局方面对自己的怀疑,

一个不刺探情报,不向华国或者别的国家传递消息,一心只为傍上美国利益获取自身利益的合法商人,有什么理由和动机对美国不利呢?怀疑一切的中情局总得要分析齐天林有什么动机吧?

这才是齐天林孜孜不倦在做的事情,尽可能的爬高一点,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跟能影响沟通到的军政界人士,那就足矣。

只不过和之前的听证会也一样,演说只是开头陈述,后面的问答才是最关键部分,这也是陆军部选择齐天林来做这个部分的原因之一,他上次在国防部长发起的听证会中表现的确是有点惊艳。

因为演说是可以全部自己准备,而问答就天晓得这些议员或者别军种将领会问出什么刁钻问题了,毕竟陆军部这次听证会就是要在整体形势不利的情况下,做出大力改革的姿态,争取抢得更好的预算,这个目的是路人皆知的。

果然,随着芦田介一刚刚把最后一幅摩加迪沙作战结束以后,集结的大量沙狐战车图片关闭,参联会副主席允许各方开始轮流提问,一些口吻相当不客气的议员跟将领就轮番上阵!

“之前前陆军在阿汗富投入20万兵力,都造成2400亿美元的军费支出!还到处都在叫人员紧张,假如在非洲扩大这么多面积,要多少人?预算应该是多少?”这是国会和州议员,他们只关心军费预算对国家以及各州的压力。

“总的军费预算就那么多,全新的人员配置训练、设备车辆费用、特种化训练带来的后勤压力、装备还要现代化改装,巨额开支从哪里来?如果不从别的军种削减开支,就只能从现有陆军预算中间节省开支,这个计划准备节省的是哪一部分后勤项目?”这是代表武器装备研究的后勤部门将领,相当不以为然,这在美国是个常例,以前财大气粗的时候,经常都是有什么新战略就立刻上马局部试行,不好或者费用超支再下马,现在可玩不起了,而且那些陪着美军玩儿的项目企业也越来越精,项目取消的补偿费用也相当惊人。

“看看你们这种轻量化装备作战的趋势,难道大陆军准备走游击路线,用这些越

野车去抵挡可能出现的滚滚铁流么?那就非常感谢了,看来需要把更多的预算分给空军保持制空权……”这不用说,一定是空军的代表。

海军更刻薄一点:“嗯,这样的模式倒是符合海岛登陆作战,也不会对海军运输造成什么压力,只是你们这看上去就是一个新的特种作战司令部的战略吧,陆军什么时候开始帮我们也做个战略计划?”

齐天林很想说,大爷我只是一个非洲作战的局部指挥官,你们这些宏观的东西关我屁事!

可陆军拉他来就是为了以点带面,之前几名陆军将领的发言都是泛泛而谈,能够找到实际攻击点的全都集中在齐天林这一部分实际操作中,而且他这个人也没有那些将军之间的关系,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当然就成了陆军将领们的替罪羊,被集中火力轰了个头昏脑胀!

齐天林看芦田介一已经有点找不着北,示意他留下平板电脑然后收拾其他东西退下,自己来舌战群儒……

“我是隶属于非洲司令部下的一个特种作战计划,当然会带有明显的特种作战影子,这也是未来陆军发展的方向,在这里我们要一分为二的看待陆军乃至美国军队面对的敌人,假想敌的确是拥有大量重型装备的超级大国,但实际上长期跟我们作战的国家甚至连国家都称不上,中低端武装居多,有必要用一百万一枚的巡航导弹去炸一个只价值五千美元的路边炸弹制造点么?有必要调动航母舰队,耗费每小时一百二十万美元的燃料,用舰载机群跨越高空击杀某个二流军阀的皮卡车队么?”

“军费不是这么用的!”

“各位需要听听我详解这支攻打摩加迪沙部队的成本和作战费用么?82%的全军作战人员,只有18%的后勤人员通过直升机运输机为他们提供给养和维护支援,要不要跟目前海陆空军16%的作战人员比例相比较?每一架战斗机飞上天,每一次航母战斗群出航,背后需要多少人的维护?面对索马里这样的作战区域,有必要么?而且用高昂的作战费用在摩加迪沙曾经营造出了什么样的结果?”

这样的言论让站在通行口的芦田介一骄傲得无以复加,也更认真的记录下齐天林所说的这些跟美军迥然不同的作战方略。

西方大多数国家有这点好,就事论事的时候,还是有基本规则的,你说我就不闹,等到轮我说了,你也别插嘴,哪像日本右岸以及亚非拉的所谓民主议会,动不动就吵得不可开交,拳脚相加的。

齐天林摆事实讲道理的时候,其他人就安静的听,或者快速的手写记录寻找漏洞,相互传纸

条交流,等主持人换问询者发言,又开始群起而攻之……

不过这一次的一名问询者换来大多数询问者的让路,因为是美国总统!

齐天林都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当这位已经接近执政末期的美国总统举手要发言,主持人示意通过,齐天林礼貌的转身面对才看见,也算是熟人了……

熟人笑语晏晏的,但话语却不客气:“你觉得你说的这种战略方式符合美国么?有可能在美国实施么?”

的确是,美国是全球霸主,必须要全面防备各种敌人,不光是索马里民兵,还有俄罗斯铁流,华国二炮之类的不同类型的敌人,在同样一笔钱要应付各种敌人的时候,一专多能的海空军的确比陆军更有市场,最重要的是,美国人根深蒂固的技术唯上论,强调的都是用技术上的优势来压倒性的获取战争主动权,这是无法改变的理论基础。

齐天林也不是单兵作战,他身后同样也有一大群陆军参谋在提供各种资料,显示到他的平板电脑上:“尊敬的总统阁下,陆军应该分为重陆军和轻陆军,前者保持单一的重型装备,后者用于大多数对外低强度作战,这能有效解决一专多能的美军装备弊端,从越战以来空军和海军都坚持采购最昂贵的多功能战斗机,但是这几十年发生过的空战有多少?97%的作战任务都是地面攻击,假如分为功能单一的攻击机和战斗机,还有轰炸机,是不是军费的效能比会更好一点呢?”

周围的席上轰然大闹起来,海空军的人没料到这个华裔居然主动越界挑刺!

还没完呢,齐天林看看平板电脑,有点笑:“比如说在我经历的非洲战场乃至阿汗富战场,我最渴望的就是有轻型涡轮螺旋桨攻击机支援,而不是一掠而过的高速喷气式飞机,看看A-10对地攻击机的出勤率和战果吧,这种二战后的老家伙都还是太快了,再慢点才能提供更好的对地支援,而且这种类型的飞机采购、使用成本更低,维修保养更容易……”

要不是有听证会制度,周围坐席上都要纷纷站起来破口大骂了,那种二战的破旧飞机?这是在羞辱美国海空军这几十年的技术发展么?

因为齐天林示意他还没有说完,所以中将主持人敲了好几下槌子,才让会场安静下来,愤愤不平的海空军将领们,和跟整个美国军费体系有关的高科技技术生产利益团体,才按捺下来继续看这个小主管大放厥词:“我明白,现如今的军方采购系统是生成尽可能完美的解决方案,但现在完美就意味着高出许多倍的成本,质量的确是最好的,费用也是最高的……我更

倾向于美国战时装备法案的模式,也就是在突**况下朝着数量多,价格低来完成,这在二战也被证明是最有效的……这里我举一个最简单的小例子回答总统阁下的询问……”

翻了翻自己的平板电脑,找到一张自己部下的全身特写照片传到大屏幕上:“这是由美国大毒蛇公司提供给我们的主力制式步枪,这种步枪的研制时间只有四个月,集成的不是最先进但是最成熟各种特点,基本就是各大厂商的卖点集合体,采购成本包含研制费用平摊到每支枪上不超过一千五百美元,这还包含了三年的售后维护,而同期进行的美国军内步枪先进性改革……历经了四个耗资巨大的计划,从最早的陆军勇士、OICW计划、先进步枪计划、模块化步枪系统……结果呢?现在美军还是在使用从M16改良出来的M4步枪,那些集成了计算机、弹道火控系统、空爆弹、夜视、资料链接的全能步枪迄今无踪无影,花费了超过二十亿美金了吧?……我的部队是不会使用那种东西的,华而不实,浪费的全都是纳税者的钱!”

以齐天林的水平,只有最后这段关于步枪的比较,才是他最熟悉的,也是最出乎所有人意外的,因为主导这一连串不靠谱计划的就是陆军部,这几乎就是在自打耳光,平板电脑上闪现出陆军参谋们焦急的询问,怀疑他是不是昏了头,齐天林却因为顺口说出来没法改口了……

但却换来了场面诡异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