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58章 指挥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指挥

齐天林并不是每天都呆在这个营地,但隔三岔五出现在几乎每次这个营地的各年级相应单兵技能考核中,近乎完美的向这些军校生展示了什么叫高超的单兵作战技能,老实说,抛开技术装备等因素,华国的步兵作战技能的确是独步全球,齐天林自己都说不出来为什么,在他看来这些所谓的考核拿到华国步兵来完成,几乎都能轻松做到,而且华国军人在作战,特别是丛林乃至山地作战的时候,有种近乎本能的灵巧,只是在他身上表现得太过抢眼罢了。

说是近乎完美,就是因为齐天林的装甲车辆驾驶技术略微逊色,这还是他经过几天在这个营地急训的结果,算是把几种美军常见的坦克装甲车都能开走,这是西点军校的基本要求,只是部分侧重装甲专业的学员才会深钻驾驶技巧和学习高等级装甲车辆技术。

但这个过程,已经让齐天林获得了尊重,之前有些刻意营造的对抗态度不知不觉在转变,实在是以单兵的形式对抗的确让人感到心服口服。

所以齐天林也早晚都获得了搭乘教官车辆往返营地到校区的待遇,方便不少。

第一个月结束,齐天林才第一次获得放风一天的时间,但就是这么一天,他也必须马上赶到普林斯顿大学提交自己的第一份学习报告,关于自己深度阅读那一系列政治学原著的读后感,所以只能是在离开西点军校以后,临时购买一个电话通知家人自己的行进线路,在路上一起吃个饭!

因为齐天林离校的时候,不知道是规则如此还是有所针对,所有上缴的物品包括手机钱包全部没有归还,幸好按照玛若的习惯会在齐天林最近驾驶车辆上放一张额度不算很高的信用卡,不然齐天林连买电话的钱都没有,因为他离校的时候,陪他一起离开的一名学院生相当傲气的说,就凭身上的军装和学员卡,就能免费加油和吃饭!

说得跟个化缘的和尚似的!

是有点不一样,齐天林身上穿着标准的西点军校学员军装,深灰蓝色的上衣加浅灰蓝带侧条纹的复古常服,这是全美军独有的颜色,外面一件无领的陆军夹克,头上是红色贝雷帽,最重要的是,帽檐和夹克左肩部佩戴着非洲司令部的徽章,表明他已经是属于定向在职的军校生,这种军校生一般毕业以后就远高于一般西点毕业生的准尉军衔,换句话说就是铁定的国家栋梁!

所以齐天林下车去买电话的时候,很多人向他致意,美国军人在全球各地为国家和民众掠夺利益,对外他们是魔鬼是屠夫,但是对内,还真是非常受民众尊敬,这和齐天林印象中华国军人的待遇又是天壤之

别。

不自而然,他的腰板都挺得很直,带着标准的步幅跟表情,真把自己当成一个美国士兵了,也许任何一个军人都想获得民众这样发自内心的尊重吧。

不过这样的打扮,倒是让玛若跟柳子越看见以后都忍不住鼓掌,女人也同样有制服情结,何况齐天林这套军装穿在身上,确实帅气,短短一个月没见,在家里聚少离多的状况下很常见,但是这一个月,用安妮的话来说就是:“虽然你的肤色跟体型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你那种有点吊儿郎当的雇佣军风格得到了锤炼,身上的军人气息进一步凝结起来,更加铁血和铿锵了!”而且一边这么说,一边阻止了姑娘们对齐天林有什么亲昵的动作:“只要穿了军装,他就不是他自己,代表的是军队,绝对不允许出现什么有伤风化的行为!”

柳子越很不满这个说法:“太太拥抱从军的丈夫,算什么有伤风化了!”一边说一边还是尽量坐正。

玛若舍不得,本来就有点外表主义,颇有些爱不释手的感觉,掏出手机拍照,多个角度拍,拍了以后还递给柳子越帮自己拍合影,齐天林就端坐如山的当背景板,只是等她满意的坐下来,接二连三就有周围餐桌上的人来找齐天林合影,并不是认出了他是谁,而仅仅因为他是个军人。

齐天林觉得好像自己笑着回应的动作都有点陌生,这些日子说话比较少,笑得就更少,大多数时间都在独自一人看书学习:“感谢表扬……”说这话的时候,蒂雅还伸手捻了捻他的军服面料,最后撇撇嘴:“料子也没多好……”情绪不是很高,因为根据CT检查,她这怀孕七个月的胎儿,应该是个女婴。

齐天林还要照应她的情绪:“女儿好!小爱要不是得在苏威典当公主,你看看我一定当个宝来养!”

但也就能说说话,因为齐天林就连去普林斯顿大学的时间都是精确到点的,快速吃完饭,依旧有些舍不得的姑娘们决定还是一起过去,那边又不是军校,一起走走看看有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就齐天林开车,姑娘们自己的车跟在后面,六七部车一起从纽约外围的高速路服务区前往普林斯顿,这边更近,也只有七八十公里,纽约还真是就在西点到普林斯顿的中间,齐天林再次赞扬了自己选择这两所学校的明智。

上了车,玛若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戴着齐天林的贝雷帽玩自拍,安妮却认真的把齐天林在学校电脑上打出来的观后感快略的读了一遍:“你没有接受过一些系统的写作技巧跟读后感格式,也没有上过类似的理论课程,不过有你自己独特的风格,倒不失为能从一些新的角

度去诠释你的看法,注意保持这种风格,也许遇见一个有见地的教授,可能会比较善于开发你的这个特点。”

坐在副驾驶的柳子越看着一身戎装的丈夫,看齐天林专注的点点头,有点自言自语:“打一开始,就告诉我要嫁给一个军人,嗯,没想到现在才看见你穿军装的样子,不过你那穿着华国军装的遗像我倒是足够熟悉了……”

蒂雅估计是真在怀孕期,有点情绪不稳定,敢挑战夫人:“别说这不吉利的话!”柳子越做个害怕的鬼脸,自己就笑吟吟的靠在椅背上侧看着不做声了。

真是就当一家人到这边的大学校园来旅游一下,可以说美国的每座学校都是一座公园,小学中学大多都能做到这个水准,更别提全美排名最前几位的普林斯顿大学了,平日里都是美国民众喜欢游览的地方,加上还有类似高中生来考察高校的,所以游人如织很平常。

只是齐天林这样的装束,再次成为焦点,西点军校的军装还是很有名的,再加上那有别于一般军人的非洲司令部徽章,稍微看得懂的人就对他竖大拇指,不停的有人过来跟他合影,而且其中青春热情的美国高中女生还特别多,动不动就喜欢靠着挂着拍照,搞得蒂雅有点上火,全靠柳子越跟安妮拉着。

齐天林到政治学系找自己的教授去了,七八名保镖若无其事的佯装游人拱卫四方,其中有欧洲人,也有廓尔喀,更有小黑,阿拉伯就算了,全派回去,在美国,阿拉伯裔真的有点敏感,四位姑娘坐在露天咖啡座,享受初冬难得的阳光,只有安妮接过护卫递过来的一台平板电脑,孜孜不倦的在查阅齐天林的这几名研究生教授资料,看了这模样,柳子越眼睛转转也找自己的护卫要来一台,也查阅起来,玛若好奇,伸头过去看:“你看什么?”

柳子越大事情大方针没安妮博学,但是小八卦却说不定更博闻强记:“我看看家属能不能去西点军校陪读!”

玛若顿时感兴趣:“还能这样?”上次在桑赫斯特军校学习的时候,都只能走读,也不至于陪读吧。

果然柳子越凭借自己的依稀印象,找到个缺口:“西点军校是可以游览的,就跟现在这所大学一样,我们搬到那边去住!有西点校内的旅社!喏,据说当年那个著名的麦克阿瑟将军读书四年,都是他母亲在旅社陪着一起的,时不时还能去旅社吃个夜宵什么的!”

玛若惊讶:“还有这样的事情……”安妮能一心二用的听见,不抬头用手指指周围的护卫:“那就不能带这么多武装护卫进去了哦?”

柳子越无所谓:“军校

嘛,在华国都是军事管理区的,安全得很,不是……还有蒂雅保护我们呢?”小孕妇都多大个肚子了,傲气的扬扬脖子,肯定的嗯一声!

所以等齐天林七窍生烟的从教学楼出来,等待他的就是四位姑娘要求一同前往西点校区。

听了柳子越的解释,他当然是没口子的答应,不过把手里的稿子扔给安妮时候很沮丧:“你没看见我跟那几个老教授唇枪舌剑的样子,要不是我算国务卿推荐的研究生,他们就要把我退学了!”

安妮笑着接住稿件,提醒未婚夫:“气度!仪态!你至于跟几个搞国际政治经济学之类的老学究置气么?你是什么身份了?”她就最擅长这种高人一等的俯看。

真是一句话就把齐天林说笑了,挠挠头:“也对……这些日子我是成功得太顺了,这方面我真不太擅长,被人狠批也是正常的。”

不管丈夫的作业是不是没过关,柳子越挥手让人上车,玛若要扶孕妇,蒂雅自己风风火火的长腿一迈就上去了,还一点不把自己当重点关注,习惯性的上了保镖的第三排座位,拿个步话机开始通知前后车辆待会儿怎么怎么走,既然这辆车要去西点军校内住宿,那么大家就应该在西点附近的两个镇怎么安排部署,一边说还一边打开一部平板电脑看卫星地图,煞有其事的在美国本土分派作战任务,让玛若瞠目解释。

关键是这些安保人员还真听从这位专业女主人的指挥!

@@恭祝各位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