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59章 凝聚力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凝聚力

美国的国际政治最重要拐点,其实就出在珍珠港事件,之前的美国是奉行孤立主义,也就是自己当天朝上国不理其他,从那以后,开始觉得世界的事情就是美国的事情,要保证美国的安定就要保证世界的安定,在此之后美国人就越来越倾向于为了美国好,就可以对其他国家做任何事情,干涉主义占上风。

这就是美国,利益至上,美国中心论的核心。

伴随其中的就是诸如美国最根本的自由主义、生产性政治等等一系列特有的政治经济类论点,齐天林就是按照自己的看法,挑战这种美国典型思维:不能以美国制度和观念为主导,强行要求所有民族和文化宗教背景的国家都必须以美国模式作为基础!

安妮这鬼精灵的公主,看了齐天林的论调也不反驳,就让他这样贸贸然的交上去。

简直就是捅了马蜂窝!

倒不是说他这个论点有什么不好,本来这就是个极为复杂的命题,美国人也在不停的创新和完善自己的制度,更何况现在的不少国际战争都被冠以了宗教战争和经济战争的实质,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美国也没有兴趣把全世界都变成美利坚合众国,那全世界都要享受天朝上国待遇了,谁在最底层,谁来当敌人?

所以齐天林的命题是没问题的,可以商榷的,但是他一开始就挑战了美国的自由主义,说这种看似自由的自由主义其实是水花镜月,假大空,必须建立在相应的道德基础和强大军事约束背景下……

安妮靠在椅背上哈哈笑:“美国人最引以自豪的就是他们这个自由主义,从宪法第一条就体现了个人自由、几乎平等的这些观念,从建国伊始就在美国得到广泛接受,挑战自由主义的价值就意味着挑战美国打中认同的公理,挑战美国本身!在美国,只要谈政治,自由主义就是一种不争的前提,先承认这个再谈别的,因为美国是没有封建主义……它也不像欧洲多数国家是由长期斗争争取来的……”

听不懂政治,但是有常识,柳子越能鄙视:“美国还不是有奴隶社会!”

安妮懒得跟着没战斗力的夫人斗嘴:“反正我觉得你这样表达也可以让你的思想尽快被人注意到……是有些大不韪,但是政治学说就是这样,没有什么是绝对正确,绝对错误的,美国人有些想法也太根深蒂固了,你或许能代表一些新兴思潮也不一定!”

齐天林没这么好高骛远:“就是找些人来指导我学习点高端的东西,起码现在你跟我说基辛格,我不会只认为他是个国务卿,也不会认

为他是华国的老朋友……”

柳子越还惊讶:“不是么?我在电视里面每次看见有关他的报导都这么说……”顿一下才恍然:“又给误导了!媒体还真是有掌控权!”颇有点自豪的味道,在非洲问题上她误导的成分也不少。

安妮看看几位教授给齐天林重新开的书单,其中圈了几样:“重点看这几本吧,回头主要针对这两名教授可以单独谈谈,他们相对属于开放一点的,对白宫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齐天林受教,有时候,这样的贤内助估计是打灯笼都找不到的。

西点军校是真没大门的,就好像个遍地古堡的游览胜地,齐天林把车停在管制区域外的停车场,车就算是交给姑娘们用了,电话也上缴,临走才好奇的问蒂雅:“你真的什么枪械都没有带?”战刃和战锤倒是被她带进来了,人家也不搜身,但是有严格的爆炸物检查,结果蒂雅神秘兮兮的从抓过摆在最后一排的野餐收音机,摆弄两下就跟个变形金刚一样折叠展开变成一把冲锋枪!

抓过一盒没拆封的饼干拉开一条装巧克力的锡箔纸,拆出一封弹匣装上去!

还得意洋洋:“全手工活,四千五百美金一把,子弹全都是液态装药加金属底火,绝对探测不到,带上飞机都没问题!”

齐天林只能使劲抖抖眉毛,摸摸姑娘隆起的肚皮,赶紧回校园去了。

其实西点军校里面是不禁止使用电脑的,有些课堂上更是几乎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手机也不完全禁止拥有,只是相当多的地方都限制使用。

齐天林第一个月是没时间买电脑和手机,而这次短暂跟家人团聚,得到玛若轻描淡写一句汇报美国情报机构在大量进入公司各个部门进行调查,而蒂雅更是不屑说长老们汇报了哪些部队正在被美国人刺探以后,齐天林就决定干脆放弃对自己数万军队的遥控指挥,彻底的在美国做出一副放手的姿态来。

这才是安妮最为表扬的一点,真正的大将风范!

齐天林的看法很简单,随便查,也随便策反,自己那些模凌两可的做法有诸多解释,关键在于自己的部下,如果真有人被策反,相信遍布军中的政治分子和宗教狂热分子都会把他们甄别出来,也相当于美国人帮自己清理门户。

退一万步说,齐天林曾经一无所有都能打造出现在的规模,现在已经拥有了财富、数个国家支持和自己的宗教网络,重起炉灶不过是轻松的复制,他并不担心。

所以干脆连手机都不要,空着手重新投入到学习当中去,连打字用电脑都是到图书馆去用

,相信他的一切活动都在监控关注下,自然不会抓到他什么把柄。

于是只拿着被狠批的论文回到宿舍,很惊讶的看见那个杰奎琳穿着便装在自己的寝室跟其他几名室友聊天,随便的打个招呼回自己的床边桌前坐下,没想到这美国妞是来找他的:“晚上能陪我参加周末舞会么?”

其实这一个月这样的情况还不少了,纵然是军校,还是有不少娱乐活动的,来找齐天林的女学员甚至男学员都有,虽然严禁在军校内谈恋爱,但是平常的男女交往,甚至适当的在假期允许离开学校时候在外面做点成人活动,反而是默许的,正常生理需求嘛,美国的性自由程度是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的。

齐天林笑着扬扬手里的论文稿件:“还有学习要做,我得去图书馆。”回宿舍就是来拿几本书的。

杰奎琳也不以为然:“那行!反正舞厅也在那边,一块儿走。”

齐天林就真的拿了两本在图书馆借的摩根索名著,和自己的室友打个招呼,就跟这号称二年级的级花一块出去了。

还别说,换了便装,比起看惯了军装的时候,杰奎琳还是说得上美女,只不过军队里面的姑娘,打扮非常简单,一件低开胸的黑色长袖衫加下面牛仔裙,齐肩的褐金发披散开来,平时军校规定要么短发,要么就得束成马尾,难得看见这么女人味的时候,两人一起走出来,还有一些男生吹口哨,估计以为是一块参加舞会的,只是齐天林这样周末晚上还穿着标准学员军装的比较少见。

所以气氛还算可以,能聊两句,齐天林没煞风景的说自己太太未婚妻女朋友加小老婆都住在军校边的旅社:“怎么不邀请丹尼去?”那是标准意义上美国大学里面的四分卫男生,也就是华国说的高富帅,爽朗、高大帅气、成绩好、有领导号召力,绝对的橄榄球四分卫人选,是二年级风头最劲的男生。

杰奎琳拉拉头发笑:“他还不错……但跟你比比就是个小孩子了。”

齐天林摸摸自己的脸:“三十多岁的男人果然比小男生成熟很多哦!”

杰奎琳带着美国女孩的直来直往:“交朋友嘛,无论什么层面的,假如有了比较,当然就会有差别,而且我知道你有个著名的未婚妻,打你主意的女生还不少,我倒是没想那么多,就觉得你应该算是我的同学中最值得结交的。”这就和卡尔塔那个公主的心态完全不同,连性行为也是可以结交的一部分,但绝不是她生命的所有,独立性都在自己的身上。

齐天林没想到原来安妮才是自己受女生欢迎的原因,笑得很惊讶:“原来

是这样,我还以为是我自己多有魅力,才有女生接二连三找我参加各种活动呢。”

杰奎琳就更直接了:“要不你明天晚餐时候,参加我们的晚餐讨论组吧?”

齐天林问清楚时间安排就是在晚餐左右,就爽快的答应了,适当参与交流也是应该的,所以在看到远处灯火辉煌的舞厅灯光以后,二年级级花也干净利落的告辞自己过去了,以她的姿色要在宏大的学校舞厅门口随便找个舞伴是最容易不过的,她不过是不愿浪费机会罢了。

齐天林还远远的看了一眼那个用白天的千人餐厅改成的舞厅,其实还是很有城堡舞厅的感觉,因为空间非常高,高悬着许多面陆军著名部队的战旗,这段入学的日子让他觉得这个部队战旗是个非常有趣的事情,这让每支部队都有自己的传统跟口号,也更容易增加凝聚力,这和在华国军队中,格外牛皮哄哄的老虎团、英雄连是一个道理,但是美军用允许的方式把这个老虎团的老虎具象化,也更容易让成员为自己的部队荣誉自豪。

似乎自己可以考虑在自己的部队也推行这样的方式……

就好像奥塔尔军团那样?

现在齐天林那些部队也太低调太灰不拉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