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60章 说漏嘴

第一千零六十章 说漏嘴

所有西点军校学员的用餐时间必须要在二十分钟内完成,据说还有学生就是因为做不到这个退学或者因为长期匆忙进食导致营养不良病休,但齐天林显然不会有这个问题,估计凡是在华国军队呆过或者在华国大学呆过的人都不会有这个问题。

但齐天林再次觉得可以采纳的一个优点就是,西点军校的餐厅可以说是他看见这样集体餐厅里面最有派头的,简单描述就好像电影哈利波特里面那个魔法学校一样的高大宽敞,纵然是面向所有学生,能容纳数千人,这间餐厅的每张桌子都披着雪白的桌布,长条形的十人餐桌上摆着各种调料瓶,而为了保证这些国家栋梁的食品卫生跟健康,进餐完毕以后是无论开封与否,桌面上的食品调料品一律进垃圾桶,从非洲来的齐天林非常不习惯这种浪费,但是在物资极为丰富的美国,从性价比来说,这是最合适的做法。

晚餐时候,今天一整天都在三年级学习反恐作战专业的齐天林几乎忘记了晚餐讨论组的事情,不过跟几名三年级生走到餐厅门口,就看见门口的小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讨论组活动标签,指明在哪个桌,然后科巴斯保罗的名字被用红色的粉笔标注出来,指向一个桌号,还是齐天林的同学指给他看,才想起,耸耸肩就抱着自己的文件夹过去了。

结果给他留了个十人座,尽头的座位,因为按照从军的资历以及他在学校跟随一二三四年级同时学习的实际情况,他起码也应该是四道杠,远高于这些二年级生,所以他有资格坐首座,在西点军校,这样强调等级的细节比比皆是。

坐在长桌尾部的杰奎琳等齐天林端着餐盘坐下了,才用叉子在自己的盘子稍微敲两下开始说主题:“这一周,我联系到附近凯夫克镇的高中,需要前往为他们讲授美国宪法以及公民义务跟权利,这可能是个长期的授课行动,希望有兴趣参加的同学,尽快做好准备,交出你们的教案给我进行比较,先行试讲,你们有什么意见……”说完就赶紧用叉子捞通心粉吃,讨论归讨论吃饭时间依旧只有二十分钟。

齐天林觉得有点小儿科,就只听不说话,当是了解一下美国大学生的学习生活,结果这个意见发表是必须说话的,没有意见也得说点什么,以示民主,所以快速的三言两语都在狼吞虎咽中挨个发表传递,到齐天林这里有点卡壳,他楞了一下才组织语言:“我可以教授体育课,政治课程不擅长……”

马上就有学生毫不客气的反驳他:“我看见你在图书馆钻研政治学科类项目,听政治学科的同学说,你

看的书目比他们还深!”

齐天林不难堪:“我研究的是国际政治学,比较不同的各种政治体制之间的差异化,没有专项研究美国宪法……”

好几名学生举叉子反对:“你这是在做转换主体的狡辩!”

齐天林又只有无奈的耸肩膀,表示你们爱信不信,对面杰奎琳笑得有些狡猾:“哦……原来是政治家!那么你是否有兴趣给我们开一个关于国际政治学,不同政治体制之间差异化的小型讲座呢?”每天军校内有数不尽的讲座,午餐和晚餐以后都有一个小时各种讲座地点、规模人数不限,高档的在演讲厅搞,随意的就在草坪上坐一圈也行。

齐天林无所谓:“我刚刚才被教授批评我的国际政治论文是狗屁不通,如果你们有兴趣听,我也不反对……”

结果这些求知欲颇强的二年级生还真有不少人愿意参与倾听,而且还拖了不少认识的同学一起,最后就在饭后找了个会议厅,几十号人坐在一起,听齐天林站在讲台上把自己关于美国必须要尊重其他国家民族及宗教文化,不能一概而论的推行自由主义论文讲述一遍。

这个时候坐在下面前排的杰奎琳脸上绝对没有邀请舞伴时候的轻松随意样,相当专注的倾听,并不时记录什么要点。

等齐天林讲完以后,果然其中针对美国自由主义的说法引起了很多学员的反弹,成片的举手要求发言,齐天林也不当主持人:“我只是一家之言,我说完了,你们可以轮流上来发表自己的看法。”就自己下去了,杰奎琳就撵开自己旁边的同学,给他留了个空位,齐天林也不矫情,直接过去坐下,开始看自己的文稿,听着这些典型的美国学生上去引经据典的批驳自己的说法,顺便就在文稿上做标注,算是听取民意,做出调整,倒也颇有所得。

所以这一晚没有到图书馆学习看书,齐天林也很有收获的打算整理一下,算是了解了美国本土青年精英们的想法,可以用到自己的论文当中去。

不过随着讨论会结束,杰奎琳跟着他一起走出这栋石砌大楼的时候,忽然不经意的询问:“听教官说你是持国防部长和陆军参谋长的推荐信来的……你在政界方面的关系怎么样?”

所有西点军校的学生都必须持有最低地区议员的推荐信才能申请入学,也就是说,这道起码的门槛就保证了这个学校的学生怎么都应该属于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而不是那些成天只知道贩毒抽大麻的贫民窟或者底层流浪汉,标榜机会自由的自由主义就好像阳光一样总是会照不到某个角落的。

齐天林有起码

的警觉性,不会和盘托出:“还不错……认识一些议员,怎么?”

杰奎琳答非所问:“你更倾向于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齐天林本来想回答都关我屁事的,但还是觉得掩饰一下自己最好:“我获得过两枚总统自由勋章,当然对现任总统的民主党更感兴趣了。”

杰奎琳似乎早有预料的点点头:“那假如我邀请你作为我的男伴,参加这个月在纽约举行的一次民主党内部募捐餐会,你有没有兴趣呢?”不等齐天林回应,她就主动加上筹码和自己的主要用意:“我的姑妈是赫拉里女士,她非常有兴趣邀请你参加她的竞选团队,并在其中担任重要角色!”

原来是这样!

齐天林算是最真实的了解了这些精英阶层念的不是书,而是关系网这句话了,原来在这个人人都有背景的顶级学校里面,相互交往编织的就是一张大网,就算是白丁出身的新人,只要有前途,也就会被这张网搜刮进入,原来这位姑娘跟自己的接近还真不是白给的。

这就算是正式邀请了,赫拉里之前就跟齐天林有过不错的接触,齐天林也有表达过愿意加入对方阵营的想法,而且无论是重建公司的建立,还是齐天林到印度的布局,都有赫拉里的影子,只是因为自己的主体还是在非洲,作为一个目前还没有官职在身的赫拉里,除了平时跟重建公司老板玛若或者安妮有点交流,不太好跟齐天林直接拉线,不过随着总统竞选剑拔弩张,看来是需要用上齐天林了,这个时候还真是为自己刚才要是随意回答一句不感兴趣的说法略微冒冷汗:“哦?还有这有的关系?怪不得……你会比较熟悉我的情况,没有问题,我肯定能出席,不过之前我得问问我太太的意见才能决定是否跟你一起,对于你这样漂亮的姑娘,她们是比较有戒心的。”

杰奎琳毫不掩饰的哈哈哈笑起来,军队的女孩子,笑起来也有一股英武之气:“这种情绪不太容易出现在那位公主身上吧?非洲还是亚洲的那位?”

齐天林表示这个跟地域无关:“是个起码的尊重。”

美国姑娘一点都不客气:“你这种状态就是不尊重!”

齐天林活学活用:“请尊重各个民族和地区的宗教习俗信仰,不要惯用美国人所理解的主义精神来认定不合理!”

杰奎琳终于对他的无耻有点惊讶的捂住嘴,一个劲拿手指头指!

不过末了还是叫齐天林准备好时间跟自己一起去,因为有重要的人物要介绍给他认识。

齐天林无所谓,对他来说,重要人物能重要到什么地方

去?美国总统他都见过了。

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倒是真的抽了个时间到军校旅社在楼下的咖啡厅跟几位姑娘见面,蒂雅和玛若居然不在,说是两人沿着旁边的哈德逊河游览去了,齐天林一边吃着跟校内不太一样的小点心一边通报这件事:“我没招蜂引蝶,纯粹是对方带着政治目的找我谈事情,然后我也带着政治目的去参加餐会。”

安妮嘿嘿两声:“假如说这算是赫拉里的家族用联姻的方式拉拢你,这个小姑娘好像还单薄了点,对吧?”

柳子越给这种论调吓到:“干嘛?!还真有这样的事情?他是已婚男士了!难道美国就不承认华国婚姻了么?我要告到国际法庭去!”

安妮忍不住笑:“呸!国际法庭还审结婚案?说说嘛……我们也去这个餐会看看?我打电话问问玛若的重建公司接到类似的邀请没。”

齐天林给其实也不太认真的夫人解释:“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就算有政治联姻,我也是坚决拒绝了的!”

柳子越多熟悉谈话的艺术,一下就抓住了要点:“嗯?还真有?什么时候?跟谁?”

唉……齐天林终于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拿着电话的安妮也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示意他老实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