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60章 相形见绌

第一千零六十章 相形见绌

齐天林真觉得没什么可以隐瞒的:“没什么比较重要的由头,所以我也就没说,卡尔塔的一位公主,现在只能称为王室成员了吧……”轻描淡写的就把在那段惊险时刻中遇见萨尔玛的过程描述了一遍,最后的结论就是:“我已经明确的转述给阿联酋长官,不可能联姻,不可能产生什么关系,不过是个小姑娘对于外界好奇无知罢了。”

安妮打岔:“你当年是不是也这么觉得我的?”都是公主,都养在深闺人未识嘛。

齐天林有点惊讶:“不会吧,我一直都觉得你多睿智大气,何况你多独立的,一个人都能环游世界呢!”

安妮还认真观察的表情,回头给柳子越叨叨:“你不知道,那时刚在海面上接了他和蒂雅,就现在这模样,岁月都没留下点什么痕迹,可那会儿说话啥的多朴实个人,现在能说善辩多了,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柳子越比她更擅长谈话,更会观察表情:“看上去还是真心说的,只是之前的描述有很多细节都跳过了,一个公主,怎么会在短短的半天不到时间里面对这个家伙有感觉,还陡然上升到愿意下嫁,而且还是在不明白他是什么人,具体什么身份的情况下……鬼名堂很多!”

安妮想得更远一点:“是不是因为蒂雅怀孕了,没有人陪他在战场监督,你有没有发现最近一段时间的风花雪月陡然增多了!”

柳子越颇有同感的点头!

齐天林哭笑不得:“好了好了,我得回学校去上课了,就是来说这个事情,我都主动报备了……”起身拿起军帽戴上行个军礼,在周围不少家属或者即将考西点军校的考察学子艳羡目光中,起身出门。

带着大墨镜的安妮悠闲的端过一杯饮料,用杯子示意一下再见跟同样动作的柳子越继续讨论自家八卦:“按照穆斯林教义呢,假如真的要再娶一位,前面就要离婚一个,虽然我们仨都没有证书流程,但你觉得最可能离婚是谁呢?我只是纯技术性讨论。”

柳子越居然也能跟他不疼不痒谈论这件事:“再来一位?算了吧,好歹我是因为比你们晚,勉强可以接受,不可能允许……这个时候叫见异思迁!”

安妮却端着杯子靠圈椅里:“对我来说嘛,四个跟五个没什么区别,非要增加一位的话,我反而觉得这位美国的姑娘可能更合适一点,一个过气的卡尔塔公主能顶什么用,财政?阿联酋或者保罗自己都已经能保证提供了,家族联姻?卡尔塔的家族?嘿嘿,也就他们自己当自己是王室,我看也就是个酋长而已……”

柳子越有点捂自己的头:“又是你那一套政治高于家庭的算计,拜托你,这个时候我们讨论的是一个普通家庭,随便哪个女性……哦,可能你跟蒂雅除外,其他正常的女性都不愿意出现自己的丈夫讨小老婆的情况!”

安妮看都不看她:“普通家庭?你觉得我们还是普通家庭么?!我们要考虑的是整体……你这个大局观要调整一下,还不如蒂雅了都!”

蒂雅的声音悠悠的传过来:“背后说我什么坏话……”长腿一迈,轻松的就跨过圈椅坐下,哪有半点六七个月孕妇的样子?但坐下以后还是有点揉小腿肚子,口中却低声埋怨:“你们不觉得这里是公共场所,讨论事情有可能被监听么?”

安妮指指桌上的手机:“带干扰的……苏威典最新产品,要一个不?”

玛若才过来坐下埋怨:“这长腿妞,真能走,都累死我了,你这哪里是游览,就是练腿!”

蒂雅反唇相讥:“你能干嘛?才两公里不到就啰嗦着走不动要回来,走得跟个蜥蜴都比你快,还看风景,这风景有什么好看的!”

玛若跟这没文化没情趣的妞真没共同语言,拿起水杯猛灌水,柳子越才把齐天林刚才过来说的事情简述了一遍,结果这俩的反应跟安妮如出一辙:“先去看看那个美国妞,公主就算了,家里有一位就够烦的!”

换来安妮不少白眼……

所以等过了两周,齐天林和杰奎琳一起出现在纽约市郊的一个庄园区别墅,人声鼎沸!

齐天林驾驶雷克萨斯越野车停在这里就好像一个衣衫褴褛的大汉,站在一群富家公子的豪华房车中间,因为实在是来的基本都是美国商界巨头和社会名流!

没有媒体记者,这种带有浓重政治意味的筹款会严禁采访,换了一身西装的齐天林能到副驾驶这边接下穿着晚礼裙的杰奎琳,扶着她跳下过高的座位,虽然这位姑娘能徒手翻阅两米多高的战术板墙,不过场合不同,仪态自然也不同。

果然杰奎琳也应该有从小的礼仪培养,挽着齐天林的手肘一路带着笑跟周围不少人打招呼,认识齐天林的就更多了,毕竟在这个圈子,和上次的美洲杯帆船赛有很大重叠,主动跟齐天林握手甚至拥抱的商界人士都不少,那种在体育运动中接下的关系更显得真挚一点,这也是很多顶级富豪喜欢沉醉于体育运动的原因。

杰奎琳就能适当的笑着站在旁边看男人们之间的热烈,脸上适度的露出与荣有焉的表情,只是两人重新挽着走的时候她有点惊讶:“原来你已经有了这么广泛的关系?”

齐天林自己都有些诧异,原来……也许这几年一直在不停的耕耘,终于开始要开花,然后继而结出硕果了?耸耸肩:“工作之余,总会接触到不少人的……那里是?”

因为齐天林看见前面有个白色台子,以他在华国的感觉就好像是结婚现场的随礼台,杰奎琳娴熟的打开自己的小坤包:“酒会餐费……你不会不知道这些规矩吧?五千美元一个人。”其实就是变相的筹款,因为总统选举是个极其烧钱的事情,纽约市长布隆伯格竞选成功两三届都花了几亿美元,而目前美国总统的选举花费是三十亿美元!由现任总统上台时创下的,这笔钱也不能由国家承担,所以就只能执行筹款,还有诸多限制,避免总统竞选产生权钱交易,其实齐天林觉得就是利益团体出现哄抬代言人,只不过做得冠冕堂皇一点罢了,从没见过哪个草根能当上总统的,也不奇怪的掏出自己的信用卡,刷卡消费,还AA制,这独立女性就是有自己的底气。

不过这五千美元更是个噱头,来几百人,才多少钱?不过就是通过这个酒会,打着收点餐费的幌子,向各行各界化缘,当然也得是合适的施主,经得起查验的那种,齐天林就不敢让马歇尔来参加这种场合。

不过刚走进大厅就看见气质各异的四位姑娘站在前方,分别端着苏打水、香槟酒表情也各异的站在一起,视线就跟四把刀似的唰唰唰在齐天林周围翻飞。

齐天林不尴尬的引导女伴过去,神色泰然的介绍:“这是我太太、女朋友、未婚妻和……哦,你能看见,正怀孕的孩子她妈!”姑娘们都有淡淡的回应,齐天林也介绍一下:“我在西点军校的同学跟讨论组组长杰奎琳小姐……”

杰奎琳眼睛睁得有点大,有些难以置信的反复从四位姑娘脸上看过去,但还能保持礼节的挨个儿握手,齐天林当面表态:“我们常年工作在阿拉伯地区,所以可以娶四位妻子。”暗示数目已经满额,不会有非分之想。

柳子越也不紧不慢的提醒:“这在纽约的圈子也是很多人清楚的事情,你站在这边,也许会让有些人误会你是他的下一任太太呢。”

杰奎琳年龄毕竟还是小,之前那颇有些镇定的小狡黠不见了踪影,下意识的就左右看看,发现偷偷关注这边的的确不少,玛若也觉得吓唬小孩子有趣:“哦,听说最近还有一位公主想嫁到我们家来?风言风语可真不少!”

齐天林给安妮使眼色,让她出面正常化,这姑娘装没看见,举着手里的香槟杯给熟人示意,结果还是蒂雅皱着眉观察一阵突然开口:“屁股还是大,

应该好生养……”

玛若跟柳子越立刻就绷不住要笑,没曾想却激发了西点军校优秀女生的对抗性,手依旧挽着齐天林憋着挤出点笑容:“我们只是朋友关系,非常有幸遇见四位太太,不过今天他算是我公开的男伴吧,那就失陪了?”手肘稍微用点力,天天进健身房的结果就是,齐天林真觉得有把力气,看安妮给他轻轻点点头,就给太太们也致意一下,一起走开了。

随手接过旁边侍者送上来的香槟酒,和齐天林也拿了一杯碰一下,深吸几口气的杰奎琳才开口:“真是难以想象你这种家庭结构!”

齐天林看看姑娘们靠在角落里窃窃私语,估计也在讨论个啥:“还行,对我这种经常在战乱地区游走的职业来说,家庭很美满幸福。”

杰奎琳居然忍不住又回头看一眼:“的确……是很漂亮,那位著名的公主有很典雅高贵的气质,你女朋友很漂亮,很有浪漫的感觉,太太就是典型的东方味道,那个……有孩子的是阿拉伯人?眼睛真好看!”不得不说,平时在军校或者一直以来都比较骄傲的姑娘还是觉得有点相形见绌的感觉。

齐天林不习惯跟另一个女人讨论自己的爱人:“你不是说有什么重要人物介绍给我么?”

杰奎琳才想起自己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