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61章 交易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交易

一个穿着西装的亚裔,七十来岁的年纪依旧细皮嫩肉白生生,总而言之就是一点不像是军人,文质彬彬得更是像个做学问的教授。

一介绍名字,齐天林可就是如雷贯耳!

艾肯.西关将军。

如果在齐天林进入西点之前,他肯定不知道这是哪号人物,但是这些日子从陆军部改革新计划到自己在西点研读各种陆军作战以及装备理念,还有国际政治学中关于美国军队近年建设等大事件中,就必须看到,又都小心翼翼的绕过了这个人尽量少说。

日裔美军四星上将!

是日裔有史以来在美国军方能爬到的最高位置,曾经担任美国陆军参谋长,也就是陆军的实际掌军第一人!

但在齐天林的眼中,这个人其实就是个坑货,堪称坑王之王的坑了美国陆军十来年,可以说美国陆军落到如今的田地,这个家伙应该负最主要的责任!

可是这名将军在被迫退役以后,因为现任黑人总统实行多元内阁,又挑选他担任了退休军人事务部的部长!

和国防部长齐名的美国第二大部部长,这家伙真说得上是官运亨通……

和麦克身上随时都透着铁血鹰隼般的军人气息、布伦则总是笼罩在模糊不清的阴影角落的感觉不同,西关就是文雅、儒雅,说什么都轻言细语,斯条慢理。

和齐天林的握手也显得没那么铁钳般的大力,就是礼节性的适当一握,双手都握住齐天林的手,表达了自己的热情:“非常感谢你为美国退伍军人做出的贡献!”

齐天林非常谦逊:“我也曾经是一名离开军队的军人,所以特别了解他们的感受,能有幸为退伍军人们出点力,是我的荣幸。”

西关看来很关注齐天林最近的动向:“你在陆军部做的关于新陆军地面作战体系,赢得与保持进入,我都看了,相当不错,但是我有些不同的看法!”虽然无论从什么环节都是标准的美国人,西关本身也只是在夏威夷长大的日裔,但是依旧有日本人几乎天生的那种认真的劲头。

齐天林相当热情的扶住对方:“那行!那行!我们坐下来慢慢聊?”西关就真的抛开自己周围那些幕僚跟政客,和齐天林坐到了一张餐桌边,杰奎琳才是真相当荣幸的跑前跑后为他们拉椅子端饮料,很有眼力,这时候一点没有在军校小刁钻的感觉了。

也许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西关这样对齐天林这件事这么感兴趣,因为他就是栽在了陆军改革上,整整数十年在军队奋力向前,终于爬到巅峰却轰然倒

地的感受,只有他最明白,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少数民族裔的身份,是不是还能像现在这样东山再起和国防部长平起平坐,都未可知呢。

齐天林当然熟悉对方的这档子事,因为陆军内部对这件事太讳莫如深了,但是整整十来年的历史又不可能抹去,现在回头看过去,这个日裔真的害苦了陆军!

就是他在1999年刚当上陆军参谋长就提出了一个极为宏大的整体装备改革计划,基本项目耗资2000亿!直到2009年这个项目才被迫下马,而西关则因为派系斗争在2003年就被迫退伍,离开服务了一辈子的军队。

他那个极为坑爹的装备计划,简而言之就是把陆军所有的装备大到坦克装甲车,小到每一支枪都进入同一个电子通讯交流平台,长官能知道每一支枪在什么地方,小兵能知道每一级指挥官的命令,所有装备都属于无线网络系统的一部分,由此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战术变化,基于这些战术变化的作战原则也随之跟随这些装备要对新陆军进行培训调整实施。

听起来很美好,但是齐天林就是对这种搞法最嗤之以鼻的,这基本就属于典型的文官乱搞新意思,这些新技术不是不好,但是最好作为辅助使用,军队作战有作战的特点,不是胡乱用新技术堆砌就能领先,这几乎就是美国人要求获得技术优势的一个显著特征。

而齐天林的改革计划就正是基于这种技术优势论作为反例来进行的。

所以假如陆军部方面真的开始实施这种新改革了,才是真的彻底对西关当年的计划打脸全盘否定,他现在可是身居要职了,所以陆军那边也只是不声不响的在西关上任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以后取消计划,但还有那么多明眼人都看着呢。

可齐天林面前的这个日裔将军一点气急败坏的情绪都没有,只是平静的从技术上跟齐天林分析为什么他还是觉得技术全面领先才能取得战略上的优势,一边说,还一边用叉子在白色的餐布上划来划去,杰奎琳就赶紧找侍者要了纸笔,西关却摇摇头:“我现在不是陆军将军,不能随便指手画脚,只是遇见保罗,口头交流一下,纯属个人爱好!”

是个很谨慎的人!

这就是齐天林对他的评价……

不过说到那个计划,齐天林真心觉得对方真的就是日本人,没有愧对日本人骨子里的这个特点,小处精妙到毫厘,大处浅薄到愚蠢,似乎这个民族天生就缺乏一种大局观,也许那个过于狭窄的岛屿让他们稍微看远点都是水天一色的大海,看不到什么东西,就习惯于只看脚下那可怜的一点点土

地,然后尽可能变着花样把这一点点细节做到极致。

单看某个局部和细节,绝对堪称完美,但是拉通看整个局面就会觉得荒谬得不可思议,譬如说二战中的珍珠港袭击还有侵华战争中那些随处可见的仁丹胡广告实则战术路标,都是相当精巧的设计,但是拉开到整个体系来看,以蛇吞象的气势同时攻打两个数十上百倍国土面积的大国,稍微有点思维能力的人都会觉得脑子是不是烧糊了。

而且无论日本人的审美、战争、产品、交流到生活的各个层面都把这个特点体现到了极致。

所以他也不争论,同样是相当平静的论述:“您说的其实可以也用一个小型部队来验证,我这边一贯都是习惯用小规模部队在局部作战实践,考察是不是能够推广才开始使用的。”

这就说到了西关的痛处,他当年就是脑子烧糊住了要求自上而下的进行全面调整,一开始就把摊子铺开,结果十多个巨型项目同时行进,研发过程参差不齐,单看某些个别项目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整体最后完全就是一团乱摊子!

他兀自强辩:“这是军方的采办系统和落后的管理方式不适应导致的,不是FCS(未来战斗系统)的错误!战争中必须要获得质量上的优势才能确保胜利永远在美军手里!”‘

齐天林觉得自己是在苦口婆心的跟一个小孩子讲解什么叫战争:“优势是不停转换的,任何巨大的优势,也许换个周边环境就变成了劣势,希望用一种装备获得万能的优势,那是不可能的,一辆极厚的坦克在平原是战争之王,但是进入现代都市就只能是楼上用火箭筒攻击的活靶子!”

西关不服输:“我们改革的目的就是要让坦克也具备在城市里面的全面防御能力!”

齐天林都有点不耐烦了:“对的,对坦克全面加强顶部装甲,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回到平原原来的高度和重量又被大量增加,降低了原来的优势,又再加大马力跟宽度来解决刚才的问题?最终这辆坦克的成本是原来的多少倍?这个研发周期的被拖长了多少?同样的费用用一辆坦克和一辆轮式装甲车来解决,费用是不是还要低点?出问题的几率是不是要低点,两边的士兵是不是还能得到轮换休息的时间?”

这只是两人用一个坦克的简单例子来进行争论,杰奎琳坐在齐天林旁边听得极为聚精会神,不自而然的就表现出一种身体微微倾斜靠着齐天林的动态,纯粹是听专心了的结果,远远的被玛若看见就指给安妮看:“看吧……我就说过,假如说男人过于优秀,就会有这样吸铁石的结果!”

真不是,随着西关眉头不停展开又皱起,还思考着组织自己的话语正要反击齐天林,就听见主席台那边有悦耳的音乐声响起,原本有些嘈杂的宴会厅里面顿时就声音一收,听见赫拉里那个充满调侃又有些悠长的特有女式政客腔调:“欢迎各位参与一个重建兴盛美国的计划……!”

简单一句话,就换来下面雷鸣般的掌声!

接着就是三言两语阐述她的执政理念,这都不是关键的,关键是后面开始斟字酌句的许诺!

许诺加入她上台以后,会大力发展什么,什么方面的的什么政策会向什么角度倾斜,这个过程中,赫拉里甚至还得借助手边的文稿来帮助她,才能一字不落的把各个利益方面的诉求展示完美!

这才是最**裸的权钱交易!

这才是美式民主的精髓,大家都在一个相互可以接受的平等台面上,肆无忌惮的用详细到西街口那家幼儿园会不会得到投资这样精确的说法,表明假如我掌权以后,你将得到什么样的好处,当然这种交易都不会体现在任何字面上,算是一个大家,包括竞选对手各方面都会遵守的行事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