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62章 政治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政治

别以为美国的竞选就真的是民主到,全体人民投票然后选出那个总统,体现了人民的意志。

其实也是用钱堆出来的。

举个例子,现任总统当时筹集了七亿美元,而他的对手只有不到一亿美元,那么铺天盖地看见的黄金时段广告就全是现任总统,民众了解他的执政策略,看到他光鲜的形象,自然就投他的票。

这只是一个方面,但是能现实的诠释,钱在美国总统竞选中的重要性。

那么,在国家法律限制了个人财阀机构向候选人投入大量不合法资金的前提下,什么方式才能是让大笔资金从最广泛的人员基础上,以每人很小金额的合法手段汇集到总统候选人的竞选基金项目上呢?

现任总统采用了一个所谓网络募集基金的障眼法,说是有三百万人不记名的通过网络给他募集了每人一百美元左右的小额捐献,所以他才会有数亿的资金,听起来就好像一个借口,可真的找不到漏洞,所以这一次就提前宣布,所有捐赠必须实名制,就算是通过网络也必须实名制可查。

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各种大型组织就成了香饽饽,因为大组织有的是人头可以算!

那么全美国最大的组织有哪些呢?

当然就包括退伍军人协会了!

拥有三百多万会员的退伍军人协会堪称美国第二大自由团体,而西关将军麾下的退伍军人事务部管理两千五百万退伍军人,还要涵盖他们三千万左右的亲属,几乎就能影响近几分之一的美国人!

虽然退休军人事务部和退休军人协会一个是官方内阁部门,一个是民间组织,之间没有领导关系,但是都为着同一个目标群体,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个不能公开摇旗呐喊但有实权在手的官方内阁部长和一个没有任何限制可以抛头露面的退伍军人楷模英雄联手在这个领域帮忙拉赞助或者曲线捐赠,效果可想而知!

别以为美国政坛就真的是干净得一尘不染,人性永远都是趋利和阴暗的,只是西方政治大多能遵循一个游戏准则,点到为止,愿赌服输,不会死缠滥打,赶尽杀绝,这才是西方政治漏洞比较少,能长治久安的关键,不然每个参与者都会有过高的危机感,怕输了以后命都没有,才会铤而走险的破坏规则。

齐天林一边听着上面赫拉里的演讲,一边听着耳边杰奎琳的小声传递讯息,才恍然大悟,这小姑娘原来就是个传声筒,把官面上不方便说的话,全都这样传递给自己,而另一边经常处于沉思状态,并不怎么专心听演讲的

西关,显然早就清楚这些把戏。

不光是选举筹款,还要顺便抓住这些选民……

但赫拉里的胃口显然极大,等演讲完毕,开始端着一杯香槟下来到各张餐桌感谢各位的光临,用餐费资助她的选举事业,并欢迎各位到她的选举办公室坐坐谈谈,其实也就是讨论各自捐多少钱,多少都能找到名目合法的转到竞选办公室中。

因为国家财政是不会为竞选掏钱的,只有最后的几位竞选者能获得一笔公共资金,但是一旦拿了这钱,就不能接受私人捐赠,现任总统正是抓住了个特点,放弃公共资金,肆无忌惮的募集到超越所有人的资金获得最终胜利!

当然这还只是明面上的资金投入,为了合法干净,还要挑选没有问题的资金和合符美国利益的资金,总不能拿了沙特一百亿竞选资金上台以后就去挑了以列色吧?

所以等赫拉里特别留到后面,才来到西关和齐天林的这一桌,笑着寒暄几句,就叫过齐天林靠在桌边低语起来:“我希望你还能帮我游说全美步枪协会!”

齐天林端着酒杯毫不犹豫:“行!您说怎么办!”既然上了这条船,就得倾力扶上马,然后才能坐地分钱,哦,是论功行赏,嗯,也没这么直白,是服务于美国大众。

赫拉里言简意赅:“退伍军人协会这边,你最好是从重建公司这边号召一下,露骨一点都行,我派两个选举策划人员到你的公司操作,鉴于之前我们一起合作的情况,反映是不错的,但是这种事容不得一点半点差错和盲目乐观,所以我还希望你能借助你在这个领域的专业性和名声,拉拢全美步枪协会,特里有可能会对他们伸手。”

齐天林笑起来:“又跟他对扛啊?上次我就已经当面拒绝他了,可算是埋下点火药星子,人家刚送我去普林斯顿念研究生,我又坑他?”

赫拉里才不跟他笑,在她理解,也许齐天林就是在漫天要价:“我得到消息,你已经在非洲司令部得到了一个外籍主管的起步台阶,我能让你直接进入国防部,不低于中将!”

这才是卖官的最高体现!

中将算什么,美国历史上多了去,驻外各国大使和内阁部长都是总统竞选成功以后最常见论功行赏的职位,现任总统第一次竞选成功以后,有43名驻外国大使全都是没有任何外交经验的竞选有功之臣,中将真不算是个什么多高的价码。

齐天林却也真的不在乎这个中将吧,一个已经在天地之间遨游惯了的,哪里还愿意重新被套上嚼子在国防部遛?所以略微顿一下:“中将就不必了……”他想

说的是还是给点什么实惠的经济补偿。

赫拉里却觉得他依旧在讨价还价,只要有价就好,这才是政客的本色,咬咬牙:“只要你能加入美国籍,我让你担任白宫反恐事务办公室主任!”论到反恐,齐天林的专业水准毋庸置疑吧,总统必须是出生在美国的美国人,下属顾问就没有这个限制了,而这个听起来好像就是个小规模办公室的主任,权限却大得吓人!

因为说白了,这就是皇上身边的御前带刀侍卫,皇上跟前的红人,说点国防部长、中情局长的坏话,那些大佬还只有乐呵呵的听着!

顺便说一句,布伦在当中情局长之前,就是这个职位!可见一旦皇上跟前的红人外放,就绝对是高官!

真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国内外莫不如此啊!

已经熟悉美国高层各种职务的齐天林都愣了一下,彻底有点被这个大元宝给砸昏,赫拉里很满意他的反应:“怎么样?但是得外加不低于一千万美元的政治捐款!”

这才是合格的政客,一旦发现自己的价码稍微过了点,立刻再找补一点回来。

齐天林立刻点头,要是自己再不表态,这小老太太指不定还要做什么样的变化:“一言为定!步枪协会的事情您的人提方案,我实施!再困难,都一定全力做到!”

这个时候还不表现出贪权往上爬的本色,还要什么时候表达?

赫拉里三言两语就敲定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拍拍齐天林的上臂:“会尽快跟你联系的,我很期待你在美国反恐事业上面做出巨大贡献,我看好你……”笑着跟西关又低语几句,摸摸杰奎琳的脸蛋鼓励一下,转到别的桌子去了。

齐天林真的坐下来喝了两杯杰奎琳倒给他的香槟,才算是回过劲来,倒不是这个职务对他有多么大的诱惑力,而是只有真实的接触到实质内部,真会惊诧于这样的**裸!

杰奎琳没有听见刚才的对话,没谁敢靠近倾听大佬之间的密谈,那样的情况痛下杀手灭口都可能,更别提齐天林这种武力值爆表,随时取人首级的猛人了。

但显然这个姑娘知道齐天林被许诺了什么,也理解为他被一个极高的位置震撼了,相当有红袖添香精神的默默陪在旁边只是帮他倒酒。

一直关注他们的柳子越就嗤嗤发笑:“这小姑娘!要是古时候,可以收了家里当丫鬟,不许上床的那种!”

玛若跟安妮就惊讶:“还有这种职务?”

柳子越得意洋洋的不以为耻的宣扬一下通房丫头和书房丫鬟有什么不同,看过《红楼梦》的安妮最先

明白过来:“哦!原来是这样……”

蒂雅撇着嘴看得专注:“咦?好像她硬是不敢开口说话呢。”

真的,也许真切的意识到齐天林跟自己已经是云泥之别,刚才姑母拍拍自己都激动得不行,而齐天林显然已经就是能跟姑母讨价还价的同等级人物了!

真不敢打搅他的思考……

齐天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全美步枪协会……这才是美国最大的民间自由团体,强大到任何一个总统都必须低头,全美爆发那么多枪案,但是美国依旧无法禁枪,就是这个号称有五百万会员的协会在背后努力,听起来只有五百万,但是在标榜有枪就有自由权利,只有枪才能保卫自由的美国,这是五百万极为保守和铁杆的捍卫者,他们如果怀疑某位上台者,无论是议员、大法官、议长乃至总统,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反对,而受到他们支持的诸如艾森豪威尔、尼克松、里根、布什都成功上台,最重要的是,他们一般情况下都比较倾向于共和党,赫拉里的丈夫同样也是民主党,当年就曾经遭受过全美步枪协会的影响,赢得很艰难,赫拉里很容易的被打上步枪协会不喜欢的标签,那么,齐天林的任务就很重要了……怪不得能许出那么高的价码!

但是……这也太直接了吧?政治应该还是起码有点遮羞布吧?

齐天林脑子里面胡乱转悠的是这些东西,因为他在学政治啊,天天在书上看见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论,究其实质还是这么简单跟直接么?

所以打搅他思考的是西关轻轻的一句话:“这就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