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63章 艰难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艰难

西关就是一个极为现实的例子,已经在五角大楼的政治斗争中失势,却因为少数民族裔背景和在陆军中的深厚人脉,让新总统上台以后就重新提拔他担任内阁部长,可以想见他在退伍军人中的关系为同样是民主党的现任总统提供了多大的帮助,赫拉里自然也是承接了这个优良传统的。

齐天林笑笑拿酒杯跟对方碰碰,西关没有继续辩论军备计划,而是带着点教导后辈的口吻:“我很看好你,你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年轻!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无数的可能和希望,所以你现在的重点是要稳!找到属于你真正的方向,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朝三暮四或者变来变去是没有结果的,再好的局面,也许就在一念之间就会全面崩塌,越到高处就越会畏畏缩缩,只有找准了方向才会无所畏惧的一路前行!”

这番话其实隐约带着点日本人那种一根筋的专注,和美国人有些豪迈的大局观不太一样,但完全就可视作为这位日裔内阁部长的自我剖析,他就是这么做的,几起几落百折不挠的终于达到顶峰。

内阁部长,他已经71岁了,真的到头了,但齐天林才多少岁?已经能跟这些人平起平坐的谈论多少事情了。

齐天林不能不说有点莫名的感动,其实多少年来,这个缺乏父爱的男人一直都是自己在摸索,路上有很多老师,但是很少有一个长辈这样坦诚的指导他为人处世的深刻道理,没想到一面之缘的这位将军居然有点一见如故的味道,端起酒杯:“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跟您经常往来合作。”

西关笑着点点头,此后再也不说这种话,继续抽空讨论军备事务,以一个“军事爱好者”的身份。

不过一直到西关这样在场的最高职务者,给齐天林留下一句尽量利用自己华裔的身份营造出平台之后就飘然离去,杰奎琳才轻声在齐天林身边提醒了一句:“你现在确实是值得他进行这样的感情投资了。”

齐天林瞬间醐醍灌顶,哂然而笑!

对啊!

这才是老狐狸吧,看准了齐天林是绩优股,自然而然有种诚挚的感情投资了,自己居然差点着了道!

齐天林自己都有点摇头,看来自己还真属于有点心理缺陷的那种,对方抓住一个适当的空隙就能破除心防,忍不住侧脸看看自己身边的女伴,这个姑娘是真有一种敏锐的特质:“你倒是坐在旁边看得明白。”

杰奎琳摆脱了丫鬟的感觉,轻笑一下:“从小就跟着父母经常参加这样的酒会,最早学会的就是观察人,这位西关先生可算是

人老成精了,你后来对他说话就有点感情用事了。”真是聪明人到处都有!

齐天林挠挠头:“好吧,感谢你的提醒……”

没想到杰奎琳俏皮的马上跟来一句:“你也可以把我这视作为一种感情投资!”不是么,敢于直接挑出一名内阁部长的马脚,这就是明显带有倾向齐天林的做法。

齐天林在这种极为精巧的政坛交锋中真的有点被动,再次挠头:“好!好好,我承认你在这方面领先我太多,不跟你比,估计安妮很喜欢跟你玩这个!”

杰奎琳忍不住就掉头看看那边若无其事的姑娘们:“她……还真是有眼光!我看过你的一些资料,几年前你还就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小兵,是她把你培养成这样的?”

齐天林也看看四位姑娘笑:“是她们,一个人的成功是很多方面的,她们促成了我很多方面的进步。”

杰奎琳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姑母身上:“知道我为什么要去西点么,按照我们家里设计的轨迹,我应该去哈佛或者耶鲁,那才是政治路线的起点,而不是军方路线……”不等齐天林回应自己就回答:“我就是想去找一位值得我培养,跟我一起成长的伟男子,我能够陪伴他一起走到最巅峰!”

对啊,赫拉里不就是这样么,在大学认识了自己的丈夫,一起成长一起进入政界,伴随那个男人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男人,可惜那个男人的性丑闻毁了一切,让赫拉里在七十岁的高龄依旧要强撑着自己来冲击总统宝座,年龄可以说是赫拉里唯一的短板,要是她年轻十岁,今天的筹款会绝对会再多好几倍的人,几乎所有人都会看好她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女总统。

所以收回来的目光看着齐天林的时候,杰奎琳轻轻摇头:“看来男人都是这样……你这样的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齐天林只能祝福她:“目前比较好的选择就是丹尼!”又提到那个二年级的四分卫。

杰奎琳扑哧一下就笑出来:“得了吧!”

之后也不再说这样的话题。

散会以后重新赶回学校,得在熄灯前销假报到,安妮她们也在自己护卫队的拱卫下返回军校旅社,因为还是觉得离得近点舒服些,何况西点军校的环境确实好,几人在这边也能网上办公,算是休假。

工作学习依旧,不过杰奎琳和齐天林在校园里面经常一起出入的时间就非常多了,那个晚餐讨论会也不知不觉局被杰奎琳扩大了规模,齐天林发现其中的华裔越来越多……

原本只是西关一句感情投资的提醒,杰奎琳就长袖善舞

的用起来,利用自己原本就相对出众的领导社交能力,为齐天林把西点军校的华裔逐渐凝结起来!

这其实也是齐天林自己的短板,就好像平时公司的事情是玛若在做,政治以及人面儿上的事情是安妮在打理,军队里面是迪达在帮他操办,这都说明他的确是有这个性格缺陷,在社交方面的确不太擅长,但杰奎琳显然就太熟悉这个层面了。

齐天林横跨四个年级的学习,让他跟各年级的学生都有打交道,如果说之前他能用自己强悍的武力压制了这些蠢蠢欲动的小狼对他的挑战,也就只有杰奎琳的这一步,才让他真的在身边聚起了一部分真心实意崇拜他的学员。

不过不会有任何人怀疑齐天林是要利用华裔血统策反这些学员。

因为根据齐天林的感受来说,大家除了可能在基因和面孔上有点类似,都绝对不会跟华国拉上任何关系,这些就算父母还曾经是华国人的华裔,无一例外都已经只把自己是个美国人当做国家信仰!

这就是现实,祖国假如不够强大,没有善待民众,能走的都会尽量的离开,也许一两代之间还有点香火之情,但是之后就完全和华国无关了。

那么……该怎么办?除了华国自身要提高改变,当然就是只能击溃这个最强的了!

齐天林有些不同声色的感叹,看着眼前这些充满美国味的年轻华裔,心中的决心更加坚决!

只是千万不能露出点马脚,杰奎琳这个小妮子察言观色的功夫太厉害了,齐天林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布伦派到自己身边来的探子,比老鹰或者那个秀子小姐成功多了!

不过都能比较默契的不谈男女之事。

直到关于美国步枪协会的事务正式展开运作,杰奎琳更是当仁不让的成为齐天林身边助手一般的存在,有时候齐天林到旅社跟太太们吃个夜宵啥的,她也若无其事的跟着蹭吃喝,柳子越观察了好几次都没个所以然,扔出一份工作表给她:“喏,这就是最近安排媒体找保罗采访的日程表,你帮他安排了吧。”

杰奎琳快速的把嘴里的碧根果咽下去,还动作优雅的掸了掸碎末,这个动作是跟安妮学的,安妮评价也就她能接近自己的味道,接过表格翻看一下:“能不能这样,故意先来一家,采访保罗以后,你挑选好时间播出,最好能形成点爆炸性的效果,然后后面的媒体才一窝蜂的来,这样的新闻爆发点和扩展性会好一点!”

因为最近步枪协会的日子并不好过,现任总统可能觉得自己反正不用连任,打算在下台之前下狠手出台禁枪法令,所以跟步枪

协会的斗争那叫一个激烈,双方都在争取议员和舆论,赫拉里那边的计划就是要让齐天林参与进去,以一个专业身份参与进去,博得步枪协会的好感,从而拉上关系,可是现在步枪协会显然因为现任总统是民主党,恨屋及乌的连带民主党全盘抗拒,有些斗争中已经开始倾向于获得共和党的帮助,齐天林的行动有点受到现任总统的殃及,所以杰奎琳的建议就是想尽量调整腾挪,在同样的手段中获得尽可能的影响。

传媒专业的柳子越扶自己的额头:“你真是什么都在学,玛若,你给她一份工资好了,媒体顾问还是发言人?”

玛若跟齐天林在玩吃一块蛋糕的肉麻游戏,不抬头:“随便你!”

安妮坐在桌子另一头,突然指着咖啡厅的电视:“看新闻!”

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在专注的看着吊在天花板上的电视,连柜台后面服务生都停下了工作。

有不明身份枪手射杀了美国政府大楼工作人员,造成十余人死亡!

总统立刻就乘此机会在各大媒体和舆论上面言辞颇为犀利的推广自己的禁枪法令!

这下美国步枪协会的处境就更加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