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82章 难道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难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卡尔塔阿勒尼萨王室出来的萨尔玛公主,恐怕比安妮那个简单的卡尔顿王室更熟悉那种勾心斗角的戏码吧,毕竟欧洲王室在明面上已经符号化了,而中东王室一直都还处在一个更接近封建时代的状态。

齐天林很快就发现萨尔玛简直驾轻就熟的拥护蒂雅,恭维安妮,拉拢夫人,低姿态对抗玛若,分别应付的小手段用得那叫一个娴熟,安妮也看出点端倪,笑眯眯的赶人:“保罗,你跟她单独说说吧,我们讨论一下。”

齐天林也觉得不能把这种宫斗的桥段带进家里来,笑着起身推开旁边通往海滩的落地门把越来越活跃的萨尔玛带出去,蒂雅难得话比较多的开始指责玛若和安妮有诸多不符合阿拉伯女性道德规范的细节,夫人她是不会说的,大妇嘛,要无条件的绝对服从,所以没有批评的资格,玛若跟安妮就很没良心的逗这死心眼的姑娘玩儿,柳子越只想职业习惯性的安个摄像头在齐天林头顶上,看看他们说些什么。

萨尔玛有点惊叹,又相当自得:“我选中的男人,果然不是一般人,看看索菲亚公主的选择,原来你就是那个著名的影子骑士!”有点露出玛若常见的那种小花痴的味道。

影子骑士……好久都没有听见这个称呼了,齐天林随意的指指长长屋檐下的两把导演椅:“坐下谈谈吧,我想中间可能有些误会。”打个响指招招手,一名廓尔喀就敏捷的跳过来,端着一盘子已经弄好的饮料,齐天林自己随意拿了一杯,示意萨尔玛也选了杯柠檬汁,才在月光如水的海滩边,舒坦的靠着,海风袭来,还真是谈情说爱的圣地。

可萨尔玛显然就直接跳过这个阶段:“不是误会,你救过我的父亲,也救了我,这证明你是个有能力的男人,我们崇尚有力量的男人,虽然现在这个社会,力量已经可以归结为很多种形式,但显然之前你呈现给我的就是一个值得依赖和崇尚的男人,最重要的是我们有肌肤之亲,我母亲属于的哈拉德家族就最注重贞洁和妇道,你既然熟悉阿拉伯习俗,就应该了解部分保守的家族怎么对待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嫁给你,我要么守寡,要么就被石头砸死!”

齐天林只觉得这姑娘就是蒂雅跟安妮的混合体,既有蒂雅那些死脑筋的阿拉伯习俗,又有安妮熟谙政治和贵族观念的能言善辩,而且绝对不是个瓷笨的,上次跟齐天林一起破坏中央电脑时候,就显露无遗:“我已经有很美满的家庭……顺便问一下,你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

萨尔玛耸耸肩膀,有点削瘦,不过她的一身

白袍在夜色之下真的非常清净,有点超凡脱俗的味道:“不知道,以前我只是幻想我的丈夫也许是007,现在看起来,估计比007还层面更高一点,至于家庭的问题,阿联酋王室已经给我解释过,他们也不希望看到我成为你正式的妻子,这中间的原因我想你是明白的,我看他们对你的尊重已经超过了商业或者政治上的关系,不愿意阿勒尼萨家族跟你比他们更接近,所以暗示我只能做你的外室……”看齐天林要说话,她摆摆手抢着说完:“来这里之前,或许我还有争一争的念头,看看索菲亚公主,现在我不介意做外室了,那么阿勒尼萨家族就需要你的拯救了,我和我的父亲都会全力帮助你!”

其实还说得上少女风格的萨尔玛说完这番话,才端起水杯喝了一口,估计这番言论她早就打过腹稿,现在睁大眼睛带着月光的倒影,一瞬不眨的看着齐天林,嘴角有点点紧抿的倔强。

齐天林觉得安妮要是在这里,估计就拍板定下来签联盟合约了:“我介意,其实我跟我的太太女朋友之间,首先是感情,接着才逐渐发展成为相互的帮助……”他也有自己的决断:“我们算得上是朋友吧,阿勒尼萨家族的事情不用牵扯上婚姻或者别的东西,我也希望能给你们一个恢复的机会,一起努力,不谈这件事,怎么样?于情于理我都会协助你们返回卡尔塔的。”

坐在齐天林对面的萨尔玛正要说什么,眼睛突然就转向室内,一下就跳起来:“太太要生了?”

可不是,齐天林跟着起身,看见蒂雅已经突然靠坐在床头摁动了呼叫器,医生和护士一股脑的冲进来,飞快转移到旁边早就准备好的无菌手术室,鉴于消毒浪费时间,齐天林也不用进去陪伴,就跟萨尔玛坐在外面的等待消息。

这个时候,好像就不太适合在讨论外室的事情了吧,一直默不作声坐在齐天林旁边的萨尔玛好几次转头看他,齐天林接过三位姑娘笑嘻嘻问候情况的电话,说估计是蒂雅激动了才顺带产生情况的,也笑着挂上电话:“男人都会有贪婪美丽的心思,但是也必须要考虑爱人的心情,我现在这样家庭的局面其实已经是她们相互迁就才能形成的,我只能感谢你的厚爱,但是不可能再伤害她们的心,谢谢你,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包括你的家族!”很开朗的伸出右手。

萨尔玛却只是用同一侧的右手轻轻摸一下齐天林的手背:“我会等你的……我想我也值得你喜欢,他们告诉过我,这个阶段我不能公之于众,我会尽我所能的去做我能做的事情。”说完犹豫了一下,还是咬咬嘴唇起身,俯身在齐天林的脸颊上

碰一碰,明显能感觉到光滑的脸蛋停留摩擦得有些不舍,但还是站直了身,眼中终于露出点骄傲的笑容:“我是喜欢你的,和家族无关,我会让你有喜欢我的一天!代我向太太问好……祝贺她!”说完就毅然决然的转身快步离开了!

齐天林却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分明有点湿润的……泪水?

是个男人都会觉得有点心动吧?且不说那真正的中东王室背后蕴藏的财富,就凭萨尔玛自身的容貌跟聪明伶俐就说得上迷人,还有这种,甘为外室的态度……

齐天林抱着皱巴巴的小孩儿时候,脸色终于有点发白,难得露出点虚弱感的蒂雅还在顽强的伸头看左右:“咦……你那个公主呢?”

齐天林把女儿放到小老婆身边:“不过就是个朋友,看看你的女儿吧,眼珠子也是浅绿色的呢!”

蒂雅居然不认真的随便瞟瞟:“回头再努力!争取还是生个儿子,你看看小奥那个军团多气派,我也搞个军团,就叫加拉军团好不好!儿子也叫加拉!”刚生产的孕妇说着这事儿就来劲,小拳头一挥一挥的,倒是忘记这会儿难得身边没支枪。

齐天林实在是忍不住笑,伸手把大小姑娘都搂住:“好了好了……女儿的名字还没取呢,就考虑儿子的名字。”

蒂雅才不为难:“大长老说希望把姑娘送到寺庙去培养长大……”

齐天林脑海里就浮现出萨尔玛那公主成长的过程,摇摇头:“算了,我的女儿我做主,还是过得轻松一点好,先跟着在你身边长大吧,一定会跟你一样坚强漂亮的!”

蒂雅终于撇撇嘴,逗弄一下自己的女儿,还是有点重男轻女:“是个儿子就好了!唉……”

说是这么说,等两口子带着海娜一起返回利亚比首都的时候,蒂雅抱着女儿得意的神情还是溢于言表:“海娜,这就是她父亲给她取的名字,他说了,只能我自己带着长大,不能送到清真寺里面去。”

大长老跟齐天林再征求一下意见,取了个教名法图麦.海娜,海娜其实就是幸福的意思,齐天林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生活幸福,而法图麦就是先知穆罕默德女儿的名字,具有非常隆重的含义。

齐天林也笑纳了,不过坐在首都大清真寺的高塔上面,满满一屋子的白袍,在恭贺过法图麦的诞生以后,所有的议题就是汇报关于这半年来,整个北非和中非地区的状况。

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原本几乎属于军管阶段的各个国家完全朝着各自特点的方向有完全不同的延展。

利亚比是长久的和平

之后遭受连续几年的战乱,没有断代的情况,所以国民格外珍惜平静的安定生活,加上这里又是奥塔尔教派活动最为密集的地带,所以从宗教和经济上控制是最好的,毕竟利亚比的石油开采本来就非常发达,现在貌似没有油田的新勘探区块,除了日本人,阿联酋组织的开采公司也在秘密的增加产量,日本人因为和印尼的紧张关系,没法通过马六甲海峡,已经不远万里的绕道靠近澳大利亚,先在澳大利亚卸下,通过陆运到另一边再用那边的日本油轮运载回国,成本增加了不少,但鉴于开采成本较低,还是很有战略价值,只是油轮需要的数量比较多,处在这条航线中间的索马里中转港以及日本海上自卫队军舰休整港,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驻扎在索马里的日本军人最近有突然增多的趋势,从之前的三百余人突然暴增到近千人,司令官怀疑是不是日本人想搞什么手脚,就把这些人分拆到很多部队驻守,分散在十余处地段,让他们无法聚集起作战力量。”负责汇总索马里情况的白袍一贯都是把亚亚称为司令官。

另外一位也跟这条消息有点关联:“在利亚比尝到甜头的日本人,加大了在北非地区石油勘探的力度,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既然已经打通了这条运输线路,就要物尽其用,尽可能的开采更多石油资源运送,所以他们派遣了不少勘探人员进入苏丹和乍得。”

“乍得的最高行政长官哈代比和他们走得比较近,从政治协调部传来的情报显示,美国人也对哈代比下了比较大的力气靠近,之前一直跟在您身边的那几个美国人现在都在乍得首都总统府做顾问,他们也往乍得议会安插了不少人。”

亨特尔难道打算策反哈代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