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83章 十尺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十尺

利亚比的苏海亚,是从战乱中寻找的受难女性,成立和平委员会,然后以国民主席的身份掌管全国,实际上苏海亚更多是代表一种政府总理的身份,并不掌控军队或者部族,整体力量的掌控现在隐隐是由长老在做,但是宗教武装却又一批批的送到其他国家,长老们为了避免猜疑,留下的是外国黑人武装来作为治安防卫,所以利亚比的整体状况是受到渗透最少的,这里有点下意识的抗拒来自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的人员。

而卡隆迈目前还是个军政府的状态,迪达已经走了,图安却带着两万余名军人压制这边和尼日亚利边角,掌权负责总理事务的当然是迪达的心腹政治教员班底,这都是背地里满口政治腔的狂热分子,当面却摆出准备搞民选政府的态度,这半年中不慌不忙的平息了各地的事态,才装模作样的搞了一次分区民选,也就是把整个卡隆迈分成几十个地区,然后每个地区指定几个人作为地区代表,最终到首都进行只有一个候选人的“民主选举”,当然结果就只有一个。

因为这里不但是面临发现重大海底油田的几内亚湾,也紧邻美国在非洲最重要的石油开采国尼日亚利,加上齐天林也推选这里作为新的美军非洲司令部基地所在国,所以优先稳定这里的情绪,让美国对这里的做法一路绿灯,虽然也派了不少军情人员过来,但都是为基地做准备,保证这里的稳定是符合美国利益的,所以并没有生出事端。

而索马里目前几乎是亚亚操控的战乱之地,随时可以借口叛军余孽剿杀过几次周边国家人员对这边的渗透,也用血腥味止住了美国暂时在索马里的伸手,等待齐天林自己去收拾。

非中则因为是最早开发的地区,这里各个国家都比较成熟,甚至连华国都进入这里大张旗鼓的摆了个非洲商务处的机构,欧美各个国家在这里的投资已经开始有回报,所以大家都在维护这里的安定,耶米斯基纳这个民选总统看上去也根红苗正,土生土长的非中土著成长起来的,政治学校也偷偷设在这里,他身边的政治教员是轮换最多的,出岔子的可能性也很小。

唯独就是哈代比,这个前米苏军中的乍得指挥官,从资历上来说,有过在米苏军就和美国情报人员煽动利亚比骚乱打交道的经历,算不得最清白最嫡系的班底。

难道被美国人选择作为防备齐天林的一环?

稍事休息,产妇还是被安置在自己的大楼这边,在僧兵和自己的黑妞武装队拱卫下,恢复自己对利亚比军事力量的控制,齐天林吻别了老婆跟刚睁开眼的女儿

,带了十余人的亲卫队,算是单枪匹马的前往了乍得。

回到非洲,回到自己控制的地区,齐天林自然又是恢复了那种军械包随身带的形式,不过不再随时都战术背心加步枪在手,自有亲卫负责携带这些东西并保养,齐天林靠在直升机舱里,手中把玩着那把从蒂雅办公室顺手带出来的日本战刀,之前日本商会的藤原仁史送给自己的战刀,这名日本商人就是前往乍得和苏丹的主要活动者,考虑到接下来自己就要返回索马里,还要面对那边更多的日本人,打算好好了解一下这些日本人究竟要干什么,齐天林几乎是下意识带上了这把刀。

也想起了在西野茂南的家中那个刀枪架子上看见的几把军刀,好像那老小子自爆的时候,身上都还带了一把刀吧?

手中这把据称有三百年历史的军刀的确当得上好刀的称号,沉甸甸的压手,握在手中的手感跟前后平衡感非常舒适,让人情不自禁就想砍杀点什么。

看看自己周围抱着步枪正在闭目养神的僧兵们,齐天林没什么担心的。

所以当直升机降落在机场,跳下直升机的齐天林穿着一身黑色T恤加灰绿色多袋裤,戴着墨镜跟棒球帽,一身干净得就好像一个游客一般,一点都跟他之前风尘仆仆的感觉不同,反提了刀鞘中部,跟在前后各几名的亲兵中间,就离开两架AW101营造出的旋涡。

哈代比没有亲自来迎接老板,这也让随同齐天林返回乍得的宗教长老很不满:“您说他是不是有异心了?”

齐天林有大将风度的不随意猜忌:“有或者没有,都在我们能掌控之中,所以我来只是检查这种苗头,你们加强对这些事态的控制和监察,不用随意下结论。”隐隐中带点警告的味道,也让这位长老有点冒冷汗。

迎接齐天林的居然是亨特尔,这么热的天气穿着西装,跟六七名同样打扮的外国人一起站在几辆黑色沙狐车队边,让走出乍得国际机场的齐天林一眼就锁定了他们的位置,带着人马迎上去,亨特尔奉献一个笑容:“听说你在西点军校得到了总统颁发的毕业证书?”

齐天林很有礼貌的回应:“当然,你呢?海军军事学院一般是由谁来颁发毕业证书?”

极为热衷权势的亨特尔有点悻悻:“一般是防长,我们那一届是副总统。”

齐天林笑笑,不再刺激对方,可跟着他登上这辆VIP沙狐的亨特尔却有点意犹未尽:“你……支持民主党?”

齐天林好整以暇的坐好:“其实支持哪一边都无所谓,关键是看哪边有眼缘,能给非洲提供更好的

政策。”

亨特尔在他对面坐下,有些期期艾艾,尽量想严肃,都掩饰不了脸上有点羡慕的表情:“你接触到华府高层,花了很大力气助选?”

齐天林笑笑:“投资嘛……你这是代表中情局向我询问关于选举的内幕么?”

亨特尔滞了一下,终于皱起了眉头:“你有什么目的?”

齐天林反问:“你觉得我有什么目的?”

亨特尔却不回答了,把视线转移到外面:“那时我们还在利亚比南部小镇生死打拼,今天不知明天,现在……你却间接控制了五个非洲国家,还跟民主党候选人建立了私人关系……”转过来看着齐天林:“你很难让我不怀疑,你究竟是依靠什么奇迹般的走到现在。”

齐天林无所谓的在座位上靠好:“发挥你的想象力和专业技能查探吧,怎么样,在乍得有什么收获没有。”

亨特尔不动声色:“我们做我们该做的。”

齐天林不再说话了,虽然亨特尔几次欲言又止,他也装着没看见。

车队很快经过了一大片开发区,全都是崭新的各种厂房,车来人往的热闹场面让齐天林禁不住多看几眼,这就是自己带给这片土地的改变。

反而是进入市区以后,显得原来的建筑和市区有点杂乱无章,有些区域已经开始推掉重建,把原来密密麻麻的棚户区拆迁以后重建为楼房,地面效率倒是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而且这种建筑重建的势头还在向整个市区蔓延,以至于到最后车辆驶进总统府,这片建筑都显得有点老旧该拆了。

下车时候的亨特尔终于开口:“我一直都觉得这种千篇一律的新建筑特点,有点带有前苏联的影子!”

齐天林莫名其妙的瞥他一眼,懒得跟他争论建筑美学,在他看来,首先是要解决人民的吃穿用住的问题,这就跟当年苏联和华国先用集体化解决基本生活需求是一个道理,才不管什么美学呢。

哈代比带着五六十人的幕僚团队,站在总统府主楼前面迎接,齐天林提着近乎笔直的战刀下去,伸手跟哈代比握握手,却感觉对方在自己的手心轻轻挠了一下。

重新凝视自己这个类似大区经理的总统,哈代比直视他的目光,让齐天林几乎一下就信任这个部下,还没有叛变,起码目前还没有。

点点头带头就跟哈代比并列往里面走,后面的亲卫提着大大小小的枪械包,有几个幕僚团队中的黑人居然要求周围的武装卫队检查物品,齐天林看看哈代比,哈代比却诡异的先点头:“检查一下吧,这是绿洲公司安全事务工作小

组,虽然我想相信他们不会有什么违禁物品,但总要符合乍得的法律不是么?”转头对另一个就站在他附近的黑人笑笑。

齐天林心中有点明了的看看这位,哈代比介绍:“这是今年国内新兴民主政党推选出来的议会议长艾什加,虽然他的党派没有多少人,但是来自国外的重大影响,还是让他成功的在议会获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齐天林跟对方握握手,艾什加大约四十岁,修剪得当的指甲跟身上的古龙水味道说明他具有良好的生活习惯,这一点哈代比都还没做到,对齐天林的态度倒是非常恭敬:“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我们有必要保持自己的尊严。”明摆着就根本不是在本地生活的人,太明显的欧美国家生活习性结果。

齐天林还是笑笑收回右手,左手拇指有个推动刀镡,也就是推西方说的刀柄前护手的动作,可惜对方没看见,倒是哈代比跟着齐天林也算是经历过不少时日,静静的瞥见这个小动作,不动声色的让开了一点。

转头再看看艾什加目光不由自主在亨特尔身后几名美国人身上晃动的小动作,齐天林笑意更盛,看都不看艾什加招呼武装卫队靠近亲卫检查的动作,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就在目光紧紧关注他的美国人,有那么一刹那松一口气,转向那些一动不动的武装护卫时候,齐天林左手腕一抖,战刀一下就弹出刀鞘大约十多厘米,齐天林双手一把握持住刀柄,高举过头,就是这个上扬的动作一下就甩掉了那个藤原仁史格外珍重的鲛鱼皮文物级刀鞘,只见寒光一闪,真的就是一刹那。

借着猛然转身的动势,刃长七十厘米的战刀带着炫目的刀影,近乎于无声的一刀迅猛劈下!

跟在齐天林身后,中间就隔了艾什加,正在跟这位他们扶持起来的议长握手的亨特尔被鲜血和内脏喷了一身!

血溅十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