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84章 满不在乎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满不在乎

就好像藤原仁史曾经说过,砍劈人是个技术活儿,不但是要选择刀,还得选择部位。

这种时候,九环大刀不一定是个好选择,因为刀身太大,就好像砍树一个道理,砍得越深,刀身被两侧咬住的摩擦系数就越大,这也就是刀身窄窄的日本军刀为什么在侵华战争中砍下那么多头颅的窍门所在。

同样的力气,这种被各国骑兵使用的窄刀能产生比大刀更好的砍劈效果。

然后因为头颅骨是最坚硬的,无论砍头还是劈人都得避过这里。

而齐天林的手腕力量和这把确实锋利异常的日本战刀契合在一起的结果就是,战刀三分之一的刃口处直接劈在了这个什么艾什加议长的肩胛处,尽量靠近脊椎,哗啦一下,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的黑人,一下就被劈成两扇!

米黄色的石材地面上一下铺满鲜红的血液!

由上往下砍的结果就是最终刀口是朝齐天林的对面崩开,鲜血和内脏都是朝着那边迸发出去,全都喷涂在了亨特尔的身上,纵使这家伙已经杀过不少人,也辗转过不少战场,但那种永生难忘的迸裂场景,特别是一股带着温热的实质性物体搭在自己身上,还是突然让他口腔发酸!

尸体猝然倒地,齐天林却用刀尖挑住了一边的腋下,用尸体的西装擦干净了刀刃,才转身指指刀鞘,哈代比跑过去捡起来双手奉上,齐天林插回刀鞘的动作绝对不熟练也不潇洒,但是慢吞吞的双眼一直看着亨特尔和他的同事:“目前非洲的局势追求的就是稳定,假如谁想在这片土地上抵抗我的命令,那就视为谋反……绝不留命!”最后用刀鞘头在亨特尔的脸上拍了拍:“去收拾一下吧,不要试图在我的地盘上搞分化,那是会影响到公司业绩和股东分红的,请转告布伦先生,有要求有问题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不要玩这种把戏……”

在西点生涯之前的齐天林,恐怕是不敢这么直言不讳的,经过了美国国内军方、外交方以及政坛三重验证的他,终于可以在情报界面前摆出理直气壮的模样,凭什么就要让你们这么无休止的怀疑跟折腾?

就是要**裸的用这种雷霆万钧的手法展现给对方看!

绝不心虚!

转头示意哈代比跟自己往里面,那些之前站在两侧总统府武装卫队纯粹就是僧兵在担任,每一处的非洲领导人身边全都是僧兵,齐天林什么时候担心过这些人谋反?所有的情况尽在掌握,现在默不作声的僧兵戛然而止的挡住了齐天林的身后,将哈代比的幕僚群也都围住,两名政治团

成员就开始清点这数十人中间,哪些是哈代比的人,哪些是后来从国外加入的所谓流亡政治团体,被指出来的十余人中,有两人立刻就脚软坐在地上,试图过去拉美国人的腿,齐天林的亲卫却挡在中间,情报人员们不怀疑,这些廓尔喀和黑人只要自己敢有动作,毫不犹豫的就会剿杀自己!

最终这些美国人苦心安插进来的原乍得籍收买人员,被立刻拖到总统府的草坪上执行枪决!

总统卫队还立刻在政治教员的指挥下,对乍得议会和政府机构进行清理,所有被怀疑安插的人员立刻入狱!

凡是和国外联络证据确凿的立刻枪毙!

然后将比真人还大的照片跟判决令张贴出来,这些人都是试图破坏目前乍得安全局势的叛国分子!

有吃有喝有工作的民众,一片欢呼!

齐天林站在总统府窗口,看着外面热闹的场面:“不要忘记你的初衷,你选择加入米苏军也是为了寻求更自由民主的政治形态,现在的乍得,要摆脱外国势力的控制,尽可能按照自己的目标去发展民生经济,让乍得人能过得更好!”

哈代比坐在对面的担任沙发上,居然翘个二郎腿笑:“原本我是打算装着投向美国人,看看他们究竟有多少把戏,能让他们把分化和控制的注意力都放在乍得,方便其他国家干净的发展,没想到您居然那么直接的就封杀了。”

齐天林摇摇头:“没那么多时间了,美国的非洲司令部基地很快就要在卡隆迈建立,必须掌握好建立跟立足的时间点……”看看表情有点激动的哈代比,齐天林拍拍他的肩膀阻止他跳起来:“不需要你们牺牲什么,一如既往的发展好经济,巩固国家实力,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

哈代比却摇头:“我也是我们中的一员吧?凭什么他们就能参与?”顿一顿:“我不会询问您最终的计划是什么,又或者您要做什么,但是请相信,只要您召唤,我就能放下总统府,投入到您的战斗中去!”

齐天林笑笑:“我的战斗?先把乍得和苏丹境内的日本人给干掉吧,我去索马里了,乍得连接了利亚比跟非中,但还是有点单薄,我希望你能把注意力放在跟长老们合作,不声不响的拿下苏丹跟尼日尔,还不能在明面上体现出来,免得美国发现我们已经掌控了这样大的区域,最后连同长老们主攻的埃塞,联合埃及,真正让北非摆脱被国外势力控制的势头,形成政治联合体,那时候才越热闹越好!”

哈代比这个前米苏军头目眯着眼睛理解一下诡笑:“您去南面?这边到时候声北击南?”

其实乍得首都几乎就跟卡隆迈东北部,一线之隔,那一块可是迪达最早经营在卡隆迈和尼日亚利之间的基地,所以在首都盘桓两天,齐天林视察了一番经济开发区的状况,向商界承诺了国家一定会尽可能保持安定方便经济发展,就带着车队和两架直升机在这个三国交界处,尼日亚利的东北部重镇迈杜里古,卡隆迈的主要军事培训基地逐一看看,最后进入非中,却没有去首都,而是沿着东西方向,到达整个绿洲公司最初的发起地加图拉,昔日的小镇,现在已经俨然成为一个新兴商贸城市,因为优于周围建立的航空运输线让这里辐射周围建立起大量小型生产厂,主要就是通过内外部资源交换,发展适合周围居民的经济,,虽然比不上乍得首都的外向型工商业经济发展,更比不上利亚比得天独厚的地理石油资源优势,但自有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齐天林看看这些天来一直不怎么说话,只会静静盯着自己的亨特尔:“你的做法是不停的捣乱,乱中获利,最终却导致每个地方都厌恶你们,而我是真正的要给这些地方好处,让这些地方能生存,最后才能给美国带来长远的利益,你们那一套源自英兰格的分化政策早就过时了,那是一两百年前的做法……”

亨特尔深吸几口气:“你就是想实际控制这些区域!”

齐天林笑笑:“两三万人的武装部队,控制这总面积接近澳大利亚的几个国家?得了吧……还都是轻武器部队。”

亨特尔不愧是情报部门:“你在采购军备!”

齐天林点燃一根雪茄,给对面也扔了一根过去:“那是迎合选举!你认为二十架武装直升机能干什么?”

亨特尔蛮横:“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可疑!”

齐天林不抵抗:“嗯,你觉得可疑,就专心的查证,但是不要试图伸手破坏,无论是你处于个人私愤,还是国家利益,在这个阶段伸手捣乱非洲事务,我可以保证,一旦被我发现,我一定把手砍得血淋淋!而你,最终一定会被当做替罪羊顶包!因为在竞选期间和非洲司令部筹建的阶段,容不得任何破坏的行为!”

亨特尔毕竟是读过书的,有些愤愤:“你这是杀鸡儆猴!”

齐天林哈哈笑:“这是你自己说的,可不是我!”

轰鸣中的直升机舱边,亨特尔看着下面的确是和以前的非洲不太一样的加图拉,有些沉默。

布伦也同样保持沉默,他能说什么?现在美国的中东地区一团糟,连最坚定的日本都在作乱,哪里还忙得过来顾非洲?要不是非洲现在具有有极高的战略地位,说

不定这些非洲部分的情报都不会放在他的办公桌上打搅他了。

更何况随着提拔他上任的总统即将卸任,作为中情局长不得不考虑未来新总统会是谁,自己的海外情报功能如何根据新总统的新政策做出相应调整……

中情局长再也不是当年胡佛局长一手遮天,只换总统不换局长的年代了,也是个要揣摩上意的高级打工仔。

直升机降落在非中首都,耶米斯基纳笑嘻嘻的带着人来迎接老板,展现自己的工作业绩,齐天林其实已经在各处查看过实际情况,了解一下首都的发展,私底下跟这个黑炭头密谈一阵,就回到机场搭乘军机前往索马里,被他这样连轴转马不停蹄搞得疲惫不堪的情报人员们看看那些不停换班的武装亲卫,有些无可奈何。

只是驾驶C27运输机的苏威典驾驶员一边嘻嘻哈哈的跟老板击掌握手,一边还敢嘲笑:“老板,直升机飞不了这么远吧?只有来我们的货柜车上才能去索马里?什么时候也把苏丹和埃塞一起拿下来嘛,我们也不用一次长途飞行这么远,这么辛苦?!”

真是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去拿下两个百万平方公里级别的国家,都显得满不在乎!

CIA非洲局的特工们有点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