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85章 溃烂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溃烂

一般的AW101直升机航程只有一千公里左右,就算齐天林的亲卫队人手比较少,加上亨特尔这帮CIA,分在两架直升机上,还是没法不空中加油就飞越苏丹跟埃塞,到达索马里。

就连C27都得拉高点空限,越过这两个国家,特别是埃塞的领空防御线,防止惊动埃塞空军战斗机,虽然大都是老旧型号,但是总有点烦!

齐天林摸着下巴,只一声不吭的笑笑。

运输机带着货物降落在摩加迪沙的野战机场,这个处于首都北部的军用机场集中了所有绿洲公司的起降,而南部的国际机场现在说不上修茸一新,也算是干净整洁,能起降大型客机,属于欧洲和亚洲来的商务旅游通道,但更多的是非洲五国之间的旅客交流,其他非洲国家还有点敌意,有些航线都要避开埃塞这样有点抵触的国家。

来不及想这些了,原本乱糟糟的野战机场旁边现在修建了一大片成排的波纹钢机库,同样刷成了土灰色,下面不但停着最近频繁跟其他地区往来的运输机,还有新近从港口拖运过来的阿帕奇直升机!

齐天林刚走进阴凉的机库,就看见后面蹲着一大群日本军人,齐刷刷的起身,跳起来朝他涌过来,打头的就是曾经在美国国防部作为自己听证会助手的芦田介一,身边大多是自己没有见过的日本军人,连曾经在索马里首都攻击战中都没有出现过的,现在也穿着一样的PMC服装,也就是齐天林的绿洲公司那种黑色工作服,但其中年龄较大的四十岁左右的占了好几位,跟之前在印尼丧命的安藤三辉大佐差不多,重要的是其中两人脸上还带伤,抱着绷带之类,有点影响观瞻。

亨特尔又有点皱眉,最近关于日本人跟美军基地的矛盾,他自然听说了一点,但没吭声,转头去看那些武装直升机了,虽然盖着苫布,依旧能看出翩翩身形,海军学院的毕业生为这种美国产的高科技产品非常自豪,几名特工都聚过来,不是所有情报人员都能近距离接触到这玩意儿,说不好奇是假的,除了一个懂日语的注意留心听那边说什么,别的都伸手摸摸,却被旁边看守的黑人士兵阻挡开来:“公司的高级货,别碰脏了!”把美国人憋得不行,不过另一头的美国飞行员就哈哈大笑,没什么敌意,就是纯粹对公司值钱货的珍惜。

齐天林很不经意的摸摸自己耳垂,几名原本散开的亲卫,就不动声色的卡在了他的身后,把日本人和美国人分开。

挡住了尽量想倾听的那位,连看都看不见。

因为齐天林发现芦田介一也在皱

眉看后面的中情局人员,好像跟自己走之前这边和美方人员和睦相处的态度不太一样了。

其中一名脸上带伤的日本人主动给齐天林伸手:“保罗君……还记得我么?”其实还是英语。

齐天林看样子没认得出,声音倒是一下就辨别出来:“西……尾将军?”那个曾经在印尼当机立断带人撤退,然后晋升为防务省主管特种部队事务的少将?

西尾很肯定的点点头:“您还记得我!非常荣幸!”

其他几名日本人把齐天林包围起来,相当于在亲卫背后又隔了一层,看齐天林把手在耳朵上沿摸了摸,亲卫没动,齐天林就随着转身的西尾朝机库深处走去。

西尾有点感叹的摸摸阿帕奇的苫布:“多少钱一架?”

齐天林记得日本也装备了部分阿帕奇:“三千多万。”

西尾苦笑的摇摇头:“我们从美国进口时候,还是十来年前五千四百万,国产化以后价值一亿九千万一架……美国就是这样把我们辛辛苦苦用家电和轿车换来的资金赚走的。”

齐天林都给惊呆了,他知道一贯美国有点坑队友,最喜欢卖高价给不得不买自己产品的盟友国家,但是这价格……也太坑了吧!貌似沙特这样的国家和美国打交道,都没有被坑得这么惨!

西尾还在轻述血泪史:“F16,美国自用价格是一千八百万,你这样的常规外销价格三千八百万,日本是全程维护加售后,五千万!等到我们历经千辛万苦国产化以后,单架成本一亿出头!”

哦,齐天林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印度买五千多万的东西,自己三千多万能拿到了,原来本来就该有这个价码,自己有来自苏威典和美国退役空军的地勤人员的维护,相当于自有4S店,不是波音公司全程维护,那当然要便宜点,不过连国产化以后都那么贵,真不知道生产线分摊到每一架的价格是多少了,这才是抢人吧。

西尾拍拍阿帕奇低矮的尾撑:“我就是现在日本国内能驾驶仅有十五架阿帕奇直升机的飞行人员!”

齐天林不惊讶,日本国家资源有限,又有自卫队人数限制,一贯强调一人多用,特别是汲取了二战经验,后期输在能有飞机生产,却没有飞行员的空战中,所以现役自卫队员很多都能一专多能,这样的高级将领能开武装直升机,也不奇怪,华国能飞高级武装直升机的,大多也都有校级军衔了:“怎么,你还愿意屈尊到我这里来开直升机?”

西尾指指自己几乎遮住下半张脸的无菌包扎:“十五天前,我们在东京举行了一场崛起行动,最终

失败……”

齐天林再次愣住:“等等……崛起?你这个英语单词是不是用错了,什么意思?”

西尾狠狠的咬了一下牙:“政变!一次小规模范围的政变!”哦……这个喜欢把卖**叫援交的国家,连政变都找了个这样的词来代替,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不过这应该就是阿联酋情报机构所说的那次什么意外行动,外界不太了解的行动。

齐天林呆滞:“你是政变失败以后逃到这里来的?逃了这么远?”

西尾用露在外面的唯一一只眼睛奇怪的看看他:“这是流放,我们军方的政变失败以后,大多都是流放的结局,我们是忠于天皇的军人,力求推翻那个苟活于美国控制之下的腐朽政府,这是我们武家的传统!”

齐天林有点眼晕,倒是想起安藤三辉以前也给自己说过他属于武家子弟,被文官体系压制得非常厉害的武家,最近十来年终于借着国家话语权独立,逐渐翻身,他不问发生了什么,免得把自己绕进去:“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你们什么时候跟美国还对立起来了?”

西尾压低了声音:“美国现在确实足够强大,我们其实是知道这个结果的,就是要把这种态度展现给国民和天皇陛下,我们希望能在你这里投入更多士兵进行作战训练,有朝一日返回国内投入战斗!”

齐天林摆出犹豫的模样,心中实际上波涛汹涌,自己苦心积虑的撩拨日本人,不就是让他们从完全臣服于美国,逐渐开始心怀不轨,到反击么?没想到这么快,但是目前的屁股可不能歪:“美国人不知道你们这种情况?!”

西尾独眼眯着抽抽:“我们击杀了最为亲美的六名国会议员和十七名政客,但是在面对同为国家武装力量的军人面前束手就擒,我是最高指挥官,其实还有军衔比我更高的人,没有参与到行动中来,他们依旧在国内观察局面,外面是看不出什么动静的,我们武家已经表明了我们的态度,要扭转国家政府全面听从美国的局势!”

齐天林心中狂喜,脸上却很为难:“美国是我的大客户,况且我跟他们的合作也不少,我不想搀和这种事情。”

西尾嘿嘿两声:“我们给钱,我们只是要在索马里建立一个完整的军事基地,表面上保证亚丁湾海军基地安全,实际上维持提供给你的作战人员支持,获得实战经验,别的事情,你就不参与了!”

那就是帮日本人培训恐怖分子?不然帮日本人培训这些人做什么,去打华国么?齐天林不认为数千人能攻击华国,侵华战争时期都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

齐天林还是把自己摘干净,万一这是个陷阱呢:“我是商人,拿钱做事,你们目前只能局限在索马里,卡尔塔的那些日本PMC都得撤回来,我不愿得罪美国,我主要还是依靠美国开展业务的,你们这些国家之间的事情……先整顿集结吧,必须在我的约束之下,如果发现在索马里有什么暗地里的行为,就别怪我不留你们在这里了,现在我只能答应你们,看看你们的价码,能够允许你们在这里留下多少人!”

西尾要的就是这个承诺:“好!一定让你满意,而且绝对服从你的作战安排,我们就是过来参战磨练队伍的,不会有任何军人纪律部队之外的行为,这点你大可放心。”

齐天林不置可否,看看那些散开来的美国人,还有试图往这边走的美籍飞行员,那中间肯定也有探子:“那也要走着瞧了,你们的人打疯了还是有点乱来……走吧,我可不想让美国人觉得我在跟你私底下搭成什么协议……”往回走了两步:“你作为少将,估计也不能让美国人认出来吧,那就目标很大了?我可不敢包庇你。”

西尾却狞笑着拨开一点包扎,剩下的眼睛倒是好的大半张脸都溃烂了,根本就和原来没有半点关联!

使用了什么才会导致这样骇人的伤?

这些日本人!

手里还提着军刀的齐天林摆摆头,转过身来才做了个难以接受的表情,朝着美籍飞行员走过去:“有谁,敢带着我一起飞一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