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86章 法里斯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法里斯

大多数作战飞机都包含驾驶跟火控系统同时由飞行员控制,而武装直升机,由于飞行技巧实在复杂,所以一个人又要驾驶还要管理武器系统瞄准啥的,就真有些强人所难,所以一般都是分两个人各司其责。

而作为西方武装直升机的主流,阿帕奇采用最典型的串列座位,驾驶员在靠近旋翼的高处,这样对直升机形态最直观,火控员在前面下方,更方便观察周围攻击目标。

不过几乎所有武装直升机,都是两套驾驶跟火控系统并行,防止任何一人受伤或者别的什么问题,不能操控或者驾驶飞机,所以每架阿帕奇就好像教练机一样,是能让一名老手带新手上天的。

这些嘻嘻哈哈的前美军直升机飞行员问过老板在西点军校模拟训练器上飞了五十小时,有细心的还打电话给模拟器管理中心询问,这种飞行时间都是要记录在案,也开不得半点玩笑,然后老板自己还能驾驶一般的贝尔直升机之类的,才推选了一名经验丰富的陪他上天:“不是我们不敢跟您一起,实在是怕要是您翻下来,我们没地儿领工资!”

还有几名美国飞行员很是献媚的来帮老板穿上飞行服和佩戴头盔:“我们已经挨个对这八架直升机做了适应性飞行,设备是没有问题的,训练模拟仪器舱还没有拆封,以后您可以随便用,弹药储备就很少了,只有几个任务架次的量,估计还轮不上几次任务……”

外聘的这些隶属于重建公司的美籍退役飞行员,也是要拿基本工资外加飞行任务津贴的,所以还是巴不得能有任务。

齐天林耸耸肩,试试身上除了交叉捆绑住裤裆的飞行服索带有点不习惯,其他都还好,外面也就是一件带着应急氧气瓶和浮力救生充气装备的战术背心,主要就是那个头盔比较麻烦,连接线路比较多,看着不远处手里提着那把战刀的亨特尔,自己登上打开的驾驶舱,连地勤人员都排不上号,全都是飞行员帮老板整理装备,还开玩笑的指指那些仪表手柄:“没什么不一样的吧?这批印度型号没有被削减什么面板跟功能吧?老板?”

齐天林坐进狭窄的驾驶舱,因为他是初级飞行员,所以反而是要坐更接近翼根的驾驶座,有点熟悉的味道了,还是个熟能生巧的问题:“嗯,我打算只要能操控升降了,就搞一架当做我的私人座驾,去超市或者看女朋友什么的,都开这个去……准保没几天就比各位还开得熟练了!”

哇!真阔气,也真大胆啊,飞行员们哄闹着让开了,齐天林的耳机里面传来那名坐在射击舱的老飞行员提示

:“可以开始按照规程清点报数了……但鉴于你还没有实际升降过这型直升机,前十次还是要由我来操控升降。”一旦进入工作状态,耳机里面的声音就没有了感情色彩,好像机器一般。

这几乎就是在考察齐天林的学习情况,齐天林伸手摸过跟自己在模拟舱里面几乎一模一样的各种设备开关按钮,最后抓住操控手柄:“明白……现在开始读数……”

头上戴着HGU56旋转翼机组头盔的齐天林,除了飞行员那特有的大苍蝇似墨镜之外,下面还戴着美军最为标识化的颚面防盾MFS,也就是个防弹口罩就好像是个咧嘴在笑的罗汉。

可缓缓升起来的阿帕奇,却绝对不是笑罗汉,齐天林故意在通讯系统里面谢特、好酷的兴奋乱叫,让地面的飞行员们也觉得这个老板不过是个有钱的大富豪,对这样的高新尖端装备感兴趣。

却没有意识到齐天林是在刻意的改变自己。

十多年前,他还是个青少年刚入伍的时候,逐渐从新兵转变为翻腾在山野之间的老鸟,颠沛流离以后把自己改造成为狙击手,拥有非凡能力以后才全面发展的自己的单兵作战能力,可随着眼界的提升跟作战层面的变化,齐天林重新给自己寻找了一个战场上的定位。

一架武装直升机的驾驶员!

也许这才是齐天林在奥塔尔的能力之外,自身真正拥有的特长,随着环境和形势的变化,不停的调整自己,让自己尽可能的来适应战场,做战场上最有掌控力的那个人!

因为作为一个单兵,齐天林几乎已经走到了巅峰,而在接下来可能的一系列行动中,在这片土地上,武装直升机显然才是单兵能控制的最有力终极武器!

也许英兰格的亨瑞王子给他一点启示,反复考量以后,决定引入这个新的作战技能到自己也许余下不多的作战生涯中来,也实在是因为自己涉及的地区太大了。

齐天林已经开始在为自己接下来做准备了,这一点,其他人是意识不到的,因为他表现得太过兴奋,就好像孩子拣到一件新玩具。

以至于一直盘旋在天上跟飞行员请教各种飞行技巧跟细节,虽然还不至于能做复杂动作,但是在百公里耗油要大把美元的价码中飞来飞去过瘾,让亨特尔等人都仰着脖子看得不耐烦,最后把齐天林的军刀扔给了过来的亚亚,提前进城了。

降落以后的随行飞行员立刻一改在机舱里的严肃模样,奉承之词滔滔不绝:“老板!您这驾驶技术简直就是天生该吃这碗饭的,现在还有点生疏,但是感觉,这种飞行的感觉最重要

,看看您最后做的那个拉升动作,下一次您就可以试试莱维斯曼机动了!”

齐天林摘下MFS,笑骂:“下次我做翻滚好不好?还是你跟着我,我自己升降好不好?”

这老油子立刻变脸:“我们还是要遵循科学规律的,天才也一般是在十多次飞行以后才显现出过人的技巧掌控能力……”

说老实话,和美国人打交道真不没有跟日本人打交道那样难过,虽然实际上美国才是一切最终的敌人,但从品性上来说,美国人真的比较有趣,而导致他们走到几乎大半个地球对立面的,就是他们那种天朝上国,俯视一切的国家态度,和个人无关。

拒绝了几名飞行员帮助他脱下战术背心和飞行服,齐天林回头看看这架器宇轩昂的直升机笑:“换一架状况最好的,待会儿我休息一下,就一个人试着起降,要是能行,待会儿我自己开一架回去吃晚饭!真带劲!”

不是开玩笑?!

飞行员们有点呆滞!

这才上机飞行过多大一阵?还从来没有在机体上做正式起降……

要是能行?

要是不能行,那就直升机翻覆多半没命了!

直升机是绝大多数都没有弹射座椅的,阿帕奇就没有,因为弹出去不正好被旋翼抽中么,所以翻了就只有砸地上,逃命的机会都没有,老板这是……

不过看齐天林的表情真不是开玩笑,还笑着过去跟亚亚拥抱一下,嘱咐他们可以先回去城里给自己清理一块降落场地出来,而包括苏威典人和部分非洲人的地勤人员已经在准备推出另一架阿帕奇加油了,才有点难以置信的去准备。

亚亚笑着不足为奇的就招呼自己人驾车离去,齐天林喝完一瓶水看一名亲卫恭敬的把自己的枪械包和那把军刀给放在火控舱关好舱门,自己才重新登机,美籍飞行员们都实在不敢跟他一起折腾,因为起降直升机又跟飞机不同,这是没有滑行距离的,垂直起降出问题的就是一刹那,根本就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齐天林才不会说自己怎么都不会死呢,笑眯眯的爬上驾驶舱,还关注两边机翼下的挂载火箭弹跟地狱火反坦克导弹是不是实弹,别拿训练弹糊弄自己,才锁上舱门在带着金色反光的透明机舱里跟目瞪口呆的飞行员们行个礼,扣上MFS,缓慢而坚定的操控阿帕奇逐渐升空到三十米高度时候,从通讯系统里面传来声音:“哦,那这架直升机就是我自己的座驾了,取名法里斯,回头帮我漆成沙漠迷彩色,具体色样,请找老板娘参考一下……”

然后就猛的一下,看

见阿帕奇头一低,整个旋翼就有种朝着前方的感觉,迅猛加力的飞驰出去!

然后驶离这个野战机场的附近,就对着旁边一座荒山,呼啦啦的就发射了一边机翼上外挂的十九联装七十毫米火箭弹,那种嗖嗖嗖的喷射跟在山头上炸开的冲击力扑面而来!

下面的黑人员工们大声欢呼,苏威典飞行员抱着手臂嘲笑美籍员工:“跟欧洲公主一起折腾的人,能是一般人么?”

那倒也是,已经自诩为天之骄子的美籍飞行员耸耸肩:“天才确实在我们这个圈子是容易遇见,那个法里斯是什么意思?”

熟悉阿拉伯语的人鼓掌:“骑士!骑士号……”

美籍飞行员们其实有点来劲:“真有点感觉了……这个老板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苏威典飞行员点头:“会很有趣的……”他们才是苏威典军方千挑万选的人,虽然也不太清楚齐天林实际在干嘛,但起码懂得什么该说不该说,顺便还监视一下美国人的动向。

一个人驾驶武装直升机在空中的感觉和飞机是完全不同的……

骑士,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很久了,各国的骑兵部队大多就是礼仪部队,而不多几支还具备作战能力的骑兵部队,都只是引用了这个象征,然后延展到了直升机或者装甲机动部队上。

齐天林的骑兵部队,也即将驰骋在非洲这片大陆上!

这将是未来很关键的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