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87章 百闻不如一见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百闻不如一见

问过麻桦腾才知道,日本军方政变的确是有传统的,都是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发动,人多人少都有,那么点个国家,千余人就能翻天,反正推翻的也不是天皇,就是换政府而已,上世纪的侵华战争也就是以冈村宁次为首的一帮皇道派政变以后,虽然没有成功,却也没有严惩政变者,纵容了这些少壮派军官继续鼓吹军事强国,才逐渐走上军国主义愈发疯狂的。

所以从麻桦腾跟徐清华的角度来说,都对齐天林撩拨日本国内情绪的做法有点五五开的看法,认为往两边走的可能都有,要么更加反思战争,认清现实,不跟着美国瞎混,要么就要彻底颠覆美国的压制,重新对周边国家发起侵略。

齐天林不吭声,自己的打算连麻桦腾都没说,只让按照跟徐清华的协议进展。

三千五百万美金的座驾,按照日本军方计算就接近两亿美金了,什么富豪的超级跑车或者私人飞机跟齐天林这新玩具相比都弱爆了!

亚亚真的就在摩加迪沙城内自己驻扎的区域腾了一片空地出来,齐天林毕竟还是驾驶过别的直升机,又在西点模拟舱驾驶了几十小时,在通晓直升机升降特点的基础上,其实难度也不算太大,最主要还是他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又不心疼摔机体,有点突破惯常训练科目阶段性,所以有点惊世骇俗罢了。

看上去真的就跟阿布他们那样的超级富豪差不多,对自己的新玩具爱不释手,还让人把餐桌就摆在阿帕奇的旁边,和亚亚边聊边吃,顺便看在阳光下格外炫目的深黑色机体,亚亚多爱惜,临时叫人搭了个白布蓬,拉起来遮阳,连人带直升机都遮了。

他是不会问大哥打算做什么,只是有点羡慕的要求跟着一起飞飞,自己估计是没机会驾驶这种东西飞上天,搞个狙击手计算都挠头的文盲,还是专注训练武装士兵地面作战好了。

齐天林却让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中部和北方:“再往南,就不完全是伊斯兰世界,我们之前的做法,假如没有宗教协助,没有那么容易完成的,光是各地肃清叛乱分子,教化各处的民众,都够我们喝一壶!”

亚亚有狠劲:“那就一个劲的杀!凡是不听话的都杀掉!索马里我就一定能杀出一个干净来!”

齐天林笑着拿叉子敲弟弟的头:“不是你的族人和迪达控制的政党军队,你以为光是杀人就能解决问题?而且不是我在国际上有那么多国家支持,早就被定义为屠杀了,我们还是尽量要用宗教来控制,让民众安定,有饭吃,有工做,你要学会逐渐把你这边的两三

万军队分拆成无数的小队,放到各地去维持治安,清剿叛乱,据我所知,还是不停的有小股骚扰吧!”

亚亚杀气腾腾:“埃塞一直在做手脚,不停的派人扰乱,要不是长老说他们来,我早就带人杀往埃塞了!”

齐天林不反对这种气势:“你就这么做吧,明着把人打散到各地维护治安,学非中和卡隆迈的做法,实际上把精锐往埃塞边境准备,随时准备配合长老们攻击埃塞,这个地块确实必须要拿下,而且苏丹也是一样,有穆斯林的地方,我们才有把握攻陷,我会把注意力放在南部去,那边要转换方式,不能这么硬打,打了也不好控制。”

欧美国家是巴不得他往南部进发的,但齐天林知道自己的控制力还是有限,真要再往南部,就得借助华国的力量了。

华国在南部非洲的投入几十年,确实有不少底子,连欧美国家都有些比不上,所以齐天林一方面在等待华国做出相应的准备,另一方面也在考虑如何更取悦美国人。

自己究竟要从什么角度切入目前的状况呢?

亚亚不会思考这么多复杂的东西,三两下吃完就缠着要齐天林带他飞上天看看,武装直升机毕竟还是跟一般运输直升机的感觉不一样,而且两兄弟自己翱翔在空中的感受更不同,他倒是胆大,一点不担心齐天林是个新手。

齐天林笑着让人撤了篷布和餐桌椅,再三叮嘱亚亚不许碰任何操控开关,才让这家伙坐进火控舱,自己重新回到驾驶舱,在一大群黑人武装人员的欢呼声中升空,只是齐天林看他们居然有打算对空射击庆祝的意思,赶紧打开扩音器对下面喊话,不要开枪,免得流弹打中这直升机就好笑了。

亚亚大呼小叫的在空中转悠一番,实在是武装直升机和运输直升机在升空以后完全是两回事情,既然这是强调空战,那么轻灵而机动就是主要特点,跟追求平稳的运输直升机对比太明显了,加上齐天林毕竟还是新手,战战兢兢的,格外小心,这小王八蛋下来以后有点脚软,居然鼓吹齐天林把自己的几个得力干将都轮流带上天转转,有个家伙居然还吐了,还好有袋子装着,硬撑着荣幸得不得了。

这样亚亚也许是笼络自己部下的举动,齐天林就纯粹是自己好玩,也宠溺弟弟的行为,在一直冷眼旁观的老鹰看来,的确是有些暴发户恣意妄为的味道,很有些不屑,也许更有可能是嫉妒吧。

齐天林就是这个理论,就好像开车一样,驾校学再多,都不如平时天天开,经常开锻炼技术,既然以后自己要把武装直升机当做一件有用的工具,奥塔尔那

些神奇的力量在这样的机械上面体现不出来,那么自己就只有用勤奋和多飞来磨练技术,毕竟自己的精力和眼神总比一般人好吧。

不过有了武装直升机,齐天林的活动半径陡然增大,整个索马里全境,就成了他经常在好几处地点之间往返的行动,亨特尔也没法跟上了,阿帕奇可没有任何乘客座位,除非老鹰愿意在机外挂个座位!

索马里北部的沿亚丁湾新城市经济带,一直到索马里之角的海盗新城,后者现在已经尽量朝着一个货运码头和中转补给港口发展,在对岸的也门日益陷入国家整体枯竭时候,昔日干涸一片只有混乱的索马里反而在几个国家刻意支持下,让这个新港口繁忙起来,而日本人捐赠的淡水净化系统已经开始运作,生存已经不是最迫切的问题了。

所以齐天林跟日本人的接触也频繁起来,商人在索马里的投入其实还是围绕海军基地,西尾的人也有很大一部分驻扎在这边,义愤填膺的向他请战,希望能投入到对苏丹地区的作战当中去,因为从利亚比分散出去周边邻国勘探石油和其他工作的日本人最近接连不断在苏丹和乍得边界一带遭受袭击和绑架。

这倒是让齐天林眼睛一亮!

之前在的黎里波和乍得,自己只是随口吩咐要盯住日本人在利亚比之外的活动,可以隐匿身份的袭击这些日本商人或者团队,斩断日本往非洲伸出的这些触手,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行动了,苏丹地区原本是华国重点投入的区块,石油蕴藏量非常不错,可见不得华国独占鳌头的欧美国家就伸手作乱,硬生生把这个国家折腾成了南北两部分,而华国利益最大的达尔富尔地区更是有点乱作一团,华国一直在这里都没能安安生生的搞到好处,现在也觉得有点烦,已经按照跟齐天林的协议,壮士断腕的开始悄悄让出这部分区域。

那就干脆先搞苏丹,然后再收拾非盟所在地埃塞!

端掉这个打着非盟旗号,却没好好治理非洲的地方吧。

所以齐天林点头同意了这些日本军人的请求,让他们根据先南后北的苏丹作战方针,制定策略,最后自己来定夺,好好做战前准备!

其实是要留出时间让华国加紧从苏丹不动声色的撤出去,免得遭受殃及池鱼。

不过就在这么一个空档阶段,摩加迪沙国际机场却迎来了贵宾。

柳子越带着一个国际新闻媒体观察团跟几个旅行团一起有点如履薄冰的踏上了传说中的罪恶之城!

得了消息的齐天林驾驶法里斯号也降落在国际机场,有些惊讶的看柳主播,不,现在是

柳总裁了,带着大量的记者媒体,在国际机场开了一个简短的媒体发布会,介绍一下这支观察团的目的跟意义,由玛若安排的绿洲公司英籍主管也上台表态,会全程保证安全,不过笑称估计真没他们什么事。

所以根据开发的三条不同旅游线路,媒体记者也跟着旅游团分成北部索马里荒漠游、摩加迪沙城市游和南部索马里海滩赤道风情游到各处看看,全程乘坐沙狐越野车,反正这些作战车辆现在空闲得也多。

安排好各种事务,连自己的秘书和助理拍摄人员都安排出去,身穿热带旅游装的柳子越才袅袅的朝着一身机师航空服穿着的丈夫走过去:“怎么?打算搞点制服诱惑给我看看?”其实她这一身也够抢眼,白色吊带打底衫烘托出了丰盈的身材,下面浅蓝色宽松牛仔裤加热带凉鞋,一件粉红色轻薄开衫在胸口挂了一副硕大的墨镜,长发倒是盘起来充满成熟气息。

虽然是松垮垮的灰绿色航空连体机师服,虽然摘了帅气威武的头盔,但是齐天林有些魁梧的身材站在几十年前修建的空港大厅角落,还是显得独树一帜,一眼就被齐天骄他妈给看见了。

齐天林满心欢喜的伸手一把就抱住柳子越的膝弯,让她坐在自己手臂上才往外走:“怎么突然想起来看我?”

其实还不太习惯这种有点小年轻热恋亲昵动作的柳子越还调整了好几下动作,才抱住了齐天林的头,掏出手巾帮他擦擦汗,笑语晏晏:“就是想你了,想来看看你工作的地方,趁着你那小老婆不在这边的时候!”

齐天林想想就决定给两人安排一次单独旅游,到南部非洲去旅游,就趁着苏丹在准备的这个空隙,百闻不如一见,自己实地到那边走走看看,才是最直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