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88章 收网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收网

和别的情人约会不太一样,齐天林抱着柳子越就直接回到机场,法里斯号已经加满油,拿过一套新的机师服,直接套在柳子越穿的衣服外面,戴上只连接了耳麦系统的HGU56头盔,孩子他妈没洁癖,很好奇的带上头盔试试怪模怪样的面罩,一定要齐天林给她反复拍了好几张照片,在手机上端详了半天,才被齐天林抱着塞进了火控舱。

随着阿帕奇腾空而起,直接顺着附近的海岸线飞行,伴随柳子越一直不停的大呼小叫,惊叹各种美丽景色之后,选择南方地区稍微多见一点的海滩热带树林边降落,完全没有道路,也不用担心有任何人来打搅,打开驾驶舱后面的狭小工具舱,取出一个请机场工作人员帮忙准备的野餐篮,就在树荫下铺开,很绅士的邀请夫人共进野餐。

柳子越却很少见的雀跃:“有点恋爱的感觉,把你那个机师服上面脱了,扎在腰间?”

齐天林露出里面的泥色军用紧身背心,把连体服的上半截扎好,柳子越笑着就帮他拍了几张照片,自己低头在那捣鼓,口中不抬头的指挥:“面包,水果弄好啊……”

齐天林坐在沙滩上,一边做水果三明治一边伸头好奇:“你在干嘛?”

柳子越摇摇手机:“这里还没手机信号,你还要努力啊,只能先转到卫星电话,再发给玛若和安妮,还有给你儿子看看老爸什么样子,别以后都不认识你了!”

齐天林有志向:“再辛苦几年,就能跟儿子一起生活了。”

柳子越不打听他的宏伟志向,但有点小憧憬:“你不会惯坏孩子吧?你妈说天骄跟小奥都有点闹腾,用幼教术语来说就是有点带攻击性!”

齐天林不以为然:“不带攻击性,就没法出头!你看看我去的那些军校,各国的商业名校那个不强调要有攻击性,旺盛的攻击性。”

柳子越却打趣:“估计你那个小老婆的女儿才是最有攻击性的,你等着瞧吧,我很好奇她能把女儿带出个什么样来。”

齐天林取出自己的卫星电话跟靠近南边边境的迪达沟通一下,再给亚亚嘱咐几句,还得通知亨特尔自己的去向:“有兴趣也可以到那边随处看看,另外帮我收集点你们非洲局关于那几个国家的资料,别忘了你可是中情局安排来协助我工作的,别光顾着琢磨不着调的事情。”

柳子越一边吃点三明治一边听他用阿拉伯语英语打完电话,干净利落的跳起来拍拍手:“好吧,我就期待着你的旅行了!”

当然不可能是驾驶阿帕奇穿越这些国家,将

直升机飞到靠近肯亚尼边境的城市野战机场,自然有地勤人员负责维护保养,接过一辆越野车钥匙和一包装备就按照迪达规划的路线,穿越国境线进入肯亚尼,迪达的人只用半个小时,就在关卡把齐天林的南非护照和柳子越的华国护照盖上入境签证,两人顺利的就近寻找一处机场直飞最南端,然后再从南非购买一辆越野车,开始从南非开普敦往北,穿越数个东海岸国家,回到起点。

大约六千多公里的自驾游行程,从南非到津巴布韦、莫桑可比、赞亚比、坦桑亚尼、最后才进入肯亚尼,整整一个半月的时间,日籍人员已经急不可耐的反复催促了,齐天林才带着心满意足的妻子尽兴而归。

靠坐在摩加迪沙郊外的海滩上,因为明天柳子越就要返回欧洲了,难得两人不受外界影响的这么厮混了几十天,姑娘都有点乐不思蜀,要求按照两人这些天最常见的露营方式结尾:“还是要感谢安妮和玛若,嗯,蒂雅有一点点功劳,把你改造得对爱人还是很体贴温暖的,以后真的就回到圣玛丽岛或者迷雾岛上隐居,有空就出去到处走走旅游,这样的生活的确很美好。”

齐天林也很珍惜这样的时光,虽然大家以后还有大把的生命要在一起度过,但是姑娘最年轻美好的年华,不能因为自己的忙碌就荒废了,身心愉快才是长寿之道嘛,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长寿,不说话的就把妻子搂得紧一点。

黑褐色的天幕中越靠近海面颜色越淡,好像墨色晕染开的样子,无数繁星在天空中散布开来,柳子越贪心:“有没有什么表达爱意的花样?”还暗示的用脚尖在垫子外的沙滩上勾画一下,多半期待有个类似画心形一类的场景。

齐天林真的认真想了想,就起身拉过自己身边的装备包,悉悉索索的在里面捣鼓一阵,柳子越好奇又期待的不伸头看,就把自己的头枕在他的大腿上,好一阵,齐天林才把包里的一包曳光弹重新装填到一个加长的四十发弹匣里,在柳子越惊讶的目光中,从包里拉出他那支马萨达步枪,带着消音器斜对着海面上的星空就开始射击!

嗯,托齐天林高超射击技术的福,四十发曳光弹在空中打出一颗完美的心形来,而且射击速度很快,以至于心形还在空中停留了瞬间才消失,让姑娘有些惊喜的捂住嘴笑个不停……

最后要求齐天林再来一次,自己要拍摄回去给某些人炫耀,齐天林才笑说:“一般一个弹匣就三两发曳光弹,平时都不会额外携带多少的,下次下次!”

柳子越娇嗔:“你就是怕我跟她们得瑟!”

齐天林嘿嘿笑

,不言语。

送走妻子,坐到摩加迪沙的作战指挥部,齐天林摊开那份日本军人起草的作战计划,仔细研读两遍,给视频通话的麻桦腾哼笑两声:“怎么样?一如既往精巧有余,大气不足!”

麻桦腾还是满头的小辫儿,跟个搞说唱的差不多,哪里是以前的军事院校研究员:“日本方面的这种类似计划都这样,格外强调一环扣一环,假如每个步骤都能严丝合缝的到位,的确能产生最大的战果,二战时期就体现得淋漓尽致,战后的国家建设以及他们的商业运作都有这个特点。”

齐天林点头:“那就让他们自己独立成军,按照这计划从南部苏丹的东面开始执行,我的人从西面往北部苏丹走,华国人员撤出搞得怎么样了?”

麻桦腾熟练的传递一份图纸:“工程人员和油井开采人员其实本来就没有多少,很多都是雇佣的当地员工,现在为了不让人联想到跟绿洲的行动有关,借口春节才基本全部聚集到一起,只要一起势,马上就安排撤侨撤劳工,把人一股脑的弄走。”

齐天林开玩笑:“不顺便安排点人过来护侨?”

麻桦腾了解他的性子:“那就让冀冬阳他们的安保公司安排点人手过来做样子?”

齐天林手指头敲击着桌面:“你一直在欧洲蹲在岛上,其实也该带点人手到非洲到处走走看看,我这一路在非洲南部转悠一个多月,感触还是很多。”

研究员就喜欢研究这些:“您说!”

齐天林笑着摇手指:“你知道我们两口子自驾游在非洲这几个国家,听见最多的是什么?”

军师摆出探询的神态,齐天林自己自嘲着学非洲口吻:“裁那!漏古德!妈的个X!一边这样对我们喊,还一边树小拇指,这就是我们的祖国每年巨额投资在非洲换来的结果?这句骂人的话,还什么地方的口音都有,连川渝口音我都听见过,真是国骂美名扬!”

麻桦腾认真:“总的来说,并不友好?我知道从官方的层面来说,那些政府普遍有点贪,只看好处做交易,但是民间还是和华国关联比较多,生意往来也多吧?差不多有近百万华人在非洲呢,特别是南部地区。”

齐天林摇摇头:“官方的交流太政治性,就是用物资援助换国际选票,而民间的又太商业化,华国商人的名声可真够难听的。”

麻桦腾本来就是研究非洲的,平日里也没少看类似的政治商业文献:“这个……国内那一套做生意的东西我不太懂,但不是很蓬勃发展么?”官方数字看起来的确是很乐观。

齐天

林说自己跟老婆观察所得:“这些国家大多还是被西方国家殖民过,虽然相对贫穷落后,但是他们一启蒙一开化就是接触的西方那一套,无论法律体系还是礼仪宗教都是沿袭西方的,特别是英兰格跟法西兰的东西,华国很多做法其实都是格格不入,根本没法融入的,我只能说,华国这么多年的投入,只能是得了身体,没得心,这种歧视甚至敌视华国商业的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麻桦腾说干就干:“好!明天我带人前往非洲,实地考察,这次你们在北非的行动,我就先预祝你们一切顺利了!”

齐天林接受祝福,提醒自己的狗头军师:“你多带点人手,特别是小黑和廓尔喀都带上,别出事了我又去营救你!”

麻桦腾认真的点头……

埃塞和索马里的边境线,原本就是一条有争议的分界,埃塞这边也叫索马里州,就是在这片埃塞最贫瘠的地区,突然就开始蠢蠢欲动的出现很多小股机动武装分子,不停骚扰原本就很戒备的埃塞军队,让整个埃塞国内气氛骤然紧张,一直担心的索马里武装人员要向埃塞动手了么?

非盟一边向联合国提出严正抗议,一边召集非洲各国兵马救援,一片兵荒马乱之中,被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的埃塞没发现一连串军用运输机,顺着北面跟肯亚尼的国境线,直奔非中方向,却降落在了南苏丹的野战机场……

别忘了,齐天林打从拿下非中,就开始往苏丹渗透人手,麻桦腾可就是在这边搭救出来的。

现在不过是看准时机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