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89章 摆设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摆设

齐天林自己并没有参与前往苏丹的行动,他依旧在扮演那个宠爱大玩具的富豪,率领自己的武装直升机分队,频繁的在埃索边境进进出出,带有非常明显挑衅味道的游荡。

当然,绿洲公司是公开宣称了自己正在打击部分索马里反政府武装,追击这些“有可能”来自某些心怀不轨邻国的武装人员,这让实际上真的派了不少人在边境捣乱的埃塞很有些语塞。

索马里的底子本来就不干净,这个以穆斯林占主导地位的国家能发展成世界闻名的海盗之国,其实都是各种国外势力支持军阀作乱,包括以前的阿联酋、沙特、埃塞、肯亚尼乃至西方国家,手底下都不干净,这一次海湾国家收了手,西方没搀和,齐天林加上宗教手段,利用本地部族的亚亚跟原本就是军阀一系的迪达,才能成功控制这块地区,前前后后其实也花了快两年的时间,亚亚才把北方巩固好,逐渐南移。

按照麻桦腾对非洲国家的了解排序,军事力量最强的当然是埃及,其次就得是埃塞、尼日亚利和阿尔及利亚,然后才得是之前的利亚比、卡隆迈,接着才是南非,别看南非在军火市场上比较活跃,那是生产能力,其实无论军备还是作战力量都不行,也许就是因为它周围没什么威胁吧,因为齐天林去过的那些南部非洲国家基本都没什么战斗力,属于典型的打江山易,坐江山难的区域。

而齐天林实际上是给徐清华透了一个底,他绝对不会正面攻打埃塞,毕竟埃塞目前还是一个比较平稳的主权国家,和攻打索马里的名正言顺不同,只能徐徐图之。

但显然现在利用紧张局面,消耗埃塞那其实也不算多的武装力量,特别是空军跟装甲部队,才是齐天林这支法里斯空中骑兵的主要目的。

全世界最著名的干旱落后国家埃塞,其实根本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全国上下难以找到一滴水,相反,这里更接近于华国的青藏高原,整个北非和东非很多河流都是从这个高原脊梁发源到周边各国的,首都所在的中西北部地区,平均海拔接近三千米,这已经接近华国川西高原的海拔水准了,只是越往索马里这边就越干旱,直到海拔一百多米,说到底还是人祸导致这里连年灾荒,变成了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不过对比生存相对艰难的青藏高原,也就不难理解了。

越靠近索马里,埃塞的索马里州就越地广人稀,是荒漠,八架阿帕奇已经全面喷涂上了灰黄的沙漠迷彩色,分成四个双机编队,在根本没有国境线的边界上快速交叉穿梭,在他们周围,还有十余架同样漆成沙漠色

的贝尔民用直升机,挂载了火箭巢和机枪,用稍慢和略微笨拙的动作做同样的机动。

越境行动一般都不会超过三百公里的半径,有阿联酋这样的石油大国支撑,航空用油简直就跟白开水一样,齐天林美其名曰练兵,每个双机编队都是火箭巢配对地导弹跟对空导弹的各一架。

他自己的法里斯号上面搭载了一名美籍火控手,顺便手把手的教导飞行技术已经日趋熟练的老板:“现在就是战术问题了,一般意义上阿帕奇是用来对付地面装甲车,这也是当初设计的初衷,但是随着运用,特别是在海湾战争中的使用,我们还是有过多次跟中东战斗机攻击机等作战的经验,逐渐也整理出来一整套跟固定翼飞机作战的战术……”

齐天林就是要学这个,招猫惹狗的在埃塞边境折腾,每天耗费价值十多万美元航空燃油,就是这个目的!

偶尔还有打靶射击训练,齐天林自己已经试射过十枚左右的地狱火反坦克导弹跟三枚响尾蛇空空导弹,前者是打的废弃车辆,后者就只能打无人靶机,价格算起来比导弹还贵,因为齐天林出发旅游之前,就要求这些前美国各种部队的航空部队退役直升机飞行员,想尽办法采购大量的直升机导弹,地空和空空都大量要,最终还是他跟美国陆军良好的关系达成结果,曾经一批次购买六万枚地狱火的陆军航空兵哪里用得完这么多,十年存储期都要到了,索性把库存批次的折价卖了一千枚给他,空空导弹少点,但是美军库存真的不少,特别是第二代电视成像的捕捉目标型号,已经有点落伍,无法针对高科技假想敌,也就折价卖了三百套。

价格是真便宜,两万多美元,当年的出厂价都差不多这个价格,还是十年前的美元价格。

所以齐天林自己训练起来是真不心疼,这个阶段能上天的全都是美籍和苏威典飞行员,民用直升机上面才有一部分阿联酋飞行员和“中欧”籍驾驶员,那些新招募的阿拉伯僧兵飞行员都还在地面做最基础的训练,离上天还有些日子。

整整在这边挑逗了五天,地面的沙狐都把埃塞的边境警察撵回去不少,埃塞空军才先于地面装甲部队,转场到附近区域,进行巡视驱赶。

按照非洲比较珍贵的空军部队惯常做法,只要能大概找到目标,用火箭巢朝着地面发射火箭弹,如果有机炮,再俯冲扫射一番,注意不要被地面枪弹射中,那就算是无敌的存在了,至于边境警察通报的直升机……战斗机什么时候惧怕过直升机?

所以当雷达捕捉到远处的两架战斗机正在朝着这边接近,民用直升机们

立刻按照计划如鸟兽散的时候,八架阿帕奇都有些兴奋起来!

跟齐天林同机的美籍飞行员立刻接管了直升机操控,他可不愿自己成为菜鸟老板的陪葬品:“直升机对战斗机第一反应就跟步兵立刻趴下一样,马上俯冲贴地飞行!”

这个齐天林在西点的课本上学过:“越靠近地面,就越能利用地面效应,扰乱战斗机的雷达反应?”

坐在下方的火控手腾出左手给老板树了个大拇指:“再加上涂装的颜色,降低目视效果,很大程度就能躲过高空掠过的战斗机,更何况……是这种多半都没有装备脉冲多普勒雷达的老式战斗机……”马上就伴随一声口哨。

这个区域的阿帕奇只有四架,但通讯频道里面相当严肃的口哨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因为随着远处呼啸而至的战斗机显出身影,连齐天林都能辨认出这款战斗机实在是有点老旧了,就是自己小时候经常跟小伙伴们区别战斗机先进与否的平头型号……应该是华国也仿制过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型号的米格21.

火控手有点庆幸:“前些年才由俄罗斯帮埃塞重新维修的十余架米格21,而且是埃塞本国飞行员,我们本来比较担心遇见苏27的,那时候,估计我们还是尽量不用冒险的比较好。”

齐天林当然知道埃塞曾经买过八架比较高级的苏27,聘用的就是俄罗斯飞行员,结果在跟邻国战斗中,一举击落好几架米格29,算是近些年很少见的空战实例了。

火控手操纵法里斯号尽可能贴近地面并朝着阴影或者有起伏的地段穿行,就好像变色龙把自己藏身在同类色中隐蔽一样。

这时候的齐天林才感到一种心悸,对他来说,作战中已经很少出现这样的心理状况了,也许直升机作战,对他来说远不如地面作战那么驾轻就熟吧。

不过从生理上来说,也是一种难以抑制的体验,简单一点说,就是在坐过山车!

而且在坐过山车的时候,还得注意操控战机,寻找敌机,相比战斗机而言,这种几乎就贴着地面三十米以下高度的快速掠过,几乎就是在跟死神玩推手,一个不留神,就是一棵树一根电线都能造成机毁人亡!

所幸齐天林不是一般人,有点艰难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控制自己双手放到操作柄上的行为,在整个机队频率里面开口:“如果能击落一架,就有五十万的战斗奖金!”

又是一连串的口哨出现在通讯频率中!

这些退役机师基本都是四十岁左右,属于在民用直升机公司也能拿数十万年薪的高水平驾驶员,但就

是一场作战就能拿五十万?对一般人来说还是个不低的价码!

米格21已经掠近头顶,几名美籍机师飞快的用内部术语交流几句,齐天林勉强能听懂是个诱使观察、判断、攻击、反攻击的套路,话音刚落,一架阿帕奇就脱离了四架贴地编队,突然拉高自己的机头,斜着朝天空飞行,但并没有过高的升空,而是借着昂起的机头,朝米格机的方向发射了一连串的火箭弹,带着白色细烟,绽开的火花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米格21就是俗称的空中狗斗士,上世纪在越战和印巴战争中可是创造了不少辉煌的战绩,特别是干掉不少美制战斗机,最擅长的就是利用高速盘旋攻击,不过按照现在眼光看来,也就是个跑得比较快,冲得很猛却不太好控制的矛尖罢了!

特别是被目标惊动一下,立刻拉动机身做了规避,才发现火箭弹爆炸距离很远,恶狠狠的兜了很大一个圈子,朝着那架已经暴露形迹,有些慌乱摇摆的阿帕奇俯冲下来时候,齐天林都能清晰的仰头看见,三角形的机翼下面,除了副油箱,连火箭巢都没有挂,更别说导弹了。

火控手有些轻蔑的冷笑一声:“连副油箱都舍不得扔掉,这些乡巴佬就认为这能算是空战么?”

接着对方战机翻转挽圈的时候,三架阿帕奇隐藏在一个地面起伏的阴影背后一字排开,阴测测的距离地面只有十余米的高度,露出来的只有这个系列才有的那个旋翼上面有点笨拙的蘑菇头……这就是长弓阿帕奇的最大特色,长弓毫米波雷达,专门用于控制导弹精度的,可在齐天林这里却是个摆设,因为提供给他的导弹全都是老式型号,长弓雷达根本就不匹配。

美国人其实还是挺爱防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