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95章 整齐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整齐

没有任何问题,这些日子除了少数战斗机远远飞掠巡逻在跟索马里边境上,并不敢做大动作的埃塞没有在这边边境线上做手脚,齐天林近似于欣赏风景一样旅游而过,在一千余米的巡航高度俯瞰,中途还通过卫星电话联络,到那个日籍作战人员攻陷血洗的城镇降落观看一番,顺便让自己的员工加满油,原来他们把这里作为跳板的时候,就没少给运输机加油。

其实齐天林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战乱之地,包括自己都曾经把米苏拉塔变为一座死城,但显然都没有眼前这座小城那么彻底。

原本估计只有千余人的城镇已经被彻底烧毁并用车辆推平,跟在老板背后一名小黑娴熟的指点介绍:“这里这里……原来全都是堆放的尸体,男女混在一起,他们强奸**的时候还用了避孕套的,说是怕感染艾滋病……”小黑说起这些来没有半点不适,还嘻嘻哈哈,让齐天林严肃的指指才稍微收敛点:“我们每个月都要搞检查的,生病的一定会被集中到清真寺管理的地区。”

这个齐天林也知道,艾滋病本来就是发源于非洲,这些国家都是高发区,利亚比还稍微好点,整个穆斯林地区都要好点,只是非洲人的确还是把性当做一个原始娱乐活动,所以要严加管束,这一块都是清真寺在做,无论他们的清规戒律还是利用宗教单独隔离患者,都有优势,这一点非中和乍得都已经当做一个功绩在联合国宣传过了,安妮还打算成立一个艾滋病基金来协助管理。

但眼前这种完全烧毁得好像一片沃肥焚烧的玉米秸秆荒地,还是让齐天林对日本人蝗虫过境一样的风格有了新的认识,用手机拍上几张照片,就重新登机,前往一个小时不到的首都。

其实这个首都,齐天林觉得还蛮亲切的,有种他原来在金三角呆过的地理地貌,就跟越南泰国的水乡差不多,甚至都有点接近华国的粤西地区,到处都是繁茂的榕树水草外加河流,只不过以前的省会现在的首都,还是一副根本没有建设的模样,才成立几年,啥都没有,也好,便于自己来重新建设,这样富饶的地区居然还如此贫穷,真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全国几百万人口,首都不过二十来万,几番战乱跟最近的战斗,人口肯定又下滑一截,但是也不至于要让日本人拿来泄愤屠城吧。

法里斯号在众人仰望之下,降落在一片总统府广场,嗯,是齐天林看过最差的总统府,广场上都还是坑坑洼洼的污水横流,但不阻碍他看见下面黑人居多的武装人员,把少数日本人压在角落,要不是还有一大群欧美

籍员工也在旁边劝说,没准双方就搂火了!

齐天林沉着脸翻出驾驶舱,并没有跳下来,而是踩在驾驶舱外面的机体上,打开前面的火控舱,慢吞吞的取出里面的枪械包,摘下头盔和各种接头线缆,开始站在机体上穿戴战术背心之类的装备,从包里取出一件件手枪和弹匣装在身上,动作熟练而不慌乱,不知不觉让下面的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他这里。

最后捡起那顶前沿磨得毛边的棒球帽戴上,再戴上战术墨镜,右手提了步枪在手中,才转身,从高处看着下面已经安静下来的所有员工。

广场外还能看见不少好奇伸头的当地人,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不过又是官老爷们的又一次变化,并没什么出奇,反而是这架怪模怪样的直升机很有看头。

但齐天林的员工们都仰头看他了。

黑人和阿拉伯裔的员工们是景仰,欧美承包商们是羡慕,齐天林基本就是他们中间走出来所能达到的顶峰状态了,看看人家这派头,开阿帕奇过来处理事务,啧啧!

而日本人的眼睛有些血红,有些复杂的看着齐天林。

这边掺杂的部分僧兵或者老牌小黑,迅速把自己变身为亲卫,跑到直升机边列队,他们熟悉齐天林的作风,并不喜欢土皇帝一般的拥戴,一切还是按照军队的习惯来比较好。

所以也就没人给齐天林当人肉梯子,他自己撑着挂满导弹和火箭巢的机翼跳下来,顺手拍拍周围几名员工的肩膀,表示辛苦了,不说话,周围的黑人跟阿拉伯裔员工就愈发整齐,开始各自归队,迅速而动静不大的悄悄站回自己各自的队伍,寻找自己的队长,分别排列。

有点检阅的意思。

顺着破烂的广场这么走过去,其实充其量也就是足球场大小,靠近总统府大门边,被压制集中在这里的百余名日本人同样静悄悄的集中起来,站得笔直而整齐,中间不少人带伤包裹,但尽量用最饱满的情绪看着齐天林。

齐天林一边走,一边环顾四周,打量自己这集中在广场千余人的队伍,整个首都里面已经聚集了数千名员工,还有不少人在周边转悠打猎,按照计划是稳定好首都以后,才开始辐射到各地,而石油商人和别的商业团体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降落进发,后面的事情必须要紧锣密鼓的开始。

最终站在日本团队面前时候,齐天林已经把步枪挂在了胸前的枪带上,有点皱眉。

没看见西尾,带头的日籍军官有些悲愤的模样,看来还在老板驾到之前好好酝酿了一下,眼圈是红的:“我们的同胞……”

齐天林一动不动的听对方哭诉到开始颠三倒四重复引用了才突然开口:“这句说过了!”

日籍军官滞了一下,换个角度又讲述,但很快齐天林又冷冷的指出:“这句也说过了!”

军官终于听出齐天林的口气不太对,立刻止住了情绪。

齐天林看着他,后面闹闹穰穰的官兵也潮水般的安静下来,都看着保罗君……

齐天林不回头,用翘起来的大拇指指了指自己身后一两百米处的阿帕奇:“我在埃塞边境帮你们牵制埃塞空军和装甲地面部队,就为这点狗屁倒灶的事情,你们就要把我折腾过来,制止你们撒泼?!”

日本军人们的气势陡然一变,就是那种集体立正的感觉,前面几名是主管其实也是军官的带头者大声:“请老板为我们屈死的亡灵伸冤!”

齐天林从自己胸前的战术背心口袋掏出一台手机,打开自己拍摄的城镇画面:“这是谁干的?!这些人是不是屈死的?谁为这些亡灵伸冤?!”

前面能看见画面的日籍军人哑口无言,齐天林听见队伍里用日语小声传递:“H联队干的事情被拍照了……”后面的人才知道屏幕上是什么。

齐天林借着已经提高的音量用英语开始喷:“特么你们还是军人么!狗屎!你们还在服从我的作战指挥么!谢特!你们之前提交的作战计划中有把这座城镇夷为平地的方案么?没有!那你们就是没有按照计划行动!波谢特!”

“没有按照计划行动,造成不必要结果的行动,就是失败的行动!谢特!”

“特么的老子前后一共投入数万人在各处联合作战,参与人员涉及十二个国家,你们就为这点事情,就特么的要闹事!要在老子这片土地上抗命!还特么的要屠城!”

一边说,齐天林挥舞手中的手机就走上旁边一个大概四十厘米搞的花坛,看看就知道是华国人修的,造型风格都是典型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特色,现在带着弹孔有些残缺,站在上面挥舞手臂的齐天林几乎成为在场所有人仰头的目标:“你们来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只服从命令作战,绝对不做命令之外的事情,你们还自诩为最勇猛善战的部队!结果呢?!你们头脑发热导致的暴行有几次了?!你们还不明白军队里面令行禁止是怎么回事?!谢特!”

仿佛越说越气愤的齐天林摆摆空着的右手:“把你们所有的枪械下了!关禁闭!全体自行放下!”

其他数百名员工以及欧美承包商,都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些荷枪实弹的日本人,实在是这股不安定的因素,太麻烦了,而且在

这里的欧美承包商,或多或少都带点各自国家的军情部门背景,顺带也可以观察齐天林究竟是怎么处理跟日本人关系的。

百余名日本军人凝固在那里,平日里一口一个保罗君喊得比谁都甜,但是在明知道是自己做错了的时候,不管是因为凶相毕露还是生性多疑,看着周围更多的武装人员和绝大多数都是黑人的状态,他们不约而同的迟疑了……

迟疑就是抗命!

齐天林低哼一声:“这就是你们的服从?!”回过头看看自己已经有些小黑偷偷把手搭在了各种枪械之上的动作,站在高处,仿佛特别清楚,突然提高音量:“全体都有!”

周围所有的员工都立刻提胸回应,齐天林一连串的操演术语:“立正!稍息!列队!下枪!对空验枪!”

放眼望过去,似乎有点乱糟糟的数百人,却几乎都是在这么几个单词中间,就一步步把动作整齐起来,包括那些欧美籍承包商,表情严肃而嘲讽,有些阿拉伯裔的脸上甚至还带着骄傲,等到全体把步枪枪口朝下,哗啦啦的拆掉弹匣时,已经基本整齐一片,然后如同树林一般高举起来朝着天空整齐的击发,数百支步枪击发弹膛里面上膛的那发子弹,显得是那么清脆划一!

只有少数部分人的击发带来是空枪击发声,那多半是纪律更严谨的欧美军人,不在作战时候就没上膛。

然后广场上就只剩下一大片提着空枪的各国PMC,依旧目光炯炯的看着日本人。

齐天林似笑非笑的转头,晃晃左手的手机画面:“一而再,再而三的抗命,看来我这里是不能留你们继续培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