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96章 厌恶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厌恶

齐天林就是厌恶了。

不可否认,日本军人是好军人,作战相当凶猛,作战技巧也非常娴熟,只要制定了计划,他们就能近乎完美的在整个南部苏丹围点打援的阻击战中间游刃有余。

但他们最大的劣根性也就是疯狂,这千余名日籍员工可不是当年二战侵华战争时期大多数来自日本底层的军人,这基本就是日本自卫队的精英,但是和那些二战日军没有任何区别。

这也许就是他们深入骨髓的残暴,那种在狭窄海岛上生存的紧迫感衍伸出来的一种急于扩张或者一旦占了上风就洋洋自得的脾性显露无疑。

血战之后血屠,尽情发泄兽欲,将杀人**上升到一个竞技或者炫耀的层面,对于高学历的日本军人来说,这还真是个难以改变的顽症。

齐天林麾下的廓尔喀和小黑,老实说,这么些年作战无数,都绝对没有这种做法,齐天林灌输的这就是一份工作,给钱杀人,没钱不费力气的简单工作,从而才能逐渐形成如臂指使的铁军,等更加讲究服从性的僧兵加入进来,再用迪达的政治教导队穿插凝固,最终形成目前的局面。

可日本人就好像那颗汤锅里的老鼠屎,且不说这些屠杀散播到国际舆论上会给自己造成什么样的不利影响,就连中情局说不定都偷偷存档,以待某个时间拿出来控诉自己反人类罪,让国际法庭追究自己的责任,这样的事情还少了么?

最重要的是,齐天林觉得已经基本达到目的了。

他帮日本人,不过就是要在他们还不具备全面作战能力的时候,就挑起他们那颗疯狂而自大的心!

之前他只知道斩断日本人伸出来的手爪,可齐天林却从华国那有些徒劳的国际言论察觉到,有美国的支撑,日本并不存在发展军力跟向世界施加影响力的限制,那么既然是这样,堵不如疏,还是还把日本人的这种急于向外的心态彻底撩拨起来。

跟印尼的交火不过是小试牛刀,一方面让日本人意识到外面的世界很残酷,不再是二战时期他们独步东亚的年代,另一方面也让日本更加急于获得军事力量,无论是装备还是人员,都显得更加急切。

所以接下来帮助他们继续培训,甚至建立海外补给点,送回去几十万吨原油,都是为了让日本人认为自己的战略是正确的,他们才会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自我膨胀的心态也会愈发明显。

那么撩拨他们跟美国之间的关系,才是阶段性的关键一笔,让日本意识到,不推翻美国的压制,他们永远都只能是配角

,一个只会下底传中的边锋,一个永远都不会射门的跛子,美国根本就不会给他们全面发展军备的机会,永远都是残缺的军事结构。

当逐渐打破美国神话,让日本人对美国的不满和轻视开始积累,那才是日本自身觉醒的时刻。

只是齐天林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西尾就会跟军部的人发动内部政变,虽然更多是在展示武家的力量和军心所指,并不追求实质性的结果,但已经走上那条军国化的道路了,美国这个农夫怀里的毒蛇已经苏醒了!

那么现在的齐天林已经不屑于让日本人继续在自己的地盘上捞取好处,无论是石油资源还是作战能力,可以滚蛋了!

面色趋冷的齐天林最后一次摇摆手机:“现在已经不是关禁闭了,放下你们的武器,回到你们总指挥官的军营,准备接受安排全体撤离,你们已经违反了跟我签署的培训合同,合同到现在作废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铿锵有力的声音直勾勾的对着自己面前最近的那个队长喷!

这名刚才还摆出一片委屈模样的日籍主管咬牙,深吸一口气把视线跟齐天林对上,齐天林用眼神示意他的枪!

主管慢慢的低头伸手,先拨动关闭胸前89式步枪的保险,照着刚才其他员工的动作,慢吞吞的卸下弹匣,拉动枪栓退出枪膛里的最后一粒子弹,再把弹匣放进战术背心,空枪靠立在身侧……

齐天林还在喷单词:“一群不服从指挥的猪!这样的部队也想跟着我作战?!看看你们的糟糕战绩吧!”

有些日本军人的脸涨得跟猪肝似的,随着齐天林的斥骂,越来越深!

但都还是在慢慢的跟着主管的动作下枪……

齐天林站在高处,就这么恶狠狠的看着怒骂,战术墨镜里面的眼睛却飞快的在面前百余人的脸上扫视,就好像一个正在给炉膛里面填柴的伙夫:“你们连拿枪的资格都没有,你们……”

“八嘎……”一声怒吼,总归还是有人忍不住的,特别是格外强调荣誉感和集体精神,又自视甚高的日本人,一名个头矮小,却挂着一支HK416步枪的日籍军曹突然就在后排爆发了,原本已经颤抖着双手卸下的弹匣,往回一合,就趁着刚才还没有退掉枪膛的子弹,扬起枪口!

这其实在军队中间是极为罕见的,抗命就是犯了基本原则性错误,而敢于对指挥官举枪,基本就类似炸营!

从心底,日本人就没瞧得起齐天林这个华人?!

也许他们从来都不服从于任何外国人!

齐天林可不就是要这

个结果?每个人的表情都是看在眼里的,基本哪些人会爆发都有个预兆,原本放在右肋的步枪枪托上放着的右手肘,顺势就是一抹,胸口上横挎的快拔枪套就滑出来那支P226,齐天林的枪除了VIP服务的时候,基本都是永远上膛,扔了手机的双手几乎条件反射的就双握手枪,在所有日籍军人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一刹那就拔枪射击了!

没有消音器的P226发出清脆的射击枪响,标准的两连发!

正中额头和面颊处,但较近的距离和子弹出膛的初速还没起来,让弹头没有穿透坚硬的头骨,不过肯定是死了。

就在尸体还没有倒下的时候,齐天林的怒吼就伴随了:“来吧!看看你们要反抗指挥的能力吧!”

砰砰又是两枪,一名刚从大腿上拔出手枪的日籍军人同样倒地!

黑压压的周边数百人中间,有些欧美籍PMC反应很快的抓枪,可黑人和阿拉伯裔的员工却非常诡异的一动不动!

当齐天林一人用枪面对着百余名枪手的时候,他们却有信心站在旁边袖手旁观!

这种对老板的信任和崇拜,让那些欧美PMC都有些讪讪的放下了枪,耳中只充斥着齐天林回荡在小广场上的怒骂:“知道上次炸营的队伍结果如何么?!三百多人,全都被我一个人亲手杀掉!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有什么样的资本吧!”

“给我全都放下枪!”

伴随齐天林再次用左手枪连击打翻一名日籍军人,右手已经抹起右腿髋关节处的另一支手枪!

仅仅还是手枪,所有看向他的日籍军人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齐天林身上会有这么多的弹匣佩戴量!

一般人十个左右弹匣就是很火力化的配备,标准美军上战场是六个弹匣,对越自卫还击的华国战士身上只有四个弹匣,而齐天林的战术背心上六组三只装弹匣包,十八个!外加六个手枪弹匣,还不用说左肋靠后的一长串霰弹跟右肩后的霰弹枪,光是这件挂满东西的重型战术背心就好几十斤重!

就跟个人形火力点似的站在高高的花坛上,俯视着所有的日籍军人!

快速在人群中甄别并毫不犹豫的开枪击杀,那种子弹几乎擦着自己耳边击翻旁边的人,还是有贯通伤带来旁边人的误伤,那种站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砧板上,对方明明只有一个人,却没有谁敢再举枪的恐惧突然就蔓延开来!

如果说之前三个人还是因为愤怒促使他们举枪,而被震慑住的情绪就让所有人都不敢再做任何动作,有些怪怪的类似马步一样慢慢的把双手张开

,举起来……

这很简单,假如齐天林一直在射击,或许这些也算身经数战的日本军人还会一拥而上的射击,因为既然在打别人,自己就有机会。

可就是这么静静的把枪口对着所有人,间或突然射击一两发,鬼晓得是不是下一枪就送自己上天?

刚刚还狂暴的团队就被这样硬生生的压住了!

整个小广场上的武装人员一片寂静!

只有齐天林的喝骂声,周围那些当地民众听见枪声想起吓得四散逃避的惊呼……

除此之外,就是寂静,所有日籍军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齐天林的脸上!

齐天林依旧不依不饶:“扔掉弹匣!捡起你们的枪,带上反抗作乱的这三个杂碎尸体,给我自己滚回去!下午三点半,所有日籍人员携带你们的装备在野战机场等候撤离!滚!”

真配得上这个滚!

所有日籍军人楞了几秒钟,最终选择还是灰溜溜的拉起地上的三具尸体,有几名伤员一瘸一拐的也被扶着,把自己的枪械背好,颇有些心惊胆战的离开!

这就是战场,一旦原本齐心协力的军队中间产生内讧,就会有这样的不信任感,大家手里都拿着杀人武器,随时可能背后开枪,这些不服从指挥,不同心协力的人手就是毒瘤!

看看他们自己都在偷偷摸摸的往后看,深怕背后这些人对他们射击的龌龊样子吧。

齐天林就绝不能把他们留在自己的战场上了!

下午时分,一张脸坑坑洼洼的西尾原本在背后支着自己的人胡作非为,终于站在齐天林面前疑问:“不能挽回了?”那口吻就好像一个被抛弃的怨妇一样。

齐天林指指千余名日本军人,他们提着自己的装备和武器,却按照不同方位站队分布,有些人有意无意的靠在野战机场周围的墙面或者丘陵地带,带着冷笑:“这是标准的防备态势,你和你的人手已经不信任我们,就好像你们居然敢改变计划,违抗命令,并且挑衅袭击指挥官一样!你们已经不配在这个战场上做我的同伴!走吧!尽快把你们犯下错误的尾款补偿过来,我们也会清理索马里你们所有的武装人员,只留下功能性技术员,这是你们自己一手造成的!”

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就把这些日本军人赶走!